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極光的故事:請「放」下快門享受當下

IMG_1051
每個人都總會有一些「All-time favourite」的電影,相信旅人的最愛,除了《浪蕩天涯》、《狂野行》,也一定有這部《發夢王大歷險》(台譯:《白日夢冒險王》)。故事講述一個大半生安坐辦公室、安份守己卻毫無自信的「廢中」,因緣際會踏出了人生的框架,遊走世界各地尋找一個神秘的攝影師,旅途中,他發現了世界無限大,自己也不是個一事無成的人;看似毫無作用的「興趣」,原來在危急關頭能助你一把之力。我很喜歡電影「現實」的結局,他環遊世界後沒有變成了超人,也沒有戲劇性地成了事業有成的人,亦沒有擊敗那個囂張的新上司。回到現實後,他還是失業、還得面對茫茫前路,但是他心靈上的得著,卻是無悔一生了。

 

電影的主要拍攝場地是冰島,這次行程目的除了看北極光之外,也很想來到這部自己的「All-time favourite」之一的取景地朝聖,戲內戲外,也是一個「追夢」的過程。

 

作為一個「坐不定」的旅人,電影看了幾次仍相當感動,尤其是主角踏出第一步登上直昇機時,播出了David Bowie歌曲的聲音:「This is 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總會讓我激動得不期落淚,深受感動,或許,這是每個旅人骨子裡應有的因子,是那些永遠只懂在傳統框架上不懂變通、不敢嘗試的人,永遠不會明白的熱情。
電影中有許多談及旅者、談及人生的對白都極堪回味,我較深刻是那一段:主角Walter終於找到了攝影師Sean,而Sean守候獵物多時,終於等到那刻來臨,卻沒有按下快門。Walter一臉疑惑問他要等多久,他說:「If I like a moment, for me, personally, I don’t like to have the distraction of the camera. I just want to stay in it.」(如果這是我喜歡的時刻,我不想被相機鏡頭所打擾,就想待在享受這一刻)

 

這一幕,我非常難忘。當數碼相機推出後,似乎每個人都奉行了「相機先吃」的宗旨,哪管是食物、景點,是「相機去旅行」,並非「眼睛去旅行」,大家都只透過鏡頭那小小的屏幕去欣賞世界,卻沒想到萬千世界就在眼前、新鮮熱辣的珍饈百味正待你品嘗;用見聞味覺去感受這個世界,才是旅行的真正意義,並非你身上的那台相機。
當然,自己也是個攝影愛好者,也喜歡拍攝「靚景」,卻非許多人永遠「係又影唔係又影」,我明白老遠跑到一個地方旅行,自然想把自己也攝在鏡頭內留個紀念,但我奉行的是「一張起兩張止」,絕不明白為什麼跟Local Tour時,總看到許多人只管拍拍拍;半小時的參觀時間,你拍足25分鐘然後就上車。說了那麼一大段廢話,正是因為我在冰島看北極光時,深明了這個道理。

 

在冰島欣賞極光真要碰運氣,像我去了一星期也幾乎看不到,在Hostel認識到準備離開的旅者,更來了大半個月都看不到。我們每天都耐心守候、每天都在查詢「極光團」能否出發、每天都跑到海邊呆望天際,甚至在South Coast遇上了清朗天際、清得連星座都清晰可見,還是看不到一絲北極光,連續多晚守候到凌晨,你已累得筋疲力盡,更想放棄了。

 

導遊一邊鼓勵我們,別放棄,記著看到北極光時,別只顧著拍照,緊記抬頭看天:「Remember to use your eye. I am sure it is one of the most memorable experience in your life.」

 

