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uman Centipede(人形蜈蚣):最緊湊之情節,最不安之構想

變態虐殺恐怖片一年盛產極多部,但是要拍得夠話題性,劇情要夠震撼,才能懾人心魄成為出眾之選。當〈恐懼鬥室〉系列成為異數「成名」的虐殺片時,其實好此道者的小數觀眾當然知道這個系列不過是「小兒科」之作。今回所看的〈The Human Centipede〉(《人形蜈蚣》)就是一部離經叛道,完全是變態得慘無人道,令人看得相當不安的恐怖片,最要命的這回觀眾並非看到受害者怎樣被「虐殺」,而是要從連續不斷的虐待中被刻意求生,劇本又處處營造令人難以忍受的絕望感,電影的過程無疑是相當緊湊,迫力十足,誠言觀影過程絕不好受,只不過卻是一回相當難忘的觀影體驗,本片也值得分享一下。

 

警告:下文含有本片重要劇情及結局暗示,請讀者留意。 

 

Lindsay和Jenny是一對好姊妹,她們自駕環遊歐洲,正準備前往派對時,卻在森林迷路,慌亂之間找到求救之大屋,不久卻發現自己走進了錯誤的陷阱。一個連體嬰切割手術的海特醫生,不堪寂寞決定當一項大膽實驗,把三個人連在一起!無辜的Lindsay和Jenny慘成受害者,與一個日本遊客被接駁成一條人型蜈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海特的「訓練」下,三人被受侮辱,決意逃出生天卻發現非易事...

 

看罷全片,我不得不讚創作人Tom Six可以從腦海中生出這麼一個變態的想法,更聲稱是醫學上完全可行,把三個人連在一起,於地上爬行。這是一個很出色的恐怖片題材,但我卻想不到這項「實驗」並非製造緊張的賣點,電影於中段竟然已「實驗」成功,全片大部份時間就是看著這「三節人」如何備受虐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本片的過程確實拍得相當緊湊,完全沒有冷場可言,特別是這個異想天開的設定,無疑令觀眾很想看到最終劇情可以怎樣「收科」。當然,本片所營造的仍是一貫恐怖片的設定,處處帶給觀眾希望,卻因為主角們之間的義氣,又或是當出一些愚蠢的行為,把希望變成絕望,而這個「蜈蚣」式設定,更把希望處處推向絕望。結局的終極奮力求存,拍來極具迫力,若稱是影史上最緊張情節之一也無過譽,幾個希望同時進行,卻因著種種巧合令受害者推向死角,悲劇色彩濃烈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卻因著那一絲希望仍讓人抹一把汗,希望角色能夠得救,甚至死去大抵比生存更難受。整部電影的氣氛就是充滿著一種無形的壓迫力,加上詭異的感覺實在令全片的追看意慾大增。

 


本片的設想無疑大膽創新,是個恐怖片的好題材,只是拍得過於詳細,難免令人相當不安
〈人形蜈蚣〉並沒有殘忍血腥的畫面,只不過全片的意識令人相當不安,並非大賣血漿和人體器官展現,三個受害者的生存模式無疑令人慘不忍睹,當中更加入了不少極具侮辱性的場面,極考演員的接受能力之餘,觀眾腦海中投射出那些意識,也感到相當不安,觀賞本片前需先有心理準備。電影中那個變態醫生把人當作狗一樣看待已相當令人反感,另外把排泄器官和食道連在一齊,離經叛道的意識也令人作嘔,雖然電影沒有拍出來,光是那個意識已經令人反胃。再者,全片不斷發出陣陣淒厲的叫聲,受害人的嘴巴均被縫到另一人的屁股上,哭叫不得,只能發生陣陣慘叫,觀影過程更添幾分不安情緒。
此類大膽設定的恐怖電影未必人人受落,但總會有一小部份喜歡看題材偏鋒尋刺激的觀眾愛看,只是〈人形蜈蚣〉的設定實在過於「前衛」,敘事手法未必人人接受得來,甚至已超越了「意識不良」的層面,相信於不少地區會成為一部禁片(香港理應沒有上映之機會了)。導演在訪問環節中聲言要拍一部令人不安的恐怖片,只不過以此設想敘事難免過於偏激,完全是一部道德淪亡的電影,看至中後段我都帶有強烈的反感情緒,大抵,這就是導演希望觀眾感到的情緒,這一點,他成功了。

 


Diater Laser所演繹的變態醫生實在太維妙維肖,絕對令人不寒而慄
全片的氣氛無疑營造得相當出色,但是演員的演出才是靈魂之處。Diater Laser演出變態醫生的一角,面無表情眼神兇險,處處流露出殺機之餘,也不忘帶點咄咄逼人的狂亂構思,一個經典的變態角色完全由他而起。片中兩位女主角Ashley C. Williams及Ashlynn Yennie全程只靠眼情演戲,卻完全突顯了受害人那種絕望無助的神情,完全交足戲,當中二人單靠肢體動作也完全表露出好友之間的互相扶持,還有演「蜈蚣頭」的日本演員Akihiro Kitamura,堅毅勇敢留守之最後一刻,你不仁我不義,那種堅持和勇氣絕對令人加許。他們演出的三位受害者需要不斷受著連番侮辱,心理要求極高,難得他們完全不顧一切落力去演,其專業精神絕對可加。

 

〈人形蜈蚣〉以電影角度而言,確是一部相當傑出的恐怖片,密不透風的連番驚慄刺激,處處營造的壓迫感,不靠血腥場面單靠氣氛取勝,已在恐怖片的格局中先勝一仗。四位主要演員完全角色上身,驚心演繹更為全片錦上添花。只不過電影的設定無疑相當大膽,完全挑戰道德思維,慘無人道的「訓練」過程相當令人不安,未必人人接受得來,這種大膽的假設極具爭議性,拍了出來效果氣氛是好,只是意識相當反感,即使有此構思也無須這樣「如實」拍出來吧?
Rating:85/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