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龍:有火而無味

4月1日 17:10 UA Megabox

林超賢前作〈証人〉叫好叫座,更是港產動作電影的新希望,緊接上映的〈神鎗手〉雖然劇情不知所謂,但動作場面也依然精彩。在〈線人〉還未上映前,動作新片〈火龍〉則作先行上映。也許入場前期望過高,散場後我覺得感覺只是一般,在動作需求上確能滿足觀眾追求刺激的心態,在劇情鋪排上則力有不遞,把簡單故事複雜化。

 

文方在調查一宗神秘妓女兇殺案時,巧遇緝毒組的紀sir,二人因而碰頭。同時,一班內地匪徒在港進行軍火交易,文方深感兩宗案件互有關連,惟矛頭卻直指文方的下屬。兇徒在犯案逃出多次輕易逃脫,令文方懷疑警隊內部有內鬼通報...

 

宣傳標榜的大型動作場面,並沒有想像中震撼

在宣傳上,本片一直重申是最強動作類型,電影節場刊更聲稱本片有著港片久違了的動作大場面。其實,全片的動作場面不多,動作大場面確有,就如片末中環劫車爆炸的一幕,其餘的動作場面都不過是鬧市的追逐場面。若論都市大型動作場面,我覺得始終是陳木勝最耍家,林超賢此作的大型動作場面只算是中規中距。我最喜歡的是中段的茶樓槍戰,從大爆炸到警匪駁火,鏡頭調度加上演員走位,在一間擁有複雜地理環境的茶樓中,展開了一幕火爆刺激的槍戰場面。無論是戰略還是火爆觀感,皆極盡觀能刺激,這一幕也確能滿足觀眾對動作所求。
在視覺效果的處理上,大型鎗戰令電影失卻了〈証人〉於有限空間下的壓迫感,惟片初一幕定鏡設計,給末段鋪下了伏線,效果也鮮明奪目。

 

〈火龍〉在感情線上的處理是全片致命傷

本片的劇本雖然沒有〈神鎗手〉般糟糕,卻看不見〈証人〉對劇本玩味之深刻。〈火龍〉的內容不算複雜,中段卻大加支線故弄玄虛,到最後真相大白時,更覺得複雜化的手法令電影添加了不少漏動和理所當然。故事的中心轉折,也是近年港片流行的警員「籠裡雞作反」的故事,繼而探討正邪善惡難分的思想。這段劇情並無突破,誰是幕後黑手亦不難猜到,變相缺乏驚喜,只令人覺得又是港片常見的技倆。結局對「火龍」這個主題的獨白,也略嫌畫公仔畫出腸,收結不夠簡潔之餘,亦帶動不了終極決戰的劇力。結局也許遷就內地市場,終淪為兩雄對決之公式化收結。
兩位主角正邪難分的性格,皆源於背後對愛情的走火入魔,劇本卻對兩段情缺乏描述。文方的一段到了末段才描述他嫉惡如仇的真正理由,而紀sir對愛情的自卑也描寫不夠深刻,簡單幾個鏡頭便交代出他狠勁的性格,似乎也過份簡單。也許我想得多了,這兩個正邪難分的角色,似乎與〈証人〉中謝霆鋒和張家輝的對立角色感覺雷同。
除了兩位主角外,其餘一眾角色也欠交代,當中劉浩龍的出場變得可有可無,而葉璇的角色亦欠深刻描寫,內地賊匪亦乏描寫,只有王寶強的角色拍出了內地新移民的悲劇色彩,較令人難忘。

 

任賢齊似乎怎演也不像一個奸角,大概他早就被定型了

因著其他角色的戲份分佈不均,演繹重心便落了兩位主角身上。黎明的角色並沒有想像中般過火,他能夠放下形象演一個暴燥的警探,效果亦算討好,末段痛哭的一段也拍出了應有的感人力量。至於任賢齊近年致力改戲路演壞人角色,可是效果依然未如理想,只能表現出表面的奸險,卻演不了角色應有的「欺文敗類」形象。廖啟智所演的老差骨亦有過去角色的影子,驚喜亦不大。

 

〈火龍〉也能稱得上是娛樂性高的動作片,起碼由頭到尾沒有冷場。宣傳上一直標榜的大型動作場面能否稱心,只屬見仁見智。劇本上對正邪的勾劃也不夠深刻,把一宗簡單的罪案故弄玄虛,其實中段可略作刪減。總的而言,〈火龍〉驚喜不強,只是一部中規中距的港式動作片。
Rating:75/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