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六章:訴訟危機 (Part 2)

65531_4718704410569_604126008_n我不懂怎樣回覆:「...好。」阿曦有他的道理,工作了一陣子,相信他已儲得了一定的旅費,人的價值觀、目標各異,我很難要他留在這裡工作。不過,別說交通問題,即使我找到上班之法,整個工廠只有我和那班印度女工,沒有阿曦跟我聊天,工作時也難捱了。

 

晚上,阿曦也不斷對Jeff訴苦。Jeff雖然很懂得聆聽別人說話,但對阿曦的連珠炮發,一時間也難以回覆。阿曦又問我:「你怎麼想?做或不做?」

 

我真覺得可以多看兩天,但他要離開,又真阻止不了他,我模稜兩可:「我沒所謂,看你決定啦!」我看到Jeff向我打眼色,阿曦卻說:「我想來想去就覺得很過份,一份黑工還要做些超越工作範疇的事,即使之後不用下田,應該多做一兩星期便離開了。」

 

「那好吧!」我無奈地說。

 

「你好甚麼呢?」回到房間,Jeff問我:「既然你想做下去,這份工作的錢對你有一定影響,你就跟阿曦說,想繼續做吧?你答得可有可無,完全不挽留阿曦,他自然有所決定了。」

 

「那麼,若阿曦真想離開,總不成要他伴著我吧?」

 

「你這個人就真對人太好。我聽出阿曦還有留戀之意,他只想得你支持,所以我才跟你打眼色。你答得可有可無,阿曦自會認為你離開也沒所謂,繼而作出這決定。」

 

我可沒想到Jeff留意得那麼仔細,說出一件我更難想像的事。

 

「其實呢,我都快將離開了。我跟同事在農場附近找到一個小公寓,大家分擔租金比這裡省超過一半,幾天後應該會搬出去住了。」Jeff語重心長地說:「所以呢,如果你壓根兒不想長期一個人的話,好好跟著阿曦吧!我ly1叫你執意要阿曦陪你工作,只是你大可以扭轉他的觀念,多待一會也好呀,反正我看你不過多做一頭半個月,剛剛做順了又要離開,再找工作,你也覺得煩吧?」

 

我無言。

 

之後,我們果真沒有再到田內工作。不過,Jeff猜對了,阿曦果然堅持不幹,拿到這期薪水後便會繼續行程。我挽留不了,便決定靠自己。

 

我從沒看過工作的地方實際位置在哪,但每天上班時總看到遠遠有火車路過,而且我們身處的地區根本是個住宅區,我相信總有辦法到達的。

 

上網翻查一下,工廠身處在Salisbury社區內的一角,那兒有巴士連接火車站,若我搬回市中心,只要每天坐頭一班在Adelaide出發的火車,轉接Salisbury的巴士,便能走路上班。路程雖然轉折,其實距離不遠,甚至比這邊時間更短,最少我可以繼續上班。

 

我興奮地告訴Jeff這個消息,Jeff笑說:「那麼...你還留在這裡幹嗎?」

 

的確,這裡沒有規定,表明離開了Working Hostel就不能再工作,而以我們跟Tandi的交情,總不相信他會要我們離開。我相信Adam和Tandi互不認識,只透過仲介來聯絡對方,自然沒有衝突了。

 

我和阿曦租期恰好只剩兩天,我告訴阿曦這個消息,他大笑:「哈哈!頂!早點告訴我吧!怎麼要我天天來回個半小時開車!怎麼我竟想不到?」

 

Jeff在旁說:「你們太高興吧?其實我之前也想過,只怕你們搬出去會沒了工作,所以沒有說出口。不過,這也好呀!一個人可以保住工作,一個人又可以繼續行程。」

 

「那倒沒所謂,撇開Adam介紹黑工的問題,我蠻喜歡這裡的環境,在此住上大半個月也不錯。」阿曦想法跟我一樣。

 

有此想法後,我們立即向Adam退租,並作了一個藉口,表示工作距離太遠,所以我們已辭職了。Adam還挽留我們,聲稱有更多工作機會,但這裡本就冷冷清清,即使有工作也不會是甚麼好工。蘿蔔工廠已是一份不俗工作,我沒有太多要求,心滿意足。Adam自知不能挽留我們,面色十分難看,大叫:「Why?! Fine! Everyone is leaving now! Great!」

 

雖然這個行為好像有點不義,得到工作後便「過橋抽板」,但阿曦不斷安慰我:「是他自己經營不善,別這樣想!」人不為己天諸地滅,每個人都有私心,當然事事想為自己好了。

 

最後一夜,我們三人點了個Pizza,再煮了很多豐富的港式小炒,堆滿了整桌,以紀念我們這段短暫而深刻的友誼。阿曦的醬油依舊發揮作用,煮出我們久違了的港式味道。這陣子大家都忙著上班累得很,已沒精神「煮大餐」,唯獨這一天,我們臨別前一夜,整個廚房仿是屬於我們三人,認真煮了多美味的菜,阿曦甚至在有限資源下弄了一鹵水煲。

 

廚房能歸我們所有,全因住客要走的都走了,只剩下不足十個人。Jeff跟我們同一天離開,連同跟他離開的同事,我們數著,似乎剩下只有兩三位住客。對於一家能容納過百人的大型Working Hostel,真難想像Adam怎樣營運下去。當然,這與我們無關了。

