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一章:步步為營 (Part 1)

*此為小說的「下半部」,「上半部」將會陸續從Facebook Page轉貼過來,如新讀者有興趣從頭看起的話,可回到Facebook專頁「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瀏覽*

 

Kim看出了我的怒意,老早便向我道歉,但每天晚上仍是大吵大鬧,只無那夜過份罷了。除性格上,這個人的生活習慣也很有問題,我從沒見過他會放好任何東西,在他床邊總會圍著很多啤酒瓶或零食包裝紙,甚至有一段時間幾天沒洗澡,夜夜一身酒味,難受程度實跟噪音無異。有一次,他打碎了我的杯子。雖是一個廉價的水杯,我都打算回港時把它棄掉,Kim卻毫無悔意:「Just a cheap one, it’s OK!」,這件事又令我們關係進一步惡化。還幸,Jack看似是個「牆頭草」,雖然韓國人也得幫韓國人,有時候,他也會罵Kim,起碼不只我一個人覺得他有問題。

對韓國人再不滿,我也得跟著他們工作,畢竟這個地方只有清一色韓國人與我相同職位,外國的背包客,當然一一被分配到較輕鬆的崗位。工作上,還是要與韓國人一起。我跟Jack和Kim當上同房有很大麻煩,但慶幸我不用跟他們工作,除了每晚碰頭外,基本上無需跟他們接觸。

一般而言,我主要是跟Charmaine合作,每當她放假或房間供應緊張,我都會跟Jo、Katy和Jun一起工作。Jo是比較強勢、認真的人,事事要求盡善盡美,沒有Charmaine的俏皮,反覺她工作太認真,工作起來也蠻有壓力。她很喜歡吩咐我做這做那,而Charmaine教了我的一些躲懶「秘技」,在她看來不能接受,還要我別誤信Charmaine那些怪理論,看她向我擺出一副「大姐」的感覺,也真不太好受。

別看Jo是個很認真的人,說到感情事時她仍有一顆少女的心。她已年近三十,回韓國便會結婚。她在此希望扭轉一貫韓式「大男人」的感覺,來澳洲賺一筆錢回國結婚,不讓丈夫專美。她在韓國當英語老師,難怪她的英語說來最是流暢。她時常把「Sexual equality」掛在口邊,我漸漸明白到何以她事事這樣認真,無非也不想當個別人眼中的「小女人」。

與Katy工作則與Jo有極大分別。Katy雖然也是個認真的人,但工作效率較慢,反不及我這個新手。她的英語不佳,本身也比較文靜,工作時話不多,有時候也比較沉悶。只是,與Jo合作以後,再跟Katy工作,倒會是一回休息。

當中最有趣的是Jun。這個三餐要吃辛辣的男生,工作時總會有很多古靈精怪的想法,像他看見混亂的客人,總喜歡用吸塵機掃客人的衣服發洩、看見客人在房間內有一大袋零食,又會順手牽羊拿幾包走。工作得累了,甚至會大模斯樣坐在客廳,開著電視來看。對比起Jo、Katy,甚至Charmaine,他每天像玩的工作模式,往往會連累我被Sam責罵。有時候,Charmaine路過房間,看見他開了個音樂頻道來看,竟會走進房內一同跳舞。看著Charmaine和Jun這一老一嫩的活寶貝,真想像不到他們走在一起工作時,將發生甚麼趣事來。

與Jun拍檔,總會發生很多趣事。像他推著工具車時,總愛「走捷徑」越過草叢,惹來園丁的追罵,我們得馬上狂奔;他常在身上放有很多零食,用以餵飼野生動物,我們的車子總會惹來很多小松鼠。Sam看在眼內自然又會大罵一番,因此,我們經常要懂得「執生」。

袋鼠有一個古怪的習慣,原來牠們很喜歡吃紙。車子上的廁紙常會被牠們咬爛,再加上Jun常用食物吸引野生動物,自然令更多袋鼠跑來吃我們的紙製品,像廁紙啦、衛生袋啦。有一次,我們在房間工作完後,一隻袋鼠正拿著一卷廁紙吃得津津有味,完全把我們視為局外人。Jun把床鋪塞在我手上:「Take it.」他跑到工具車上拿起一枝漂白水,對著那頭袋鼠不停地噴:「Fucking Kangaroo! Fuck you! Fuck you! Go away!」我總覺得這樣子對袋鼠好像不太好,而那頭袋鼠也被他噴得往後撤退。

