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四章:挑戰自我(Final)

10483737_733424910065466_359270952711717427_n

「那麼,我明天也是一樣時間嗎?」

「看你想不想做了。」Tony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意。

我想了一會:「可以呀!」

Tony說:「坦言,這一晚的試工完全不合格,但我念在你沒有經驗,而且,肯學肯做,這樣吧!我再給你試工兩天,再是這樣的話,便沒工作了。」

我帶點戰戰兢兢地問:「那麼...試工的薪水...?」

Tony豪爽地說:「唏!薪水我一定會給你,一星期發薪一次,放心,你付出過,我一定會給你。我不像其他中餐廳般,試工沒薪水,做壞名聲!香港人,一定會幫香港人!」

我不知道Tony有沒有自大成份、是否受過甚麼陰影或打擊,開口埋口都要以「香港人」自居、刻意抬高香港人,但他不斷以「香港人」來鼓勵我,倒真有激勵之意。往後才知道,他原來被韓國人害苦過,但那是後話了。

「謝謝!」

「走吧!早點休息,明天工作要努力啦!」

雖然Tony是一個很嚴厲的人,但說話卻不尖酸刻薄。即使聲聲嚴厲,我都不覺過份反感。至於是否長做下去,倒真要看看自己體力能否支撐。

Port Douglas日間無人、夜間更是一片死寂。我拿著飯盒,又要步上那漫長的路程。其時我餓得要命,實在不想再走半小時的路,路過一個小花園時,我真想坐下來把飯盒吃掉。可是,身上髒得濕漉漉的衣服,混著汗水和污水的感覺,卻令我很想快點回到房間把它換掉。那一刻,我已餓得開始手腳無力,保持著半跑半行的方式,只希望快點回到住處。我把飯盒珍而重之地捧在手中,生怕一不留神便會掉下來倒掉。這個飯盒,是我辛勞工作換回來、是我努力過的證明,更具意義。

原來,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食」依然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那一刻,我想起了周星馳那部《喜劇之王》,臨時演員尹天仇完成工作後卻得不到一個飯盒,只能自嘲「我係一篤屎」,為求兩餐溫飽是人的本能、是人最基本所需,也是工作原動力。這天的早午餐只吃了麵包和蛋糕,晚上只有這麼一個小飯盒。辛苦了一整天,晚上十時才晚餐,看著這個飯盒,我感觸良多。人在最低賤的工作中求存後,一個簡單飯盒的意義,遠勝於一切。我有點病態地想,也許我想比其他人有更多體驗,並不單純是學英文環遊澳洲認識更多人,在辛勞中,我想多走一步。

這盒咖哩牛肉飯,可能在香港隨處可見,入口並無真正的咖哩質感,而是濃烈的咖哩粉和味精的味道,卻可能是我吃過最難忘的味道,永遠不忘。肚子充實的感覺令我呆坐於Common Area之內,看著這所近乎空無一人的Backpacker,我自感未來的日子,可能真正是工作、工作和工作。

我在雪櫃中拿出一瓶早上Annie留給我的啤酒,對著沒有一人的空氣「乾杯」,以慶祝我成功挑戰難關,多暢快的感覺呀!這刻,我很想找個人分享。大抵,面對寂寞,是我餘下日子的難題吧?

我多想馬上跳到床上睡覺,無奈還要清洗那充滿點滴油漬的衣服。我差點累得不願洗澡就想抱頭大睡。其實,我慶幸自己當上了這「包飯」的工作,省了金錢,也省下了煮飯的功夫,倒節省了氣力。

洗澡完畢後,我躺在床上已累得不願移動。我又拿出電話,給晴晴發了一通短訊。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得到晴晴的回覆了,我很想念晴晴,很想得到她的一聲安慰或鼓勵,有她一聲「妖」一聲「收皮啦」,我相信我真會感動落淚,哪怕只有一聲「哦」也好,起碼知道她還會理睬我,在這些絕境中,我很想很想得到她的一聲鼓勵。當然,她也沒有甚麼回覆。

諷刺地,Ryan下班回來後,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剛才跟那位「神秘女生」一起晚飯。我問他,那到底是誰?他只說:「You guess, I won’t tell you.」我沒好氣地說:「Fine! I am not interested at all.」

Ryan問:「How about you? You got a girlfriend?」我說:「No.」他續問:「How about someone you love?」我又跟他說:「You guess, I won’t tell you.」他望著我緊握的電話:「Give me the phone! You must texting the girl! Let me see what you are texting!」

我不忌諱地向Ryan展示我跟晴晴的對話,笑說:「Chinese.」

Ryan好像全無想過這問題:「Fuck that! Come on!」我向他作一得逞的神情:「Try to learn Chinese before you fuck me.」Ryan無奈:「OK you win.」我把電話收起,他續說:「Hey, at least let me see her picture!」我說:「Let me see yours first.」

Ryan展現他那招牌的陽光表情說:「She is the most beautiful girl in Port Douglas, you will know.」我則說:「Then, mine is the most beautiful girl in world, you will know soon.」Ryan爬上床,拿枕頭拍了我一下:「Hey Jacky!」我笑說:「Hey, get down, I am not gay! Fuck you.」Ryan跳下床:「OK, how about this, I tell you someday later, and you must tell me as well.」我爽快地說:「Sure!」

我跟Ryan這「小學雞」對話,減低了這一夜的疲憊。我為著這位陽光男孩的開朗樂觀而笑,淡化了對晴晴的無限思念。

再一次,我把電話捧在手心,靜待晴晴的回覆,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Keee…. Keee… Ah!!」夢裡,我仿佛聽到一奇怪聲音。

「BooBaa…Keekee.. gegelalalala!! WowoWOOOOO!! LALALALALALA!Oh yeah yeah, Oh gegege yeah!」我誤以為Ryan在午夜竟開著喇叭,播放這些完全不知所謂、全無歌詞的Rap歌。

當我掙開眼,想叫Ryan也好、Brain也好,把音量收細時,卻驚見一個人影在我旁邊手舞足蹈。

「Oh SHIT!!!」我尖叫。

 

**文章正陸續從Facebook Page搬到這邊,如欲繼續追看Ch.31前的文章,請到專頁的「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繼續追看,謝謝**

 

如欲緊貼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全新IG亦已開放,請Follow:#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