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四章:挑戰自我(Part 3)

65578_729133350494622_3401301493448251257_n

真要問嗎?你瘋了嗎?有工作給你,你真會做嗎?想清楚好!別跟自己作對!你真想體驗,還是只想在這個地方給你說說華語?

餐廳的晚市還未開始營業,我只見有幾位廚師在廚房裡面走動。

我深呼吸一口氣,往餐廳踏出第一步。

你瘋了,你真的瘋了,竟然自甘被剝削。內心有一把聲音告訴我。

腦海裡意志的交戰,終不及身體的回應快,我步進餐廳,高聲問:「Excuse me…」店內一位女職員走出來:「What can I help you? We are closed.」我戰戰競說地說:「Um… Do you need any workers like waiter or…?」我深知Kitchen Hand是最難受的工作,還要在一家華人餐廳裡,因此把「Kitchen Hand」一字硬生生地吞下肚。女職員說:「Please wait… Where do you come from?」我答:「Hong Kong.」她笑說:「呀!香港人!我們全家都是香港人。」她向廚房大叫:「有個香港人來找工作,我們要Kitchen Hand嗎?」我聽見「Kitchen Hand」一詞,吞了吞口水。

廚房走出一個甚有氣勢的人,我相信他是這裡的老板,他第一句便跟我說:「怎麼跑到這裡來找工作?你也真厲害!這種小鎮都給你找得到!」我說:「都找了一段日子,誤打誤撞來了這個地方。」他問我:「有經驗嗎?洗碗可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你捱得了嗎?」那一刻,我想打退堂鼓,但看他這樣問我,我又真想挑戰自己,嘗試一下:「坦言,我沒有經驗,但我覺得自己能夠勝任。」他問:「你有朋友一起來嗎?」我說:「沒有呀!」

他「哈哈」大笑一聲:「你真勇敢,獨個兒跑來這些地方找工作?你知道嗎?我在這裡開店開了五年,五年了!你是第一個跑來找工作的香港人,我甚至在街上都沒有碰過香港人,竟給你找上了。看你有勇氣一個人跑來這裡工作,相信你也是一個敢於嘗試的人,念在大家可算他鄉遇故知,我可以給你一份Kitchen Hand的工作,但你真要有心理準備,這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你可以嗎?」

我毫不猶豫地答:「可以。」

他續說:「好吧!一小時後來上班吧!你沒有經驗,我會先給你作試工,給你兩天時間,我覺得你合適便留下,不合適便另謀高就,我可是一個很嚴格的人呀!」他向我上下打量,對我說:「看你高高大大,應該也做得來!來澳洲都沒有問題、連Port Douglas都難不到你,香港人,就是最能適應環境的人!」他略頓一會,再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我真是一個嚴格的人,無能者,Out, OK?」

我說:「那當然了。」

他續說:「薪水15元一小時,沒有報稅,可包你一餐。當然,做得好便可包餐,送一盒飯給你有何問題?做得不好,便沒有飯吃,可以嗎?」

我從沒想過竟然會包一餐飯,每天省下一頓飯錢,絕對是天大的好消息,加上以華人餐廳來說,15元可算是極好的薪水,我馬上便答應了。老板跟我握握手說:「合作愉快,對了,我叫Tony。」我說:「我叫Jacky,合作愉快。」

沒想到,我一時間的奇想,竟然底改變了我在Port Douglas的生活,這份工作,更在日後的絕境救了我一命。我怎能想像,一星期前我還在Tully愁眉苦臉;一星期後,竟在Port Douglas事事順境,不消一天便找到了第二份工作。

由於我外出時,全無任何心理準備會當上Kitchen Hand,所以,我連圍裙和手套都沒有便開始上班。我早知道Kitchen Hand的工作不好做,當日聽阿Ben的故事都聽得多了,而我在Fraser Island人手短缺時,也曾「客串」當過兩次Kitchen Hand,沒相干吧!反正就來體驗一下。

在澳洲,洗碗的工作一般都是把碗碟的表面污漬清走,然後把之放進洗碗機徹底洗一遍,表面看來,洗碗機的功能便為最後防線,洗淨一切的污漬,你只需作基本的清潔便成,至少我是這樣認為。可是,當我回到廚房,便發現這一切都是我美麗的幻想。

