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九章:分秒必爭 (Final)

img_5483還有兩天便開始Royal Show,這天差不多所有攤檔及機動遊戲都設置完成。來了幾天,我早知道甚麼攤檔已徵滿人,反到一些新來的攤位,或是前兩天未肯定的攤檔查詢。我見有不少新面孔一臉頹然、茫無頭緒,慌張地跑來跑去,我自知前兩天的努力和策略是沒錯的。不過,我也不能取笑人,畢竟空缺這回事也真夠波動,或許他們這些「後起之秀」會比我捷足先登。始終,找工作既講毅力,更重要是看你的運氣。

下午阿Ca也過來一起找工作,其實有興趣或有機會的攤檔,我已走過了很多遍,哪些有機會、哪些已招滿人,我都略有記憶。阿Ca看我對各攤位的「形勢」倒背如流,不斷叫我告訴她哪檔願意收履歷。我不太喜歡阿Ca這種不經努力,只想坐享其成的態度;我叫她自己去問老板,畢竟過了一兩天,形勢又不一樣了。阿Ca卻寧願不問,我也沒她好氣。

她看著很多跑來跑去的人,總會說:「跟去看看吧!」來了幾天,我開始能判別消息真偽。那群跑來跑去的人,很多看了多日還是同一群人在「跑來跑去」、大喊:「前面!快跑!」我不明白,怎麼這班人玩了幾天還在玩「調虎離山」?難道他們還未找到工作要不斷干擾別人視線?還是他們真的在玩「捉迷藏」?這也太無聊吧!我對阿Ca笑說:「跟去看看吧,摩天輪下五分鐘會徵人!」阿Ca大抵猜到是甚麼意思,笑而不語。我不知道去Uluru那幾天中,到底阿Ca是怎樣找工作,看她這種簡單的思維,似乎前幾天也是跟著台灣人隨便跑而已?

開始,在這看似很熟悉而又帶點陌生的會場中,我有點迷失。到底,我還要尋找一個甚麼機會?我都花了幾天走遍會場幾次,甚至有兩份工作,怎麼還不心死?

在Showground主看台上,我和阿Ca參加了那簡介會。我誤以為那將是關於工作簡介、職位分配、時薪等問題,原來不外乎是負責人自吹自擂有多大「勢力」、要我們工作別遲到之類的廢話。聽他滔滔不絕地了近一小時,心忖真浪費時間。席間,我發現了一個問題,我問阿Ca:「你發現...這裡全是亞洲員工嗎?」她點點頭,我內心不安感又襲上心頭:「哼,甚有『伏味』!」阿Ca還覺得我有被害妄想症。

簡介會完結後,我們回到了負責人門前等待,派衣服、領員工證等。排隊時,一行人都在悄悄地說:「薪水多少呀?」「有人說二十,但我聽說只有十六呀,沒可能那麼高!」「她跟我說要做收錢的」「有人說我們不可以收錢耶!」在場消息和遙言滿天飛,誰也沒有一個定案。明顯地,大家只為一份工,沒有想過那份工背後的種種。

「喂,你有問薪水多少嗎?」眼看大家如像將被宰割的羔羊,愈聽愈不安,低聲向阿Ca問。

「沒有呀,反正也不會低得哪裡去。大公司呀!」

「不知任何福利,你竟那麼安心。」

「不會太差啦!看她的規模!」阿Ca似乎想不到背後的問題。

我腦海中想著自己這兩份工作似乎也「伏味甚濃」,明天是「開Show」前最後一天,那是最後機會了。

負責人一邊喊著各人名字,一邊分派衣服及工作證,每人均被分派到不同崗位,誰也沒說是多少薪水。終於,叫到阿Ca的名字,她興奮地上前取證,分配到賣棉花糖的流動攤檔中。

最後,負責人把我跟另外三個男生的名字一同喊:「You guys are backup team. You’re not guarantee for the job. In case we need you, we call you. Don’t worry, someone must be late for work, someone will quit. Anyway, we still need you.」

另外三人如獲神恩地大叫:「Thank you so much!」我則內心一涼,怎麼又是「沒肯定」?我問:「I wonder, why you group us as “backup” team? Any reason behind?」她說:「Because four of you is the last applicant.」原來是跟次序的,這一點我也無從反駁,如非躲避保安員,大抵我不會碰到他們,我再問出一句沒有人敢問的問題:「How’s the pay?」負責人裝著想了一想:「It depends on your job position.」我仍不放棄:「That means I wouldn’t know anything until I’ve got the call?」她有點厭惡:「Well! Maybe… You can say so.」

等同廢話!我看著另外三人全無任何問題,為著這個「未知的職位」沾沾自喜,大概,正是這些甘於安逸的人,令老板有這態度!

