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九章:分秒必爭 (Part 2)

img_5488

跟在身後的阿Ca,我很懷疑她出發前的那團火去了哪。我去了她得到工作的攤檔查詢,負責人卻說幾天前已沒了空缺。大概,阿Ca覺得自己「卡位」成功,便不用再去投履歷,回復懶散作風。她雖已來了Showground幾天,似乎仍對不少東西很有興趣,偶爾想看這攤位,偶爾又想跟那動物拍照。我一再重申,得到工作後,這些東西隨時可讓你看啦,況且如今不過是一片工地,她卻愛理不理,我甚至覺得被她拖慢了行程。誤以為她經過一星期的獨立生活,又認識了外國人和台灣人,理應在普通話及英語上都有進步,她依然不肯主動跟人說話,只待我談好一切,老板表示收履歷,才在身後遞上履歷。

雖說大家一起行動,也幸虧阿Ca提醒我才知道這情況有多危急,也許,她前幾天也是跟著台灣人可有可無地派履歷,今天她只帶了數份,沒一會便派完了。其時開始入夜,她又不斷抱怨很累很累:「已派了廿多份履歷,夠了吧?」她看看四周:「你看,沒人喇!夠了!你派的數目已是我幾天總和,回去吧!」

眼見情況不太樂觀,很多攤位早已請滿了人,我怕接下來將難度大增。雖說坐了一整夜長途巴士,這刻危機感令我全無倦意。我沒有理會阿Ca,繼續到處查問。有些工程單位,竟於入夜後才搭建攤位,日落以後,我成功多投履歷到兩家新來的小食檔,更似是第一個應徵者。沒履歷的阿Ca當然感到沒趣,繼續在我耳邊說:「夠了嗎?回去啦!我很餓呀!」我不想被她疲勞轟炸,最後,第一天在會場走不了一半,便回到住處。

「根本都沒有機會!大家都有了工作啦,全都請了人,還去幹嗎?」我老早起來,八時多已準備出發,阿Ca看到昨天的情況,寧願多睡一會也不願出發。我誤以為阿Ca已變成主動勤奮的人,原來本性不變。我相信一個人更自得其樂:「那麼我出去啦!」阿Ca大驚:「吓?一個人都去呀?甚麼時候回來?」我聳聳肩:「我不知道呀!冰櫃還有香腸和火腿,來不及回來就自己煮方便麵啦!」阿Ca似乎有點猶豫:「那...你有工作打電話給我吧!」我睜她:「看情況啦!」

還未九時正,已見眾多拿著履歷表的人來來回回。我相信,這刻求職的人,絕對比搭建攤位的工人更多。我其實沒有特定計劃,只跑到昨天沒到的小食攤檔繼續投履歷。

「Excuse me, do you still need extra staff?」「Sorry no.」

「Excuse me, your booth needs some help?」「Maybe. How about you put down CV first?」

這些對話幾乎每分鐘便重演一次,幾百個攤檔、無數的部門,我總得不斷地試。有些攤位昨天老板不在,或曾叫我一小時後回來,甚至投過履歷的,只要在我眼前,他又願意收履歷表,我都不厭其煩放下。不同的工頭、不同的老板、不同的部門,他們可能都需要員工,又或是,昨天有人突然不幹了,我便可填補這個空檔、碰上一個機會。這是背包客在澳洲生存的一大法規:永不放棄任何一個機會。

我不時看見一些背包客拔足狂奔,我相信那是有甚麼徵人的消息傳出,經過昨天經驗,我覺得機會是你便是你的,甚麼一小時後回來、一點鐘有招聘會的消息,跑了過去只是一場虛夢,到頭來放棄了另一場機會。我告訴自己,這是機會成本的賭注:相信自己的決定,把握時間。

我一個人默默地向著一個方向,逐家逐戶詢問。看著其他人三五成群地跑來跑去,我只有獨個兒找工作,消息似乎也不太靈通,這樣子問下去,或非良策,可能也得不到甚麼好結果。不過,我又想想阿Ca昨天的樣子,似乎一個人跟兩個人都沒有關係吧?

