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二章:人性顯露 (Part 1)

539262_4485088850326_341303880_n

 

「嗄嗄...」天色漸暗,氣溫開始寒冷,雀鳥仿已休息、微風已不再吹動,耳際聽到的,只有自己因累極喘氣而發出的聲音。

 

時間雖然趕急,我仍得格外留神。這不單是在狹窄的山坡、鬆脫的石頭上,很容易便會掉到山下,更重要的是我必需謹慎留意那藍色標記、二百米的路標,還有地上的腳印。我沒有機會給我第二次迷路。

 

對比一切路標,其實腳印對認路最有幫助。天色漸暗後,我很難分辨哪塊石頭較鬆,多次險些兒滑倒。雖然,石頭上當然不會有甚麼腳印,但石頭旁泥土的腳印卻告訴我,那準會是較安全的路線。

 

每當地上的腳印開始淺,或是有一段時間沒有看見路標,我便留神起來。終於,路況開始平坦,眼下的樹林漸近,我知道已達山腰位置了。未幾,眼前無路,一個藍色的標示告訴我,我回到了那道懸崖了。印象中,那應是整段路程最難的一關,翻過這裡後便好走得多了。

 

乘著天色還有一絲曙光,我戰戰競競地轉身向崖邊突出的踏腳位踏去。雖然在此掉下去一定不會死,但肯定會重傷,我還得小心一點。

 

踏了一級後,再慢慢步向旁邊突出位置。太遠踏不到的位置,我寧可俯身慢慢滑下山坡。

 

 「小心呀!」腦海突然響起了晴晴嬌柔的聲音。

 

他媽的,「上山容易落山難」這句話,在此最能體現到!

 

「快到了!加油呀!」晴晴又在我腦海說話。

 

「呼!」我看到快將及地,決定轉身滑下去。

 

「啪」的一聲,我終於碰到地面。謝謝你,晴晴。

 

快到了!我急步而走,越過了亂石叢林、走進了樹林,眼前巨木參天告訴我,將近回到山腳了。頭頂的陽光漸從閃閃生輝變得黯然無光,樹林內只剩下了微弱的光線。

 

「支持著呀!快到了!別困在這樹林中呀,不然你真要收皮了,嘻!」晴晴的聲音又進入我的腦海中,我仿佛看到那世上最美麗的身影在我眼前飄動,伸出手來牽著我走。

 

很口渴!很累!我摸摸身上那只有一口的水,往唇邊喝了一小口。

 

沙嘞沙嘞。

 

漆黑中,我隱約聽見了腳步聲。

 

那麼夜了,還有人嗎?

 

沙嘞沙嘞。

 

腳步聲由遠漸近,我看到了背著大背包的一男一女,以及一位輪椅上的男生。

 

「Hey man!」他們爽朗地跟我打招呼。經歷了這九死一生的經歷後,我終於看見了人!我激動得不能自已,一時之間也說不出話:「I…」他們大抵想像不了我遇上了甚麼事情,仍保持禮貌地問:「May I know far to the top?」

 

嘩,那可遠了。

 

「You are going to camp up there?」我看著他們喘著氣,不想打斷他們的熱情:「It’s so windy, you got nowhere to hide, it’s impossible to camp in the hilltop.」

 

「We know.」帶頭的女生說:「We just want to see the starry night.」

 

「Actually you can see it in the hotel campsite.」我差點衝口而出,但似乎告知事實比較好:「I think it is too danger to climb up there at night.」

 

「It’s OK, we’ve been walked for half way, I don’t think it really dangers.」

 

「Yes, but after this, there’s not even a clear path, you will easily get lost at night.」我仍盡力阻止他們前往。我非歧見傷殘人士,但我可以肯定,那位坐在輪椅上的男生,絕無可能上得了那座高高的石坡,即使上得了,也很難走回頭。

 

「That’s fine. Trust me.」女生胸有成竹地說。

 

「Well…」我很難再阻止他們:「Good luck then. Be safe.」

 

