低俗喜劇:香港電影還未死

彭浩翔一直是一個滿有小聰明的導演,今回用了十二天時間便拍出了這部〈低俗喜劇〉,卻成了本年度暑期港產片的一道票房奇葩。全片擺明以「低俗」行頭,務求讓觀眾在九十分鐘內開展一場最瘋狂爆笑的觀影旅程。在經歷過個人覺得略嫌過譽,但總算把合拍味減至最低的〈春嬌與志明〉後,〈低俗喜劇〉明顯地完全放棄內地市場,以大量地道香港笑料,還有數之不盡,卻字字珠磯的粵語粗口貫穿全片,這種九十分鐘近乎零冷場的純本地喜劇,實在令人久違了。電影片名雖名「低俗」,卻喜見全片毫無爛味,劇本嚴謹、首尾呼應,看似底線全無的瘋狂劇情,竟然不斷替劇情增加新驚喜,盡見彭浩翔一貫的小聰明。本片看似是一部胡鬧喜劇,實際道盡了影壇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史,以誇張形式向一眾默默為電影耕耘的人作出致敬,打從第一句對白開始,劇本不斷滲透出彭浩翔對電影的熱愛和尊重,是繼〈買兇拍人〉及〈AV〉後,再次借光影背後荒唐事,暗現自己對電影的濃情。

 

本片片尾字幕後還有一節片段,請觀眾留步。 

 

生活潦倒的電影監製杜惠彰一直過著頹廢的生活,與妻子離婚後,終日無所事事。某天,杜惠彰應朋友邀請,到廣西找地方土豪暴龍洽談重拍經典〈官人我要〉成〈官人我又要〉。在籌拍過程中,杜惠彰先要力邀當年肉彈邵音音復出,同時又遇上昔日紅顏知己爆炸糖出演電影,可是,在拍攝時期,電影卻不斷出現意外,把他計劃之內的作品完全改寫...


在粗口以外,〈低俗喜劇〉中大量只有香港人才笑得出的笑位,相信才是最有共鳴吧?
作為一部「低俗喜劇」,彭浩翔也真的很成功,本片的而且確貫徹最低俗的喜劇原素,片中大賣的粗口對白,即使早有心理準備也實在始終不及,其對白之流暢和自然確實令人嘆為觀止。在彭浩翔的前作如〈出埃及記〉和〈志明與春嬌〉中即使粗口再多,也不及本片近乎句句粗口,效果除了爆笑之外,在粗口和粵語之間所作出之互動,更見彭浩翔的創意鬼才,當中野味宴和性騷擾兩場戲確是其中精妙所在。同時,〈低俗喜劇〉亦不乏彭浩翔一貫的壞孩子本色,再度設計出大量金句,不難成為全城熱話,除了爆炸糖的特別用途外,阿嫂的角色定位、打飛機的全新釋義實是幕幕神來之筆,而片初一段監製的比喻更令人拍案叫絕。
的確,〈低俗喜劇〉全片政治不正確取向的狂妄未必人人受得住,卻因為彭浩翔在本片中把一切固有常規完全打破,才能拍出這部極富本土地道氣息,讓觀眾笑足九十分鐘的創意喜劇。在本片中,並無刻意加入內地演員,即使滲入了內地情節也是劇情所需,這種徹底地道,零合拍意味,完全捨棄內地市場的電影,才是香港觀眾所要所愛看作品,其對喜劇效果設計之精準,實是近年罕見的本土佳作。

 

在「低俗」背後本片卻絕不「無厘頭」,劇情描繪電影業行內的辛酸史其實笑中有淚,且言之有物
本片雖名為〈低俗喜劇〉,看似天馬行空的劇情背後,彭浩翔的劇本卻絕不「乸西」(看了電影便明白此詞的另一種意思)。本片採用了插敘形式,借一場演講去回憶拍攝〈官人我又要〉的過程,在過去和現代的兩個時空中,劇情連環緊扣,前段一些無關痛癢的劇情和鋪排,到了末段竟然成了劇情的關鍵轉折,盡見彭浩翔在劇本設計上的心思。在描述主線的拍攝過程外,在短短的個半小時內,劇本亦不忘對社會現象作出諷刺,當中演講一場盡見時下年青人的生活百態,對內地學生的尖酸描繪,絕對令人會心微笑。
〈低俗喜劇〉表面是一部徹底低俗的喜劇,實際上卻是對電影業不為人知的一面作出辛辣的諷刺,道盡影業中風光背後的哀歌。杜惠彰這個「為電影作出犧牲」的監製,採取了一種誇張的方式去描繪,到最後導演還是借他遇到的種種荒唐事,向這些默默為電影耕耘的人作出致敬。片中電影老板的無理要求、導演亂改劇本、演員私生活不檢點等等問題,令電影意外頻生,是彭浩翔繼〈買兇拍人〉和〈AV〉後再一次對電影業的夫子自道,狂笑背後相信道盡了不少電影人的心聲。同時,〈低俗喜劇〉亦投放了創作人對電影濃情熱愛的味道,打從第一句對白開始,便已展露出彭導對電影的尊敬和熱情,這種借電影和喜劇間作出平衝的作品,直教我想起幾年前同是由杜汶澤所演的佳作〈人間喜劇〉

