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山奇遇記 Part 3:霧裡看花也是美】

當我心忖這災難一刻會否降臨,應否找個甚麼山邊位置躲避時,說時遲那時快,後方有人推著前面的人,令「骨牌效應」暫時停止,獲得一致掌聲。景區明顯支持不到如斯人流,還不斷放遊客內進;山上遊客離開不了,山下遊客又不斷湧進來,不單令各處人山人海,這些險要的環境、加上天氣惡劣下,缺乏人流管制措施,讓環境變得更危險。

 

小騷動過後,還得繼續努力登山。後山這段路比泰山的「十八盤」易走,但登泰山沒有背上太多行李、天色亦較佳,不像如今般累得筋疲力竭,幾乎每隔十分鐘便得小休一會。愈近山頂,霧便更強,即使你知道身邊滿是人,卻看不到附近的人,那才是極恐怖的感覺。我不斷調節呼吸,就是那時在澳洲遇到一切困難時,內心都得告訴自己:「You can do it!」別走太快,一步、一步的慢慢來,再痛苦都一定有達山頂的一刻!雨時大時小,我一手拿水、一手拿傘,既已全身濕透,我顧不了那麼多,關掉雨傘,任雨水吹打。

 

IMG_9529
撥開雲霧後,總算能一睹黃山的著名美景了
距離山頂還有約1公里,我終於找到個位置坐下來。剛好厚厚的雲層飄走,黃山著名的奇山與蒼松在雲海間若隱若現,即使非身在雲海之上,而是雲海之中,仍被這一片景色所迷倒。這些奇詭的地質環境,常被詩人墨客形容得如詩如畫,如今縱霧裡看花,仍能感受到山水畫中的景色;雖然天色不佳,總算能看到黃山的名勝。

 

當我準備吃三文治作午餐時,突然又下起傾盆大雨,幾乎每個人都正在吃午餐,突如其來的大雨誰能走避得及?大家叫了一聲,只得趕及把手上的食物盡快吃完。那些辛辛苦苦背上熱水上山沖泡杯麵的人更慘,自己的三文治早已完全沾濕,他們的杯麵相信已盛了一半雨水,如斯狼狽的情況下,大家幾乎吃得落荒而逃。

 

IMG_9535IMG_9537
難得內地真有一個「較有用」的路標,並非無厘頭式標語,辛辛苦苦終於來到最後500米,真想大叫一聲!
匆匆忙忙吃了一個不愉快的午餐繼續趕路,未知是否心理作用?抵達「第一個山頂」白鵝嶺前的最後700米,好像怎樣也走不完。我抬頭看著那條根本沒有盡頭的樓梯,心想,這哪止700米?那時的雨勢簡直是十號風球加上黑色暴雨的威力,樓梯又濕又滑,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咬緊牙關,走得雙腳也在發抖,回頭的人還不斷打擾你:「哪有700米,7公里啦!」我不斷告訴自己,別相信他們,700米快到達,堅持著!我控制著呼吸,嘗試不想渾身濕透的感覺,只維持著「嗄、呼、嗄、呼」的呼吸節奏,快到了、快到了。

 

IMG_9542
久歷了大半天的「人情人海」,白鵝嶺險峰上的這處「休息站」,又算得了甚麼?
雨勢太大,加上處處人擠人,這所謂的700米走了近半小時,終於看見眼前不再是樓梯,而是一處平台,我跟附近的人一同高聲呼叫,終於到了!我看見垃圾筒旁有一空位,顧不了有多髒,馬上把背包拋在地上、坐到石頭上,打開背了大半天的那「八寶粥」,管不了甚麼禮儀,簡直把之骨碌骨碌地喝下,內心就是有一把聲音告訴你:我要糖份!

 

幸好,這時天雨開始停下來,我不知自己在那邊坐了多久,繼續上路。

 

IMG_9548
置身迷霧之內,難得這段路人流較少,又是另一番感覺
我訂了位於光明頂附近的白雲賓館,那是看日出的最好地方,雖然看此時勢,要看到日出幾乎是沒可能的事情,以此能見度低於十米的環境,看到前方的梯級已萬幸了。經過了前方的路,從白雲嶺走到光明頂的那段路相對較輕鬆,只是積聚了一整天的疲憊,小休一會後完全發洩出來,這段路也走得蠻痛苦。

 

抵達高1,860米的光明頂那刻,我真感覺不到自己成功登頂,那邊能見度極低,我完全置身雲海之內,加上地面結冰,我得小心翼翼而走,生怕自己看不到前面有梯級。我沒在光明頂多停留,便沿指示下一段小山路到白雲賓館。看到「白雲賓館」四個大字的一刻,我興奮得不能自已,終於來到了!久經一整天的風吹雨打式挑戰,成功到達一刻,那成功感足讓那一切都值得!我馬上把身上東西全卸下,濕透了的衣服也換走,房間內的暖氣舒服得令我不願離開。

 

山頂的住宿超昂貴,我住這種十人房都達300多人民幣,單人房則最少一千了。同房是個東莞來的男生阿峰、一個美國男生John及一個揚州的爸爸。這賓館很奇怪地不讓男女混宿,因此John得與妻子分別、揚州爸爸亦得與家人分房。阿峰勇氣可加,從險要的前山攻頂,早上五點半在山腳出發、下午一時多才到達,他累得幾乎要暈倒,還提醒我如經前山下山,別低估難度;揚州爸爸與家人自駕到此,他們在後山沒有位置停車,得繞到在前山的停車場,再回到後山登頂,多花了超過三小時,一臉無奈;John與妻子到中國來個半年的渡蜜月之旅,這是他們的第一站。許多外國人都對中國文化有濃厚興趣,之前在九寨溝也遇過一對土耳其夫婦到中國渡蜜月,卻遇上了「十一」盛況,這對小夫妻更選了中國新年來此渡蜜月,相信也一生難忘了。

 

阿峰告訴我,他在微信上看到,前一天「初三」天色極佳,有多達50,000人登山,入夜後景區容納不了如此人流,接駁巴士無論怎延長服務,都難以容納如此客量,因此當局決定「封山」。山上住宿全滿、遊人又不能離開,結果超過5,000人滯留在景區內「唔上唔落」,更因而與保安發生爭執,情況一片混亂。John看到圖片後目瞪口呆,阿峰對他說:「Welcome to China!」John笑說:「Welcome to the mother fucking China! I mean, not the fucking one, but a mother fucking one. No offense. Damn it.」

 

我看著外頭滂沱大雨,一點也不擔心看不見日落和日出,看不到是肯定的了。我只擔心,上山容易落山難,如此惡劣天氣下山,才是最大的考驗。無論我回到白鵝嶺還是玉屏樓,甚至再遠一點的排雲亭乘吊車下山,還得走一段路才能到達。天雨路滑,上山已叫苦連天,下山的路才是真正挑戰。

 

旅遊專頁: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