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泉:救命!這比喜劇更好笑!

5月13日 19:40 新寶戲院

我經常說某部電影好不好看,真正稱它作「爛」的電影實在少之有少。有時候,我覺得一部電影再「爛」也有其值得欣賞之處,怎樣「爛」如何「爛」,也看你從甚麼角度去看吧?在戲迷朋友之間有一戲言,經常說大家入場看一些爛片是勇士行為,那麼,我相信斗膽入場欣賞〈瘟泉〉,則絕對是一「烈士」所為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觀眾真會抱著看恐怖片心態入場觀看,就在場反應而言,實在(恥)笑聲不絕,銀幕上認認真真的「驚慄」場面,我已笑得喘氣了。本片的劇情簡單得過份,卻故弄玄虛得連基本故事都缺乏,大量製作粗糙,完全妄顧觀眾智慧的情節,比三色台的劇集更難頂。那些所謂的化妝、特技、音效,一一比電視式製作更差更假,看到末段還要來一幕又一幕「出人意表」的劇情,我差點笑得要拍掌了。其實,本片看了大約十五分鐘,聽見那些非常礙耳的配音,加上一眾演員比朗誦更平板的對話,在場已發出陣陣笑聲,我早已抱著欣賞喜劇的心態去看。所以,我會覺得,本片爛不爛,倒真見仁見智,但〈瘟泉〉肯定是本年度開得最開懷的一部電影,笑得要叫「救命」!

 

警告:下文含有大量電影重要內容。
但,其實也無關痛癢

 

片末還有幾節片段,是電影「最精彩」的片段,請觀眾留步。

 

加嘉與男友宏太到日本旅遊後神秘失蹤,其好友兼形象顧問衛凌便出往日本尋找真相,沒想到她在加嘉的旅館調查時,卻表示加嘉沒有入住過。衛凌在旅館中住下來,卻發現旅館的一干人等極不尋常,似乎暗藏秘密。旅館主人清水老太被神秘人襲擊重傷,而宏太亦行蹤不明,衛凌更成了連串案件的嫌疑犯...

要認真去拼湊出〈瘟泉〉這個故事,真的有點難。我懷疑,如今看到的版本,並非電影的最初構思,而是劇本經過無數改動,才變成今天這個「九唔搭八」的模樣。電影的故事說穿了其實非常簡單,我相信要平鋪直敘解釋的話,十五分鐘已能說完。因為,本片的劇本簡單得離奇,一眾角色零交流,全在各自各演戲。角色非但毫無性格,更是連出場的作用都缺乏,就如旅館內的一眾員工,到底有何存在價值?故弄玄虛鋪敘一番後,刻意營造一些全不「驚嚇」的場面,又完全沒有下文交代。或許這樣說,在這個無聊的故事中,這些角色的副線若要強行交代,也實在很難安插甚麼地方給他們發展。

