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七章:別了文明 (Part 2)

 

我拿出手機,想告訴晴晴這個情況。

 

「無網絡服務」。

 

甚麼?我特意選了較貴的Telstra手機,這裡竟然沒有收訊?天呀!我把手機搖來搖去,到了某個位置才勉強有一格的收訊。這一刻,我坦承自己是一個徹底的城市人,沒有收訊,日子怎樣過?

 

在我苦惱之際,那名「久仰大名」,害我在Sydney苦等了個多星期,整天擔驚受怕、迷失如喪屍的經理終於現身。電腦裡頭的他,仿是一位年青人,原來卻是個老頭,他客套說:「Hey Jacky! Finally we meet! Welcome to Fraser Island, I hope you enjoy the life here.」

 

「Thank you, nice to meet you, I love the environment here, it’s amazing!」我跟他握握手,虛偽地回答。

 

「Jacky, I know you love asking questions, just feel free to ask me anytime, but don’t ask too much, please, well… You know, hahaha!!」那該死的老頭不忘挖苦我。

 

「Sure.」我不想跟他糾纏下去。

 

我坐在接待大堂的椅上,填寫入職手續,此時,我整件衣服全已濕透,環顧四周,才驚覺這裡沒有任何空調系統。我開始熱得有點不耐煩,甚至懷疑這個決定。填好入職表格,我坐立不安地視察附近環境,發現了一個熟識的身影向我微笑。

 

「喂!你還好嗎?好久不見!」DJ友善地向我迎面走來,「你知道嗎,這是我大半個月來頭一次說廣東話,好懷念呀!」

 

「其實不算很久沒見,兩個禮拜吧?只是大家經歷太多了。」我知道DJ和大姐途中經歷了水浸被困的意外,但那是另一個故事了,我笑說,「你很久沒說廣東話,我很久沒有群體生活了。」

 

「怎會?我看你Facebook,你在Sydney好像有位好旅伴!還一起去Blue Mountain玩了幾天,開心吧!」DJ奸笑。

 

「有旅伴,當然開心啦,好比一個人啦,哈哈哈!」我當然明白DJ暗示甚麼,便拉開話題,「對了,這裡連接待處都沒有空調嗎?」DJ早告訴我房間沒有空調,我卻想不到連接待處都沒有空調。

 

「呀...對!」DJ道出了這殘忍的事實,「但是,我不怕熱的,你怕熱就恭喜你,這裡除了廚房內的雪櫃外,是完全沒有空調的...而且,整個Resort就是你眼見的模樣,一間商店、一間麵包店、一間餐廳,沒有了。準備迎接原始生活吧,兄弟,我已習慣了。」我發現DJ好像皮膚黑了。

 

「噢...」我默言。

 

「你會習慣的。對了,你應該住在我附近,我旁邊有一家空房,那邊全是男生住,我相信你應該跟我一樣吧!那是小木屋,一個人一個房間,也蠻不錯的,當然,你初到步一定會感到很熱、很不習慣,但是,這裡溫差很大,晚上不需風扇都可以的...你先等著吧,待會有人會帶你走一圈,慢慢來吧!我先去工作了,待會大家一起午餐吧!小菲和大姐應該都差不多午飯了。」

 

「好吧!」

 

等了一會,人事部職員收了我的文件,便帶我先來一個Resort的參觀。Resort範圍談不上大,也算不上小,環繞一圈也甚有規模。住宿範圍分成幾棟,全是Apartment式房間,有獨立廚房及露台,那當然及不上五星級大酒店,但室內環境也沒有想像中差。至於在室外則設有基本的設施,有澳洲人必備的酒吧、餐廳、麵包店、泳池,一切設施盡在一條約二百米的「大街」上,我深明自己將要過一點接近蠻荒的生活了。

 

最後,我到達了房間。那是一所距離Resort工作地點最遠的住宿地方,我上班的路程當然是最漫長,大概需時...四十五秒吧?這已是工作環境中「最遙遠的距離」了。我打開房間,一陣難受的熱氣撲出,混和一陣霉味,加上悶熱的室溫令我不欲在房內停留,看來有一段時間已無人居住了。人事部負責人看見兩位日本Housekeeper同事,便招她們來幫我打掃房間,她們一打開房間,不禁大叫:「Oh my god! It is so hot!」我知道她們將會是我的同事和鄰居,為著這份苦差對她們苦笑。

 

我住在一排四所的小木屋中,而我的房間比較特別,有兩張上下格的床,總共有四個床位。我還誤以為要跟人分房住,原來四張床舖全是我的。

 

