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五章:重遇最愛 (下)

10313060_628172323924059_4628874835611047989_n
那一刻,我卻沒有取笑她之意:「不如,找天你請假我們一起去吧!反正我在澳洲...好嗎?」

 

晴晴避過我的眼神,她咬咬唇,略有所思地說:「有點難,不過...看看吧!」

 

我明知這是一個禮貌的推辭,卻仍說服自己這個沒有約定的旅程有可能發生:「好!到時候...再問你吧!」

 

「好...吃完了嗎?我們不如出發了。」晴晴轉換話題,把這場帶點尷尬的對話化解。

 

飯後,我帶晴晴到離市中心有點距離的Brighton Beach,那個沙灘上有很多彩色小屋,形成了一幅很漂亮的圖案,也是Melbourne其中一個地標式海灘,我相信晴晴一定會喜歡的。

 

這次沒有帶錯晴晴來Brighton Beach吧?看著晴晴不斷按著相機的快門,展露毫無修飾的自然笑容,我相信她真心喜歡這個地方。

 

「這裡真好呀!平常飛到別的Port,我一定不會走到那麼遠的地方。」晴晴說。

 

「我知道呀,所以我才帶你來,市中心你一定常有機會去,帶你來這裡沒有介紹錯吧?」

 

「嗯...」晴晴裝著苦思一會,續說:「這次真的沒有。」

 

「所以這才要帶你來,免得你一個人被姦十次,你知道你有多『索』啦?」

 

「妖!」

 

其實後半句是我的心底話。

 

我們在海邊慢慢散步,你一言我一語地胡扯著,在這氣氛下,有些說話我很想說,但我又生怕破壞了這愉快感覺。這是我期待已久的重聚,難得我們能夠全無尷尬地溝通,我不想因一時衝動而令這一切成為遺憾。走著走著,我們在其中一家小屋前坐下來。今天自見面後,我們不斷說話說了近五小時,開始有點累了,大家終於靜了下來,好好享受這裡的悠閒。

 

「好舒服呀!」晴晴打破沉默。

 

「喜歡就好了。」

 

沙灘上有一群模特兒在拍廣告,亦有一群小孩在玩球,傳來「嘻嘻哈哈」的聲音。晴晴看著他們說:「你看,他們多寫意,就連工作也看似很簡單。假如我可以經常在這裡面對大海,看看書就好了。」

 

「那時候,你就會覺得悶了。」我沒有挖苦晴晴,只是深知晴晴的性格。

 

「可能也是吧?唉,其實我可能不會『落地』了。我蠻喜歡這份工作。但是,我又覺得空姐不能一世長做。」

 

「其實,我覺得你喜歡就行了,你知道嗎?你們這一行,是我們大學同學中最開心的一群了。」

 

「大家各有苦衷吧?不過,我也得同意這份工作過得很好。」

 

「乘著你還有青春年華,喜歡就繼續做,反正人工高福利好,以你才能和姿質,要轉行應該不難的。」

 

「唉,我也不知道。」

 

「別想太多了,到時候再算。」

 

我承認我確有點私心,當晴晴一日還在做空姐,我知道要追求晴晴亦是難比登天。當我想找她時,永不知道她身在何方,亦生怕連傳一通Whatsapp都會吵醒她。有時候,她沒有接聽我的電話,我不知道她是身處外地,還是不接我的電話,即使接了電話,也仿佛沒精打采,我要追求她實在難度倍增。還有,她見識廣博,應該追求者會從尖沙咀排到去太子吧?甚麼時候才到我...而且,晴晴當上空姐後仿佛經常生病,大抵是作息不定時,又經常天氣轉變吧?有時候,我看見她生病都很心痛。當然,她做得開心就好了。

 

「也是的。」晴晴拿起相機,「看過來吧!」她快速按下快門,突然偷拍了我一張照片。

 

「幹嗎?」

 