Jun得戚地向我說:「See? Punishment! Haha!」

說時遲那時快,那頭袋鼠馬上把廁紙拋到地上,跳了兩跳到Jun的身後,我還來不及大叫,Jun已被袋鼠一拳揮到背上。Jun躲避不來,轉身再向袋鼠攻擊,但他還未噴得及漂白水時,已給袋鼠狠狠一拳,「啪」的一聲擊在臉上,Jun慘叫一聲,應聲跌在地上,臉馬上腫起來。袋鼠仍想向倒在地上的Jun步步進逼,Jun馬上一個翻身,朝袋鼠的眼睛噴漂白水,袋鼠大叫一聲馬上逃跑。

袋鼠常被澳洲明信片描繪成帶著拳套的拳手形象,這刻我終於明白了。

這一切來得太快太突然,我完全反應不及,我扶起Jun問:「Are you ok?」

Jun摸摸臉上的紅腫位:「Ah… It hurts…」他很快便回復過來:「Hahaha! It feels great! I was hit by a fucking kangaroo! Yeah!」他坐在地上大笑起來。我回想起這十來秒的畫面也覺得可笑,不住跟他大笑起來:「You crazy man!」

「Yes! I am crazy! Fucking crazy! Wow!」

這是我頭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見「袋鼠打人」。

Jun仿被袋鼠打得傻了,整天都在傻笑著:「It feels great!」,他看來十分高興,對Jo和Katy說著這個故事,甚至要我扮袋鼠,向Sam演示他如何被擊倒。雖然與Jun合作,幾乎每次都會被Sam罵或是被客人投訴,但我依然樂在其中,畢竟與他合作,永遠都有些始料不及的事,而他亦有能把工作變得好玩。Jun總覺得我英語程度很好,常要我教他英語,甚至找來一本字典要我教他。我笑說,這年頭怎還會有人用字典?他卻享受這個過程。可惜,Sam喜歡一男一女的組合,所以我跟Jun合作機會不多,倒是入夜後,他在廚房當Kitchen hand時,總會找到很多奇怪的樂子。由於他跟廚師很熟稔,常會找到一些珍貴食材,又在空閒時請廚師做一些精美甜品,他也總會預我的份。

在這裡工作,日夜各有不同的樂子。我喜歡早上在這些森林小屋內工作,每天隔著玻璃窗看著窗外的美景。這裡位處內陸地區,天雨不多,每天都是陽光普照,推著手推車在小屋之間的小徑來回穿梭,寓工作於娛樂,是一大快事。晚上的工作相對較輕鬆,而且能與客人聊天,他們盡皆是「資深」的澳洲旅遊家,聽著他們的故事,倒也是一回很有趣的經驗。

天氣清涼是這裡比Fraser Island好的原因吧?每天的氣溫都在約十度之間徘徊,加上十分乾爽,天天陽光普照,除了晚上面對Kim這個怪人外,每天也保持著愉快的心情。

其實,每天工作得挺累,入夜以後,開始也沒管Kim的瘋言瘋語,而Kim和Jack與一眾韓國人熟稔後,下班後時會到獨居的Jun家中喝酒玩遊戲。Jun曾邀請過我去玩,嘗過一會聽見大量聽不懂的韓語,我仿佛只有「陪笑」的份兒,後來也沒有再去。畢竟,我還是對Kim有點反感,也很難要求一班韓國人為了我說英語。

某夜,漆黑中我嗅得了Kim和Jack滿身酒氣,我知道他們又喝醉回來了。Kim全不顧我在睡覺,把燈開著,然後大呼大叫,把我完全吵醒了。很快,Jack把燈關上,幸好我還要這個較貼心的同房。我朦朧地睡去,心忖何以Kim這一夜竟乖乖靜下來?未幾,我卻聽到嗚咽聲音。半夜三更我還誤以為「撞鬼」,很快我便意識到那是Kim在哭,我張開眼睛,看見Jack正在安慰他。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