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三年荒島生活換一個移民資格,你願意嗎?

IMG_001

相信,對於香港大部份年青一代,近年已覺得香港再無任何希望,哪管是社會、政治、經濟、民生,你都不會抱有任何幻想,也會覺得「早走早著」,移民倒真是大部份人的目標。移民這回事,說易行難,有了這個目標,也得要想怎去實行,或許透過升學、或許透過技術移民、或許從Working Holiday看看有沒有機會,當然有無數個方法,只看你能否犧牲,為離開香港這個夢想而奮鬥。我很佩服有朋友為了離開香港,很努力去為自己鋪排一切,但很多人連辭工也沒有勇氣,卻在自怨自艾,讓夢想只淪為空想,正是大部份人的毛病。

既說要移民,那到底移民的生活是否如你想像般美滿?先別談外國很多嚴重的種族歧視問題,要你在外國過一種與香港完全相違的生活,你又能否接受得來?

我在Cairns曾遇上了一個超年青的房東,大約只有廿多歲出頭,年紀輕輕就嫁來澳洲,手執多棟物業以出租給背包客,平日就在一家小型旅行社中打工,生活落得清閒。她的生活,在我們眼中,理應已是個「半上岸」的成功人士吧?她曾經亦如我們一樣,過著憧憬中簡簡單單的生活,其後卻開始感到生厭,有去過Cairns的話,都知道當地市中心只有一條步行街,而商場及超市更老早便關門;縱是個遊客區,天天住在那裡也感到生悶。她笑言,偶爾也會懷念香港這個方便之極的「不夜城」生活,「你睇我好,我睇你好」,她笑言這種太平淡的生活,對年青人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

早前回到澳洲旅遊,重遊當年Working Holiday工作的小島Fraser Island,遇到了一位香港女生在那工作。酒店中只她一個華人,為應付大量中國遊客,經理更簽了她當「長工」,我有一刻想到,若當年自己也有此機會就好了,可是,她在此工作了半年已感到迷失。她表示能留下當然最好,但要長期在荒島大戰蒼蠅也非甚麼美事,畢竟簽了你「長工」並不等於你有個「移民簽」,而她還要得一個人。她從沒想過自己有機會留下,就連二簽都沒想過,問我會怎選。我一時間也答不上。

我記得當年在Fraser Island上有一個日本女同事,在這個小島上當麵包師傅當了足足三年,為的就是要符合在偏遠地方長時間工作的移民資格。看著她為求移民的無比堅定信念,我深深佩服,畢竟要一個年輕人在荒島上生活三年,風景再美相信也如坐牢無異,她卻真的做到了。換著是我就未必捱得住了。

每個選擇都需要付出、亦會導向一個不同的人生。香港近年的發展,已令年青人不會對這個地方抱有太大希望,可是我們口裡說著要離開這個鬼地方、羨慕別人在外國的美好生活時,你又有沒有想過,這背後要犧牲多少?當你一直「葡萄」別人美好生活,卻連「遞信」、甚至隻身坐飛機的勇氣也沒有時,想清楚,你真能離開香港生活嗎?

 

【延伸閱讀】外國月亮特別圓?

【延伸閱讀】人生有幾多個一年?

 

 

小弟用五年時間籌備作品《澳洲首都不是悉尼:打工度假不似預期》現已有售,歡迎直接下單:goo.gl/J9QdBR

台灣書局兼網上平台亦已上架,可去文中連結購買:goo.gl/xzCymP

多謝支持!:)

另將有一場分享會舉行,期待您的參與!
12月1日(星期五)19:00-21:00: goo.gl/ZXcNzo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