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風陣陣:首先,別當這是一部傳統的恐怖片(附劇情解讀)

英文片名:Suspiria

陰風陣陣

去年《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廣受評論追捧,惟此作是否好得堪上神作地步,可喧可點,卻令向來作品評價一般的Luca Guadagnino成為熱捧導演。新作不走一貫劇情片的路線,轉而翻拍1977年的意大利恐怖片《陰風陣陣》,卻受到評論「圍攻」,到底是否差劣至此?故事講述一位少女到一家芭蕾舞團受訓,卻發現舞團背後埋藏極恐怖秘密,甚至招來殺身之禍。電影大肆宣傳於威尼斯影展嚇得讓觀眾病發,而電影也確有大量超血腥詭異的場面,挑戰觀眾的接受極限,且全片氣氛極為陰森,好此道者還不會太失望,但見片長長達兩個半小時,也深知這絕非「正常」的恐怖片。去年的恐怖片大多非玩「直接驚嚇」,像極好評的《祖孽》《狂屠絕路》都是大玩心理驚慄,甚至要觀眾不斷思考,得待重頭戲才有血肉橫飛、惡魔現身,對於追求觀能刺激的觀眾,或真會失望。一如本片,故事結構極為複雜、真亦假時假亦真,誰是正邪,未到最後一刻都難以判別,而角色糾結矛盾的心理,也需要細意思考才能搞清。拍足152分鐘絕無必要,當中確有評論所指的「扮嘢」、「造作」情節;有了足夠的片長卻解釋不周、轉折突兀,可背後的鋪陳、氣氛營造,以至終極真相的驚人震撼,也難稱本片為劣作,最少看了這152分鐘或一下子難以搞清發生甚麼事,仍不會昏昏欲睡。

 

片尾還有一節片段,請觀眾留步。

 

美國女孩Susie來到了柏林的舞蹈學院,追隨她夢寐以求的生活,而她在面試中便受到導師Blanc賞識,不單成功入讀學院,更得到了主角之位。在訓練的過程中,學院內不斷有學生失蹤,惹來醫生Josef的追查,肯定背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排練多時後,Susie終於來到了表演當晚,可沒想到這場表演,正是一場血腥殺戮之始...

 

 


評價好壞參半,片中確有不少造作賣弄的時刻 

到底《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是否好看至此,相信不同人皆有不同的感覺,但無可否認,導演的前作不乏曲高傲寡,這些問題來到本片,繼續成為廣受評論口諸筆伐的地方。原作長約100分鐘,本片竟把之延伸至152分鐘,當中確有不少故弄玄虛、賣弄的地方,當結局的驚人真相揭宗後,回想起前段的情節,也大有刪減空間。即使故事長達兩個半小時,對細節的解構仍未如理想,導致許多突兀的情況出現,例如女主角的鄰居好友突然「醒覺」的一段,便來得極為牽強。片中不斷重覆又重覆的舞蹈受訓,到了結局當然明白那是甚麼回事,可前大半段把過多時間放在這些訓練場面上,企圖誤導觀眾,不單苦了一眾演員,也真叫觀眾受罪。

或許要符合舞劇的背景,電影無厘頭分成了六幕的章節,惟這些章節名稱非但與主線無關,更難明到底何需刻意分成章節敘事,而這些章節名稱,後來更成了觀眾的笑柄。散場後,甚至有觀眾笑言,分成了六段,大抵令受不了的觀眾,深知自己看了多久,否則老早便中途離場了。

 

 

到底本片是否真的堪成爛片?個人覺得又罪不至此,反而作為恐怖片迷,某程度上甚至比《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更投入。一如去年的《祖孽》、《狂屠絕路》、《凶鈴契約》等電影,若你抱著如傳統荷里活觀能刺激式恐怖片,三分鐘一小嚇、五分鐘一大嚇的心理去看,相信會令你粗口橫飛,可細心去觀賞,又別有一番味道。如前文所述,本片確有大量「扮嘢」、多此一舉的地方,但當結局驚人一刻爆發後,回想起前段的鋪排又頗具戲味;角色於片中大部份時間的心理,到底哪刻是真、哪刻是幻象、凌碎片段看到的又是甚麼,都不乏討論空間。或許,你在散場一刻搞不清發生甚麼事,隨後慢慢拼湊起整個故事,還能見結構上的玩味。

 

 


即使恐怖場面不多,數場重要的血腥恐怖畫面,也能滿足好此道者需求 

也一如《祖孽》,片中縱有血肉橫飛的時候,絕大部份時間玩的也是心理驚慄,從令人不安的聲效,以至不寒而慄的畫面,為觀眾帶來懾人效果。全片真正的恐怖場面不多,可無論在舞室,以至迷離恐怖的神秘地道,均拍出了強烈張力;即使一眾角色在練舞期間,都總會令你覺得,有誰會突然身亡,又有誰會突然「斷骨」,這方面的氣氛營造頗為到家,最少不會因單純「講多過做」,令你悶得昏昏欲睡。

說起在威尼斯影展嚇著觀眾的情節,拍來也很大膽,香港列作三級也真有此必要。無論是事先張揚的全身骨折,以至片末簡直是血肉橫飛的大屠殺,影像之大膽震撼,少一點心力也受不住。全片不時也保持著詭異、絕望的氛圍,一眾角色看似「冇個正常」,也讓人看得情緒不安。

 

 