待所有人分配工作完成後,負責人才正式「公佈」薪水。薪水從十元到十三元,視乎職位而訂,嘩,十元豈不是比爆谷檔更少?在場當然引起一場鼓譟,負責人示意大家安靜下來,聲稱十多元是扣稅後所得,每位員工稅前薪水較高,反正最後也能退稅。

這番話似乎令很多人安心,繼而和平離去,那些「據聞」有二十元的人也沒有異議。負責人眼見大家都沒有問題,宣佈簡介會完畢。

「哪有Royal Show工作會報稅?幾天工作替你扣稅?這公司似乎安排頗有問題,怎會那麼好?」

「你妒忌我肯定有工作嗎?嘻嘻,別這樣啦,我都肯定到時候有人臨時爽約,那便有空缺呀,說不定你的薪水比我高!」阿Ca時薪十二元,差不多屬「最高級別」,她似乎很滿意自己的職位,沒發現我這個「後備」情緒複雜。

「總之,我就覺得怪怪的。」

「別太多疑啦!別覺得澳洲人人都是壞人!」阿Ca一副世故地跟我說話。我沒有反駁她,大抵我真只是個「後備」吧?總有點不安。

「你又去?休息一天吧!明天就開Show!」最後一天,我離開前,阿Ca賴在床上。

我背上隨身背包說:「與其睡上大半天,何不多找個機會?」

「我陪你啦!」阿Ca肯定有了工作後,似乎心情定了很多。

誰知,原來阿Ca只想在「開Show」前逛會場,乘人少之際到處看看。我沒好氣地說:「要不分開走吧?」阿Ca仍吊兒郎當:「陪我一起看羊啦!」我沒她好氣:「你自己先走走,要不一點鐘摩天輪下等再逛?」阿Ca一臉無奈:「那好吧!」

我始終覺得,爆谷檔的工作太不定,當然,我也不會旨望那份「後備」且時薪未定的工作。看著四周已建好的機動遊戲、小食檔、動物展覽,我幻想著明天開幕時,這裡將會多熱鬧!大學曾在迪士尼工作過,一直很喜歡這種環境,我看看四周,跟自己說,我一定要在這裡工作!

我繼續四出挨家拍門般問,可是,阿Ca說得對,明天「開Show」,店家當然已請滿了人,走了一個多小時,我連一份履歷都沒放下。天突然下起雨,很多攤檔老板都離開避雨,頓變冷冷清清,我走來愈覺氣餒,終決定:算了吧,這四天夠了,就到爆谷檔那邊工作,如小食檔需要我就兩邊走吧!

當我準備找阿Ca時,卻發現街角多了一小食亭。印象中,這幾天似乎都沒這小食亭,還是我沒有走過呢?我已經印象模糊了,眼見小食亭下有一個胖子,我甚至忘了有沒有問過他。反正路過,決定作最後一試。

我撐著雨傘到他身後,帶點狼狽地向他遞出履歷表:「Excuse me…」

「Need extra staff?」我還未說出口,胖子已說了我想說的話:「Job hunter, right? I remember you, you‘ve asked me at least twice a day. I guess, this should be the seventh time?」我難以置信,他續說:「Haha, you don’t believe? Yesterday, you wear a yellow T-shirt, and the day before, you wear a black jacket, right?」

我啞口無言,他全說中了。這刻有點尷尬,因為我完全忘記自己有問過他。始終問過太多人,可能這問題已非第一次發生,只是這老板說出口吧?想到這裡,我只能尷尬地說:「I am sorry, thanks for your time.」

我正欲轉身離去,他卻說:「Hey, dude, hold on! You want a job, don’t you? Why you leave? Did I said I don’t need any staff?」

我大驚:「Are you serious?」

他大笑一聲:「Hahaha! Why I lie to you? Come on, I do appreciate for your passion and strong will. I’ve received more than five hundred CV. Most of them, they just dropped their CV and leave. But you, only you.」他指著我:「You’ve never gave up, giving your CV to me every day. I remember you, and I am waiting for you. I know, you will come again today.」

哪有那麼巧合?這真是一場緣份的遊戲!假如,昨天沒被編成「後備」、這天沒有下雨、我沒往這方向找阿Ca,我就不會遇上這小食檔,也不會遇上這老板。我更沒想到,自己這種「大包圍」方法,竟會被視之為毅力,讓一個老板印象深刻。

「I don’t know how to say, but, thanks!」我興奮得馬上答應,老板問:「You don’t have to ask your job duty and salary?」

「Ah, yes! I am too excited, haha!」

「What I can offer is 15 dollars per hour, no tax, and I can assign you as chef, you happy with that?」

竟然有十五元,我完全沒有想過:「Sure! But… Chef?」

「No worry. You don’t have to cook, just the name. What you have to do is, making hamburger, hot-dog, donuts, those kind of easy stuff.」

「It sounds great. I can work every day?」

「What? Of course! What’s the purpose of hiring you but not working every day? It makes no sense!」老板似乎沒想到,這正是每個攤檔的招人手法。他隨手劃了一幅地圖,指著前方:「How about this, you go to the other booth first, and I will be back in 15 minutes, we have some paper to sign.」