不過,若然換個角度去看,〈瘟泉〉不失為一部充滿高密度笑位的喜劇。

打從片初兩女之間的對話,已覺本片連描寫角色性格都是多麼的蒼白。我不明白電影中的衛凌分明能用國語溝通,何以要被配上那個水準比亞視更低劣的廣東話對白?當看到兩女那一段段扮感性的對白時,已心中在笑。後來,兩女那仿似懸疑的Whatsapp對話也令人不明所以,生安白造一個藉口讓故事跑到日本已令觀眾汗顏,更有趣的是,一個明明懂得日文、廣東話和國語的人,竟然要用上「兩文三語」去介紹作入題;隨後,女主角又突然能跟日本人對答如流!你可能天真地想,是否女主角暗藏殺機,刻意裝著不懂日語?到最後,原來她真的能聽能說日語!救命,這個時候已令觀眾傳來陣陣竊笑聲!除了女主角之外,全片的所有演員均有「隱藏語言」的怪病,日本人和華人可以各自用自己語言而對答而流,最爆笑的是華人相遇時竟然要互相介紹自己國藉,而驚訝對方能操國語!那種言談之間的尷尬已令我難以忍笑,成功製造了一種極強的喜劇效果!此舉仿如片長不足,強行以脫離現實的對白去拖長電影,效果之低手不禁令我想起小學作文時,字數不足而胡亂加字去充撐字數般。
語言上之突兀,已率先令笑彈在片中盡情發放。片中另一難以忍笑的地方,更在於對白的生硬。我不知道這是電影的後期配音效果,還是劇本先天上的毛病?角色之間的對白竟仿如朗誦式一樣,繼續嚴重脫離現實,更非是人與人之間正常交談能說之言。女主角多次的自言自語,「心靈感應」下突然發現之「線索」,盡皆由女主角的獨白說出,對白之兒戲離奇,近乎達到動畫片中流行的「可惡呀」「激氣呀」般肉麻。值得一提是,片中的警員一角,查案過程之隨心所欲,已叫人驚嘆其智慧可與女主角的「心靈感應」所媲美,更難得的是他所說之言近乎句句金句,尤其是他面對女主角被「性騷擾」後的說話,以及他面對愛人逝世時的反應,絕對令我笑破肚皮,當可堪稱近期最好笑的對白!

語言和文法上的弊病,若然故事的水準較高,電影再差也勉強能夠原諒,但正如前文所述,〈瘟泉〉故事之簡單,實在難以支撐一部電影。於是,本片便要裝神弄鬼去搞很多「騎呢」的場面來「製造驚嚇」,到了終極解謎的高潮戲,更爆發最強的喜劇效果,實是笑聲震天。
〈瘟泉〉的主線看似是女主角去日本尋找失蹤朋友,旅館內各人的關係「似乎」千絲萬縷,非常複雜。各人均有著自己的問題和秘密,甚至連女主角自身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仿佛能生出更多的支線來。可是,劇本鋪排了各段副線,除了主線之外卻零交代,於是便衍生了很多突兀無謂的情節來。

片中的幾位角色關係卻混亂之極,在劇情缺乏邏輯下,便出現了大量鬧劇式笑位
前文提及過警員的一段感情線,當然是電影的一大笑點,我覺得片中最可笑的情節,還在於旅館一家人的「恩怨情仇」。我不明白何以旅館中只有幾個角色已搞得 「七國咁亂」,老太突然變植物人的原因、設計及用意,已「騎呢」得不想多談,只是每回眼見老太的「眼球演技法」,再加上植物人還寫得一手好字,我已笑個不停。旅館內的各人似乎與老太皆有不明所以的關係,當中以老僕和少主的關係最為「震撼」。
因著這些奇詭的關係,片中一場「奔喪」又遇上警員查案的情節,少主突然要「大開殺誡」又慌張逃去「失蹤」,混亂之時男主角屍體面上的布塊不知何故突然掉下而露「駭人」死相,而女主角又會突然跌到在屍體旁而嚇一驚,而同場的警員面對這困局竟又不知所措!天呀!這個苦心鋪排的驚嚇...對不起,是笑位,是來得多麼可笑!這真是一場荒謬之鬧劇,而喜劇效果竟是何等爆笑!也許我躲在戲院的一角,應該要交足戲給一點驚嚇的叫聲,但不止我,連在場的觀眾看到此情此景都失笑,這不經意流露的喜劇感,實在遠勝於恐怖感千百倍!

