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舞間3D:癲馬夜總會〉(優先場)回味現場「癲馬」表演的超誘惑震撼

現今甚麼東西都可以3D化後變成電影,沒想到就連艷舞都可以3D化搬上銀幕,借「紀錄片」形式作電影推出。我不禁懷疑,當科技日益發達,「電影」的本意到底已變質到甚麼地步?我沒有看過早前的那部〈癲馬夜總會〉,但以這部〈火舞間:癲馬夜總會〉而言,我卻覺得沒有太大「3D影像化」的必要。電影以創作人及舞者的自白貫穿,把艷舞場面連成一部電影,結果卻是表演及紀錄片的感覺均「兩頭唔到岸」。我曾在拉斯維加斯看過這”Crazy Horse”的艷舞表演,賞心悅目,把女性的胴體美發揮至完美極限,瞬間令我如夢似幻,分不清現實還是幻影,現場的燈光效果和舞台設計,功不可抹。化成電影後,雖然鏡頭穿插於舞者之間,亦加上不少剪接和特技效果,我覺得只要體驗過現場的表演,就會明白這誠非一場可以轉化成電影的表演。也許,我比較一場較多人看過的表演,位於澳門的〈水舞間〉,試想把之3D化變成電影後,我們還會感受到舞台上的震撼效果嗎?

 

法國鞋王魯布托自小迷戀舞蹈表演,令她對女性美態有著獨特的觸覺,自此之後對設計高跟鞋及舞台效果有深遠影響。一眾「癲馬」的舞者在舞台上嫵媚獻技,裸體賣弄身段的表演,她們並無一絲羞愧,更感是一場專業的表演。在她們的投入演出下,致使一段段火辣的表演,頓成展現女性美學的完美境界,締造出舉世知名的「癲馬」表演。魯布托今回以火為題,設計出幾段全新編排的舞蹈,以全新角度展現觀眾眼前。

 

某程度上於表演加入了「電影感」視覺效果確實大大增強
假如我沒有看過現場表演,我相信〈火舞間:癲馬夜總會〉確會感到納悶。電影雖偶有幕後製作人及舞者的獨白作過場,亦後期加入了效果不俗的3D和特技效果讓畫面更悅目。可是,電影只不過重現連場艷舞表演,而這些極具「現場感」的表演(原因容後在談),「3D影像化」後反而展現不到現場的震撼實感。觀眾隔著銀幕看一群舞者再擠眉弄眼,嫵媚扭動,持續觀看近一小時,哪管畫面多悅目都會感到沉悶。電影以創作人和舞者的剖白作連貫,惟內容的吸引力不強,我倒覺得純粹的表演可能更耐看。
我得同意本片加入了3D及特技特效,配以剪接讓觀眾從不同視點穿插於舞台,此舉確實加強了視覺效果,當中慢鏡頭更讓觀眾可以欣賞到舞者身段的曲線、身材的彈性,這實是現場不能給予的視覺效果。不過,我卻覺得這些不過是綽頭,始終電影大部份時間均是以旁觀手法去拍攝表演,畢竟「癲馬」帶點若隱若現、充滿挑逗而神秘的舞姿,若鏡頭穿梭過多便會破壞其原意。

 


那年我胡里胡塗下,竟在此以賤價看了一場精彩的艷舞表演

我在此倒想分享一下現場看「癲馬」的經歷。
我在美國實習完畢後於Las Vegas旅遊時,曾在當地的MGM Grand裡頭看過一場Crazy Horse的表演。Crazy Horse可算是當地最昂貴的一場艷舞表演,我卻有幸購得Last Minute的票,能夠以低價USD$20欣賞這有名的表演。
進場後,我才發現Crazy Horse原來並非一場劇院式舞台表演,反而更像一個酒吧的舞台。據電影所說,這是一個面積不大的舞台,在我印象中,那個舞台確實非常小。場內,觀眾是坐在不同的餐桌上,近距離以近乎水平的角度去欣賞表演。由於這劇院面積不大,即使觀眾坐至最後排,仍無損觀賞的雅興,距離也是非常近。我雖然購得平價票,座位仍跟舞台距離極近,舞者在我眼前表演,仿佛觸手可及。這種接近「零距離」的表演,也是這場表演的一大賣點。

 


每位入場觀眾均獲贈一本製作精美的場刊留念
舞台面積極小,才更讓我讚嘆編排及舞台特技之精彩。因為這並〈水舞間〉或〈歌聲魅影〉那類大型的舞台設計,它在狹小的空間中製造視效錯覺,舞者的舞蹈變化多端,而舞台變化亦出神入化,讓觀眾感受到如夢似幻的多元舞台效果。在有限的空間下體驗得到舞台的變幻莫測,是這場表演現場神乎奇技之示範。電影加入了後期的特技和剪接效果,畫面無疑更悅目,卻略嫌失真,難以感受現場的震撼。
同時,正如電影所述,初次觀賞「癲馬」的觀眾會覺得每位舞者均是差不多樣子,表演和動作完全一樣,沒有哪位鶴立雞群,這正是我當年嘆為觀止的原因。還記得開場時的「步操表演」(正是電影開場時的一幕),一隊全裸的舞者在我眼前踴動,無論身高、樣貌、身材,容我說白一點,是身材的曲線及大小均無分別,一瞬間我確實分不清那是電腦特技還是真人演出,怎麼選角和化妝技巧會出神入化至此?此後,多場只見雙腿或雙手的表演,嫵媚的舞姿極盡誘惑挑逗之能事,我深知哪些手手腳腳並非一個舞者的演出,但看其動作之一致流麗、近乎毫無挑剔地方的相若身材,即使看不到樣子也給人無限暇想,依然會深感那是同一個人的表演。

 

過份「高清」展現舞者的容貌和姿態,無疑令現場表演的效果失真
表演配合上舞台那迷人的燈光效果和配樂,更讓我如夢似幻,險墮難分虛實之感,是這場「癲馬」的神級地位所在,是我在Las Vegas看過的另一場艷舞表演完全比下上的。我很欣賞「癲馬」把女性的胴體美發揮至最完美的境界,那些充滿誘惑、惹人暇想卻絕不淫穢,充滿藝術色彩的表演,實在令我嘆為觀止。我覺得,「癲馬」最成功的原素就是那種「神秘」的感覺,是觀眾看罷整個表演會分不清舞者有何分別,甚令人產生錯覺,到底眼前的表演是否一人所為,只以錯覺效果去分散觀眾注意力。這種神秘而迷人的誘惑表演,是「癲馬」的賣點,更是它的精彩奧妙之處,肯定是電影不能給予的震撼。在〈火舞間:癲馬夜總會〉中,那些穿插於舞台之間的鏡頭,加上舞者的獨白,真人的現身,完全把「癲馬」表演的那種最成功元素、那神秘的幻想破滅,觀眾實在難以感受到「癲馬」表演的那種迷幻色彩。

坦言,〈火舞間:癲馬夜總會〉並不能以「電影」的角度去看,只是一場「影像化」後的表演。我覺得若單純欣賞這場艷舞表演,入場看看那精心編排的舞蹈,還有舞者胴體的美態,也是值得一看。但是,觀眾入場前先要有心理準備,這是一部近乎「由頭跳到尾」,毫無內容的「表演電影」,若不投入觀看肯定悶不堪言。假如閣下像我般,曾在甚麼地方看過「癲馬」的表演,我覺得電影與現場的分別不大,反而破壞了現場那令人畢生回味的迷幻境界,倒不如作罷。
Rating:75/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