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一章:步步為營 (Final)

穿過茂密的樹林後,我仍不見她的蹤影,觀乎剛才走過的路,似乎也沒有甚麼分岔路,她準是向這個方向走吧?或許她在甚麼地方等著我?

「Where are you?」

沒有回應。

「Youuuuuuuuuuuuu…」我的聲音空洞地環迴著,離開樹林後,眼前竟是一個大山谷,腳下是無盡深淵。

Shit.

眼前沒有路走。

我怕的並非先前沒有路走,而是我肯定剛才沒有路過此地。我回頭看看地面,隨了我剛走過來的腳印外,地上並無任何人的腳印。

眼前的景色與剛才有異,兩座高山所形成的峽谷非常壯觀,但此刻我沒有心情拍照或注足太久,我知道,自己走錯了路,更可能,愈走愈遠。

我馬上沿著原路回頭走進樹林,繼續大喊:「Hello?Are you here?」這還是沒有任何人回覆,我從生怕那德國女孩有甚麼意外,到開始怕自己會有意外,被困此深山中。我心念電轉,不斷告訴自己,冷靜,冷靜,冷靜。

翻過了樹林後,我看到的竟非與德國女生分別時的斜坡,而是另一片懸崖。當然,這裡我也沒有經過,也別妄想會見到那「200米」座標。

糟了。

那刻,我心頭狂跳,也緊張得手腳冰冷。

冷靜。我再次告訴自己。

我從背包拿出瓶裝水,喝一口希望平伏心情,卻感到水瓶很輕,我看看裡面,竟剩下一口水,他媽的。糧水已盡,我不知道自己要被困這裡多久,我吞吞口水以解渴。

我打開電話,沒有信號。

突然,一鼓悲觀情緒侵襲腦海。我不期想到,我會否得在此待上一夜?有限的水源、沒有糧食、晚上氣溫急降至零度以下,我能捱得過來嗎?除了跟Jo透露過想來St. Mary Peak外,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在此,但我也沒告訴過Jo,今天會來登高,更沒有在Information Center記錄。公園內有近十條登山徑,若我失蹤了,有人知道我在哪嗎?

我又想起了家人、想起了剛剛才跟我重新聯絡的晴晴,難道我對她表白心意後,我將從此跟她永別?

「喂,有興趣找天去騎單車嗎?」這個約定還未成真呀!

「Hee… 你收皮啦!」晴晴的可愛臉龐劃過我的腦海。

前兩天,我們才重新聯絡上...我不想...我不想就忘永別!

不可以...不可以...

晴晴...我一定要再見到晴晴!

我看看手錶,我在這片樹林已兜轉了超過半小時。半小時的路可走得很遠了,到底我是走得愈近登山徑,或是愈走愈遠到其他不毛之地?

我對著山谷,用盡最大的力氣大叫:「Help!!!」我想起剛才遇到的兩夫婦,他們若回頭下山,或會聽見我的求救:「Someone please? I am here! Please HELP!!!」

我多期待會有一聲回應:「Where are you?」

「Helpppppppppppppppp…」沒止息的聲音在山谷內迴旋著,仿在諷刺著我。我只聽見自己的聲音,這蠻荒世界只剩下我獨個了,我感到快要哭出來。

怎麼辦?

冷靜!

不!別再讓「人生走馬燈」控制你的思想,我不要再看到這些人生片段,要再見晴晴,一定要振作!為了晴晴,不可再被悲觀情緒控制自己!這刻,沒有人可以幫你了,得靠自己。

我知道自己不可再胡亂走進那片樹林內,畢竟那兒沒有人走過,也沒有腳印可依循,更處處盡是一樣景色。沒有計劃走進去肯定會再次迷路,愈走愈遠。

我回想剛才在樹林中走過的路,有沒有拐錯哪個彎、轉錯甚麼方向,走不出登山徑,至少也得回到那片斜坡。起碼,那片斜坡的地貌跟登山徑相近,理應沒走得太遠。

對!指南針!我沿著山脊一直往西北方向走便爬到山頂,往東南方走便成!

