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糖女孩:請盡情投入一段清新親切狂想曲

12月24日 21:50 百老匯電影中心

對Sabu的感覺,其實還停留在早年電影節中所看的瘋狂喜劇,記得那個時候未必人人著迷,甚至還有不少觀眾自此把他Blacklist。近年都沒有留意他的作品,沒想到卻來了一部大賣純真的小品〈白兔糖女孩〉。電影講述單親父母養育小孩所遭遇的艱苦心聲,雖然劇情明顯地美化了單親家庭的生活,淡化了應有的悲情成份,尤幸全片拍來窩心迷人,末段處處達至感人效果而不煽情。即使故事難免脫離現實,但創作人那平實可喜的筆觸,足讓電影變得親切可人,給觀眾當作是一部清新的溫馨小品,帶點脫離現實的構想,卻滿足了觀眾對純愛的渴求,不好嗎?

 

大吉是個年青的單身獨居漢,出席外公喪禮時卻發現一個女孩綾乏人照顧,孤零零的一個人,原來,綾竟是外公的私生女。一眾親人沒有人願意照顧綾,大吉一時自告奮勇,便肩負起照顧綾的責任。全無育兒經驗的大吉,在繁忙的工作之中仍要照顧綾的起居飲食,漸漸令他發現,要養育一個小孩,絕非想像中容易...

〈白兔糖女孩〉的故事構想本身已夠奇特,因為在關係上,綾是大吉的姨姨,年齡上卻要由大吉去照顧,便開展了一段很有趣的狂想曲。故事的入題可能帶點天方夜譚,兩個在感情和倫理上均毫無關係的人,竟然同住一室,但劇本隨後慢慢把二人之間的關係鋪排,把人與人之間微妙的緣份仔細描繪,使一段帶點奇想的關係給予了感情和生命力。

 

片中一對互相扶持的「單親父母」,觸發出一段點到即止的奇緣,令劇情更充實豐富
也許〈白兔糖女孩〉始終改篇於漫畫作品,片中有不少誇張的表情或幻想情節,我相信都是建基於漫畫原著改篇關係,這些帶點喜劇手法的處理,當然是Sabu的拿手好戲。在一部親情掛帥的小品電影中,適可而止的笑料作點綴,沒有Sabu舊作的誇張喜劇手法,是處理得挺恰當的。即使本片是改篇自漫畫作品,在鋪排和敘事上都顯得流暢,就著多個典型的情節去鋪排兩位主角之間的感情變異,令整個故事在起承轉合上,均有著完整的脈絡。
我還以為〈白兔糖女孩〉這種故事,到了末段必會刻意拆散兩位主角,即使大團圓相信也要搞一場甚麼爭奪撫養權的戲份,以達煽情效果。可喜的是,〈白兔糖女孩〉中近乎沒有一個奸角,單靠一宗小意外已營造出高潮場面,再配以結局一刻更顯窩心迷人。全片無需刻意煽情賣弄,依舊達到感人之效,雖然,我得同意本片明顯是美化了單親家庭的成長故事,亦淡化了這些家庭應有的困難,但是這種處理卻給觀眾浪漫化的奇想,一條點到即止的愛情線更予電影餘音裊裊之效,作為一部小品電影,帶給觀眾積極正面的感覺,也不錯吧?

電影中的親情故事可能有點美化色彩,我卻挺喜歡大吉與綾之間的感情關係,勾劃得很溫馨細膩。故事側寫父母為養育子女所放棄的種種,相信不少過來人會看得很有共鳴。我較深刻的情節是,上一代所做的事和每個決定,均會影響下一代的成長。綾的出現是其父親的一筆「風流債」,卻被母親以富麗堂皇的藉口拋棄(片末給生母一記善意的「報仇」處理得極佳),而片中一位單親媽媽經常為工作而忽略小孩,卻沒想到兩位小孩其實已在不知不覺中成長。上一代所種出的禍,終要由下一代去承擔,後天成長遭遇到甚麼變卦,足以影響小孩的一生。本片劇本男主角的獨白總結了一切,若談小孩的出現,是父母因愛而生,但是,每個小孩又有感受到多少的愛?收筆言簡意骸,作為一個純愛故事,當然不如〈贖罪〉般拉扯出另一段殘酷的成長日誌,但是本片暗地滲出的弦外之音,足教本片不只是一部純愛狂想曲那麼簡單。

 

松山研一和蘆田若菜這「兩父女」,確實達到了很強烈的火花
若說松山研一是演漫畫角色的最佳代表,理應絕無異議。屈指一算他所演出的角色,我相信漫畫角色並原創角色更多,要他演活這個帶點慌張神經質的「單親爸爸」,當然絕無失手。從片初經常幻想的「宅男」,充滿喜劇感的形象,到了末段成為一個肯去承擔的「單親爸爸」,把角色帶點漫畫化而又寫實的一面完全演活,也是他近年比較平實的一個角色。至於「天才童星」蘆田愛菜,極其量說她跟松山研一的對手戲充滿火花,看了大半部電影都只覺她是比較有「星味」的童星,並無甚麼「天才」可言,直至後段一個鏡頭馬上嚎哭的鏡頭,我大抵明白她被稱作「天才」的原因了。

 

別管現實有沒有可能發生這些事,好好享受這部清新小品吧!
〈白兔糖女孩〉是一部構想奇特,甚至過於美化的狂想曲。在鬼才導演Sabu導筒下,全片既充滿漫畫感,拍來又窩心甜蜜,幸福滿載。即使電影可能淡化了故事應有的悲情成份,看來卻平易近人,末段更充滿感人色彩。也許這是一部脫離現實的電影,但故事給予觀眾的正能量足以彌補一切。散場後,觀眾感受到那種暖暖的感覺,不管劇情是否天馬行空、現實是否真的有這麼好男人,這麼絕配的關係,就當作這是電影的力量,給觀眾一場美好的幻想,不好嗎?
Rating:85/ 100

 

後記:是夜觀影時坐著一位典型的「港女」,不單止全程不停地說話,更不斷移來移去,狂撞椅背,又把汽水誤跌在地上,碰到我的腳卻不懂道歉,只懂全程傻笑,更要由其男友幫她拾起。在片中,小女孩憶起爸爸的背影時,那名「港女」又開始跟男友回憶起她的成長往事,即使男友叫她遲一點才說,她仍滔滔不絕繼續說得興高采烈。即使大家都不斷怒目而視或「殊」她,她仍然故我,一副裝聾的樣子。可惜,是夜全院滿座,我想換個位置都不行。大時大節想感受熱鬧氣氛,卻遇上這些毫無公德心的人,真是掃興。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