可惜,最終我們還是甚麼都看不到。我已經呈放棄狀態,在酒店Lobby「偷Wi-Fi」上一會網便打算睡覺。突然,有些泰國的住客興奮得面紅耳熱,用泰語慌張地跟友人說話,他們馬上跑回房間,並向我說:「Some…some…something outside!」我不用多想已知道「Something」是甚麼,馬上跑回房間取相機及腳架。我遇上了同團的新加坡人,對他說:「Northern light outside!」我們如有默契地,在跑回房間途中,不斷大叫:「Wake up! Northern light!」這個善意的舉動並不能引起很多人注意,只得幾個團友跟我們一起跑到酒店外。

 

看北極光不單要有耐性,更得用相機測光,因為調較快門以後,鏡頭能攝取一些我們肉眼看不到的光線,此時,在鏡頭中就看見了一層淡淡的「青光」,那是北極光的先兆。這幾天以來,我們雖然看不到,但聽到閱到的已多得像個經驗老手了。我們做足心理準備,在野外不斷等,光線時強時弱,肉眼還是看不到,但相機告訴我們,這一晚,有機會。

 

我老早作好準備,調較好相機設定及位置,以便極光來到便馬上按下快門。終於,天際泛起了如絲的光線,初看或覺有點詭異,隨後看著它光度漸強、隨風飄蕩,然後照亮了天際,橫空直撲眼前。那刻完全令你仿如遊離世外,是在科幻電影中才看到的景色,是人生看過最美最奇最玄最妙最震撼的景觀之一了。全場無不嘩然,甚至掌聲雷動,我按下快門拍了數張照片,再跟自己合照,然後便關掉相機,靜靜地欣賞這大自然送給世人的禮物。

 

身邊的人竟然手忙腳亂,拿著相機卻不懂調較,紛紛問我如何調較光圈、快門、ISO,在場每位都是拿著「單反」相機,竟然每個人都只懂使用「Auto」。得物無所用,連這些最基本的設定都不懂調較。我只能簡單地教了他們理論,實則相機如何操作也只有他們才知道,我也沒空幫他們調來調去。如是者,他們沒有腳架、沒有調光圈快門,就此用「Auto」、單靠手也得強行拍攝。事後當然拍不到甚麼,更無奈地說,自己搞了大半天,相又拍不到,眼又看不到。

 

 

我看著他們的樣子,是真心矛盾兼可惜,看不清又拍不到。雖然,我覺得他們認為拍不到比較可惜。

 

那一夜,我們在那所小小的酒店中,因這個重要一刻互相幫助,哪管素未謀面,甚至在漆黑中聊了一整夜,可能都看不清對方的樣子,那互助精神,確令我非常難忘,我也得感謝那班泰國人。對於他們拍不到,也看不到北極光,我愛莫能助;對於那群因太早睡了、帶著遺憾,連看都看不到的團友,我更是不敢對他們說,其實大家昨夜看到了北極光。

 

無論如何,是這一次經驗令我深深覺得,不要常常都「相機去旅行」,要用眼睛去感受,才是最直接的旅遊體驗。或許,在普通景點,你拍上一整天都沒影響,但極光這些難能可貴,是我們苦候得那麼痛苦才看到的美景,那是何等的珍貴,為甚麼還執意在鏡頭內看世界?拍得了最美景色卻非肉眼親身所見,又有何意義?再次重申,我也喜歡拍照,但拍得幾張滿意照片留個紀念就夠,為甚麼待在一個地方多久,就得拍多久?「相機先吃」了,你又能吃得出食物的鮮味嗎?吃一口完全融化了的雪糕,會比一杯完整的雪糕好吃嗎?

 

我覺得最「神奇」的是,每每去博物館,總會看到很多人不斷把展品及介紹逐一拍照,完全沒有用心去看,難道,你回家後真會把所有展品的故事重頭到尾看一次嗎?從前,我「出Trip」為方便記下資料,此法實迫不得已,卻覺無謂為甚麼普通去旅行都要這樣拍?

 

衷心建議各位去看北極光的朋友、去哪兒看也好,請預留時間,讓你的眼睛享受這場視覺盛宴。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旅遊專頁「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