 

台前幕後的通力合作是本片最成功要素,你入場前萬料不到,連肉彈嫩模都有不俗的發揮機會
近年投放大量心力在電影上的杜汶澤,無疑是本片的靈魂所在。在〈低俗喜劇〉中,他所演的杜惠彰雖然是一貫小人物的喜劇式演繹手法,但他在本片中的喜劇感充滿層次,無論在講室、片場及私生活中所流露的喜劇細胞均有不同,盡見他是一位靈活多變的喜劇演員。作為片中的主角,杜汶澤演回其監製的身份,大概他能深感當中的辛酸,他在演繹角色上,無疑把杜惠彰這個願意為電影犧牲一切的監製演出神韻,完全把杜惠彰這人的性格和對電影的熱情活現銀幕,是一回很精彩的演出。至於在片中演繹內地土豪的鄭中基,戲份不多,角色卻比往作更低俗更抵死,在野味宴一場戲中完全把角色的神憎鬼厭演得充滿性格,其鄉音把粗口之偉大完全自然演繹,更見他的喜劇感無限。女主角方面,演出經驗不多的陳靜在本片擔當女主角,難得在賣弄外表和身材外,也把角色豪放和柔情一面演活,成功令早已落伍的「爆炸糖」成為城中潮物。至於在片中的一眾配角,包括演回自己的邵音音、葉山豪、曾經在彭浩翔每部電影中搶盡風頭的詹瑞文,還有久未在銀幕露面的雷宇揚等等,眾人雖戲份不多,單獨一兩場戲已非常搶戲。一眾演員的全情投入和付出,無疑令〈低俗喜劇〉的可觀程度大大增加。

我覺得,〈低俗喜劇〉無中不足之處是在於全片的過山車快感太強,劇本之驚喜無限,以及笑彈之密集叫觀眾喘不過氣來,到了結局卻在一個完全始料不及的地方突然完結,未知是否彭浩翔刻意的設計,卻總令人覺得不太夠喉。即使這種收尾可以讓觀眾對末段的轉折有無限幻想,我卻略嫌全片收結有點突兀。同時,〈低俗喜劇〉的主線敘事流暢,卻因為要插入一些笑位而令電影多了一點無關的支線,就如片中助手的一段情節純粹為搏君一笑,處理起來有點無謂。

總的而言,〈低俗喜劇〉不單是近期港片的一道奇葩,更可云是近年來「港產喜劇」中的一部經典,其極富地道色彩的笑料,以及大量毫不留情的粗口,是本土製作中的罕有創作,而彭浩翔把這些粗口俚語和粵語之間作出互動,甚至不作喜劇場口,純為描寫片中人物的市井味道,更見他的鬼才示範,令全片九十分鐘內可謂笑彈連場,而這些擺明是香港人才笑得出的笑位,則見導演的本土市場的重視。也許你會認為,近年幾部大賣香港情的賀歲片,除了粗口之外,笑料也是一貫的地道,但〈低俗喜劇〉的分別在於,其即使笑料再低俗,也不忘劇情的重要性。片中粗口橫飛,劇情誇張且天馬行空,惟劇本仍連環緊扣,愈拍愈有驚喜,片中貫注著對電影的濃情熱愛,向敬業樂業的電影人作出致敬,相信不少影迷都會看得倍感共鳴。感謝彭浩翔,告訴了我們,香港電影還未死。
Rating:90/ 100

後記:
我在澳洲觀影本片,真的深深感受到香港文化的重要性,像本片中大量只有香港人才明白的笑料,哪管英文字幕譯得再精湛,外國觀眾都不會因為主角杜汶澤口中一句「人體爆炸」而掌聲雷動、因為葉山豪的反應而忍俊不禁。反之,在場的外藉人士卻默無反應。即使,片中出現上大量的粗口,在陶傑的翻譯下,英文字幕的低賤也可直比〈賤熊30〉,惟觀眾的反應也不及香港觀眾的反應為佳,就如片中野味宴一場戲的粗口,把粵語的神韻全情展露,外國觀眾在言語差異下,的確很難有反應。因為,這是我們才明白的笑料,並非為求討好「全球最強大國家」市場而拍的不倫不類喜劇。也許,〈低俗喜劇〉在港大收二千萬成為暑期港片票房冠軍,只不過是內地市場部部電影過億的十份之一票房,甚至像我在外地觀看本片時,外國觀眾的反應亦明顯表示這類電影難以賣埠到外地市場。可是,若然一眾電影人一心只望「搵大錢」而捨棄香港電影市場,這場地道的喜劇終有一日會完全消失,在合拍片洪流底下,哪管電影再迎合「全球最強大國家」的市場,「港產片」終有一日會消失。
是次觀影氣氛是相當良好的,甚至令我看得有點感動。也許,這是因為我人在異地久未看過港產喜劇的關係,也是因為看到香港觀眾和外地觀眾反應的差別,深明「香港電影」對我們的重要性。也許,很多人一聽見本片的名字和演員排面,就只會說:「咁我都係PPS算。」假如,你有興趣PPS,證明你對香港電影還有興趣,還未死心,何不入場支持一下這部本土佳作?沒有香港人的支持,港產片不日消失。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