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生命:黑暗過後還有晨曦嗎?

3月19日 12:30 影都戲院

近來香港的社會問題常被搬上銀幕,如去年的〈圍。城〉和〈我不賣身我賣子宮〉,在電影的娛樂性背後,也不乏一份社會關懷的感覺。羅守耀一年一部作品,今回不再拍動作片,轉而拍這種討論社會問題的作品,借近年經常發生的虐兒和孌童個案作引子,拍出了一個悲情成份極濃的故事來。

十一歲女童被人長期性侵犯,未婚媽媽碧琪意外把她虐打至死,警務處助理處長Josephine親自調查,並向碧琪嚴刑迫供,碧琪仍不肯招認自己知道親生女兒被性侵犯的事實。Josephine奇招百出,仍不能使碧琪招供承認。最後,碧琪在獄中自殺,才發現她的一段悲慘往事...

 

我也得同意,〈短暫的生命〉題材絕對敏感,亦如海報所宣傳,那是一個沒有香港人敢拍的題材。羅守耀此作確拍出了應有的實感,無論是連場暴力迫供,以及性侵犯的畫面,雖然基於尺度沒有明拍出來,但出來的意識也實令觀眾不安。
電影片長不足九十分鐘,期間冷場甚少,無論是前段的迫供,以致末段的回憶故事,加上那個不經意的扭橋,確實高潮迗起。特別是本片捉緊了觀眾的心理,到底Josephine為何要嚴刑迫供?碧琪為何要隱瞞事實?兩女的心理角力,拍來的懸念亦引起觀眾的追看意慾。

 

作為一部港產片,能拍敏感的題材活現於銀幕,卻又仍能兼顧應有的娛樂性,〈短暫的生命〉把這類另類題材澄現出來,可算是一項突破,也是一個大膽的行為。難得全片駕馭不俗,看來也實在緊扣觀眾神經。

 


兩位女角大鬥戲,強烈對比之餘亦引起連場高潮

主角方面,兩女互相鬥戲也非常精彩。邵美琪所演的冷面處長,和唐寧楚楚可憐的樣子,一強一柔,成了強烈的對比,特別是片初幾段迫供戲最為可觀,邵美琪再演這類角色手到拿來,難得唐寧的柔弱女子演來更叫觀眾同情,兩者帶動出無窮火花,也是高潮所在。結局兩女互訴心事,更看得令人嘆息無奈。

 

總觀上述感覺,本片似乎不俗。一如前作,羅守耀很懂得去營造劇力和娛樂性,可是卻不善於敘事,令劇本往往流於空洞乏味,甚至笑話連篇,〈奪帥〉吳京和洪金寶對打的原因和結果能不成為「驚典」嗎?
〈短暫的生命〉亦有同類的毛病。故事其實以第三者角度入題,藉著一群主角閒聊來帶出這故事。表面上,其用意是想從旁觀者去給這些故事加入個人感想,這個做法其實可行的。可是,到了中段,這個以回憶/第三者引入的角度變得可有可無,甚至意義盡失,只不過是一群人在閒話家常,個人覺得可以把整段聊天情節刪除亦可以。
至於片初以導演身份去切入故事。畫面才出現了「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下一句則說「這個故事是真的」,立即引來觀眾的大笑。電影以女童的自白去開始故事,效果亦不太突出,反而格格不入。

 


〈短暫的生命〉出現大量迫供場面,卻略嫌過份賣弄

全片談的是孌童和虐兒的話題,片初卻加插大量警員迫供的情節。雖然這也是〈短暫的生命〉一個宣傳話題,而末段亦解釋了何以邵美琪的角色有這種過激行為,可是,全片用了過半時間去描寫迫供的情節,我則覺得主次不清。到底本片是想踢爆警隊內部不為人知的一面,還是想澄現一些社會問題?在那些迫供情節中,亦不乏賣弄色情暴力的情節,這又是否需要?

 

 

到了末段,兩女情感關係突然轉化,雖然已經解釋了背後的因由,惟這種轉折未免過份突兀。特別是唐寧的角色,經歷過百般凌辱仍不肯招認,甚至到了一個地步是觀眾開始相信和同情她,根本沒有做過這些行為,但是,到了結局她的立場又突然軟化,令觀眾難以投入。

 


全片調子極灰暗,入場前有心理準備

全片描述這些黑暗的社會問題,卻不如〈我不賣身我賣子宮〉般,結局是人間滿希望,反而愈搞愈悲情,除了那些慘不忍睹的畫面,故事愈描愈灰,也令觀眾散場後心情非常沉重,問題無日停止,悲劇不斷循環,看官們實要有心理準備。假如閣下覺得一年前的〈圍。城〉賣弄悲情,賣不賣弄我沒有意見,只不過若你覺得〈圍。城〉太悲情,〈短暫的生命〉也不相伯仲。

 

總的而言,〈短暫的生命〉拍出了一個大膽的題材,處理性侵犯和虐兒的場面也能兼顧電檢所需,以及觀眾獵奇的心態,娛樂性也不俗,也帶出了不少社會警號。惟羅守耀仍不善於鋪排故事,致故事犯駁無聊的地方極多,八十幾分鐘的電影,劇情其實非常疲弱。

Rating:70/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