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屆澳門國際影展:饑餓鬥室

饑餓鬥室

英文片名:The Platform

 

密室困獸片已成了近年新興的題材種類,一班人被困在一密閉空間要逃出生天,得展露人性陰暗面或是真善美的一面?當你誤以為像《恐懼鬥室》系列「都係果啲嘢」時,西班牙電影《饑餓鬥室》就突破了這個框架,有點像早些年的《心慌方》,不往虐殺或鬥智的方向走,而是向「人性陰暗」面走,展露出「陰暗」的局面更恐怖。《饑餓鬥室》只有單單個半小時,卻設計了完整的世界觀與自身的遊戲玩法,過程言之成理、有著完整的起承轉合;在人性爭端之餘,更以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拉鋸戰為藍本。要諷刺些甚麼不難理解,惟創作人藝高人膽大的以此方式與影像呈現,簡直看得目瞪口呆。末段之震撼力、令人不安的反感程度層層遞增,形象化地讓觀眾反思:易地而處於該絕境,你願意合作一同反抗,還是甘於安逸「理得人死」?末段呈現影像之絕望恐怖,觀影前可得有心理準備。

 

男子Goreng為了得到一張文憑,甘願走進「深坑囚室」內,可沒想到那竟是個恐怖夢魘。Goreng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正身處「深坑」的中層範圍,囚室只有他跟一位老人家。囚室中間有一個平台,每天會送上食物,若大家平均分配食物,理論上可以分配給全座「深坑」的人,可是,食物往往給高層的人吃盡,下層人物隨時連吃垃圾的機會也沒有。「深坑」每個月會轉換一次樓層,Goreng第二次一覺醒來,竟發現自己身處更絕望的境地...

 

當「密室」題材愈拍愈多時,要突圍而出確是有點難度,像年初的《密室逃殺》可走向更大眾化的娛樂片,但《饑餓鬥室》則走另一極端,其已超越了虐殺電影所展現血腥畫面,血腥之外再呈現出人性最極端的陰暗面,其絕望與暴戾,實在令人情緒極度不安。食物是人的生存基本,在缺少食物的情況下,加上這個「社會」的不公平現象,人就會變得更見精神失常。主角最初覺得「吃垃圾」很嘔心,可沒想到最後會演變得食人以求生存,但當他連「人肉」都不能吃了,又要吃些甚麼來維持生命?

 

我很欣賞《饑餓鬥室》的創作團隊,在把「絕望」呈現出來的藝高人膽大。整部電影基本上就是一個場景、兩個角色,卻能夠透過燈光、鏡頭去營造所需氣氛,血腥場面或無荷里活的瘋狂,惟當中意象之大膽,真能會令你情緒極度不安兼反胃。對,片初的「食垃圾」已看得反感,可隨後必會發生的食人場面,就真更「嘆為觀止」。能否逃得過良心責備去食人肉,還是過得了自己心理關口「吃自己」,那種內心鬥爭已夠迫力,但即使要食了,一具屍體如何能讓你吃一個月,才是最恐怖的、最無底線的人性,而對「食人肉」有如此逼真的描繪,更是劇情所需,印象中真較少見。

 

《饑餓鬥室》有著很完整的世界觀,並不單淪為大灑狗血的血腥電影。當你接受得了「食人」,又有沒有想過「低處未算低」?這世界觀最有趣的一環,是安排了「換層」。你今日身處在「中層」,明天可能變成「高層」,也可能變成了「低層」。這是對不公社會最形象化的控訴,共產或資本都不一定是最好的社會主義,重點還是社會中的人應當如何去面對這一切。你今天是低層,受過高層的自私自利,他日形勢易轉,想起昔日高層如何「玩謝」你時,你又是否願意向那些低層的陌生人伸出援手?今日你身為高層,又怎能確保你明天不會掉到最低層?一如許多密室片,講求的就是「合作」,一如主角想重申、同房想做的「實驗」,講求合作就能夠反抗、逃出生天,而這個「bugs」相信觀眾也能想得到,但當身處在那境地時,人不為己,天諸地滅,合作原來是說易行難。
《饑餓鬥室》在短短個半小時內,已建構了這個如此具深度的世界觀,先別說影像是否太暴戾,卻是深刻的警世寓言,而《饑餓鬥室》同時也有著密室片所具的娛樂性。例如,片中安排了一個超瘋狂的角色,每次出場必會引起高潮,而你更不知道這角色何時出現,總之出場必會改變劇情發展,叫人屏息;主角們一邊要為生存奮鬥,同時又要找出「深坑」的陰謀與秘密,追看性極強,節奏刺激明快。

 

重點還是末段的「逃生」方法。那是甚麼當然不作劇透,只能說是更驚嘆於創作人對故事的精準駕馭,再次殺觀眾一個措手不及。你誤以為自己所知的世界觀,原來還另有更恐怖的一面;一如主角,從他的視點中誤以為自己可看盡人性最極致陰暗一面,誰知低處未算低,那種恐怖絕望真令人情緒極度不安——對,那種人性陰暗,也用上了相應的氣氛去呈現「陰暗」的最完美定義,真要一讚劇組的心思。這或許正是《饑餓鬥室》的重心靈魂,社會上不同人縱有「層次」之分,但大家都沒有去理解、去關心其他層次的人,而活在最低層次的人,終連反抗、表達意見的機會也沒有,亦難以捱得過極限。逆境求存結局的收筆,在絕處中也帶點希望:當我們已悲到盡處時,黑暗中又能否再見光明?

 

文字工作者也得要吃飯,你的支持是我寫下去的原動力。請給點心意,給小弟走更遠的路,寫更多好文章,歡迎透過payme課金以作支持:

75486099_723429001505181_3402665167123644416_n

同時,你也可透過Paypal捐款:paypal.me/jackyhei

 

 

 

總括而言,我不能說《饑餓鬥室》屬一部「神作」,畢竟劇情上還有漏洞與解釋不周,未至於完美極度,但要呈現此看似言簡意賅,實則非常大膽的意念,導演Galder Gaztelu-Urrutia初執長片導筒得此效果,確是無懈可擊。無論敘事、氣氛,以至種種超乎想像的畫面,從高層「對待食物」到低層為求生存的陰暗面,影像通通能遠高於所需,技驚四座,娛樂性與警世意味俱備,個半小時包羅萬有。只希望,荷里活請別翻拍。
Rating:4.5/ 5

 

【最新電影旅遊文章】星空下的露天影院:澳洲達爾文Deckchair Cinema

【最新電影旅遊文章】澳洲圓形劇院式戲院:BCC Cinemas Noosa

 

最後機會

小弟執筆之原創小說已賣剩最後一批,售完即止,請即訂購:http://bit.ly/2PKXYFA

 

自製南美明信片同時開售,請多支持:http://bit.ly/34oCtyh

 

 

台灣書局兼網上平台亦已上架,可去文中連結購買:goo.gl/xzCymP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