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六章:迷失悉尼 (上)

10269506_631636970244261_3039310753597137038_n

「好了,我要走了,你...加油吧!」晴晴對我作出微笑。

 

「唉,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再見了。」我依依不捨。

 

「你才剛來澳洲,我們總有機會再見的。」

 

「希望啦!」

 

「好啦,我真的要回去了,你好好保重,小心點。」

 

「我會的了。」

 

就這樣嗎?

 

「下次我來澳洲再找你去玩吧!」

 

「好呀!」我為著這個約定而暗喜,「嗯...」有些說話,我話到嘴邊,卻硬生生把它吞回去,「那麼,再見了。」

 

「再見了。」晴晴給我一個可能是全世界最美麗的淺笑,轉身而去。

我看著晴晴的身影在酒店的扶手電梯漸行漸遠,目送她在我眼前消失才離開酒店,不禁黯然嘆息。我們真的有機會再見嗎?也許我太沒信心,生怕表白以後被拒,這麼美好的一天便會從此留有陰影,而且,我苦等多時才等到與晴晴重聚一天,突然說出這番話,會再次嚇怕她嗎?這麼,豈不是連往後能再見的機會都斷送?這個決定,應該沒有做錯吧?

 

走到街上,我已經很想念晴晴,便拿出手機來。

 

「Have a good time today! J」

 

「Hahahaha, thanks a lot :D」

 

「No need! Thanks too la, longing to see you already for a long time la」

 

「One year?」

 

「上次見係一月囉。」

 

「That long?!」

 

「Yes ar」

 

「Got the bus yet?」

 

晴晴乘機轉個話題,但我相信她並不知道,這十個月來我每天倒數,這一天的來臨,仿如隔世。

 

「其實頭先搭嘅唔係巴士,係電車黎,有路軌架」

 

「Hahahahahaha」

「Best of the day lol」

 

「你頭先話巴士我都估到你以為佢係巴士=.=」

 

「Hahahahaha」

「真相已大白」

「Hahahahahahahahahaha笑爆咀,我屈左佢成日」

「你真係唔知架?=.=」

 

「Real heart」

 

「冇見你咁耐你依然咁kai! XD」

 

「妖!我成舊雲」

「喂我上去訓喇,Thanks for the wonderful day ah :D」

 

「Thanks too! :D」

 

晴晴這句「Wonderful day」令我在電車內傻笑了很久。我當然知道Whatsapp的說話不能盡信,但晴晴的這句說話卻真令我樂上半天。

 

「Nice trip to Sydney tmr J Good night XD」

 

「Hope to meet you in other city!!! Good night!」

 

「Hahahaha, good night」

 

說易行難,即使晴晴叫我「Good night」我也「Good」不來。回到Urban Central時,室友已經關燈,我很想跟DJ、小菲、大姐,誰也好去分享這件事,卻醒覺她們已在出發往Fraser Island的途中。我沒心情理會有沒有工作,不願去想往後的前途,只想好好把愉快的這一天回味,任何悲觀情緒都阻不了我。我躺在床上久久都不能睡著,這一天和晴晴的一切一切,令我感到自己睡了也有甜蜜的笑容。

 

晴晴曾說過,她是一個很會裝開心的人,面對愛情和友情也很懂得去裝,那時我還說她很恐怖,她只奸笑而不語。這一刻,我想起晴晴這句話,是我唯一的恐懼。我覺得晴晴這一天也玩得很開心,她真心展露的笑容,是我大學時認識那個最簡單、最可愛的晴晴。我曾想過她當上了空姐後性格會否改變,可能她內心深處某個我看不見的地方有變過,但是,無論如何,她在我面前,仍是那個我最喜愛的晴晴。想到這裡,我覺得自己想太多了,我安慰自己。

 

我不知道未來會是怎樣,但是,這一刻,她仍是我最愛的晴晴。旁人可能笑我太天真,也許我自知自己在做甚麼。

 

第二天醒來,我給晴晴傳了個短訊。

 

「Can I have your address for sending postcard to you? J」

 

「Hahahaha I have Australia postcards laaaa」

「Save some money to eat bread la」

「Some place u dun have for sure」

「I won’t send you a bomb XD」

 

「Hahahaha, gotta go ttyl J」

 

即使在Melbourne,我去過很多美麗的地方,都想跟晴晴分享。我知道她很難有機會去這些地方,卻很想分享她每個地方的風和日麗、海天一色,很想告訴她我在每個地方的感受,僅此而已。晴晴是怕我騷擾她嗎?還是,她真的想幫我省錢?