走著走著,我突然被人拍一拍我:「咦?你跟我同一Hostel嗎?」我依稀記得眼前兩個台灣女生也是住在那邊:「我認得,早餐時候坐在你們旁邊的。」其中一個女生說:「對!其實整個Adelaide的背包客都為這Royal Show瘋了...對了,剛才有個韓國人跟我說,十分鐘後摩天輪下面要徵人,一起去看看嗎?」

一聽見韓國人便有戒心:「哪裡的韓國人?」

她說:「就在前面,他給了我這個電話,說在摩天輪下等一會,沒人的話,打給他就可以。」我半信半疑看著她:「是真的嗎?做甚麼的?」她拉拉我:「其實,我也不知道是甚麼,好像是賣冰淇淋的,去看看吧!」正當我覺得一個人太沒效率時,遇上了兩個台灣人,就姑且去看看,這一刻我也累了,就當休息一下,反正摩天輪只在我不遠處。

摩天輪下站了幾個台灣人,原來大家都在美食廣場碰到一個韓國男生,聲稱十二點在摩天輪下有工頭徵人,這刻又有人說是主持攤位遊戲活動。這群台灣人似乎從沒質疑過事情真偽,只有我不斷看著時間。正午十二時早已過去,他們仍乖乖等待,後來還多了幾個應徵者,也全被一個韓國男生指過來這邊。我看不出摩天輪下有誰像工頭,也不明白既有工作介紹,何以那韓國人自己不來應徵。我索性撥電話問,裡頭的人卻說:「Don’t call me again! We have no vacancy!」我問:「Someone said there’s recruitment at 12, already finished?」你怒喊:「I’ve never said that!」便掛了線。我告知那群台灣人,他們仍不相信,繼續苦苦等待,我沒那麼好氣,回到美食廣場那邊,順著剛才的方向查問。

在路的盡頭,我看到「真正」的招聘活動了。那大抵是另一個機動遊戲,正在招聘幫工,我看見拿著員工證的人離開,隨便拉了一個人問,時薪竟有18元!我連忙跑向工頭查詢,卻說招聘會剛剛完結了。那些獲聘的員工當中,幾乎全均是韓國人,我不禁內心一涼。

莫非是調虎離山之計!

雖然這想法未經確實,但每個台灣人都在同一位置,理應也是被同一個韓國人騙走,正因為我們繼續前行的話,便會碰到這個招聘會,繼而跟他們有競爭,便以「誘敵」方式把大家全都騙走。給了一個假電話,成功騙到了我們。這人性陰暗面也真夠恐怖!

當我問完了美食廣場那邊,正為失落這份工作而沒趣時,路經摩天輪位置,仍見那群台灣人耐心等候。我告訴他們這消息,他們一臉錯愕。諷刺的是,既然已肯定了那電話是假、大家被韓國人騙的機會也很大時,他們仍甘於受騙,堅持等候,又稱摩天輪屬Showground中心位置,可能會有其他招聘舉行。

我沒理會他們,集體愚昧似乎比一個人消息不夠靈通更恐怖,還是相信自己更好。

路途上,我仍不斷聽見有人說:「前面!前面有招人,快過去!」或是「They need 100 staff, gogogo!」一個個拔足狂奔的人,讓整個Showground似乎有大災難般爭相逃跑,我深同意那台灣女生所說,大家都為Royal Show而瘋了。為一絲不設實際的希望而狂喜、為一些未經證實消息而興奮至此,值得嗎?來了兩天已知道,老板要十個人就是十個人,難道在有限的位置下,自己竟「博愛」得把消息傳遍,反不留給自己或朋友?可能這樣想有點陰謀論,但經歷那「疑似調虎離山之計」後,除非有確實資料,否則我都不會胡亂跑開,誤了大事。笨了一次後,不想有第二次。

走到場地另一方,打算問完最後幾家便回頭,又聽見了一個台灣人在接電話:「真的嗎?現在嗎?好的,我馬上過來!」他掛線後向附近的朋友大叫:「快跑!摩天輪下面五分鐘後有招人!」我走得有點洩氣,花了大半天似乎都沒有甚麼回音,真想跟著他們跑過去,他的朋友馬上急步跑過來:「是甚麼工作呀?」他緊張得說不出話:「不...不知道...有人說請人,先過去!」

又是摩天輪,又是「有人說」,是另一回「誘敵之計」嗎?

那人大喊一聲,他的朋友從四方八面湧過來,原來他們是一行十人的「搵工團」,以職業跑手速度朝摩天輪方向跑去,眼前機動遊戲區頓時沒人了。

走或不走?我看看前面的攤檔,又看看背面的摩天輪,還應相信嗎?

兩方的機會都是一半一半,或根本兩邊都沒有機會,選擇哪方,都是一回賭注。我站在路中央,處於人生抉擇階段,內心有把聲音對我說:快決定!沒有時間了!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全新IG請Follow:#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