「Thanks for your advice!」女生向我單眼說,然後頭也不回隱沒在樹林中。

 

我繼續往前走,到達了一片較空曠的崖邊,記憶中,這是我第一個看到的懸崖,意即這將是我最後一個看到的懸崖,快要到達了。光線漸暗,頭頂若隱若現的天空變成了一片迷人的紫紅色,是晨光與黑夜交接的一刻「Magical moment」。太陽恰好在地平線上落下,金光閃閃的餘暉照耀眼前的森林,迷濛裡乍現著林中棲息動物的移動。太美麗了。看到了「人」、確定自己走對了路,堅守了大半天的「戒備」一下子放鬆下來。我找了棵大樹稍作休息,拍下了兩張照片後,很快便變得一片漆黑,我亮著了手上的電筒。

 

拐過一個彎後,在全無意料下,突然照到了兩個人形物體坐在地上。

 

「Holy shit!」我嚇得大叫。

 

「Hey! Young man! You scare us! Haha!」那位老太太笑說,我覺得她有點面善,她關心地問:「I thought you walk in front of us, why you are here?」

 

原來,那是我在山頂遇到的那對老夫婦。

 

「Long story, haha, I get lost.」我尷尬地說。

 

「At least you are safe now.」老太太慈祥地說。

 

「So, you guys are not going?」

 

「Hoho. We love the magical moment, just enjoying it.」外形活像聖誕老人的老先生摸摸他的白頭髮說。

 

「You are not going? It’s already dark now.」怎麼,我遇到的人仿佛獨我覺得危險?

 

「We want to enjoy this moment. Don’t you think it is so romantic?」

 

「It’s impossible to walk until it completely turns dark.」前路最少還要多走半小時,看這對行裝比我更簡單的老夫婦,怎能在漆黑中離開?

 

「We don’t want to rush. We are trying to enjoy the time.」老先生緊握老太太的手說。

 

「But…」我為著他們而擔憂。

 

「We will be fine.」老太太說:「We will leave very soon, don’t worry about us. Time is short, but we don’t want to rush, we’d love to enjoy every second.」

 

也許,年青時不斷趕趕趕,到了年老才會明白「慢活」的真義?不過,「慢活」在這個環境中,又是否適當時候?定抑或,這根本是我剛才經歷了意外,才這樣緊張?一時間,我搞不清,也不想影響他們的興致。

 

「Then, good luck.」

 

雖然我已走至山腳最後的平路,但這才是真真正正的緊張,這刻我完全體會到地球轉動之快,跟老夫婦閒話幾句後,眼前很快已一片漆黑,亮著電筒也只照得了我腳前的小小地方。我不知道那對老夫婦最後怎樣離開,卻為著他們的幸福而感到溫暖。走過了大半輩子,或許已不知能攜手再看多少個Magical moment,也許,對他們來說,這刻就是自己的Magical moment吧?

 

在一片漆黑、一片寂靜、近零度的低溫、又餓又渴中,我獨個兒走了半小時。

 

「快看前面,到了!」晴晴的聲音再次響起。我終於看到了一點光,那是海市蜃樓嗎?不...那是酒店員工休息室的光線!我是幾乎衝進去的。

 

室內的暖氣和光線讓我定過神來,我軟攤在椅子上,看到桌上放著一瓶汽水,已管不了一切,骨碌骨碌地喝下。口渴得太久,在嚴重缺水下,原來會有種對液體與糖份的熱切渴求,一種很想把眼前所有水源灌進肚來的感覺。喝下了一整瓶汽水後,我感覺好了點。回想起這天的經歷,百感交集,是很好的人生經歷,卻是非常危險的經歷,我差點哭了出來。

 

定過神來,我想到的竟是晴晴,我思路一片混亂。這段路程中,是晴晴的幻象鼓勵著我,硬著頭皮走到這裡。我知道這是幻覺,但如沒晴晴這些幻象,我或許還被困深山中。我再給她多發一個短訊。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