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普通話版):破舊立新,還是傳統

7月30日 19:50 百老匯電影中心

「武俠」二字,看似精簡實則模糊而背後之意義,更是中國文化及情感中一個博大精深之詞,每個人對「武」對「俠」都有不同的概念,而陳可辛斗膽用上此二字作片名,更聲言要用武俠改變武俠,採用破格手法去談一個武俠故事,以科學查案式故事,包裝一個內容平板的武俠故事。對於陳可辛是次破格手法我是挺欣賞的,尤其是片初利用科學去解構武術,拆解懸案,過程極具創意。可惜,〈武俠〉的下半部劇力嚴重不繼,前段科學驗證手法的轉折非常突兀,哪管片末重頭戲的兩場打鬥多精彩,也難以彌補劇力之不足,結局更是極度「出人意表」。陳可辛拍了幾部口碑不俗的作品後,今回我覺得他玩得過火失控了。

 

劉金喜在劉家村中與妻子阿玉、兩位兒子過著平淡的生活,隱姓埋名的他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深愛劉金喜的阿玉一直不敢去問。村中發生離奇命案,劉金喜在危急中擊敗兩位犯罪壯漢,成為一時佳話。此舉卻引起了捕快徐百九的注意,更認為劉金喜的身份並非普通村民那麼簡單,徐百九邊查邊迫使劉金喜的身份顯露,他隱姓埋名的秘密被解封,終要面對昔日沾染到那江湖上的恩怨...

 

陳可辛在〈武俠〉中用上了嶄新的手法去談一個傳統故事,透過科學角度去印證武打功夫的種種謎團,透過「內窺鏡形式」去看打鬥對對手所做成的傷害,慢鏡處理的手法屢見不鮮,但用上科學角度去解構穴道、力度所做成的傷害,甚至取出數據去計算輕功的重量,似是疑非的數據帶點誇張,雖然引起部份觀眾的笑聲,我還覺驚喜無限。那些科學式驗證相信「吹水」居多,但綽頭十足還覺過癮。
至於全片最驚喜的一段則是徐百九對劉金喜擊敗兩位壯漢的案情拆解。故事以「羅生門」式格局,透過不同視點去剖析一宗懸案兩種不同的說法。徐百九懷疑劉金喜運用武學異稟反客為主,扭轉其受害者的身份,在影像和解說上俱營造出充滿驚喜的戲味,把武學的精緒盡情發揮,當中對科學和武學之間那獨到見解更令人眼前一亮。這一段的節奏和氣氛拿捏得相當準確,尤其是敘事上的破格手法極具創意,絕對是全片的精華所在。

 

在影像的處理上,〈武俠〉那影像流麗的動作場面型格十足,也是盡現於片初那查案的一段,那些慢鏡頭的運用絕不賣弄,充滿美感。電影取景地於雲南一帶,片中山明水秀,景致一流,對應出主角隱居時的恬靜和諧以及村中的民風樸素,在靜態的攝影上沒有太多花巧鏡頭,運用光暗對比締造鮮明效果,過程也看得很舒服。在動作場面上,全片並無甄子丹式由頭打到尾,極其量只有兩場主要的動作場面,當中我比較喜歡甄子丹和惠英紅在屋頂上的輕功追逐,鏡頭伴隨著兩位角色在屋頂上的漫長追逐,很刺激而充滿速度感,及後配上了甄子丹擅長的埋身搏擊武術指導,惠英紅的雙刀追殺,動作爽快而簡潔刺激,更令我想起甄子丹於〈殺破狼〉內那成名的一幕。
此外,〈武俠〉在敘事上欲求破舊立新,連帶配樂的運用都別出心裁。片中有幾段充滿時代感,擁有強烈節拍的配樂,風格獨特,配合上片中那些帶點現代節奏的敘事手法,為傳統古裝武打場面做出了視聽新境界,帶動起觀眾的情緒。值得一提是,片中幾場唱山歌的場面充滿地道情懷,更成了〈武俠〉中充滿幽默感的場面。

 

