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五章:一刻動情(Final)

558551_3768267330236_1913444196_n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覺得我們初相識便已十分投契,感覺很有緣。

 

跟Sayuri逛了一整天後,晚上我們一起煮晚餐。我教她怎樣用鍋子煮飯,怎樣把那些廉價的材料煮得美味。這一天,我簡單炒了兩道菜,Sayuri卻說:「This is the best meal that I have ever eat in Australia!」可能Sayuri有點誇張,我仍暗暗慶幸自己能認識到一位亞洲朋友,更高興有人跟我一起煮飯,有多久沒嘗過?這是最令我興奮的一件事。

 

有了單車以後,我很久沒有走那麼多路,雙腳帶點發麻的感覺,反令我感到實在,是身體上的實在,也是心靈上的實在。

 

我下意識替自己按摩雙腳,卻發現雙腳腫滿了紅點,甚至癢癢的。我拿出止癢藥於紅點上塗了塗,心忖該在沙灘旁被叮了,這裡的蚊蟲怎會那麼誇張?似乎比Tully更恐怖?

 

隨後的幾天,我都沒有爽約,「落場」時間陪著Sayuri到處找工作。其實Sayuri的英語水平不差,只是她不敢說出口,我替她問了幾家店後,便鼓勵她自己向老闆查詢。她覺得自己英語水平不夠我好,我告訴她,終有一天你要自己面對,我始終不能永遠伴著你,只像慣常與我對話般就可以了,敢踏出第一步,英語溝通其實不成問題。

 

很快,我幫她在兩家泰國餐廳找到了工作,一份上午班、一份上晚班,這都是曾經貼了招聘告示的地方,我倒有記憶。其中一份工作,更被Sayuri遇上了日本同事,我說:「Coagulations! Finally you’ve got a job, and a Japanese friend.」

 

「I am so excited! I don’t know how to thank you.」Sayuri連忙在餐廳外向我鞠躬。

 

「Nonono, it’s ok.」我連忙制止Sayuri:「You make me embarrassing!」我尷尬地笑:「Just… Just work hard, save more money, and let’s go to Uluru together one day, OK?」

 

認識了Sayuri後的生活,不再無聊,起碼再非一個人的生活。每天可以找個朋友一起聊天、一起上班下班,騎著單車慢慢回到Backpacker,耳邊再非只有空洞的風聲。Sayuri樂觀的笑聲、我們無所不談的內容,都令這段路程不再寂寞。

 

Sayuri跟我一樣,最喜歡Port Douglas的黃昏。有時候,即使我要上班她都會自己一個人去看日落。她有了工作後,反漸漸學會節儉,她告訴我:「This is the best free activity in this town!」當我早上在上班時,她經常短訊約我:「Wanna see the sunset tonight?」每次我要上班,她都帶點失望。其實,她的餐廳面對Anzac Park,每天都能看到最美的日落,但Sayuri總喜歡跑到Anzac Park最盡頭,欣賞無阻隔的日落景緻。每當我能夠遲一點到餐廳上班,我都會跟Sayuri一起看。Sayuri基本上沒有休息日,又工作時間不定,倒經常有機會一起看日落。

 

跟Sayuri看日落時,有時候她會教我日語,我又會教她普通話和廣東話。她總覺得我的英語水平很高,常常叫我教她英語,在公園旁邊,我們總不愁沒有話題。

 

有一次,我們也談到感情事。她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跟她說了晴晴的故事,Sayuri搖頭嘆息。原來,Sayuri跟我的故事相近,與一位男生曖昧很久後沒有結果,就想來澳洲散散心,看看有沒有甚麼新方向。分享完彼此的故事,大家都不期沉默起來,是我們頭一次帶點愁緒的感覺。

 

我們在草地上盤漆而坐,看著眼前最美的夕陽餘暉,那一刻,我竟沒有想,身邊那個是晴晴多好。

 

每一次,我看見這番美景,總會想起晴晴,我漸發現,跟Sayuri一起的日子,我開始少了想晴晴。

 

Sayuri默默看著眼前的景物,不發一言。

 

未幾,她突然擠出笑容:「Hey Jacky, I’ve never asked you Chinese name.」

 

我跟她說了,她搖頭大笑:「Hahahaha! I don’t understand.」

 

「Of course!」我拿著電話,打出了我的名字:「That is how my name write.」

 

「Ah! This! I know!」她說出了一句很長的日語,並說:「That’s your name.」

 

「Em… I don’t understand.」我學著她的語調說,「Is it some kind of foul language?」

 

她晃動身子,笑而不語。

 

「So how’s your name in Chinese? I know that Japanese has the Chinese character, right?」

 

她也拿出電話,打了「小百合」三個字:「That’s my Chinese name.」

 

「Wow, it’s a cute name in Hong Kong people’s mind.」我忍不住發笑。

 

「Of course I am!」Sayuri疑惑地看看我:「It seems you got some other meanings behind?」

 

我又學著她默不作聲。

 

「Come on!」Sayuri裝出一副發惱的表情,我仍沒作聲,她續說:「OK, give me your hand.」我向他伸出手,她捉著我的手,用手指在我手心寫了幾個字,然後帶點尷尬的表情看著我:「That’s… your name.」

 

我凝望著她,一時間意會不了這尷尬眼神的意思,她避過我的眼神,看著漸暗餘暉,並說:「I got to work, see you tomorrow!」

 

「OK, so… let’s go!」

 

是我主觀投射嗎?那一刻,我竟覺有點曖昧。

 

Sayuri的性格開朗活潑,聊天時又毫無隔閡。認識她這個多星期以來,我純粹出於好意,也無任何非份之想,到底,這長久以來的獨處、互相扶持,會否對她產生了超過友誼的感情?

 

我腦海生了一個念頭:眼前的這個女生,能否跟她發展一段感情嗎?這些日子以來,除了晴晴,也是晴晴,怎會突然有這個念頭?

 

這到底是我思念晴晴日久,想找個替代品忘記晴晴、還是我在這個地方寂寞了近一個月,突然想找個伴?定抑或,我真對她生了感情?

 

我感到一片混亂。

 

日落來得很快,回頭已是一片漆黑的公園。我們推著單車走回大街,卻沒說出一句話。

 

我很後悔,沒有記下她寫的那句日語。

 

**文章正陸續從Facebook Page搬到這邊,如欲繼續追看Ch.31前的文章,請到專頁的「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繼續追看,謝謝**

 

如欲緊貼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全新IG亦已開放,請Follow:#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