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魂物業: 殘穢(優先場):一個能追溯至石器時代的鬼故事?

英文片名:The Inerasable

inderasable

中村義洋執導的《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是小弟心目中的「神作」之一,為當年年度最愛之作,抱著極期待的心態看導演後作《預告犯》卻大失所望,或許《白》片之成功,乃建基於湊佳苗的原著小說根基?新作《冤魂物業:殘穢》找來了兩大著名女星,更聲言是東瀛史上最猛鬼根源。同是以「怨念」這種日本恐怖電影最常見的主題,本片卻沒有同類電影那種直撲埋身的驚慄感,以氣氛,甚至聲效、意象等周遭環境,談不上是「嚇」觀眾,反是要觀眾自行幻想來「自己嚇自己」。這一層面上,中村義洋以「看不見更驚心」的無形詭異感來製造恐怖,實是一種破格的驚慄體驗。中村義洋擅長於推理,利用大量糾結的人物及支線來拼湊故事,令本片帶有強烈的推理及「查案」元素。兩女為追查「怨念」根源,不斷四出搜查到底其源頭何在,初看倒真覺趣味十足,從各個珠絲馬跡去追查冤靈所在,只是調查過程太長,一直追溯下去的話,如創作人有心拍下去,當去追溯至古代,甚至石器時代,令中段的劇情冗長得難以集中。雖然,結局能把這一切情節混為一談,並扭出一個更恐怖的真相,但過長的「查案」過程早令人看得「遊魂」,而那個案情真相,似乎比《午夜凶鈴》中貞子怨念的傳播方法更「屈機」,恐怕很快便會世界末日了。

 

 

恐怖小說家收到了讀者久保的信件,表示自己房間經常傳出怪聲,她們二人細查之下,竟發現整棟大廈的住客都被不同怪聲纏繞,最終更陷入自殺邊緣。二人好奇心驅使下,開始循著線索,逐層追查上一手的住客發生過甚麼事,驚見每人都同被怪聲所纏,各人都沒有甚麼好結果。當他們終於追查得冤念的源頭,卻不知自己正墮入一個更恐怖的下場...

 

初段的靈異事件不見其影只聞其聲,但其意念也真的夠恐怖!

中村義洋的《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實在太「神」,大抵令後來作品都難以超越,顯得黯然失色。此作以恐怖片方式植入,亦製造出嶄新的恐怖視野,是全片最出色的一環。許多恐怖片都流於靠聲效或影像來嚇觀眾,但本片絕大部份時間都純粹依賴氣氛或意象懾人。片初那「掃地」聲效不見其影已叫觀眾看得掩眼,還有後來的窗戶鬼影、地板下的聲音、垃圾滿地的原因、感應器失靈等等,導演很少「拍出來」給觀眾看,但若隱若現、仿如鬼影棟棟的畫面,先教觀眾自行聯想萬丈遠,繼而「自己嚇自己」。電影再配合上日本恐怖片必備的壓抑氣氛,本以極為詭異榻榻米房間,還有一眾角色因「某些原因」而毫無神氣的神情,在冤魂還未現身前,已先讓觀眾全情投入。在營造恐怖感上,中村義洋確勝一仗。

 

一部恐怖電影突變成「查歷史」電影,還愈查愈遠、愈搞愈認真,更看不見完結的跡象!

導演向來擅長以心思細密的支線,拆解一些複雜的案情,並寫出背後的人性真面目,來到一部恐怖片、一部鬼片,也用上了同樣方式去敘事,亦同樣用上了篇章式敘事手法。兩位女主角尤其是女作家,其實純粹出於好奇心下去「查案」,從調查過程中漸漸發現這不單單是「冤魂不息」那麼簡單,背後更牽涉到更強的怨念,一段足以能為禍人間的「怨念」。「怨念」是日本靈異故事中的常見題材,像即將會有「經典對決」的《午夜凶鈴》及《咒怨》系列,便以「怨念」玩足接近十年。本片的劇情不斷追查下去,只見怨念連環緊扣,初看時或覺饒有趣味,得知「怨念」何以會影響到整座大廈的人,解釋上亦算是突破了同類電影的界限。

劇情不斷往前延伸,有無數個住客再上一手又上一手,看至中段已覺劇情可以無了期地「上一手」下去,誇張點說,若於石器時代有個野人在此帶著怨念而終,似乎電影可以拍個三部曲到萬丈遠了。案情的最後「真相」還算出人意表,也能製造得一大高潮位,把恐怖感進一步提升。偏偏,中村義洋似乎很執迷於這種「案情拆解」的方式中,過多無關痛癢的角色、不明不白的支線穿針引線,搞了超過一小時還未直搗恐怖真相。哪管其精密式敘事再具條理,觀眾也不期會看得「遊魂」,諷刺在「甩漏」了部份細節後,竟不覺追不上劇情發展,部份情節完全刪走也絕無影響。這段超冗長的追查過程,實有刪減空間。

 

 

結局的真相其實頗為震撼,亦對照了何以某角會發生了一些難以解釋的事情。只是,這個逆轉似乎來得太「屈機」了。正如前文所說,我明白「怨念」是日本這類都市傳說、靈異故事的重要組成部份,甚至如《惹鬼回路》般透過怨念導致世界末日的題材都曾經拍過。只是,結局把「怨念」傳播的方法,竟然幾乎達到一記「你話乜就乜」的地步,哪管無辜的路人都可以被牽連其中,這個「怨念」也真誇張得有點離奇,相信很快全日本都有這些「冤魂物業」了。

 

一位因應劇情所需,另一位似乎不進則退,兩位女角無形兼無神的演出,大大破壞了電影的可觀性

兩位女演員都算是兩代當紅「姐仔」的代表,但於片中發揮卻談不上出色。竹內結子演一個恐怖小說家,礙於某原因要令她全片演來毫無生氣,觀影過程已心忖她「搞邊科」?雖然真相揭穿後能解一切,其角色似乎過份抽離了故事的主線,可有可無。至於橋本愛的演技似乎比兩集《寄生獸》更為退步,全程仿如不在狀態般,亦叫人失望。

 

 

總的而言,《冤魂物業:殘穢》於氣氛調度上,確實見中村義洋再發奇功。全片真正冤魂現身的場面隻手可數,但光靠意象、聲效、演員反應來製造臨場驚慄感,一種讓觀眾「自己嚇自己」的恐懼,算是恐怖片中的高手示範。只是,他那一套精密邏輯推理的敘事方式,套用於一部恐怖片中真覺不倫不類。初段看著兩女推敲冤魂的「連鎖效應」頗有趣味,惟劇情發展下去只覺不斷重覆同一道板斧,有心拍下去當可玩至石器時代,令中段劇情極為冗長,盡把初段急速「入局」的精妙手法破壞。哪管結局的真相再震撼,也返魂乏術了。
Rating:65/ 100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旅遊專頁「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