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魔怪客:詭異影像難掩「政治正確」劇本的蒼白無力

糖魔怪客 影評

英文片名:Candyman

 

由Jordan Peele執導的《訪.嚇》《我們.異》皆成了叫好叫座的經典之作,有他的名字加持,好像能馬上令叫座力大增。《糖魔怪客》由Jordan Peele編劇兼監製,是1992年《追命傳說》的續集作品,一如《月光光心慌慌》般抹去失控的續作,直接連結首集《追命傳說》,講述首集故事發生多年後,神秘的「糖魔」再度現身殺人。時歷近三十年後再拍部續集,對比起原作確多了幾分詭異迷離的心寒感,多場鏡中殺人的異像,確為典型的虐殺電影增加了驚人之效。即將執導《Marvel隊長2》的Nia DaCosta,除了殺人場面夠創意外,影像上也充滿凌厲的風格,就如開場的城市異像、以皮影戲倒敘回首集,並於片尾剖析「糖魔」的故事,確為續集注入了新能量,為觀眾帶來耳目一新之效。技術上的成功,卻難掩故事的乏味。即使延伸了《追命傳說》的故事,卻沒有太大的進展,後半段劇情之跳脫更覺不明所以,有感故事連個半小時都充撐不來,就要大加無謂的支節去增加殺人場面。Jordan Peele的《訪.嚇》以創意方式去為黑人發聲,惟《糖魔怪客》不斷道出「黑人的命也是命」,亦安排了大量「政治正確」的人物設定與故事情節,過份刻意反令故事來得突兀,結局草草收場。

 

藝術家Anthony來到了芝加哥的新區,希望尋找新靈感,以突破事業的瓶頸。他在資料搜集過程中,遇上了一位老居民,告訴他有關「糖魔」的故事:只要對著鏡子說五聲「糖魔」的名字,就能召喚「糖魔」,「糖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到市區進行殺戮。Anthony漸漸發現「糖魔」的故事給他大來靈感,甚至令他不期墮進昔日的故事中不能自拔。「糖魔」讓Anthony的藝術事業突飛猛進,惟這個已成都市傳說的故事,竟在Anthony身邊成真...

 

《糖魔怪客》前半段恐怖感足,影像也具莫名的詭異感

糖魔怪嚇 評價

原定去年暑期檔上映的《糖魔怪客》,最終因為疫情不斷延期,更一直有傳是去年年尾疫情漸見好轉的「試水溫」上映作品,但仍不斷延期再延期,好像連環球自己都沒有太大信心;在芸芸大片之下,差點讓人忘了有這部作品存在,作為近30年前的故事續集,《糖魔怪客》叫座力似乎也真差了一點。沒有抱太大期望,喜見《糖魔怪嚇》的驚嚇場面氣氛頗為到家。對比起1992年的首集《追命傳說》,《糖魔怪嚇》的血腥場面更為大膽,被評作三級電影亦不過份。誤以為純粹是一部虐殺電影,卻喜見「鏡內倒影殺人」的意念拍得極具創意,畫廊一幕於鏡內逐步迫近,氣氛營造相當到家,而男主角在走廊發現「秘密」的一段也懾人心魄,無論特技效果與場面駕馭,對於只第二次執導的Nia DaCosta而言,敘事之功架確屬驚喜之上。

 

《糖魔怪客》不單在驚嚇場面,影像也能製造出詭異之效。從片初「倒轉」的城市影像,到那個仿被世遺忘的舊社區,俱成功烘托出所需氣氛。作為時隔三十年始出現的續集,《糖魔怪嚇》也用上了創意的皮影戲去倒敘劇情,讓故事不致單調沉悶,甚至於片尾再以同樣方式去解構「糖魔」的起源故事背景--請別馬上離場,這設定甚有心思,也是電影的一部份,亦能呼應回首集發展下去,頗見心思。

 

《糖魔怪客》欲談的議題過多,終至支離破碎,草草收場

糖魔怪客 影評

可是,《糖魔怪客》的劇情可真不敢恭維。縱按著首集發展再牽引出新故事,過程倒真沒有太大驚喜,除了幾場曇花一現的殺人場面外,更可說是悶場甚多。故事要鋪排「糖魔」這個角色,竟用上超突兀的「說故事」方式去讓主角「入局」,而追查的過查也相當牽強,得靠無數個巧合才能成事。主角與「糖魔」之間有何關係,相信觀眾不難猜度,在這個懸念外,《糖魔怪客》並沒有明顯的劇情發展,甚至難解主角找到了「糖魔」的秘密後,劇情還能怎樣發展下去,便安排些無關痛癢的受害者以充撐時間。觀影時,不禁會想起了《7步成屍》,主角搞至這個模樣也不去求醫,老早已超越了「睇戲唔好駁故」的定律;當他終於去求醫,又突兀地安排他中途離開,最終「求醫」這件事不了了之就直接進入結局高潮戲。有感Jordan Peele與Nia DaCosta想突破《追命傳說》的劇情,發展出全新的故事方向,惜中段以後似乎進退維谷,男主角有如著魔後的劇情便急轉直下,劇情跳脫更讓後段草草收場。

 

《糖魔怪客》以此水準都獲得外地空前好評,未知是否「政治正確」的元素超明顯,廣受外評所愛?當年《訪.嚇》得此好口碑,全因將為黑人發聲的故事以極具創意的方式道來,惟《糖魔怪客》幾乎就把「黑人的命也是命」直接宣之於口,末段刻意去為黑人發聲,再加上極具典型性的「政治正確」人物設定,卻對主線毫無幫助,突兀的鋪排反讓末段來得不明所以,甚至帶點反感。非說一部恐怖片、一部虐殺片不能加入政治元素,惟這些刻意的人物設定非但對劇情毫無幫助,更讓故事發展急轉直下;為求達到「政治正確」所需,故事沒有解釋太多便就此收場,完全浪費了前半段苦苦建立的世界觀。或許電影為求拍續集留下一個開放式結局,只可惜以此收筆確令人看得不是味兒。

文字工作者也得要吃飯,你的支持是我寫下去的原動力。請給點心意,給小弟走更遠的路,寫更多好文章,歡迎透過以下QR Code課金以作支持:

75486099_723429001505181_3402665167123644416_n
同時,你也可透過Payme link:https://payme.hsbc/jackyhei
或Paypal捐款:paypal.me/jackyhei

總括而言,《糖魔怪客》有著Jordan Peele的劇本,後天又有Nia DaCosta於恐怖影像上的處理上,在同類作品中破格創新,前半段成功就著首集劇情發展出全新故事,屬精彩的恐怖電影續集示範。只是,《糖魔怪客》後半段被政治正確掩蓋了主線發展,劇情突然大為跳脫。故事先天已難以撐足一部電影,還得被這些處理弄得支離破碎,中段悶場連連,驚艷的恐怖場面也沒有再次出現;過度政治正確的收結,亦未必人人能夠接受得來。在此有形無神的人物設定下,Yahya Abdul-Mateen II想成為另一位Daniel Kaluuya還欠個機會。
Rating:50/ 100

 

【最新生活文章】這些年來的情路跌踫,你學會了甚麼?

 

✨電影網店現已開幕,多款電影海報、電影精品低至$5起,快啲嚟睇啦:https://bit.ly/3qLPkpk

 

「晞。觀影記事」Patreon加強版已經開幕,精選深度獨家電影文章,請即訂閱:https://bit.ly/2TS6BiE

 

感謝各位支持,小弟執筆之原創小說,私人貨存已全部售罄,有意者繼續可到此文章內的連結購買!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MeWe: travelerwithmovi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