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維亞巴士中伏奇遇記

事前分享過,南美絕大部份的巴士,都是我在世界各地乘過最好的,唯獨玻利維亞例外,在玻利維亞乘過數次巴士,無論是長途或短途,或多或少都刻有一個「伏」字,當中最「伏」的一回真要數這次,從Uyuni到首都La Paz的一回。

或許,這是玻利維亞最熱門的巴士路線了,既來天空之鏡,要不就乘飛機、要不十居其九也是乘坐巴士。無論導遊與酒店老板都教我,這條路線超熱門,隨便到巴士總站,找任何一架巴士也可以了。因我在智利與秘魯都從沒「伏」過,亦真任何一架巴士都可以舒舒服服到達,我也盡信了這個「慣例」,跑到巴士站隨便買了一張巴士票,那是在巴士總站十字路口最大型的一家Cruz del Norte。印象中,我爬文曾看過這是玻利維亞著名的巴士公司之一,心想「理應冇死啦」。

一如我過往所有的「奇遇記」,都是從「理應冇死」的心態出發,繼而急轉直下。Cruz del Norte確是玻利維亞的大型公司公司,就等同於秘魯的Cruz del Sur或智利的TurBus,可服務就應大有不同。我在巴士站等車時已聽到其他背包客的評價,離不開經常遲到,還有晚上超速兼如像冰櫃,整夜都睡不著。可是,大家都是因為覺得這是最有名,還得是熱門的線路,便多給一次機會。

有了「誤點」的這個背景後,我購了晚上八時的車票,都深感最少九時半才出發。Uyuni的巴士總站其實超混亂,基本上沒有明顯的指示,不如秘魯、智利般即使小鎮都有清晰指示,數家巴士公司一同前往La Paz,也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出,現場一片混亂。我跟幾位購了Cruz del Norte車票的遊客「相認」,大家待在一起,等同一班巴士。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遊客,全都是跟我一樣看完鹽湖與天空之鏡便離開,一眼就知是遊客的一種,我們這一群人當中,就只有一個人懂西班牙文。

突然有人記起原來已九時半,這個誤點好像也太誇張,連同下一班據說是加班的九時巴士,大家都有點鼓譟。我倒沒所謂,若晚上八時準時開出,大抵我早上五時便會到達La Paz,不知找甚麼方法回旅館好,遲一點也沒所謂。大家都有這個念頭,便繼續聊天。再多待十分鐘,有人便內進問巴士站職員,職員聲稱巴士從智利開出,在某處堵車,得在多待一會。

或許,大家圍在一起聊天,又有相同目的地,亦毫無介意誤點,似乎沒有誰鼓譟,及後巴士站職員有用西班牙文跟我們說甚麼,但相信整架車全是遊客,沒有誰懂西班牙文,也沒有人回覆。直至22:00,巴士足足誤點了兩小時,到我覺得有問題,便請那個懂西班牙文的加拿大女生,倒不如再問問職員。

誰知,那個職員此時竟然出來鎖門,加拿大女生用西班牙文跟她說話,一臉錯愕,告知我們職員竟然淡淡然跟她說:「巴士早就取消了,你們還在等甚麼?」或許,她先前跟我們用西班牙文就是說這消息,但她好像沒有任何後補計劃,替我們改班車,還是退款,幸好我們兩架車有數十位乘客,亦幸虧有人懂西班牙文,便一同「圍」那個職員。

職員一臉沒所謂,明顯沒有想過怎樣處理我們這些人,眼見被多人「圍」才有點怯,表示去詢問其他巴士公司有沒有位置。天呀,那時候已22:00,大部份巴士公司已開出了最後一班車,你能找到個甚麼位置?誰知,在南美就是有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明明眼前的巴士公司已「拉閘」,職員又不斷找到有巴士的空位,只是那大多屬Local Bus,並非我們所買的長途巴士位。

因現場有幾十位乘客,安排上也有夠混亂。有幾位乘客要趕回La Paz坐飛機,我們先讓這些人上車,怎料有架巴士竟然只有一個位,職員又沒有好好安排,一個男生上車後就此開出,他的女朋友卻上不了車。另一些人上車後才發現那架車根本非到La Paz,中途又得折返。我跟加拿大女生早已失散了,聽見這些問題也不敢貿貿然上車,天知道這架車到底跑到哪裡。推撞之間,我被職員拉到一架Local Bus前,還有多三個遊客跟我一起。巴士上有四個空位,只是我們都不敢上車,哪知這架車到底去哪裡。

