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亞洲電影節2015:屍憶

英文片名:The Bribe
11月1日 17:10 百老匯電影中心

 

好像很久沒看過台灣的恐怖片。這部《屍憶》更找來了日本恐怖大師一瀨隆重監製,入場前倒有一定期待。《屍憶》故事源自一個冥婚的習俗,繼而說一個帶點出人意表的恐怖故事。在日本監製的手筆下,全片甚有東瀛鬼魅的恐怖感,對於「嚇大」的港人來說,欲求刺激、驚呼狂叫可能會失望,但片中所營造的恐怖氣氛實不失禮,尤其是開場首二十分鐘,觀眾完全不知發生甚麼事已先「鬼聲鬼氣」時,也是一個不俗的入題手法。可是,全片為求一個出人意表結局,故弄玄虛達逾半部電影,初看或有效果,搞得太多也令觀眾覺得煩厭。結局出人意表的一刻確實令人嘩然,但創作人似乎太執著於設計一個「出人意表」的結局,完全妄顧了劇情發展的邏輯與合理性。兩條主線融合的一刻已令全場發出陣陣恥笑聲,角色遇鬼的確原因更叫不少觀眾粗口橫飛。全片縱有不俗的恐怖氣氛,而結局的轉折也頗為精彩,只是劇情解釋得不倫不類,仿為「趕收工」胡亂堆砌,讓電影險走向爛尾邊緣。

 

電視台監製承皓正準備與未婚妻結婚,卻因電視台新播一個關於冥婚的電視節目而令他心力交瘁,甚至經常看見異像。起初,他誤以為只是太投入電視節目所致,沒想到這些異像竟漸漸牽涉到他與妻子的生命安全...與此同時,中學生茵茵向來平平安安,近來卻經常看見靈異之物,甚至突然被鬼上身。她愈想逃避它們,卻發現他們咄咄逼人,似乎要她完全一個未了的心願...

 

找來了《午夜凶鈴》的監製一瀨隆重監製此片,單論恐怖場面確實水準不弱。本片採取一種神秘懸疑的入題方式,兩個看似毫無關係的副線同時發展,甫開場觀眾還未搞清發生甚麼事時已先嚇一驚。當觀眾「領教」了開場時的氣氛後,隨後那二十分鐘鬼影棟棟的畫面,即使沒鬼也會疑神疑鬼,獨論氣氛的話,這縱不至於令人「嚇破膽」,確實也水準不俗。故事發展下去,整部電影都充斥著一種日式恐怖電影的濃烈風格,有部份評論可能會認為似曾相識,我卻覺得問題還不致太大,乃至末段解謎那驚心動魄的一刻,也能製造得出人意表之效。

 

這種故弄玄虛的手法,於頭二十分鐘偶一為之尚無問題,隨後幾乎整部電影都充斥著這種手法,直教電影看了逾半時間仍未入題,就已令人看得不耐煩。劇情過份故弄玄虛、不斷製造假象去誤導觀眾、設計一些預料得到的驚嚇位,已讓在場觀眾發出陣陣恥笑聲,甚至令我有一刻懷疑自己在看內地那些「沒鬼的鬼片」。

礙於劇本過份著重那個「出人意表」的結局,乃至末段根本沒有時間去讓觀眾思考,又或要趕急收場,揭露那個驚人結局,許多重要情節都來得草草了事。像男主角的「身世」、少女遇鬼的真正原因,全均透三言兩語白便解釋一切,已令在場笑聲滿載,真是「咁都得?」。最後,不難想像男主角會作出種種反智的行為,亦讓觀眾看得粗口橫飛。我得同意,結局的真相確實出人意表,而那個鋪排方式也製造了一個不俗的高潮位,但礙於前段鋪排的情節過份刻意突兀,令電影出現了傳統的「Flashback式」解謎時,又再次讓觀眾發出陣陣竊笑聲。用這個理由來連貫兩條支線,也太牽強了吧?

 

 

因此,打著恐怖片旗號心態入場,《屍憶》倒還不會令觀眾感到失望,片中的恐怖場面縱未達驚聲尖叫的地步,畫面上確能製造得不俗的驚慄氣氛,而結局的轉折也能收出人意表之效。只是,全片過於執著去讓觀眾「嘩然」,幾乎用了一整部電影只為鋪排那個結局,導致出現了許多誤導觀眾、多此一舉的情節與支線。末段一個牽強的理由去湊合兩段支線、揭露角色的「身世」更讓觀眾看得粗口橫飛兼恥笑不絕。即使結局「扭」得再震撼也好,亦只屬曇花一現,白白浪費了一個「冥婚」的靈異故事。

Rating:2.5/ 5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