要Dakato Johnson 駕馭這位複雜的角色,真苦了她

看著Tilda Swinton與Dakato Johnson這兩位導演的老拍檔對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前者戲路縱橫,沒有甚麼角色難得到她,此作還得要一人分成三角,當中如Blanc的霸氣、正邪莫辨,簡直揮耍自如,壓場感極強。偏偏,拍檔Dakata Johnson繼續維持著她一貫平庸演技,要演這個看似內心複雜的少女,說服力不強,看著一個老戲骨與她的連場對戲,相形見絀。

 

 

利申,《陰風陣陣》絕非人人喜歡的作品,甚至比《祖孽》更難入口,片長達兩個半小時也未必人人受得來。即使長達兩個半小時,許多細節交代不清,亦出現頗多導演一貫的賣弄造作、故弄玄虛情節,尤其結局真相揭宗後,更深感不少地方在刻意誤導觀眾。整體而論,故事佈局又不乏堪讀空間,於氣氛營造上大玩心理驚慄,即使劇情極為複雜,又不至讓人覺得悶場連連。事先張揚的血腥場面絕非小兒科,重頭戲的大屠殺更是場另類的「影像奇觀」。
Rating:80/ 100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警告:下文含有完整劇透,請讀者留意。 

 

 

電影中的舞蹈學院,的確是由一群女巫所經營,需要定期獻上年輕的少女給年老的Marko,好讓她能夠續命。片初的Patricia本是舞團主角,她發現了這個恐怖真相後,決定逃離舞團,找精神科醫生Josef求救,Josef卻只把她當作精神病、一切皆是幻覺,最後,Patricia還是被女巫團捉到,放在地牢內,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舞團迎來了Susie這位年輕的美國女生,更自告奮勇當上了劇目的主角,半隻腳踏進了鬼門關,自然成為獻祭的目標。這時候,舞團正得選出新一任首領,老手們仍把票投給Marko作首領,令導師Blanc只能繼續教導學員,當她正為下場表演《Volk》教導Susie時,竟因相處日久對她產生了憐憫之情。

 

 

與此同時,Susie的鄰居Sara「突然醒覺」(這裡交代不清,前幾分鐘她仍不相信一切),找到了舞團的地下室,得知一切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在《Volk》表演的當晚,Sara發現了被困地下室的Patricia及其他受虐女孩,她嘗試逃走卻跌斷了腳骨,此時,一班女巫前來把她治好,要她完成《Volk》的表演,才「正式斷腳」。原來,《Volk》是祭典的前戲,這群舞蹈員,就是為了把這場祭典前戲演活。

 

 

祭典開始,Susie醒覺自己的真正身份,自行走入了祭典會場,因Blanc對她已產生感情,竟讓她作出選擇,但此時Susie才顯露自己的真正身份,原來她才是「嘆息之母」!沒有看過原作的三部曲,但翻查一下資料,原作對這個神話有作過解釋,這三位「悲傷之母」分別為「嘆息之母」、「淚之聖母」、「黑暗聖母」,三位悲傷之母皆有強大力量,並希望能得到權力,當中故事背景的德國,就是「嘆息之母」的根據地。Susie的真身為「嘆息之母」,把稱霸這裡的女巫Marko一派盡數殺死,隨後「嘆息之母」Susie對幾位被虐殺至不似人形的少女詢問,她們均希望求死,Susie則用最沒痛苦的方法讓她們脫離痛楚。

 

 

最後,Susie亦跟Josef見面,告知他內心揮之不去痛楚的真相。原來Josef的妻子早已在集中營身亡,告知真相後,她把Josef面對這一切的記憶抹去。到了片尾彩蛋,Susie則對全場觀眾作出對Josef的相同手勢,抹去大家的記憶,這152分鐘沒有發生過。

 

 

到底Susie到底知否她本是「嘆息之母」,還是她從這群女巫「內訌」的過程中,得到了提示而「醒覺」?回憶片段中,她的母親表示,Susie的誕生是罪過,她本就不應在這世上出現,大抵,她生來的一刻已暗知自己是「嘆息之母」,因此年紀輕輕已想來到柏林,實行「奪權」的計劃。這亦可以解釋到,為甚麼這位看似入世未深的少女,為甚麼自告奮勇當上女主角,而她恰好於舞團最混亂的一刻來到,正是知道自己可以乘機「上位」,達至最後目的。

 

 

當然,無論Susie老早知道自己的身份與「宿命」,還是她在受訓過程中慢慢發現,皆可有自身的解讀空間。Luca Guadagnino於呈現這個故事上,確有造作的時候,但其鋪敘這個故事上,總算把這位「嘆息之母」的「醒覺」過程拍得疑幻疑真,不乏解讀空間,當中的意象與種種伏線,事後回想也不乏戲味。

 

回歸老問題,到底本片有沒有需要拍足兩個半小時?個人覺得確有大量刪減空間啦。

 

沒有看過原作,如閣下有看過而有更多解讀,或就以上解讀有任何意見,歡迎留言討論。

 

【最新旅遊文章】大陸住Hostel落荒而逃奇遇記

【最新旅遊文章】What are my destinations in 2019?

 

第五屆「晞。觀影記事」讀者電影投選已有結果,完整名單在此,請即看你投選的心水電影有否上榜:goo.gl/X6DYHt

 

原創小說已於香港正式上架,各大書局均有代售,海外讀者亦可於網上書店購買,詳情請看:goo.gl/3g4Hk8

 

全新自製Postcard正式開售,歡迎下單!詳情請看:goo.gl/Dfmpbc

 

台灣書局兼網上平台亦已上架,可去文中連結購買:goo.gl/xzCymP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