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八章:世界中心 (Part 1)

250337_4600200288040_1525124959_n-1

前往Uluru,最近是由Adelaide前往,乘著這個空檔出發,是最好不過的選擇。雖說從Adelaide出發最近最快,對於貧窮背包客來說,從陸路前往,也得乘坐20小時長途巴士才可到達。有別於沿岸長途巴士之旅,我深知道這趟旅程將會極無聊。因為,橫越澳洲中部大沙漠絕非一件趣事,這20個小時內,逾半時間將是一片荒原,沒有甚麼景色可言;寢食難安的20小時,真要看你怎樣尋樂趣。

旅途的一半,巴士將會經過一個名為「蛋白石小鎮」的地方Coober Pedy,一個把全部建築物都藏在地底的地方。我見此地蠻有趣,便買了巴士Pass,可在此地停留一天,第二天繼續行程。

巴士途經Coober Pedy,是清晨五時多,我被巴士司機叫醒,下車後便由「地底旅館」職員接送,到達車程不足一分鐘的下榻地。職員隨便替我登記了資料,便帶我到地底;亮著了燈,果真是一個個「山洞」式房間,沒有大門,只有一條膠繩圍著洞口,極為「原始」,這刻更覺有點寒冷。職員給我一個「自便」的手勢:「Make yourself as home, you are the only guest tonight. Take some rest, goodnight.」

清晨五點鐘被叫醒,加上長途巴士上難以安睡,我隨意鑽入一個「山洞」,裡頭有兩張「碌架床」,是很典型的4-bed dorm。由於這裡只有我一個住客,關燈後於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內,詭異無比。最後,我敵不過倦意,抱頭便睡。

雖然「住山洞」體驗蠻過癮,但地底之下只有我一人獨住,我張聲大叫,竟只有陣陣回音,感覺立即變得陰森恐怖,相信這地方真沒甚麼人來吧?淺睡幾小時後,我便起來展開一天的遊覽。

到了地面,我終於明白,何以這地方得把全部東西都建於地底或山洞內。

作為一個內陸小鎮,四野均被沙漠包圍,距離Adelaide十多小時車程,這裡馬上從寒冬變成了炎夏。由於水份極少,天際只有片片鱗狀雲,猛烈陽光幾乎直射皮膚,惹來陣陣刺痛。燃熱的陽光加上「紅沙」滾滾,我根本難在路上走動,走在無遮無掩的路上,我突然看到眼前有一陣煙。

「Come! Or take some cover!」我一時意會不來,原來是小店職員向我大喊。我看看那團煙慢慢襲來,始知那是一場沙塵暴。我還未來得及反應,已聽到一陣「呼呼」聲,我連忙轉身跑往店內,仍與沙粒碰上,皮膚一陣刺痛,我差點睜不開眼。職員對我說:「Hey man! You are lucky, this is just a minor one.」

外頭風雲變色,一下子被紅土掩蓋,小店完全看不到外頭世界。不足半分鐘後,又回復了平靜。假如這些建築物不建於冰冷的洞穴內,恐怕這裡的人也很難生存吧?

嘩,好險!

貫徹倒霉性格,由一場「沙塵暴」迎接,我向店員道謝,正式開始這天旅程。

Coober Pedy是個很小的小鎮,景點不多,著名在是其「地底景點」,以及那仿像半荒廢的中部風情。我在鎮上走了大半天,慶幸沒再遇上沙塵暴,只是天氣很熱很乾。我爬到了鎮上最高處,那唯一旅遊景點的Lookout,竟亦已關閉,只剩下破落大閘及一輛廢置了的車子。

也許,這個小鎮只是給前往「世界中心」旅人的一個補給站,沒有很多人會在此停留一整天,因此我走了大半天都沒看到甚麼人,感覺仿如世間獨我一人。雖然感覺很寂寞,我卻很喜歡這裡破落的氛圍,是種從沒感受過的淒美氣息。遊走於各個「地底景點」,像「山洞教堂」、「山洞博物館」、「地底小店」等,看看當地盛產的蛋白石,全均充滿味道。走進這些地方,實有一種陰涼感。受天然環境所限,巧妙利用當地獨特地理來建設,製造出舒適的環境,是此地的一大特色。

我花了半天時間便逛完Coober Pedy。天氣太乾太熱,在毫無遮擋下走了幾小時,全身都已沾滿了沙。午飯後,我決定回到山洞,當回一趟野人。

住在山洞看似是一回難得的體驗,由於獨我一人,待久了真有點難受。耳根靜得響起了陣陣「we…」的聲音,開著昏暗的燈光後,眼睛也受不了這環境,有點暈眩。我原打算在這山洞內休息、放空,沒想到留了半小時已受不住,我要回到地面!