 

我不明白何以劇本要漫長地安排一些「肉彈」美少女穿比堅尼浸溫泉,更要命的是這漫長的情節竟只為鋪排一個鏡頭
此外,〈瘟泉〉為求遷就內地市場,當然不能有鬼,便用上了甚麼「心靈感應」的橋段去解釋一切。這些煞有介事的恐怖場面,每每用上突然高八度的聲響,務求達到「失驚無神嚇你一驚」之效。可是,當主角每當開門、轉身,甚至坐下都充滿「音響效果」時,非但完全嚇不到觀眾,反覺非常可笑。未知是否內地的尺度問題還是甚麼原因?本片連最基本的流血特技都非常假,仿如乏錢製造相關效果。片中的大部份角色均會無故死去,而兇手又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安然離去,先別管何解他們會無故死去,這非重點,最有趣的是角色每每只像割傷已會離奇死去,而他們臨死前竟然滴血不見。也許創作人還想給觀眾看一點血,末段角色胸膛中槍身亡時,身上中槍的位置只有幾滴血,偏偏手臂卻充滿鮮血,難道這是血液倒流?
因應電影不能有鬼,所以〈瘟泉〉也安排了一個非常「合理」的原因去解釋一切。你別管片中的真正兇手何時出現過,驚呼「吓?咁都得?」是合情合理的。總之,他在緊張關頭突然出場「自爆」一切謎團,當然,在解釋一切完畢後,時間計算準確,沒有多一分一秒便給警員射殺。我難以想像編劇怎能想到這突兀的收結,使在場的觀眾早已在笑聲中夾雜媽聲。當大家誤以為已看過了人生中最爛及最爆笑的結局之一時,電影還語不驚人死不休,安排另一個更詭異離奇的收筆,那才是精華所在!我再次大呼「救命」,那時候早已笑得滿是淚水,這部〈瘟泉〉真快要把我笑死了!

 

是你了!李燦森!新一代喜劇片王!
要達到強烈的喜劇效果,單靠那離奇的劇本設定還不足夠,這當然更要有演員的相關「配合」才能成事。女主角鍾麗緹老態盡現,便要靠過火的濃妝艷抹去修飾,已是極為重口味的設計。最要命的是,全片仿效日本恐怖片的鏡頭,往往以眾焦女主角大頭去營造壓迫感。偏偏鍾麗緹的過火演出也像其化妝一樣,全程只懂睜大雙眼、目瞪口呆,單靠一個驚樣便撐足全場。她要在查案過程中扮緊張,又要在不恐怖的場面中扮驚,感覺是「扮」而多於「演」,在那礙耳的配音底下,更令她的演出充滿喜劇感。至於另一「出色」的「喜劇演員」就要數李燦森,他甫出場那生硬的日語對白已令人轟笑,更要命的是他每次出場均以朗誦形式,毫無起伏地說出那些生硬的對白,令他近乎成了片中「金句王」,每次出場定必引起笑聲。片中演得較入神的,則是神樂坂惠所演的旅館少主,貫徹她在園子溫電影中一貫的瘋癲形象,在片中相當「入戲」,成了片中最投入的一員。

坦言,我很難說〈瘟泉〉是一部爛片,因為本片的確讓我渡過了充滿歡笑的個半小時。無疑,〈瘟泉〉的製作毫不認真,演員的演出非常生硬,就連對白都極其造作。劇情上完全不合邏輯、不連戲也算,最要命的是,那個非常「震撼」的結局,可真配合電影的英文片名 〈The Incredible Truth〉。可是,那麼「Incredible」的內容可真充滿喜劇效果,當全片的劇本已毫不完整,難以成一個故事時,所有的情節盡皆顯得仿如鬧劇一樣,令笑彈不斷發放,尤其是結局的收筆,更能堪稱一場喜劇高潮。
有時候,有些認真地扮緊張、扮恐怖、扮懸疑的電影,往往會因為畫面劇情不合邏輯仍扮認真,讓人看得失笑,就如去年的〈救參96小時2〉,我覺得也真有其存在價值。本片的調子其實蠻沉重,故事也悲劇色彩濃厚,我不禁失笑好像很無人性,但真恕我難以忍笑。我覺得,假若你抱著觀摩一部奇片,甚至是一部全不合邏輯,極度爆笑喜劇的心情入場欣賞〈瘟泉〉,它那毫無道理的故事、極度隨便的製作,反成了不絕的喜劇泉源,令人眼界大開,更是我近期看過最好笑的一部電影!
Rating:5/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