「嘻...沒事。」晴晴看著相機屏幕奸笑。「你站起來吧!」我不明所以地站了起來,她續說:「往後一點站!」我隨即向後踏了兩步,她又按下快門。我跟她要求,不斷向前向後走來走去,她奸笑一下:「玩夠了,好了,幫我拍!」

 

「你用我來試位。」

 

「當然了!快點啦。」晴晴俏皮地說。

 

我接過相機,幫晴晴拍著那些造作得來,又自然流露的動作,在屏幕中看著這個我心儀已久的女生所展露的美態,不禁令我心動了。

 

「最漂亮是你了。」我給晴晴遞回相機。

 

「當然啦!」晴晴展示勝利微笑。

 

「我說說而已,漂亮原因,是攝影師功架罷了!」

 

「哼!」晴晴冷冷地拋下一句,她隨即示意我靠近站一點,「我們來自拍吧!」

 

我沒想到晴晴會突然提出這個要求,一個我正準備說出口的要求,我當然願意。我和晴晴的面頰靠得很近,仿佛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和氣息,使我心頭狂跳。近距離看見她那長長的假睫毛,我突然很想吻下去。拍了幾張照片後,晴晴說:「唉,我樣子很『殘』呀!」

 

「還好呀!」我說。

 

「又是攝影師所為嗎?你別忘記這次是我做攝影師。」

 

「那...是你真的很漂亮嗎!」

 

「車!」

 

我是說真的。

 

「對了,拿你的電話來看看?」我把電話遞給晴晴,她開了我的相機功能說:「嘩!鏡頭很清!還有3D,拿來追女生一流了。」晴晴興奮地胡亂拍著。

 

我心忖,我現在算在追求你嗎?

 

晴晴伸出手,把我的電話遞到面前:「試試看!」在前置鏡頭中,我看著我跟晴晴在鏡頭前擺上同一的笑容,我覺得,其實自己跟她也挺匹配呢,心想,假如我跟她是情侶關係,這一刻一定很甜蜜。

 

「不如找別人幫我們拍照吧!」我提出這建議。

 

我找了一對情侶替我們拍照,我鼓起勇氣,伸出手搭著晴晴的肩膀。我不知道那刻晴晴內心在想甚麼,至少她完全沒有閃避之意,那對情侶非常專業,不斷左拍右拍,拍了幾張照片才把相機還給我。我很感謝這對情侶,我多麼希望他們可以拍得愈久愈好,我永遠不用放手就更好。

 

往後,我曾打算把這張照片當作桌面背景,最終也作罷。

 

「這個下午很開心呀!沒想到我們竟在沙灘上玩了三小時!」晴晴說。

 

「我也沒想過,不過,你喜歡就好了。」

 

「你來了多少次Brighton Beach?」

 

「第三次了。」

 

「你早點說吧!我們應該去一些大家都未去過的地方!你離開才說。」

 

「沒關係吧!你喜歡就好,跟你一起,去甚麼地方也可以的。」我衝口而出。晴晴好像意會不來:「我明白真會無聊的,我去了巴黎鐵塔很多次,每次跟不同的人去,卻每次都要在同一角度,拍著同一堆照片,我還要裝著很開心的樣子,其實超無聊的。」

 

「我沒有裝開心呀!這個下午,我真的玩得很開心。」我認真地回答。

 

「喔!」晴晴滾動眼睛,是想到甚麼意思嗎?她微笑道:「那就好。」

 

不經不覺,我們來到旅程最後一站,St. Kilda。我很想留住這一天永遠不會完,但地球始終不會因為我的渴求而停下,太陽終歸要休息,到St. Kilda看日落,也成為我行程目的之一。距離日落還有一點時間,我帶著晴晴在St. Kilda一帶閒逛。初到Melbourne時我曾在這一帶找過工作,覺得氣氛很好,與Melbourne市中心相比,就是另一番異鄉情懷。我跟晴晴在附近一帶拍照及閒逛,在Luna Park前拍著晴晴口中遊人必備的動作。正所謂「人夾人緣」,去旅行最能看清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即使只有一天,也可感受到兩個人是否合拍。我跟晴晴今天實在玩得很開心,也全無爭執或意見分歧。回想起過去的相處,我們也是一樣吧?到底晴晴感覺得到嗎?還是我的一廂情願?這一天,可能是我近幾年最開心的一天吧?假若有天能跟晴晴兩個人去一趟真正的旅行,一定是人生中最愉快的事了。

 

最後,我們在St. Kilda海灘上的其中一個小碼頭坐了下來,面對夕陽,大家繼續無所不談地閒聊,我看著晴晴那令我陶醉的面孔,這一刻我很想跟她表白。但是,這真的是合適時候嗎?