眼前一片強光,呼吸一陣新鮮的空氣,總算找回一點現實的感覺。

市內的地方我全都走遍了,又未至黃昏可到Lookout觀日落,無所事事,我打算前往超市逛逛,總好比獨個兒呆在地底之中。雖然,這裡的景色是很特別、很有趣,卻不值得留上一整天,我開始有點後悔了。

步進大街之上,突然電話震動,電話傳來了幾條信息。由於「地底旅館」一帶沒有信號,因此一次過彈出了連串信息。

其中一個,是晴晴。

她發了一張照片給我,那是一家雪糕店的招牌,我大概看到那是Cairns,我曾跟她介紹過一家很有名的雪糕店,卻非照片中這間。

「Ho sic icecream is this one?」

自從Adelaide見面後,晴晴又再次消失在我生命中,她對我完全不瞅不睬,仿佛那兩天只是一個虛假的記憶。那兩天玩得那麼高興,大家全無隔閡,然後,她卻可以完完全全抽身而去。即使非情人,朋友之間也不至於此吧?漸漸,我已對她死心,都沒有再找過她,這時候,她又突然出現了。

「Wei ar」

或許,晴晴以為我一定會馬上回覆她,可是我在地底完全沒有信號,沒有立即回覆她,她便催促我了,那不過是幾分鐘前的事。

這一刻,即使內心再不安、再難受,我其實有點高興,畢竟晴晴願意再次跟我說話,更記得我介紹過這家雪糕店。雖然,晴晴沒頭沒尾問我這問題,照片又模糊不清,到底那是否Cairns,也不過是我自行猜度,但我記憶所及,有關雪糕店的對話,大抵也只有Cairns那家。

「唔係呀!」
「藍色招牌架!」
「大街向海行,盡頭轉左,第一個街口」

「哦」

我生怕跑到別處又沒了信號,畢竟這裡大部份景點及商戶都在地底,故信號極不穩定。我站在街上一條燈柱旁,那邊信號極佳,我拿著電話靜候晴晴回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烈日當空下,我熱得有點頭痛,皮膚也漸感刺燙,未幾,我又另發一則短訊。

「你依家喺Cairns邊度?我教你行丫!」

我繼續等待,看著短訊變成了「兩個Tick」,晴晴還沒有回覆。那個年頭,Whatsapp還沒有「藍剔」這功能,不知是福是禍。

我索性找了個店名給她。

晴晴仍沒有回覆,我繼續站在燈柱下等待,烈日暴曬下,我有點暈眩。

「點呀?搵到未?」

我不知道,原來對一個女人的思念可以這麼極致,我竟在接近四十度高溫下,站在燈柱,沒有離開過半步,只為一個信息,等晴晴回覆近半小時。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我又沒帶水樽上街,又累又渴,帶點不適,開始有點暴躁了。我看著晴晴Whatsapp不斷維持「在線上」,「最後上線時間」又不斷改變,每個信息又不斷變成了「兩個Tick」,內心有把聲音在告訴我:「夠了,為了這個視你甚麼都不如的女人,在烈日下暴曬超過半小時很好玩嗎?你覺得自己很愛她嗎?你覺得自己很青春嗎?你為了她做了這些瘋狂事,她會多謝你嗎?」

感情畢竟戰勝了理智的聲音,我嘗試欺騙自己,多傳一則短訊給她。

「係咪搵到啦?好冇食先XD」

汗水不斷流下,繼而馬上蒸發。水份流失速度極快,皮膚早已曬得紅通通,過了近四十五分鐘,晴晴依然沒有任何回覆,我支持不住了。我跑進超級市場,買了一瓶冰水,骨碌骨碌地喝下,在超市內涼了一會空調,冷靜過來後,精神終於好了點。

我走回那如火爐般的街道上,四周一片橙紅,加上無情的破落感,一時間令我有點難受,一個人在這半荒廢的小鎮上,心情已夠寂寞,還被晴晴的若即若離所煎熬,內心的聲音告訴我:「夠了,別給這個女人再糾纏下去吧!」

我禁不住打了一句:

「收到覆我一句啦,唔好次次講完一句都唔理我啦!算點姐」

然後,按下了傳送。當然,沒有任何回覆。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全新IG亦已開放,請Follow:#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