我差不多把整個背包翻遍後,始想起,他媽的!指南針留在行李箱內!誰會想到竟有天要用上指南針?

他媽的!我在哪?天呀,我在哪!

時間已近三點,我感到太陽開始下山,我一定要在天黑前離開。

太陽下山...太陽往西方落去下...

對了!沿著太陽反方向走!我竟要用上這古老的方法!雖然我不知道會否走到了另一個懸崖,最少有個希望可給我一試。地圖所示的St. Mary Peak是尖尖的一座山,並非一個大平原,沿著同一個方向走,準會回到登山徑上,我猜。

我沒有一刻猶豫,太陽正在我後方照著,我走到樹林旁的一處草叢,翻開那些沒人碰過的草根、踢開腳下的大石,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冷靜。

晴晴。

我累了,但,一定要冷靜。

「喂!別放棄呀!加油呀!」

腦海裡,晴晴的聲音這樣說,我開始出現幻覺吧?

眼前又是另一片樹林。相信自己。作出這決定就要闖進去。我連爬帶跑地走進樹林,陽光在樹葉中射進,如在我背後「打燈」引領著我。我從沒想過,陽光竟會是我的救星。劃過樹枝所發出的「索索」聲,告知我這世上還未至於一片死寂,這些隨時從沒見過人類的植物,正鼓勵著我。

眼前景物好像也沒有看過,但剛才走了那麼遠的路,或許我正從另一方走回登山路吧?我安慰自己,希望這決定沒有做錯。

翻過樹林後又是另一處石崖,這石崖並非往上攀,而是往下走。

我激動得大叫一聲「呀!」,對了,我起碼猜對了一半,這個方向是對的。

我沿著大石逐步往下走,情急之下也顧不了安全,走得太快;身旁不時有碎石「啪嘞啪嘞」地掉下來,我已沒有理會,沿著大石繼續走。即使這段路已讓雙手插滿了木刺,又被樹枝割得流血,我仍無暇理會。

越過一塊大石後,路況突然變得清晰了,是一條很明顯的路。

這裡...我走過嗎?

我跳下大石,竟是一分岔路,我沒多一秒時間去想,選了往下的方向。

陽光漸暗,太陽差不多下山了,沒有這點光,我連引路的希望都快沒了。

我沿路不斷走,突然看見遠遠的石上有一藍色的東西。

那是一個,箭嘴。我登山時,一次又一次看見的箭咀,是行山人士為後人留下的路標。

走對了!

大抵,剛才的「分岔路」,就是我從錯路走回對路的位置!

我興奮得淚水不禁落下,我從沒想過這小小的箭咀竟會令我激動至此。走對了!我軟攤在地上稍作休息,抹去手上的血水。

這段時候,我又想起了晴晴。路途上不斷支撐我走下去的,原來是那位我努力放下、強行要忘記的晴晴,我禁不住發了一句短訊給她。我只想,跟她說話。不過,短訊發不了,現在還沒有信號。即使我走對了路,我還被於深山之中。再一次,我深知道,生死關頭想起的人,正是你最愛最愛的人,口裡說著要忘記,內心深處的某角,她仍佔據了某個位置。在重要關頭,那些回憶會再次跑出來,確很痛苦,卻成了你的救星。

我的危機還沒有解決,甚至是挑戰的真正開始。

我看到前方有那「200米」標示,指著下山的方向:「5km」。

我沒有特別興奮。可能,緊張過度,我已沒有力氣去興奮。

一方面,我為自己走對了路而暗喜,另一方面卻知道那是另一難關。

5公里於平路上可能都需要走近兩個小時,我卻在深山中,還得有機會中途再次迷路。

我相信,剛才遇到的兩夫婦已經回頭,這個時候也應沒誰會再登山,餘下整段路程,將只有自己一人。

當然,這也不是問題。

最大的敵人是,日落。

在這裡生活了大半個月的經驗,我看著陽光漸暗的姿態,我知道,一小時內,這裡將會伸手不見五指。

我肯定自己日落前一定不可能回到住處了。至少,在有日光時,我要離開這段難走的石坡,翻過那高高的懸崖,日落前,我一定要回到那段平路。

一定要。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