 

「我在飛機上看了那部,甚麼甚麼錄像的恐怖片第三集,真的不知所謂,完全莫名其妙!你還說好看,害我跟朋友浪費了個半小時在看這爛片。」在我認真地想著這難為情的問題時,晴晴繼續說著無聊的話題,似乎晴晴不斷有緊貼我的Facebook動向,我也是高興的。

 

「我哪有說過好看,我只說第一集好看,隨後的兩集愈拍愈爛!」

 

「哈哈,對嗎?」晴晴尷尬地笑,「是我記錯了。」

 

「第一集你別看了,真的挺恐怖,免得你獨個兒在酒店大床上嚇得要命。」

 

「我知道呀,我被你說得不敢看了。」

 

「泰國那部《陰傭花園》也真的夠爛了。」我想起晴晴曾在Facebook上臭罵這電影。

 

「頂!你知道嗎?我是入戲院看的!」

 

「我知道,我也是,哈哈!」

 

「但是,近期有一部關於小孩的恐怖片就真的超好看,你都有推薦呢!」

 

「《兒凶》?」恐怖片永遠是我跟晴晴的最佳話題。

 

「對呀!那部真的極好看...對了,近期還有甚麼電影呢?你離開前看了《那些年》嗎?」

 

「有呀,上映時我還未離開,我看了兩次。」

 

「哈...好誇張。」晴晴似乎想到了甚麼。

 

「我看得有共鳴嗎!」

 

你知道,我邊看邊想起你嗎?我曾以為我要在你婚禮上才能再見你了。

 

「應該是男生才會有共鳴,我覺得一般啦!」

 

「身同感受,當然有共鳴。」我語帶相關地說。

 

「可能吧...對了,你有甚麼艷遇嗎?隻身來到澳洲,乾柴烈火,總會有些甚麼艷遇吧?鬼妹呢?」晴晴奸笑,突然轉話題。

 

「沒有啦!」

 

「真的沒有?」

 

「我來了才一個多月!」我心內只有你,怎會有艷遇?

 

「車!沒用。」晴晴別過臉。

 

「那麼...你呢?有追求者嗎?」我乘勢而問。

 

「沒有呀,我對公司的男生沒興趣。」晴晴輕描淡寫。

 

「那就好。」

 

晴晴沒有回覆我的話,大家靜靜地繼續看著那美麗的夕陽晚霞。往後,我在澳洲每次看夕陽,都會想起這一天。假如,那一刻我把話說了出口,這一切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待時間夠了,我們便去看企鵝上岸。在St. Kilda最長的碼頭盡處,有一處沒有太多人知道的地方,可以看最自然的企鵝上岸,而無用付百多元到Phillip Island看企鵝。企鵝每天會於日落時上岸,給剛出生的小企鵝餵食,成了當地一大奇觀。在那兒會有志願團體守候,替遊人講解。

 

不出所料,晴晴到處追著小企鵝看,顯得很興奮。她對我大叫:「快過來看!這裡有一隻。嘩,很核突!」晴晴不忘如常地加句劣評。

 

「我覺得還可以,你看得太多動畫了。」

 

「真的很恐怖!看得我發抖了。」晴晴邊罵卻邊拍照。

 

「那麼我們吃晚餐吧!」我刻意拉她的衣袖。

 

「不...反正都來了,多看一回吧!」晴晴指著前方,「...哎唷,那邊有隻跑出來了。」

 

「口不對心。」

 