逛完一圈,簽好約後,我便「正式入伙」。房間的面積不大,兩張床已佔了一半位置,我的行李不算太多,也慶幸我有三個多餘的床位可供擺放行李,我便把行李箱和背包放在上格床,容後的「裝修」就容後再想了。烈日當空下走了一圈,又把行李搬來搬去,我開始餓了。

我約了DJ一起吃午餐,吃的東西跟客人一樣,均是吃自助餐內的食物。那些食物不算特別,有雞腿、牛肉、炒飯、沙律等等,是比較低檔次的食物,但總算也吃得飽。兩星期以來辛辛苦苦地自己煮飯,看到滿桌的食品”All you can eat”,一時間我十分興奮,拿了滿滿的一大碟食物。DJ見狀:「別拿太多。」我問:「為甚麼?」他說:「食物天天一樣,我來了兩星期已生悶了,你拿太多,你會比我更快厭倦這些食物。」那一刻,我不明白他的說話,滿滿一碟的食物,吃得津津有味。

 

最後,我不出四天便對這些油膩的食物感到極之嘔心。

 

當我第三次拿食物的時間,我看見了一個熟識的身影,穿著制服在清理食物。

 

「喂!」我在背後大力拍小菲的膊頭,嚇得她嘩一聲尖叫出來,我指著她笑說,「你還是那麼胖,小胖豬。」

 

「臭Jacky,你還是那麼壞。」小菲對我作個鬼臉。

 

「我明天上班嚕,跟你做同事,多多指教!」我一本正經地向她說。

 

「別怕啦,有我在,一定會幫你的。」小菲定神看著我,「好像好久不見,你瘦了!我們都很想你呀,很高興你終於來了,我們四個又重聚了!」

 

「我也想你了,小菲那麼可愛怎能夠不想你。」除了晴晴之外,我也真的很想念這幾位生活的好戰友,「你看,你多胖,胖得那麼可愛,我超想念這個小胖豬。你在這裡好食好住,你胖了那麼多,我卻想你想得瘦了。」

 

「哼!沒見兩個星期,怎麼說話瘋瘋癲癲。」

 

「我真的想念你們呀!」我認真地說,「還有呀,我一定要來還你吹風機呀,我記得的,免得你說我偷了你的吹風機,那就不好啦!」

 

「哈哈,你還記得。我很開心呀,想不到我們真能重聚!你知道嗎,DJ跟我說你將會來的時候,我已經超期待,終於等到你過來了,你終於得到這份工作!對了,我還未謝謝你!」

 

「你也太誇張了,我難為情。」我看到客人愈來愈多,「你先去工作吧,這個地方...我相信大家可以聊上很久。」

 

我回到餐桌上,大姐也來了,她是一貫的沉著冷靜,沒有小菲和DJ的熱情,只道:「你終於來了,我們等了很久了。」她向其他人介紹我後,又分別把每一個人都介紹給我認識。滿滿一桌全是Resort的員工,大約有十來個人,有台灣人、有德國人、有日本人、有韓國人、有澳洲人,一時之間我都記不起各人的名字,只禮貌地說:「Nice to meet you all.」DJ續說:「這裡的員工不多,你差不多已見了大部份人,每天大家就像鄰居般生活,你很快會熟識所有人了。」此時,一位台灣男生起來跟我握手,用普通話說:「你好,我叫Dan,我聽他們說了很久有關你的事,我快要離開了,但是我住在你旁邊,大家也交個朋友吧!」我亦禮貌地回覆:「當然了,很高興認識你!」DJ補充:「跟你簡單介紹我們男生那邊的鄰居吧!你住在六號房,我則住在二號房,Dan住在四號房。一號的叫Moon,五號房的叫Won,他們都是韓國人,八個房間只有這五個住客,大家應該很快就能熟稔了。」

 

這大抵就是真正的Backpacker生活吧?突然,我跟各國的背包客成了鄰居,也跟不同國藉的同事一起工作,我不禁期待。

 

午飯後,大家各自回到崗位工作,我則繼續打掃及佈置房間。DJ告訴我可以到酒吧內搬一些桌椅到房間中,反正各位工作人員及設施都是「自己人」,隨便搬,這裡沒有甚麼制度可言的。我仍覺得這行為有點盜竊感覺,乘沒人的時候,把一張椅子及一張桌子搬回房間中。我看見房間不再空洞洞,感覺也較充實了。

 

房間大概有一段時間無人居住,地上塵埃堆積極厚。我找來一根掃帚,還有毛巾,把房間徹底清潔一遍後,才把行李分門別類放好,堆放得井井有條。我知道房間最終一定會變亂,但至少「新居入伙」,還是要擺放得整齊一點更好吧?看著這間自己一手一腳佈置的房間,一所人生中第一次獨居的房子,不禁滿足。

 

