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時裝片也可暗地「民族自慰」

12月24日 18:05 UA朗豪坊

以事論事,不評成龍的個人形象和言論,〈十二生肖〉中的動作場面,確實可能是他近十年內最出色的表演。若觀眾欲看成龍雜耍式打鬥,甚至久違了的玩命式動作,〈十二生肖〉作為成龍(聲稱)最後一部武打電影,確實交收功課,單看開場一幕「人肉飛車」之動作設計,有沒有替身是後話,實在有心思設計的大型動作場面。可是,〈十二生肖〉的劇情也隨時是成龍電影近期最爛的一回。電影劇情凌亂不堪、笑料反智得令人心寒、結局「死唔斷氣」確令片初好感蕩然無存。末段角色突然性格逆轉,良心發現,大玩「民族自慰」,放諸一個現代背景的故事中卻見牽強付會,是片中再精彩的動作場面都不足以彌補的。

 

警告:下文可能含有重要劇情暗示,請讀者留意。

 

在圓明園失蹤的十二生肖獸首銅像逐一現身拍賣,但餘下的幾個銅像仍未見蹤影,拍賣行公司的高層便請了俠盜JC及其一眾同伴追查下落。在追查過程中,JC發現一名法藉富家女的曾祖父,乃是當年火燒圓明園大軍的其中一員,懷疑獸首和寶藏亦落在他的沉船遺跡當中,便決定前往該處遺跡尋找線索,沒想到,這一切原來只是一個局...

 

欲看成龍的個人動作表演,此作絕不令你失望
相信對於普遍入場觀眾來說,成龍電影的賣點,只不過是他的動作場面。在這層面上,〈十二生肖〉確實做到了近年久違了的成龍式大製作。全片的動作場面極多,而且發生於不同的場景之中,讓成龍大顯身手。各個場景當然經過精心設計,令成龍可以演其拿手好戲,隨手拿 起甚麼東西都可以變成武器,尤其是片末於工廠的打鬥為甚,動作流暢畫面悅目,確是久違了的成龍式招牌打鬥。成龍的電影中,經常會出現一些喜歡玩刁鑽打鬥的西方人,像本片中亦出現了一場與外國人的梳化比試,亦是一場賞心悅目的武打場面。最意想不到的是,本片中也出現了大量玩命式雜耍表演,全部均一鏡直落,雖然玩命追逐上可能有吊威也成份,但這種搏命式演繹,若然真的是成龍最後一部武打電影,確實可作為一個總結。
撇除成龍的拳腳功夫,〈十二生肖〉也展現了多場大型的動作場面,上天下海全數盡出,當中最出色的一幕,莫過於在山路上表演的「人體飛車」。這幕動作場面用作開場之用,設計上非常好玩,亦充滿著刺激的速度感,在場面調度和追逐的設計上,絕對可與荷里活的動作片相比,是一回極出色的動作設計。

 

電影中段的一場奪寶情節,劇情之荒謬胡鬧令故事變得極其反智
〈十二生肖〉的武打場面確實出色至極,但是電影的劇本卻絕對可用「不知所謂」來形容。電影中大賣的「環遊各國」,根本可有可無,全為電影的武打場面來設計,劇情上漏動處處,鬆散得近乎毫無劇情可言。一眾角色除了焦距過大的成龍外,近乎無一角色可供發揮,每個角色近乎淪為客串之用。劇本為求讓電影變得沒甚單調,胡亂添加幾段感情線在其中,卻只淪為結局一分鐘的煽情之用,令劇情到了末段變得無厘頭地拖拖拉拉。
到了中段,為營造出一種盜寶電影的感覺,設計出一個所謂「神秘島」的動作場面。但是,島上的這段情節拍來極度胡鬧,甚至連海盜也拉扯出來混為一談,更安排大量比反智得令人冒汗的笑料穿插其中。這一段為打而打的動作場面拍來牽強付會,看似動作密度豐富,但在悅目的畫面背後,卻是全片拖拉得近乎離題的一段情節。此外,這一段的動作場面竟然用上極假的廠景攝製,道具和場景處處穿崩,實在顯得非常難看。這種為動作場面服務的劇情,到了結局一刻則更為難頂,當觀眾誤以為在工廠內大打一場已是重頭戲時,殊不知於末段竟然安排一段「死唔斷氣」的高空跳傘打鬥充撐時間,仿如是劇本的「Bouns式打鬥」。當故事根本可與告一段落時,還要加插另一段冗長的打鬥,令電影於前段的好感一掃而空。

為甚麼電影的片末要來一場無聊的高空打鬥?原來也不過是要展現另一種「民族自慰」式手法。誠言,劇本安排了一眾學生角色「曉以大義」,不斷宣揚愛國情懷,與成龍所演的一眾盜賊集團成強烈的對比。沒想到,這群盜賊集團到了末段時突然「轉性」,良心發現,勢保國家文物,更拿一段感情線暗喻「破鏡重圓」,於是,要由成龍所演的盜賊首腦去搏命保護國家尊嚴,展現民族大義,便濫加一場無謂的動作場面去表現角色的賣命高尚情操。這個非常突兀的轉折,雖然沒有〈葉問2〉〈蘇乞兒〉〈精武風雲:陳真〉那種「打到出面」的「民族自慰」色彩,但是 這種扭曲前段鋪排,突然從奸變忠的思維,加上結局不惜一切去拖拉的收筆,卻令那種暗接的「民族自慰」更見嘔心。雖然這段掠奪國寶的歷史是一段黑暗歲月,但劇本完全表現不到應有的批判力,前後段分野之明極突兀,突然深明大義更見「自慰」之用心,在設計上絕對令人毛骨悚然。

 

浚有演技的外藉演員,是成龍電影一直以來的「賣點」,今作亦不例外
演員方面,〈十二生肖〉除了成龍之外,其餘角色真的近乎零印象。片中權相佑所演的其中一名隊員,被劇本硬把他變成華人,全片配上粵語對白已夠突兀,末段突然失蹤可見角色實在可有可無。張藍心所演的女助手,全片只為展現她完美柔軟的軀體而設,片初一幕展現「一字馬」的場面到底與劇情有何關係?想不通。最「難忘」的倒是片中演富家女的Laura Weissbecker,演技造作且角色設計極度煩厭,觀眾可以統計一下她那個”Speak in English”的無聊笑位對白到底出現了多少回?

平心而論,〈十二生肖〉純看動作場面的確值回票價。全片高密度的刁鑽雜耍式表演,甚至有不少玩命鏡頭,還有多場甚具場面的大型動作場面,確是近年成龍電影最出色的一回。可是,〈十二生肖〉的劇情主要均為打鬥而設計,令故事顯得支離破碎,到了中段更是離題萬丈,愈看愈覺胡鬧拖拉。最要命的是,〈十二生肖〉搞了大半部電影,到來結局一刻原來又要無謂地暗中來一場「民族自慰」,角色性格轉折之造作及突兀叫人毛骨悚然,亦令電影顯得「死唔斷氣」,片初之好感立即蕩然無存。
Rating:55/ 100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