最後,我們待人潮開始散去才離開。

 

「唉,又說恐怖又要看。」我抱怨。

 

「牠們真的很嘔心!我沒有說錯呀!但這裡又真挺特別,可以推薦給其他Crew來。」

 

「你大小姐那麼高要求,我哪敢帶你去一些九流景點呢?免得又被你怨一整天。」

 

「車!但也算你安排得不錯...我們吃甚麼好?」

 

「你喜歡這甚麼?這裡各國餐廳都有,你想吃甚麼都可以。」

 

「你想吃中餐嗎?你應該很久沒吃了,我吃中餐都可以的。」

 

「怎麼突然變得善解人意了?」

 

「一向如是,呵呵。」

 

「這裡好像沒有中餐,我們隨便找間餐廳吧!」

 

「喂!你肯定?」晴晴拉一拉我,認真地說,「吃西餐很貴的,你天天捱麵包,卻要跟我這個『死港女』到餐廳吃?」

 

「沒關係吧!」難得可以跟你晚餐,花點錢又有何問題?

 

「我說真的,這裡很遊客區Feel,一定很貴。若你想省錢,我可以回市區吃快餐的。」晴晴堅持地說。

 

「一餐半餐,真的沒關係。跟你晚餐,貴一點都可以。」我又說得太曖昧了嗎?

 

「我真的沒問題呀!是你說的呀!別怪我呀!」晴晴瞪大眼睛指著我說。

 

「知道你富有了!走吧!」

 

聽著晴晴待我的設想和關心,其實我心裡很高興的。

 

最後,我們在一間Pizza店點了一個特大的Pizza餐,吃不夠一半二人已飽得要命。

 

我不想這一天就此完結,幸虧這一餐吃得太飽,我有藉口把時間拖長一點。

 

「你明天飛幾點?」我問晴晴。

 

「大約十二點吧!」

 

「可以再散步嗎?很飽呢...要去賭場和河邊逛逛嗎?那裡有「噴火」表演看,賭場又有五塊錢派。」

 

「好呀!」

 

我和晴晴坐電車回到市區,沿著Yarra River兩岸逛,然後帶她到Crown賭場走了一圈,看了那無厘頭的「噴火」表演。我努力地拖延時間,延長與晴晴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但時近凌晨,我開始想不到有甚麼地方可以去,也不好意思要晴晴太夜回酒店。

 

Crown賭場的那個「噴火」表演其實很無聊,我曾被Urban Central的職員騙我那是一場Firework show,原來只是”Fire”,有幾條煙囪狀的物體,不斷有火舌噴出來的表演。我當然知道晴晴不會喜歡,卻想看看她有甚麼反應。晴晴一邊罵我帶她來看這奇怪的表演,卻一邊裝著投入地跟遊人發出「嘩嘩」聲。我看著她那誇張的表情,我覺得很可愛。

 

「這真的超『好看』啦!」晴晴加強語氣說出「好看」二字,並說:「我一定會介紹給其他Crew,這表演一定要看,超好看呀!」晴晴說得手舞足蹈。

 

「你很賤!」我笑說。

 

「哈,不知道是誰騙我來看呢?是誰呢?是誰呢?」晴晴咄咄逼人地說。

 

「哈哈哈,就想看看你有甚麼感覺吧!」

 

晴晴睜了我一眼,看著自己剛拍的「噴火」短片:「你看,拍來多有氣勢,我相信真能騙到其他Crew!嘿嘿。」

 

「你可試試看。」我感到這一天快要完結,突然很不捨得,不懂如何回應。我跟晴晴沿著Yarra River走向電車站,看到河兩岸的夜景,覺得很寧靜很舒服,說:「我很喜歡夜裡在這散步。」

 

「這裡一般啦!你明天要去Sydney嗎?喜歡夜景去Darling Harbor吧,你一定會喜歡。」晴晴說。

 

「我也有聽說那地方。」

 