 

這一天,我迷迷糊糊地想著晴晴,在Melbourne市中心繞來繞去,終於來到晚上。

 

獨個兒來到澳洲,也獨個兒在Melbourne認識了很多朋友,在異地建立了圈子,渡過了非常難忘的一個月,更可能是我人生最精彩的一個月了。沒想到這些友誼只能留在Melbourne,最後一天,我又回歸獨個兒上路。我來到了Southern Cross Station,登上了Greyhound的長途巴士,看著長途巴士站聚散的一幕幕場面,回想第一天來到澳洲的感覺。那時候,人生路不熟,在同一巴士站下車轉乘Skybus接駁巴士,拿著重重的行李,既是害怕,又是期待。那天的茫然,與今天逐漸熟識澳洲的生活相比,即使仍難知未來一年的路向,卻總算熟習了這裡的生活,起碼,我認識了一群好朋友,有甚麼問題,在澳洲總算能夠有人能傾訴。

 

我拿著裝有大姐留給我的調味料及幾盒罐頭的環保袋,想起了幾日前大家在公路邊壞車後,回到屋中所吃的「罐頭宴」,大家狼吞虎嚥,卻吃得津津有味,不禁懷念起來。

 

我給他們三人發了短訊,告知我上了巴士,準備離開Melbourne,同時亦向各位我在Melbourne認識、在Urban Central有過一面之緣的朋友發了短訊,很高興認識他們各位,但願有緣再見。我是真心希望可以再見的。然後,我移動到晴晴的名字,按了一下,才醒覺她應該在回港的機程中。我不經意按了她的Profile Picture,想起她總是酸溜溜。

 

在澳洲有很多家長途巴士公司通行各省,但以Greyhound這全球性的長途巴士為「一哥」,近乎遍佈澳洲各個鬼地方。當年我在美國實習時亦乘搭過這種長途巴士。其時整輛巴士均是黑人,巴士途中路過警崗,突然有幾名警員衝上車,把幾名沒有身份證明文件的乘客捉走,惹來車上一陣哄動。那一次的經驗,讓我對這種巴士心存陰影。沒想到,在澳洲卻是另一回事,從Melbourne到Sydney的巴士,大抵是條熱門的路線,車上坐滿了乘客,看其年紀及隨身的行李,大概逾半均是背包客。

 

我旁邊坐了一位德國的女生,她也是Working Holiday,像我一樣在Melbourne找工作找得心灰意冷,便往Sydney碰碰運氣,大家聊了一會,車子駛上了高速公路後便把燈調暗,我也準備睡覺了。

 

我是一個很會在巴士睡覺的人,沒想到一覺到天光才睡醒,被司機的「溫馨提示」吵醒,表示大家已進入了New South Wales,適時正值夏令時間,我們要把時間略作調整。

 

車子很快進入了Sydney的城市中,這裡人車爭路,高架天橋貫穿城市各地,與Melbourne熱鬧中帶點古樸相比,又是另一番味道。一直久聞Sydney的城市規劃很差很亂,我卻覺得作為一個大城市,新舊交融於摩天大廈之間,起碼比香港來得更有特色。就像車子進入了Central Station的總站,充滿古色古香味道,是香港甚麼古蹟都改建或亂拆一通也比不上的。

 

由於身上多了一袋調味料和罐頭,我一個背包、一個隨身袋、一個行李箱及一個環保袋在身,狼狽地在街上走著,行李近乎是半拉半拖登上了火車,再轉乘兩個站才到達我下榻的Backpacker,位於聲名狼藉紅燈區地帶King Cross附近的住處。走了近十五分鐘,終於到達位於King Cross區邊緣的Backpacker,又上又落又過馬路,真累得要命。我一定要好好克服,這將是我未來一年的生活。