幸好,車上有位熱心的當地人懂得英語,告知我們這架車確是前往La Paz,倒是我戒心較強,不斷地問:「You sure?」

有別於在其他南美國家坐的長途巴士,這徹頭徹尾是架很典型的短途Local Bus,車上連燈也沒有,我坐在一個當地人旁邊,她也熱心地跟我說:「La Paz! La Paz! Yes!」我和其餘三位遊客分開坐在巴士不同位置,對大家表示如有任何問題就互相照應,亦請那當地人到達La Paz時通知我們,繼而巴士便馬上開出。因看著其他巴士不斷折返,而我們的巴士又真不斷返回巴士總站上落乘客,深感「伏味極濃」,起初都不敢睡著。畢竟,我購的是長途巴士豪華位,竟突然變成了這些Local位,怎睡?大抵因折騰了大半天累極了,很快便昏昏欲睡。

一般而言,這些長途巴士都有暖氣提供,天知道這架Local Bus非但沒有暖氣,司機還開著窗高速行駛,外頭正下著雪,當我冷醒時發覺已到了一個不知甚麼地方,車子停下來,全部乘客下車。我問旁邊乘客:「La Paz?」她說:「Yeah! La Paz.」我看看時間是凌晨三時,怎可能幾小時就到La Paz,這是甚麼地方?我看看地圖,正身處兩地之間的Oruro,還未到達。我跟幾位遊客半夢半醒間下車,行李已被取出,巴士就此呼嘯離去。

「What the fuck is going on?」上車前已經一臉憤怒的意大利人大叫,那位當地人才告知我們,原來要轉車。我事後回想,他一直跟我們說,這是去La Paz的巴士,又好像真沒說過是「直到La Paz」。那麼,轉甚麼車?當地人好像有點尷尬,原來他竟不知道。

我們四個人,天空地凍呆站於雪地之中。

突然,有位巴士司機跟我們說「La Paz?」我們不知道那是甚麼巴士,到底是否要另外購票,司機看到我們的車票,竟又點頭說「OKOK」,那就二話不說把我們的行李放上車,再請我們上車。兩架巴士明顯屬不同巴士公司,竟又可以接載我們,這架巴士更除了我們四人外,只有多兩位當地乘客。司機好像知道我們發生甚麼事,又沒有收我們錢。意大利人不斷問司機「La Paz for sure?」司機只嘰哩咕嚕說著西班牙文,Lost in translation。

我已忘了自己甚麼時候睡著,突然又在某個不知名地方被司機喊醒,聲稱已到達La Paz。我看看地圖,的確我們已到達La Paz,但這絕非巴士總站,而是在城市邊緣的一條公路邊。司機堅持要我們下車,我這才知道,原來巴士非往La Paz市中心,大抵只是路過,便迫我們中途下車。

車外下著綿綿雨雪,好歹我們真的來到了La Paz,恰好有的士路過,天還未亮我還未睡醒,根本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只好轉架的士,再與幾位萍水相逢的遊客分別。

事後,我「幾經辛苦」來到了旅館,老板告訴我始知Cruz del Norte縱有名卻非代表服務好,這些事情屢見不鮮,或許他們老早知道巴士會取消,甚至根本從沒這架巴士存在,先讓你買票,買完票後有車就好運、沒車也正常,反正轉你坐Local Bus也沒有賠本太多。

在其他地方旅行,總會遇上了「中伏巴士」,最深刻當然是馬其頓往塞爾維亞的一回,當時到了南美個多月,還心忖怎麼南美竟然安然無恙?原來,長途旅行的「中伏巴士」,怎也要嘗一回。

那當然,不止一回。

 

【延伸閱讀】玻利維亞香港落地簽堅定流?由智利方向過關親身經歷

【延伸閱讀】馬丘比丘「報團」奇遇記:要呃人先要連自己都呃埋

【延伸閱讀】玻利維亞鹽湖記(Part 1):19歲的你在做甚麼?

【延伸閱讀】玻利維亞鹽湖記(Part 2):圓夢的感覺多好

【延伸閱讀】玻利維亞鹽湖記(Part 3):你個嘢壞咗呀之被困浴室記

 

請給點心意,給小弟走更遠的路,寫更多好文章! 🙂


原創小說已於香港正式上架,各大書局均有代售,海外讀者亦可於網上書店購買,詳情請看:goo.gl/3g4Hk8

 

全新自製Postcard正式開售,歡迎下單!詳情請看:goo.gl/Dfmpbc

 

台灣書局兼網上平台亦已上架,可去文中連結購買:goo.gl/xzCymP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