前往Sydney的決定來得太倉促,我對當地也沒有甚麼概念。況且我旅遊往往是到達才算,並沒有刻意甚麼計劃。不過,這個名字經由晴晴的口中說出,那從此會在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Darling Harbor每當周末周日都有煙花表演,我看過其他Crew的照片很漂亮呀,可惜我每次飛都沒有碰上,很可惜。」

 

「你經常都會去,總有機會的。」

 

「很難說,我倒真很想看...」晴晴自言自語,她不斷翻看手機的照片,續說:「還有甚麼呢?丫!對了,還有Fish Market,不錯的。」

 

「Fish Market?」

 

「那是著名景點呀!你竟然沒有聽過。」

 

「我前兩天才決定去Sydney呀,對當地還是一無所知。不過,你介紹了,我一定會去的。」

 

「我介紹的怎會令你失望?呵呵!唏,差不多時候了,回去吧!」

 

這是我最不願意聽到的一句說話,我仍想盡辦法拖延每一分鐘,問她:「要走路回去嗎?」

 

「要多久?」

 

「大約半小時?」

 

「嗯...你會送我回酒店嗎?我不懂怎麼回去,哈哈哈!」晴晴傻笑。難道晴晴認為我會捨她而去?

 

「當然了。」我從沒想過自己先行離去,只想珍惜僅餘的每一秒鐘。

 

晴晴看看時間說:「那...不如坐車吧,有點夜了。」

 

「讓我想想。」我裝出一個苦惱的樣子:「其實走去電車站,跟走路回酒店的路程差不多。」我隨便作了一個謊話。

 

「還是坐車吧,我有點累了。」

 

「那...好吧!車站...在哪裡呢?」

 

「怎麼啦?你想走路?還是在拖延時間?」晴晴突然對我奸笑。

 

被揭穿了。

 

「不!沒關係,就坐車吧!丫,原來就像對面。」

 

晴晴給我報以一個微笑。我至今仍不知道,當日她是真正發現我在拖延時間,還是一時戲言?她那刻給我那個不明所以的淺笑,到底背後有何用意,足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那段十分鐘的電車路程,談不上長,也說不上短,我把握最後的機會,與晴晴談著聊不完的話題。這段路程我坐過無數次,沒想到原來快樂的時光下,會讓你誤以為只坐了十秒鐘的電車。

 

終於來到酒店的門前,再依依不捨也終需道別。我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再見晴晴,更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可以再見她。晴晴曾經從我生命中完全消失,卻又突然出現在我眼中,渡過了夢幻般的一天。我很怕從此以後,她會再次消失於我眼前。我從沒想過,跟自己心愛的人一起去旅行,原來是那麼開心滿足的事情。一天的回憶足教我一生回味,我甚至覺得,今天可能是人生中最開心的一天。我賭上了時間和金錢,來澳洲要忘記晴晴,今天之後,我知道自己的目標從此失敗。但是,我卻沒有後悔,再給我選擇一次,我仍然無悔有過這一天。無論我的目標徹底失敗也好,到最後會讓我再墮進傷痛煎熬也好,我知道自己這一天可能在「玩火」,我仍覺得值得的。

 

唯有青春,才可以因為愛情而作出瘋狂的行為,對嗎?

 

戀愛的確會讓人麻木,可能晴晴根本沒有甚麼意思,此刻我對她的感覺仍讓我胸口快要爆炸。人與人之間的緣份,跟一個人是否合心,隨時十五分鐘就能判斷。你很難明白何以有些人會有不盡的話題,有些人偏偏十五分鐘已相對無言,只能說是「緣」。像我跟晴晴共對了一天,大家的話題完全沒有停止,天南地北甚麼都可以談一回,我總覺得,我跟她之間總是有著一點甚麼緣份吧?即使來到酒店門前繼續聊天,我很想我們的話題不會中斷,要我站上通宵跟她聊天也願意。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我不知道那是否晴晴之職業訓練,看她那在言談間迷人的微笑,已快把我溶化。我開始發現自己焦點不清了。

 

這一刻,我很想跟她說一聲...

 

我愛你。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