眼前所見,是堆積如山的烤爐架及烤盤,泡在水中,泛起令人嘔心的油污,更形成了一盤黑漆漆的水。相信稍有智慧的人都知道,這些東西絕不能隨便沖洗便放到洗碗機內,此情此景令我呆立當場,不知從何入手。

Tony在旁以一副考驗的笑容看著我,他問:「你會怎樣做?」我想了一想,答:「大抵先把盤上的油漬洗掉?」Tony問:「你懂得怎樣清理嗎?」我說:「懂得!」Tony說:「懂得就試試看吧!」

廚房並沒有傳統的水龍頭,只有一枝高壓噴槍,我在Fraser Island曾經使用過,便把他按下,馬上濺起猛烈的水柱,烤盤的油污把我濺得滿身油漬,我馬上把水槍關掉。Tony在旁瞧瞧我說:「看,你可以?你懂得做?」他把水槍綁在牆身,續說:「做任何事前,先想清楚再答覆人。我簡單試試你,你便明顯不懂得做了。清洗餐廳器具,不像清洗家居的碗碟般簡單,要快,也要有技巧!」

Tony拿海綿在洗潔精內點一下,再往烤盤上擦,污漬很容易便跑掉了。他把海綿遞給我,我依著他的方法逐個烤盤擦。原來,這個工序看似簡單,但礙於那些油污已蝕在烤盤上,不能輕易抹掉。Tony看在眼內,續說:「這些是剛用來做叉燒的烤爐,油漬當然沒有那麼容易便擦掉,你再拿熱水沖洗一下,比較容易的。」我把油污擦掉後,拿起並按動水槍,水柱再次急濺而出,水壓過大連Tony都被濺得濕透。Tony不耐煩地說:「停停停!唉,你幹甚麼?」他拿水槍拉下,輕力按著,把烤盤平放,水便濺到去水池中:「你看!這就可以!」他看看外面,說:「我沒空教你,客人開始來了,我要去煮菜,自己做!」

我頓時被Tony弄得很緊張,急忙地把烤盤清洗。侍應開始把客人用過的碗碟收進來,流理台上堆滿了碗碟。我放下烤盤,只想盡快把碗碟清走,但那些碗碟長洗長有,我開始手忙腳亂。Tony看在眼內,他說:「先做完一樣再一樣,看你這樣子怎成?」他連忙跑過來,說:「快,快把烤盤洗好,我幫你洗這些碗碟!唉,看你亂作一團。」我被Tony的說話所嚇怕,馬上把烤盤拿到一邊清理,Tony續說:「快點!我聘請你,非要你用上一小時去清這些烤盤,更不應該要我幫你洗碗!」我連忙道歉,Tony續說:「道歉也沒用!最緊要快!今晚客人不多,你連這些都應付不來,遲點復活節時怎辦?」

我把手上的烤盤清理完,然後馬上處理碗碟。我開著水槍,趕緊把碗碟清洗,逐一放下洗碗機。每放下一盤碗碟,洗碗機發出的聲響,總會令我鬆一口氣,因為,這意即我暫時完成了部份工作。不過,碗碟還是不停地送來,我拿著水槍不斷沖洗,熱水的高溫把我雙手弄得發燙,全無手套保護下更令我雙手脫皮。

你真的瘋了,何苦作賤自己?我跟自己說。

但是,另一方面,我內心又有另一把聲音說:「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挑戰到的!你連Tully的煉獄生活都捱得過,這份工又算得了甚麼?」我緊張得雙手開始發抖,面對堆積如山的碗碟,我開始感到壓力,強烈的高溫更令我全身冒汗、嚴重缺水,我仍硬著頭皮繼續做下去。

我全神貫注地工作,沒時間去留意到廚房內有甚麼人,突然,一位女人給我遞上一碗冰水,說:「喝吧!你這樣子小心中暑。」我沒理會她是誰,拿過冰水便「骨碌骨碌」地大口喝下,清涼的感覺侵襲全身。我這才定過神來,說:「謝謝。」女人慈祥地看著我微笑。我這才發現,餐廳似乎是一家人打理,到底剛才接待我的女人是老板娘,還是眼前這位?我都無暇去想了。我續說:「可以多要一碗嗎?」她帶我到餐廳酒吧,指指一部飲水機,說:「盡情喝吧!先休息一會。」酒吧的空調令我精神為之一振,我再喝下一碗冰水,總算回過神來。我這才有機會看看這家餐廳,它的面積不算大,滿座時我相信都不能坐到五十人,目前只有大約一半滿座,若今天的客量都應付不來,我相信這份工作真不能勝任。

