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七章:逃離夢魘(Part 1)

10553360_757108851030405_5138443984641133292_n

「What the hell is this?!」這一刻,我真需要有人關心,或說引人注意也好,床下那半醉的Johnny便是最佳對象。

 

「What’s going on?」Johnny仍舊以那沒有對焦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Look!」我指著腳跟那「不明物體」,Johnny也不期大叫一聲:「Oh shit! You need a doctor? What’s that?」

 

在我的腳跟,生了一顆大如花生的水泡,紅通通的仿佛就要爆開。我不期用手摸摸那個小瘤,表皮非常光滑,與腳板周圍的粗糙質感不同,大概那是不知甚麼物質組成的表皮,有如寄生物般依附在我的腳跟上。我輕輕觸碰一下,痕癢感覺卻直入心扉,不期大叫一聲:「FUCK!」

 

「It hurts? Where did you get this?」Johnny首次說了一句關心我的說話。

 

「I don’t know, maybe the woods in the hotel.」我想說,可能是你惹來的飛蟲。

 

「Be careful. Let me take a look.」Johnny放下酒瓶,原來他也有懂得關心人的時候:「It’s big! I think there’s something inside, maybe you better pop that up…」

 

面對這些不知名的東西,我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聽見Johnny建議我把水泡刺穿,不知所措的我,倒真想從背包拿出針來。我放平屈曲的腳,感覺到表皮與皮膚有點拉扯的感覺。我再彎曲右腳,咬緊牙關再去碰碰那水泡,嘗試感受一下內裡包著甚麼東西,遠看確如Johnny所說般有一些不明的汁液,惟看來又像有點軟肉在內,我生怕把它刺破會受感染,亦不知留著這奇怪物體會有何影響。

 

Johnny看出我的困惑:「Why not take a shower first? Maybe wash that… thing, I don’t know, but, it seems a good idea. You can do nothing at this moment.」也許一個人在慌亂時,真要有人給你一些意見,哪管是最無謂的說話,看來也令你覺明燈引路:「Yes, why not?」

 

「Anyway, take care, Good Night.」Johnny故態復萌,拿起啤酒瓶坐到床上繼續哼歌。我慶幸,在這難堪的局面,他沒有找來一群豬朋狗友在喧嘩。

 

人生第一次面對身上多了一顆不知名的物體,更腫得有如花生豆般大,看來觸目驚心,加上獨個兒人在異地,面對未知的恐懼,雖然我知那東西沒有甚麼性命危險,但突如其來的未知恐懼,仍不知如何是好。

 

也許先前太累沒有察覺,只覺腳跟有點癢癢,沒想到如今竟覺有點疼痛。我一拐一拐地走往浴室,遇見剛剛洗完頭的Sayuri,她掛著如常親切的笑容:「Hey, Jacky! How’s today…」她看到拐步的我,驚訝地說:「Wow, are you OK?」

 

「Not really good.」

 

「Your leg is hurt?」她看看我的雙腿。

 

「You better not to see it, that is so disgusting.」

 

Sayuri堅持要看:「Oh my God!」Sayuri尖叫:「What’s that? It seems bad! Did you bite by something inside the room?」Sayuri也知道我的房間有多不堪:「That’s serious! Are you OK?」我不期被也被Sayuri說得有點怯懦,但不想要她擔心:「I think it should be fine.」

 

「No!」Sayuri說:「If you don’t see a doctor, at least you need some medicine!」我甚至不知道那是甚麼東西,身上當然沒有相應藥物:「Maybe you go to pharmacy tomorrow?」我苦笑:「Maybe.」Sayuri給我一個安慰笑容:「I hope you get well soon. Don’t worry.」

 

花灑的熱水灑在身上,我用毛巾慢慢地沖擦水泡,竟有一陣熟識的感覺。對了,我在廚房洗碗時,熱水好像濺到了腳部,腳跟位置曾有一剎那痛楚。我還以為那是一下燙傷,看來是污水感染了被飛蟲咬到的傷口。我曾有一刻想到,那會否是生「雞眼」而成,但再仔細看看,那個水泡中間有細微的小點,相信正是被蟲咬到的位置,內裡藏的大抵也是甚麼毒液了。

 

回到房間,我一時間也不知道應否刺穿這東西,我學著電影裡的主角般,二話不說上網翻查解救方法。原來,電影是騙人的,在你毫無頭緒時,「Google it」並不幫到你甚麼。

 

時值十二時多,難得Johnny己經睡了,我不想入夜「動手術」,又怕水泡晚上穿了,便拿一塊膠布把水泡封住。翌日醒來,我祈求著一切只不過是場夢,但腳上的膠布告訴我,這不是幻覺。水泡內仍有著怪異的感覺,我撕開膠布,看到水泡表皮已經變硬,但感覺裡面的汁液還在流動。我先脫下膠布讓這東西吹吹風,便走到洗手間刷牙。早餐時,我突然感到有些液體慢慢流到腳掌,水泡位置更有點刺痛感覺。果然,水泡終於破了,變成了一層薄膜,大抵是我走路時把它弄破了。

 

我又驚又喜,始終這東西自然地破了(我當它是自然),也減低了我的不安感。我把表皮撕下,再把汁液擠出來,疼痛的感覺竟混和一絲興奮的快感:我終於把你消滅了!腳跟仍然腫得紅通通,我輕撫腳跟,那只是腫起了的肉,相信因毒液沾了一夜後敏感所致。我再貼上一塊膠布,決定穿著拖鞋上班。

 

我的腳傷竟成為酒店內一眾臨時工熱話,她們有的說為酒店內一些紅螞蟻所傷,也有的說是跳蝨所致,甚至有人認為我水土不服,可能染上了甚麼怪病。水泡破後,我反覺那是僅僅受感染而生的東西,並沒有那麼誇張,只覺她們七嘴八舌的討論很有趣。反倒Jak很擔憂:「You make me scare! It’s so horrible! I better wear a long pants to work!」我指著他雙腳的紅點說:「You’ve already be bitten, trust me, the weather is so hot, you better not doing this.」

 

Jak馬上從褲袋中拿出蚊怕水狂噴,我笑說:「That is no use!」Sophie嗅得味道大叫:「Jak! Don’t do that inside the room, that is smelly!」

 

第一次穿著拖鞋上班,感覺也很舒服,非常清爽。但是,Housekeeping始終是體力勞動工作,總會產生各種意外。

 

「FUCK!」我一聲大叫把全部人都嚇到了。

 

**文章正陸續從Facebook Page搬到這邊,如欲繼續追看Ch.31前的文章,請到專頁的「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繼續追看,謝謝**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