我沿他的指示走,邊走邊覺輕鬆,這幾天的辛勞終沒有白費!我竟因此吸引了一個老板注意!連日來的精神壓力一下子放鬆,感到非常舒暢。

在老板的另一攤檔,有一位女生站在屋簷下,她全身濕透,冷得不住發抖。她問:「你是台灣人?也是來應徵嗎?」

「不,我香港來的,是那個胖老板嗎?他叫我過來這邊等。」

「呀!」她驚訝地說:「你看見他!他叫我在十一點鐘在這裡等他,等了兩個小時他還未來,我打電話給他又沒人聽...」

「可能在忙嗎?他快來了,他叫我在這裡等十五分鐘。」

「希望吧!我不敢離開!你知道嗎?我找了幾天都沒找到工作,給人家騙倒很多!我很想做Royal Show,不想就此離開呀...」她看看天空:「突然下那麼大雨又沒打傘!真倒霉!」

她怨氣很重,我這刻心情無比輕鬆。假如老板喜歡有耐性的人,這個女生理應能感動他吧?我對她說:「放心!他只是在忙吧?應該會請你的。」

「唉,希望吧!」女生無奈地說。我也明白,這幾天大家不斷被假消息影響,身心俱疲,哪管一絲希望也得等。她焦急地看著前方:「他真會來嗎?」

雨愈下愈大,冷清的道路上除了雨水拍打地面的聲音,均是一片寂靜。胖老板該不會忘了我們吧?不知何故,他給我很大信心,我倒沒想他會爽約。

「嗯!」當然,我也不敢給她100%的信心。

突然,電話響起。

「你在哪?很大雨呀!回去吧!」是阿Ca來電。

「哈哈,我有工作啦!真正的工作!我在等老板過來呀!」我說了自己的位置:「你過來吧!簽完合約便回去。」

「薪水多少?不做『後備』啦?」阿Ca語帶諷刺。

「15元呀!管他媽的『後備』啦!」

「15那麼多?我做!我做!馬上過來!」

未幾,我看到有輛車子向我們慢慢駛過來,那正是老板的車子。下車以後,他帶來了一份簡單的合約,並聲言包午餐﹣﹣在食檔內隨便拿食物,我看了條款沒有太大問題,大筆一揮便簽了合約。老板跟我握握手:「See you tomorrow at 8. By the way, I am Chris.」

Chris是這裡的老板,擁有三個小食檔,分佈於Showground不同角落。我工作的是第二大檔口,Chris將會長駐於此。接下來的九天,我會跟他一起工作。眼見沒有甚麼問題,老板便回頭上車。這刻,連我都忘了,那位台灣女生正在旁等待。

「Sir… I…」她英語不佳,一時間不懂怎樣說。老板一臉無奈:「I am sorry, I can’t help, no more vacancy.」女生急得快要哭了,她拉著老板的手:「But I…」

此情此景,即使萍水相逢,我決定出手相助:「Chris, I think you’ve forgot about her. She has waited for nearly two hours.」老板看來有點印象:「Really?」我指著她:「You told her to wait here at 11, see? She’s totally wet, but she doesn’t dare to leave, she really wants the job…」

女生看著我,一臉感激:「Yes!」

Chris略頓:「Oh! Joy! You are Joy! Oh god, I am so sorry about that… I… I really forget about you… Oh no! Poor you… Don’t worry, come tomorrow at the same time with this young man!」他看看我:「Your girlfriend?」我尷尬地說:「No, I’ve just met her.」Chris微笑,向我點點頭:「Then I think my choice is right. You are really a good guy.」他向我眨眨眼:「I mean it.」

Joy連忙道謝:「Jacky,謝謝你呀,真的!」

「不客氣。」

我跟Joy素未謀面,只認識沒十五分鐘,連話都沒多說句,但經歷了多天絕望的煎熬,我深知無止境的失望與等待有多痛苦。這天幸運地得到這份工作,也不想就此離去,幫得了就幫。Joy樣子真誠,我全不覺她是騙工作的人,那刻義無反顧地相信了她,拔刀相助。我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而高興。

「Me! Also me! You forget about me?」我突然聽到阿Ca的聲音:「I also applied!」

她明顯聽到剛才我們的對話,跑來「白撞」,真羞家。

「Who are you?」Chris看看我,這刻,我不想幫阿Ca,也不願令她難堪,我沒給任何反應,Chris回頭向阿Ca說:「I don’t remember I had a conversation with you, and I don’t have unlimited position!」

阿Ca死纏不放:「I really want this job, please!」

Chris大喊:「I don’t care!」

阿Ca一臉可憐地看著我們,Chris驅車而去。她問我:「多請一個人有甚麼問題?」

我沒有回答她。

這天,我明白了,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憑著自己努力,得到一份滿意的工作。

我終於結束這三天半的求職之旅,可以成為Royal Show一員了!

我沒後悔這幾天又累又沒尊嚴,這一回求職經驗,絕對是這趟旅程中,見識最多、體驗最深的一次。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全新IG請Follow:#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