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一章:步步為營 (Part 2)

「No!」他「啪」的一聲把燈關上,我馬上意會過來,這自大狂不想我看到這個樣子。

「She has a boyfriend! She broke up with me!」其實關掉了燈,我也看到Kim哭傻了的樣子,突然他「嘩」的一聲,嚎哭起來。

「Aiya… Woman.」Jack簡單一句,無需多說,我明白了。

「Fucking bitch! Fucking Whore! Fucking Slut! Fucking… Fucking stupid woman!」Kim胡言亂語,原來他也認識頗多英語詞彙。

我想起了自己一個月前的情況,深同感受,即使我極討厭眼前這個人,我仍拍拍他的肩膀:「Hey… Cheer up man…」

「FUCK HER!」Kim大叫:「As I said, love is pain… It is so pain… She’s… I… I saw her Facebook… She’s… Motherfucker! She has a boyfriend! Fuck!」他半醉半醒,說來斷斷續續,得由Jack替他「翻譯」。

Kim的女友是他的鄰居,漸漸,Kim發現女友對他感情變淡,便建議分開一下。由於女友住在他家對面,Kim天天都要看見她,畢竟他仍然深愛著她,終難忍女友對他視而不見,便毅然決定出走澳洲,想用一到兩年時間去忘記她。沒想到,Kim竟發現女友Facebook突然變成了「In a relationship with XXX」,他因而崩潰了。

唉,又一個為情的傷心人。

Kim拿著那瓶Jim Beam酒,繼續一口口喝下:「I love her so much… So fucking much!」

「I can see that, but… you’ve drink too much.」我非常理解Kim這刻的心情,也羨慕Kim這刻有我們伴著他,而非一個人面對。

「Jacky is right! Enough…」Jack嘗試把酒拿走,Kim用韓語大叫一聲,然後「砰」的一聲倒在桌上。

「Oh! Finish! Done!」Jack看著醉倒了的Kim,語帶幸災樂禍:「400 girlfriends huh? Only one will make him fucking dead.」

突然,我覺得Kim很慘。雖說他早跟女友分手,她跟誰在一起也沒問題,但這種心情還是很難受吧?Jack失笑:「I take care him for a whole fucking night, he keeps on saying fuck and fuck and fuck, god! I am so tired and I don’t want to listen again. I hope he will sleep till morning.」雖然我內心不斷重申,我很討厭這個Kim,但看他欲哭無淚、幾近崩潰的樣子,我是極有共鳴的,這個時候,最需要人安慰,Jack說:「Just go back to sleep, Jacky, leave him alone.」

我看見Kim醉到了仍在流淚,拿他的棉被為他蓋上。

我不知道Kim到底是否他口中所說的「花花公子」,也不知道是否因這件事令他變成這樣,這刻,從他的反應中,我知道他骨子內還是一個深情的男人,最少,曾經深情過。

第二天,Kim維持著同樣姿勢倒在桌上,Jack笑說:「He’s fucking dead, haha!」

這件事,似乎在韓國人的圈子內有一定回響,這天跟Jo拍檔,她也不斷對我說昨晚的事,看來Kim也真「發酒瘋」了好一會,也難怪Jack那麼反感了。不過,Jo「大女人」性格又起,不斷對我說:「I think the girl didn’t do wrong, she made a right choice. Don’t you think so? Actually, I don’t think Kim is a good man, for me, I won’t choose him as a boyfriend.」我不便介入太多別人的感情事,反覺這班韓國人表面團結,實則仿似互不咬弦,真有點虛偽。

工作途中,我看見Kim蹲在樹林外,呆呆地看著一隻袋鼠,我上前問:「Hey Kim, you… OK?」

「Oh Jacky!」他說來有點尷尬:「Thanks… Last night…」

「It’s OK.」

「Love is pain… Fucking pain…」Kim繼續喃喃自語。

「Don’t think too much.」我心忖,你身處在這環境中療傷多好,我可得獨個兒面對四面牆!

這件事倒令我看到這群韓國人有多虛偽,像Jack經常在我背後取笑Kim的哭樣,而Jo更常說Kim哭得完全沒有男生氣概。我每天看見他們在Common room內嬉哈大笑,就覺這群人真是表裡不一,我也得小心點。

我的工作開始上手,也沒多依賴這班韓國人了,有時候跟他們一起工作也真挺累,我永不知道他們哪刻是真、哪刻是假,他們總會在背後互數對方不是,有時候不斷問我私人問題,但對自己的事情又總十分保密,尤其是Jo吧?在眾人面前擺出一領導者的姿態,我總覺得她城府很深,也不敢對她吐真言。

奇怪的是,這裡的外國人較為內歛,不如Fraser Island那幫好玩。雖然我就住在外國人對面,晚上卻很寧靜,大家都躲在各自房間中休息。大抵是天氣太寒冷吧?他們曾邀我圍在餐廳外的火爐旁喝酒聊天,但是天氣實在太寒冷了,大家聊了幾句都冷得要回房間。在這個地方我沒有跟誰特別要好,而眾人之間似乎感情也不太深厚。當然,這些事情也得兩面看,生活環境確較沉悶,相對之下卻較平靜,沒有夜夜笙歌,但我還得對著Kim這個「麻煩友」。

很多個晚上,我都要跟他爭執。他事事混亂、夜夜喝酒胡天胡地、幾天沒洗澡惹得一身惡臭也罷,我開始已習慣了--我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悲歌,我竟習慣了他的惡習,但最討厭的是他還得要干涉我的生活。有一次,放假前一晚,我在房間內看電視,他們二人已入睡,我把電視調至近乎靜音。

「Jacky, you are so noisy, I want to sleep!」Kim大叫。

「Let me finish first, just 10 more minutes.」我正在看一個搞笑真人節目。

兩分鐘後,他竟破口大罵:「Hey! I told you to switch off the fucking TV, god damn it!」

「I didn’t stop you from drinking and laughing every night, how come I can’t watch TV for 10 fucking minutes?」

「What…」Kim一時語疾:「Fuck you!」

「Don’t fuck me, asshole!」

「Hey stop arguing OK? Both of you, please stop, I want to sleep.」Jack擔當著一貫「和事佬」的角色。

「I don’t care.」我繼續亮著電視。

「You idiot!」Kim乾脆把電視關上,然後對我說了一句韓語髒話,跟你同居一室那麼久,難道我不知那是髒話?

「我屌你老母啦冚家鏟!」我衝口而出,把電視再次亮著,對Kim舉中指。

「What did you say?」Kim也太認真。

「Nothing.」我笑說,Kim打算再次把電視關上,我不想「小學雞」地與他不停地「玩電視」,指著他說:「Try to touch that button one more time, try it, for one more fucking time.」

我老早知道「累鬥累」是Kim的弱點,他果然退縮:「Fucking Chinese.」

「Come on, go back to sleep, anyway, we are all fucking Asian.」

「Hey! Fuck you two, fuck all of you!」Jack被我們吵醒,也不禁憤怒。

「Sorry.」我繼續自顧自的看電視。

Kim「失戀」的態度轉變只維持了數天,很快我們又回復了這原狀。因此,即使我放假,也沒有甚麼朋友。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