 

Check-in後,我在Backpacker中吃了一頓提供的簡單早餐,然後再到超級市場購買更多的食材和調味料。回到Backpacker時剛好能夠進入房間,我需要分兩次來回,才能把沉甸甸的行李從那條又窄又斜的樓梯「抬」上,到達房間。為求省錢,我訂了一家十二人的房間。自問曾在內地甚至到印度旅遊時,也是租住這種多人合宿的Backpacker,再亂再髒都接受得來,理應問題不大。

 

沒想到,甫打開房門,我還未看到房間情況,已當場卻步。

 

撲門而來,是一陣強烈惡臭,一種混和汗味與酸臭味的味道,我很難想像置身其中能怎樣生活。踏進房間,只見周遭一片凌亂,地上佈滿衣物,我連一格階磚的空間都找不到,需要踏著別人的衣服進內。我睡的上層床鋪被放滿了不知名的東西,有衣服有球鞋,也有奇奇怪怪的盒子,我不管那些物品誰屬,紛紛把它搬到地上。我勉強用腳掃開了地上的雜物,才有空間給我放置行李箱。這是一個沒有儲物櫃的房間,行李箱便成了我唯一能鎖的「儲物櫃」,我要安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其時已近早上十一時,房間內還有很多人在睡覺,我沒有開燈,摸黑套上了床鋪和枕頭套,卻發現那張被子在漆黑中也見略帶發霉,馬上把它搬到一邊。折騰了近半小時,終於整理好這張我只住三天的床,我汗流浹背,才發現時值夏天,房間竟然連空調也沒有,只有一把風速微弱的風扇在轉動,加上房間全關上了窗簾,難怪空氣難以流通,有著怪怪的臭味。此時,我卻嗅不了那種異味,大抵已融入其中而不自知吧?

 

這是人住的地方嗎?

 

後來,我才發現澳洲的Backpacker,大多是我在全球住過最惡劣的居住環境,歸根究底這裡有著太多Working Holiday Backpacker。他們並非逗留一兩天便離開,他們要工作、起居飲食都在這狹窄的房間中,偏偏大部份外藉人士都不喜歡洗澡或整理個人物品,把之隨處亂放,加上衛生環境惡劣,便惹了很多床蟲之類的物體。再者,當每個人均覺得Backpacker有Housekeeping會清理房間時,自然把它弄得凌亂不堪。長居於此,日積月累,便成此「奇觀」,根本連Housekeeping都收拾不來。

 

我看看這房間,搖頭嘆息,迅速離開。

 

我選這Backpacker的原因是它在各大Backpacker網站的評分奇高,我不敢想像到底Sydney其他Backpacker的環境有多惡劣。因為時近聖誕,各間Backpacker都接近客滿,我難以在同一家逗留超過三天,於是,我暫定留一星期,卻要轉三家Backpacker。前路茫茫,我其實難知要在此逗留多久。

 

我首先到Common area發了一封電郵給Fraser Island的經理,採取「霸王硬上功」之態,裝作若無其事地向他表示如期出發:「As per request by your instruction to start the work on 12/12, I can travel to Fraser Island on 11/12 morning, and begins my work on 12/12. I hope this travel planning is fine, and I will wait for your further instruction for the pickup arrangement. Once again, sorry for my previous misleading email,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see you soon. Thanks a lot.」雖然我心有不甘,也不清楚我道歉用意何在,總之人離鄉賤,走投無路時,只要有個希望也要低頭認錯。

我到廚房準備煮飯,扭開水龍頭卻發現水質混濁得令我心底發毛,若我用來煮食也勉強可以,用作飲用卻恕我接受不來。於是,午餐後,我便去超市買了一瓶Sparkling Water大口地喝,原來自己已有大半天沒喝過清水了。

 

走到大街上,又回到了初到Melbourne的老問題:我現在要怎麼做?我畢竟在澳洲生活了一個月,一切生活模式已經習慣,最少沒有那種茫然心理。我給自己作此藉口,先到處走走吧,說不定有新發現、新方向。

 