 

搬家當日,恰好是我和阿曦休息的日子,先送別Jeff和其他住客。

 

「恐怕,這次真的要告別了。」我跟Jeff說。

 

「總有機會吧!我們不斷告別,又不斷遇上。哈哈!」阿曦亦跟Jeff握手:「一路順風!」

 

Jeff同事竟向Adam招手,要他幫我們拍照,這行為好像有點「贈慶」,我看出Adam臉如死灰。

 

離開了風光如畫的酒莊地區,我們又回到了Adelaide市中心,那家重覆又重覆入住的YHA。對比離開那天,似乎YHA更少人,阿曦說:「樂得清靜,這也好呀!跟那邊感覺相像。」

 

原來,阿曦還沒來過Adelaide,是第一次入住YHA,晚餐時,他看見那個設備齊全得接近專業級的廚房,興奮地大叫:「嘩!這裡甚麼東西都有!」

 

我倒忘了這個YHA的優點:「對呀,這裡煮甚麼也成!」

 

廚房夠大,人又夠少,這次不止阿曦的醬油,還有Free Food欄內的食物,阿曦倒真煩惱了:「今晚煮甚麼好?這真太棒了!」

 

當我們在合力煮大餐時,旁邊一個女生,正呆頭呆腦把一整個大蕃薯,連皮都沒有脫掉,便放進鍋內煮。阿曦忍俊不禁:「看,那個女生在幹嗎?」

 

「烚蕃薯吧?」

 

「這樣子要煮多久?過去提醒她吧!」

 

那個女生似乎連爐也不懂開,我看到她不斷把調較扭來扭去。她雖然放下了一個蕃薯,但那鍋水還未滾,這樣子恐怕真要煮上一整夜。

 

「Need some help?」

 

「這個...怎開?煮了很久還是這樣子。」那個女生沒頭沒腦地用廣東話答我。

 

「你的水都沒有滾,當然是這樣子了。」

 

我為她扭開火源,再替她換上一鍋熱水:「我建議你先把皮脫掉...」

 

「喔,沒關係,這可以了。阿Ca。」

 

「Jacky,他是我的朋友,阿曦。」

 

阿曦笑說:「嘩,剛來澳洲?怎麼『折墮』得要吃蕃薯?」

 

「說來話長,總之今天是我第一天一個人啦,臨急臨忙,肚子餓,便在Free Food拿了個蕃薯吃。」

 

阿曦說:「用不著吃蕃薯吧?你身無分文嗎?」

 

「倒又不是,我不想去超市而已。」

 

「那麼,你明天吃甚麼?」

 

「明天Free Food自有新的東西拿啦!明天再算!」阿Ca說來理所當然。

 

「慢著,你是來Working Holiday,還是來旅遊的?」阿曦問。

 

「Working Holiday呀,沒工又沒錢,就得用這個方法呀!其實...」阿Ca尷尬地說:「我不懂煮飯的。」

 

我和阿曦同聲說:「很明顯啦!」

 

「有問題嗎?」阿Ca如夢初醒。

 

「很快你便會知道!不過,你也真厲害,我看過很多不黯煮飯的背包客,頭一天都會買罐頭或乾糧,你吃蕃薯也夠創意。」我看著阿Ca放在熱水裡的蕃薯:「這個,你夠啦?」

 

「要省錢,沒法子啦!」阿Ca語帶天真地說。

 

我和阿曦煮完了飯,阿Ca已把蕃薯拿起來吃,我很懷疑到底熟了沒有。我們放滿一桌的食物,阿Ca卻拿著蕃薯大口大口地吃,場面都有點尷尬。

 

誰知,我們還未開口,阿Ca已拿了筷子對我們說:「嘻...你們不會這樣對待一個女孩子吧?」我們很難拒絕,她已老實不客氣吃我們的菜。

 

「喂,你是真的『背包新手』還是『背包老手』,裝沒錢來吃別人的食物嗎?」連一向認真的阿曦都開玩笑說。

 

「哪有分新手老手?」阿Ca仍茫然不知。

 

「你問得出這句肯定是新手了,哈哈。」我確曾見過有人裝著沒錢扮「苦行」,天天拿著一罐花生醬吃,聲稱自己沒錢,吃花生醬的熱量比麵包為高,所以吃得更飽。其他人可憐他,紛紛「捐出」自己的食物,結果,他似乎是個「騙食物」的人,多於真正的「苦行」者。

 

「世途險惡,初次見面別跟人太熟呀!澳洲背包客中,大有一些不好的人。」阿曦不忘警告阿Ca。

 

「唏,怎會,我看你們兩個都像好人呀!」阿Ca放下她的蕃薯,吃著我們的雞肉:「嘩,真好味,是我來了澳洲吃過最好味的菜!」

 

我嘲笑她:「來了一星期別裝世故啦,很快你便會知道甚麼是『難吃』!」

 

阿Ca果真是來了澳洲一星期,這天是她剛抵達Adelaide。先前她與男朋友在Brisbane待了一星期,因意見不合而鬧翻,最後她眼見Adelaide背包客似乎較Brisbane少便跑了過來。初來步到,她完全沒有想過前路,也沒有任何計劃,這個時候便遇上了我們。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