回到廚房,鋅盤內已儲滿水,所有碗碟都放到水裡去。Tony說:「一看就知道你沒有做過Kitchen Hand...唉,算了算了。」我老早就告訴你沒有經驗呀。Tony續說:「其實我想把你叫停很久了。做Kitchen Hand最重要就是學會整潔,你是清潔的最後防線,卻連基本的整潔都顧不來,怎跟人說做清潔?」侍應再送來一堆碗碟,Tony把他放到水中:「看,鋅盤面積那麼大,有甚麼碗碟便把它放進去,塞著去水口,儲滿一盤水,便可以輕鬆地洗。拿著水槍亂噴,你看,噴到四處都是污漬了。我不管呀,這些污漬你先要清理好才可以離開。」Tony口裡說著要我自行清理,卻把部份濺到牆上的冷飯菜汁,一併掃到水裡去,他說:「這便乾淨了。」

我被Tony的連珠炮發轟得一時啞口無言,剛剛喝了兩碗水,情緒才穩定下來,又要繼續應戰。我看著剛才Tony掃到水裡的冷飯菜汁,始發現水內還有不少其他雜物,不少米飯沉到水底,一些雞皮和骨頭也在水中載浮載沉,甚至有一張紙巾在水漂浮。中餐的各種醬汁掉到水裡,既有鼓油,也有咖哩,還有一些像咕嚕肉的紅色醬汁凝作一團,形成了嘔心的畫面。這些東西所散發的油污,亦令水面泛起一層油脂。我看著這盤污水,更起作嘔之意。

Tony見我猶豫,便說:「怎麼了?害怕麼?」我說:「不...」他續說:「那就繼續洗吧!做Kitchen Hand首要條件先要別怕髒!」我吞吞口水,鼓起勇氣把手伸到那盤水裡,暖暖的水溫混和著詭異的油膩質感,是一種詭異的感覺,不禁令我毛骨悚然。碗碟繼續來,我沒有時間多想,便急忙地繼續洗。洗完了碗碟,我要把它們排好,放到洗碗機內;然後,把處理的碗碟放回原位,再回頭繼續洗呀洗。三個工序全皆由我負責,忙得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時間。

雖然廚房有空調供應,但我早已熱得汗流浹背,加上早上始終當著Housekeeping的體力勞動工作,我愈做愈累。回到看看時間,竟然只是晚上八時。

時間怎會過得這麼慢?

我開始猶豫,到底我幹下去的目的何在?這份工作我要做多久?我只是賭氣給自己嘗嘗被剝削的滋味呀,何以辛苦至此?救命呀!我想離開呀!

我嘗試令自己冷靜,想想未來,有了多一筆錢,我去Tasmania、去Uluru都可以輕鬆得多呀!說不定,我連New Zealand甚至Fiji都有錢去!

還有...還有晴晴,我多麼想再見晴晴,假如她有機會來澳洲,我手頭多點錢,想去見她就飛過去呀!我可以跟晴晴漫步Darling Harbour、可以跟她去大堡礁、可以跟她再去一次Great Ocean Road,多好呀!我跟晴晴去玩,怎能吃快餐?我要跟她吃好一點呀...對,為了晴晴,我要努力多掙一點錢。

腦海中不斷想著晴晴,我仿如看見曙光,克服一切困難。

偶爾,Tony仍會走過來向我大喊:「快點!記著,你是香港人,做事最勤快,年青人工作別慢吞吞!看你洗得一塌糊塗,唉...記著,我今天是給你試工,有權明天便把你辭掉!」雖然Tony語氣嚴厲,我卻不覺得他語帶貶意,我都沒感憤怒,他續說:「聽到嗎?聽到便答我!」Tony說話總有一鼓老板的氣勢,我即使累得不願作聲,仍要回應:「聽到!」

漸漸,碗碟慢慢消失,我誤以為工作快將完結,Tony卻說:「你今天九點半下班!」我看看時鐘,現在只是八時四十五分,還有這些時間要做甚麼?

 

**文章正陸續從Facebook Page搬到這邊,如欲繼續追看Ch.31前的文章,請到專頁的「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繼續追看,謝謝**

 

如欲緊貼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