其實陳可辛拍這部〈武俠〉假如保持著一貫破格手法去敘事,不難成為類型片中的一部經典,偏偏中後段又加入回典型的武林恩怨橋段,卻因著片初的破格敘事而導致這段恩怨情仇寫得太模糊,劇力更是疲弱得追看性大跌,純粹鋪排兩場壓軸的甄子丹武打表演。
雖知故事前段鋪排著精心的查案驗證,那種誰是誰非的判斷到散場仍能保持神秘,這個觀感並無問題,但劇本又要加插一場家族情仇去帶動片末的重頭戲,惟這場家族情仇交代得極其含糊,在觀眾連來龍去脈都未完全清楚前,便掀起腥風血雨。如是者,片初的懸案和片末的情仇已扯不上關係,而劉金喜和徐百九之間的關係突變,更是毫無鋪排。片中從科學漸變回傳統武打的「假死」過渡情節,拍來更是沒頭沒尾,完全一頭霧水不明所以,成為電影中的敗筆。雖然結局的制敵方式也是用了比較科學的手法(能否接受見仁見智),但是上下半部份調子相差實在太大,變得尤如兩個不同故事,劇力更是直線急降。

 

另外,〈武俠〉一片不只求破格,更銳意「改變武俠」,除了利用科學角度去看武術,整個故事其實與典型的武俠故事相差不大,卻在兩小時內交代得太多範疇,變得顧此失彼,難得完整觀感。上文提及過的科學與武術之間的轉折是最大敗筆,不夠自然流暢,另一方面,劇本有意無意加入法理與人情等老調大牙的矛盾,也寫不出個味道。〈武俠〉在樹林捷徑和河邊加入的兩場戲談法與情、善與惡的反思已略嫌突兀,尤幸當中所談的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惡,再引伸到緣份的命題,有著獨特見解也尚能接受,可惜這個母題並無好好發揮下去,當故事轉折到重頭戲後,徐百九那角色的性格話變就變,最後也敵不過人情,令前段的執意變得無謂,爭論著人性本善還是惡也變得帶點造作。
片中唯一從頭到尾俱可觀的範疇,還是此類電影中最典型的親情戲。雖然電影中的親情戲不多,但寥寥幾筆效果己相當突出。劉金喜隱姓埋名後過著的簡單生活,與兒子之間的嬉笑怒罵,與妻子的患難感情,效果都相當討好。即使片末「另一個家庭」殺出,一場食飯戲既拍出了強烈的劇力,仍保持著一家人血濃於水的感情。故事較格還破格,到最後,最可觀的一環,仍是最傳統的親情戲。

 

演員方面,甄子丹為求改變戲路,接拍這部文戲多於打戲的〈武俠〉,那種樸實內儉的性格,糾纏於過去的矛盾爭執,開始脫離了昔日木獨的感覺。金城武所演的徐百九,對查案的執迷有點煩人,劇本所限他在中段更離奇失蹤一會,發揮不強,最難忘的還是他那滿腔四川話,看普通話原音版,就是為了他。全片最驚喜的角色相信是王羽所演的教主,出場幾幕霸氣十足,喜怒不形於色的嘴臉令人不寒而慄,末段的同台食飯戲更把劇力推向高峰,是為全片最精湛的一員。女角方面,湯唯戲份不多,演繹一個小女人卻是最有女人味的一回,而海報上佔一席位的惠英紅,原來只是可有可無的客串性質,觀眾連她的身份和背景也沒弄清,確演出了全片最可觀的一場動作場面。

 

〈武俠〉以破格手法去拍一回武俠故事,前半段確實驚喜無限,無論敘事、影像和氣氛俱一流,只看觀眾能否接受這種敘事方式。可惜,〈武俠〉前段一味破格卻無以為繼,後段又淪為典型的武打電影,轉折極不自然,兩種風格又難以湊合,變得虎頭蛇尾,末段劇力嚴重不繼,哪管有兩場精彩的武打場面也於是無補,劇情突變又無好好交代。我覺得,懸案刻意拍得模糊是恰當的做法,但連恩怨都未好好解釋清楚便大打一場,最終還是淪回傳統的武俠片,只不過全片太貪心,連傳統都顯得格格不入。
最後,〈武俠〉觀看原裝國語版,確實可以欣賞到金城武苦練的四川話,以及湯唯流利的普通話。可是,當主角甄子丹、惠英紅、王羽等角色都全部要配回普通話時,我覺得本片言語上的毛病是先天性不足,似乎看哪個版本都沒有太大關係。
Rating:70/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