來到Sydney,我當然最想去的是Opera House,卻不期然隨著地圖走到了Darling Harbor,作為一個影迷,這家全球最大IMAX影院,當然是我的目標之一。

 

「Sydney IMAX分明是偽IMAX!」晴晴初到Sydney後,第一時間跟我說。

 

「那是很有名的IMAX影院呀,怎會「偽」?」我反駁。

 

「總之就是「偽」,那IMAX面積一點也不大!」晴晴堅持。

 

「這肯定是你問題了,你知道你要求有多高。」

 

「車!」

 

想起晴晴爭執時的樣子,我不禁笑了。

 

我走進Information Centre確定煙花的時間,才醒覺自己住宿剛好訂至星期六,不能看煙花。煩惱又來了,唉,怎麼辦,前路突然又茫茫。我又想起了晴晴。

 

「我星期六要走,唉D房又全部爆曬,冇得睇煙花」

 

「Haha, 可能好流」

 

「我驚又好似Melbourne果個所謂Firework咁」

 

「Haha」

 

「為左個煙花我再搵下啦」

「Btw, 可唔可以俾你地址我寄postcard姐XD」

晴晴沒有回覆,大抵我又說太多了。我生怕又嚇著晴晴,馬上把電話收起,阻止自己又再多發短訊給她。

 

這個下午,我去了Darling Harbor,又在市內走了一圈,最後來到Sydney Opera House。當你提起澳洲,腦海中第一個想起的地方,可能就是這個地標式建築,它的形象早就深入腦海之中。雖然現場欣賞並無我想像般震撼,可是純白的設計讓它在陽光下顯得閃閃生輝,狀似一隻巨鳥在海邊展翅飛翔,無數的海鷗在旁漫舞,更把我腦海中的投射形象化。我沿著旁邊的Royal Botanic Garden繼續走,園內廣大的青蔥草地,是香港這片石屎森林中絕無僅有的,盡目所見皆是心曠神怡之翠綠柔和,看著這個花園,我不期著迷。

 

在澳洲你不會看見甚麼「青青綠草,踏之何忍」之類的告示,因為人人都會坐在草地上曬太陽,我也入鄉隨俗,脫掉鞋子,感受著青草刺腳而暖暖的觸感,並躺在草上欣賞著眼前Sydney Opera House的美態。沒有計劃的旅遊真好,我又有無限的時間給我盡情享受、休息。我深呼吸一口氣,把求職、寂寞、愛情等等煩惱問題暫時放下,好好享受這一刻。

 

我已忘記在Royal Botanic Garden坐了多久,回到Backpacker時已經入夜了。晚飯後,我拿出電腦,查看Fraser Island的經理有沒有回覆我,收件箱除了那些無謂的團購廣告外,還是沒有任何消息。我告訴自己無需太快悲觀,卻仍鍵入了求職網站看Sydney的招聘廣告。我看了一會都覺不適合,始終,心底裡我還想到Fraser Island,仍想等一個機會,不想就此獨留Sydney。

 

我合上手提電腦,到廚房拿出那瓶冰涼的Sparkling Water,坐在電腦邊打開瓶蓋,打算喝口水冷靜下來,猛力扭開瓶蓋。

 

吱...沙!

 

他媽的!糟了!我的電腦!

 

我從沒想過Sparkling Water原來極具「爆炸力」,還是這瓶水在雪櫃被人猛烈搖過?它湧出大量不知何來的氣泡,連同水一起激濺而出,放在眼前的電腦馬上遭殃濕透。我馬上拿出紙巾抹乾機殼的水,打開屏幕卻發現水已滲入屏幕中,半個屏幕滿是水漬。慌亂之間,我竟嘗試從開啟電腦,卻發現電腦已開不到!我馬上醒覺,此時開電腦並非良策,馬上把電池拔掉。

 

怎!麼!辦!

 

對於一個城市人而言,電腦早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份,甚至大部份人已達上癮境界。無論我有沒有上癮,此刻人在異地,電腦成了我對外溝通的重要橋樑,找工作、訂交通、找住宿也需要電腦,難道對著電話那小小的屏幕掃來掃去?還有,我的履歷全在電腦之中!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