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喪男:創意無限的純愛感動

2月14日 13:25 荷里活百老匯

喪屍片的形象從來離不開血腥暴力,此類電影離不開的,必然是一種極奇悲觀灰暗的調子。喪屍片可以Crossover作「驅魔片」如〈80分鐘死亡續播〉, 亦可Crossover成喜劇如〈笑死人凶間〉,但是喪屍片Crossover愛情片印象中確是絕無僅有。改篇自小說的〈熱血喪男〉,並無〈吸血新世紀〉系列那種挑戰(男)觀眾視覺及忍耐極限,近乎達至令人情緒不安的無謂愛情線,故事講述一名喪屍與女生的相戀故事,把「戀愛大過天」/「愛情能戰勝一切」的俗套概念以極富創意的破格手法鋪排,當中又不忘為劇本埋下堪玩味的伏線,令過程不乏典型喪屍電影的動作和血腥鏡頭,男女觀眾也通殺全收,是為近期一部創意非凡的可觀性娛樂作品。

 

R是一位生活無所事事的喪屍,他每日流連於機場之中,與其他喪屍一樣,過著典型的「行屍走肉」式生活。某天,他與一眾喪屍「朋友」到城中捕食,恰好遇上由僅餘生還者所組成的戰隊。一場大戰後R意外地拯救了人類Julie,二人成為好朋友之餘,R更發現對Julie漸生情愫,甚至偶有心跳。此舉驚動人類和喪屍界,紛紛被二人的感情所感動,更成為了拯救喪屍的一大突破。這項破天慌的發現卻觸發了喪屍界另一種生物的注意,逐步向人類世界進迫,為救 Julie,R不惜以身犯險...

 


喪屍與人類相知相愛的故事,竟然愈看愈窩心,甚至不期感動起來
看喪屍片看得感人或煽情,頂多是那些必然出現的情節:親人愛人變成喪屍了,在快將離世前叫主角快點離開,然後說了一番情深的說話。主角不欲離開,抱著親人愛人的屍體嚎哭,突然,對方變成喪屍,主角不忍對方受苦,向其腦部開一槍,把自己最愛的人殺死。   坦言〈熱血喪男〉都有不少情節讓我看得感動,末段為救愛人的處理甚至有點煽情,但是這一切感人的章節,拍來卻順理成章,是近乎純愛電影式的窩心。因著男女主角這對離經叛道的戀人關係,電影拍來不乏喜劇感,二人感情慢慢轉化和接受對方,從朋友漸成情人,歷盡生死等等橋段,處理起來均過渡自然,更營造出浪漫感人之效。當中男主角的一個秘密,更成為二人關係的懸念,令電影不致淪為一味賣弄戀愛大過天的美好情節。

 


一眾角色充滿矛盾的關係,叫電影更添戲劇色彩
片中從喪屍角度去看這個世界,大量的內心戲份讓角色非常立體,處理手法更非常可愛,是喪屍電影中鮮見的。在片中,男主角有思想、有感情、懂發夢、會追女生,甚至會心跳。從他的眼中看這悲慘世界,是有愛和有希望的。片初以獨白形式去描寫喪屍的內心世界,適可而止的篇幅令觀眾很快投入喪屍的世界中,致使隨後的一場大戰,觀眾能夠感到喪屍和人類之間雙方內心的矛盾。精簡的鋪敘讓電影中的困局活現觀眾眼前,是一回很成功的開章。我的確略嫌〈熱血喪男〉末段的情節愈來愈人性化,仿佛不像一個喪屍故事,但是男主角的內心感情變化,拍來是甚為細膩的,這一點絕對抵讚。

〈熱血喪男〉片長只有個半小時,但創作人卻懂得怎樣平衡各方面的元素,叫電影包羅萬有。在娛樂性豐富的同時,電影中的起承轉合均交代得宜,當中幾線伏筆和懸念,更為電影增強了追看性。無論是喪屍界的另一神秘力量、男主角的秘密以及他獲取秘密的方法、男女主角間的對立關係、女主角父親的身份、喪屍重生方法的可行性等等,懸念及伏線一個接一個,電影在有限時間內對之能有圓滿詮釋,即使天馬行空的想法也能自圓其說,無疑大大增強了可觀性,叫電影娛樂性大增。
撇除片中那顛覆了的愛情故事,還有破格創新的橋段外,〈熱血喪男〉也不乏喪屍電影應有的動作和血腥場面,對於追求此類刺激的觀眾,理應絕不失望。在一部低成本的製作中,本片的動作場面及視覺效果絕不失禮,片中喪屍界的另一神秘物種,動作流暢而能帶動恐怖氣氛,是不俗的視覺點綴。

 


當年〈單親插班生〉的小男孩Nicholas Hoult與常當花瓶角色的Teresa Palmer在片中竟然一拍即合,充滿火花
男主角Nicholas Hoult把片中的R演得清純可愛,又不乏型格十足的英雄式動作場面,把一隻為勢所迫的善良喪屍演活,相信其形象從此能深入民心,不難憑本片一炮而紅。女主角Teresa Palmer歷盡多次花瓶或大配角後終於擔正,在片中既有談情亦有動作場面,帶點強悍的形象,也流露出鄰家少女的純真,跟Nicholas Hoult更是匹配無比。

總的而言,〈熱血喪男〉有著一個極具創意的故事藍本,更重要的是創作人後期能以精鍊的電影語言把之影像化,把一個顛覆了的喪屍Crossover愛情故事拍得相當可人,是一部水準十足的娛樂電影。片中既有浪漫的愛情線,亦有一貫喪屍電影的大型動作特技場面,伏線和懸念更能圓滿交代,務求令男女觀眾皆照單全收,情人節檔大殺四方實是意料中事。片中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大抵是男主角中後段的確過份人性化,那個秘密與女主角的關係也轉化得太美好。當然,作為一個顛覆了的破格喪屍故事,這些情節也情有可原吧?
Rating:85/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