折騰了大半個下午,我熱得要命,才發現房間內缺少了一樣東西:風扇。

 

雖說這裡溫差極大,這體驗我也在Sydney嘗過,但我卻覺得風扇還是不能缺少。我是一個很怕熱的人,沒有空調也罷,可沒有風扇卻很難想像怎過活。於是,我向維修部借來了一把風扇,一把我不知道能否運作的風扇。

 

若然這世上有一種電器叫「吸塵機」,這把風扇相信可叫作「放塵機」吧?風扇葉面佈滿厚厚的灰塵,我完全不敢把它開動。我相信開動以後,我苦苦清潔了大半天的工作便要打回原狀,甚至更差。風扇不單是塵埃滿怖,甚至充滿鐵鏽,一副殘破的樣子,我很懷疑,它是否真能開動?

 

我把風扇搬到草地,在沒有任何器具的情況下,我用人手拔掉了螺絲釘,毛巾剛碰到風扇葉面,已發出「沙」的一聲聲響,鐵鏽應聲而下,我在風扇葉面上輕輕一掃,一團團灰塵馬上隨風飄蕩。我一生從未想像過,何以有一把風扇的塵埃,可以厚得連風扇葉面都看不到。抹掉灰塵後,我仿佛看了一把全新的風扇。

 

到底這是Resort管理刻意讓自己變得那麼「蠻荒」,還是這根本就是島上的特色?我一時間也搞不清。我砌回風扇,把它拿回房間,祈求它一定要能啟動,免得白白浪費了我的辛勞。幸好,我按下按鈕,涼風送爽,我舒服得軟攤床上。

 

完成了這一切,我自己圍繞著Resort再走一圈。這次,我走到最近的景點,距離住處兩分鐘的路程:75 Miles Beach上看看。一如其名,75 Miles Beach就是一個望無邊際的海灘,視野遼闊,加上是日天色晴朗,海天一色,我拿起幼細得仿如粉狀的沙粒,質感極好。剛退潮的波濤在海邊留痕,藍天白雲若隱若現地倒映在這些餘波上,實在美極,是我人生中見過最美的海灘。未來的日子中,我可以盡情享受這陽光與海灘的生活,多好!

 

回到住處,剛好遇上下班的DJ,他笑說:「很美吧?這是你生活中唯一可到的休憩點了!不過,你要小心海灘上的Dingo,是一種很原始的野犬,他們會攻擊遊客,據聞曾經咬死過人,我暫時沒有見過,但小心為上好。」我很難想像有甚麼野犬可以咬死人,對他的警告也只是點頭表示明白。DJ續說:「吃晚餐吧!」我驚訝:「才五時半就晚餐?」

 

DJ笑說:「忘記跟你說。這裡的晚餐時間雖然很長,但我們一般都五時半用餐,因為那是員工開始的晚飯時間,食物最新鮮吧!況且你做餐廳六時便要開始工作,沒有晚餐時間,你明天晚上跟小菲都是五時半便要晚飯了。」我一臉疑惑,他續說:「慢慢習慣吧,有規律的生活較好!況且,你不用再擔心晚上煮甚麼了。」

 

我跟他來到餐廳,果然每位員工都就座了。晚上的餐比較豐富,有更多Pasta選擇,又有牛排豬排,更有甜點享用,DJ說:「晚餐可能較有驚喜,至少我還未納悶。雖然每星期的食物都一樣,但是它會輪流更替,每天也不同的。咦,這種牛排我是頭一回見到。」DJ夾了一塊牛排放進碟中。

 

我和DJ、大姐、小菲再度一起用餐,重拾久違了的親切感。雖然此非大姐煮的餐,我卻覺得,跟這幾位初到認識的朋友重聚,再一次一起吃晚飯,一家人的感覺回來了。

 

小菲晚上要上班,我們閒聊了一會便各自回房間了。入夜以後,因為這個荒島地帶沒有任何建築物阻擋,也完全沒有所謂的「光學污染」,抬頭望向天際,繁星滿佈,我不禁著迷。DJ見狀說:「找天去海灘看吧,那裡看得更多,甚至會有流星!」

 

梳洗完畢後,其實時間尚早,還不出九時,大家已準備睡覺。在這荒島上無所事事,看來也娛樂不多吧?我在房間外面看著這片星空,開始對這段未知的生活期待了。

 

閉上房門,我才發現房間一點也不寂靜,伴隨著的是「隆...沙...」的海浪聲,我生怕這些大自然的聲響會否對我構成滋擾?閉上眼睛後,這些有節奏,最自然的樂章,原來是令人平靜的安眠曲,伴我安然入睡。

 

我從沒想過自己有機會在大自然中居住,一段段讓人平靜的自然交響曲,將成為我一生最回味的樂曲。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