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無門(優先場):豈止一部「最佳外語片」?

英文片名:Son of Saul

幾乎橫掃一切「最佳外語片」獎項,《天堂無門》來到奧斯卡一戰,相信也難失手吧?電影借一個集中營勞工,希望埋葬一個無名死難者的故事,側看集中營內慘無人道的「人間煉獄」式生活,幾乎是同類電影中最具實感,當然亦是最悲情的一部了。早前曾在波蘭參觀過奧斯威辛集中營,幕幕實在發生過的歷史放在眼前,在嚮導的介紹下,腦海幻想的畫面已覺觸目驚心,本片竟然把這一切徹底影像化。雖然劇情較弱,過程只如「公路電影」般,有別於《舒特拉的名單》、《鋼琴戰曲》、《一個快樂的傳說》等經典「集中營片」有一條明顯的故事線,本片選取了主角要替一位小孩辦喪禮的入題,繼而描寫他在集中營各處遊走,從主角視點與各人間的互動,勾劃出幕幕集中營的眾生相,寫來更能讓觀眾投入其中;無論是勞工以至幕幕行刑畫面,絕對是同類電影中最「寫實」的一部。若覺以上電影過份沉重的話,可得有心理準備本片會更極端。此外,整部電影均從男主角的視點出發,看著他如何忍辱負重、苟且偷生都得要有尊嚴,不受外來任何因素影響,都要堅守一個偉大的目標信念。多段長鏡非常出色,比大熱的《復仇勇者》更精彩,伴著男主角遊走集中營各處,觀眾有如親歷其境;最殘忍的鏡頭已刻意淡化、成了電影的畫外音,沒有乘機以血腥畫面製造觀能震撼力,單是意象已夠爆炸性了。

 

 

Saul於集中營內工作,每天替納粹當著最惡劣、最低賤的工作,也心知有天將會被納粹黨殺死。Saul天天處理堆積如山的屍體早已習以為常,某天他在屍體堆中救出了一個存活男孩,卻目睹德軍隨之把他殺死。他一時憐憫之心大發,冒認自己為男孩父親,遊走在集中營各處,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情,只希望能為這位無名的男童安排一場葬禮...

 

 

既看一個集中營的故事,大抵都能猜度到這將是一部很沉重的電影,哪管再有希望的「集中營」故事,看畢全片也會情緒低落;即使有心理準備下入場,本片還是從一開場便沉重到最後一秒鐘。以戲論戲,這絕對是一部年度佳作,但就觀感而言,這絕對是一部能令你情緒低落,是超低落的電影。這,正正是本片的出色所在。

 

伴隨著男主角的腳步,帶領觀眾遊走集中營各處,看盡了人性的光輝與陰暗面,縱無明顯的故事線,手法卻言簡意骸

同為「集中營」故事,本片卻有別於同類的經典之作,像《舒特拉的名單》或《一個快樂的傳說》般,沒有明顯的脈絡,只借男主角求安葬陌生男孩的主線,引領觀眾遊走於集中營各處,看盡幕幕最恐怖最陰暗的殘酷一面。這一切情節,迫真得近乎紀錄片一樣,觀眾完全投身於主角視點中。即使劇本已把男主角塑造成一個老早已麻木,甚至是「等死」或「已死」的人,一幕幕不忍直視的「畫外音」,拍來仍為之震撼,叫人久久難以釋懷。在沒有明顯劇情的限制下,故事的空間與深度能夠延伸到更遠,從主角尋找牧師的過程中,不單看盡德軍的暴行,同時也接觸得一眾「營友」為求生存,亦得自私自利的人性化一面,甚至牽涉到反抗軍的秘密任務中,將集中營內的生活刻劃得立體多變。

欲求「劇情」,這一切情節可能略嫌鬆散、部份情節更得草草帶過,個人覺得這些東拉西扯的「公路電影」式情節,反突顯了集中營內的混亂無序,將這個「人間煉獄」描寫得非常迫真,突破了同類電影的界限,就「實感」而言,絕對可達經典級數了。

 

作為導演的首部長片作品,沒有多餘的畫面,精練的電影語言運用立體鮮明,獲取全球一致讚賞絕不為過

論實感、論震撼力,本片雖然只提名作「最佳外語片」,其電影感與戲味亦不輸蝕於一眾「最佳電影」的提名片目,甚至比部份電影更精彩。奧斯卡的大熱之一《復仇勇者》憑其大量「一鏡直落」畫面震撼觀眾眼球,技術上令人眼界大開;本片同樣用上了大量長鏡,場面調度或不及《復》片,拍來卻仍得上乘水準。初段描述男主角從車站走至「更衣室」的一段「常規任務」,鏡頭沒有離開過男主角的面上,沒有多餘對白,連一切背景都淡化了,在無需任何劇情鋪排下,率先震撼觀眾眼球。這不單是用上最簡潔的電影語言去營造集中營亂局、深刻地刻劃出男主角早已習慣了這集中營內的滅絕人性,並對照出他隨後所說的,自己早已死去,對往後他所彰顯的人性光輝,作出了更強的人性衝突。

主角於片中幾乎都是一副冷漠無情的表情,久歷了長期的感情壓抑,乃至重頭戲的幾段長鏡,壓抑了的感情一下子釋放,逝去「兒子」與某幻象的代表性,成功在一部如此沉重的電影中帶來了溫柔一面,其所展現的人性光輝、背後所帶出的氣度,俱讓這個看似主線模糊的故事,成就了戲味十足的一幕高潮,電影感也絕不失禮,在此也得一提,幾場野外的長鏡,難度絕不比《復仇勇者》為低。

 

 

在呈現手法上,片中一切最恐怖最殘酷的場面,幾乎全用暗場交代,用血、用聲音、用意象去替代血淋淋的畫面,效果仍教觀眾看得觸目驚心。這是導演的首部長篇電影,如斯水準的電影語言,亦令全片可觀性倍數提升。觀眾伴著這位心知將死的男主角四處遊走,親歷了幕幕驚心動魄的慘案,甚至多次半隻腳已踏入了鬼門關。即使最血腥恐怖的畫面全無展露於觀眾眼前,這一切需由觀眾自行想像的情節,卻把那種「今日唔知聽日事」、下一分鐘可能已無辜喪命的恐懼活現銀幕,以模糊亂局來「製造緊張」。假如,本片如一部很傳統的電影角度去敘事,效果當然也很出色,但其選取了如斯角度去敘事,就是要讓觀眾跟主角同步,重回當年集中營的慘況,敘事方式絕對值得一讚。

 

電影縱無一兩幕重要場面讓男主角Géza Röhrig大曬演技,全片他那冷靜沉著的形象,如像帶領觀眾遊走了「地獄」一趟,已是一回高水準的表現了

男主角Géza Röhrig幾乎由頭帶到尾,在劇本需求下,他看似是個目無表情的角色,實則卻極具演技發揮。在一個個超長鏡下,他的演技挑戰更是大大提高。他的角色冷靜沉著,看似跟身邊人完全沒有互動,卻又不乏人性化的一面,結局「終點在望」,在生死之間作出抉擇,長久抑壓的感情慢慢釋放,更成就了全片最美的一章。

 

 

單看片名已知道《天堂無門》是一部超沉重的電影,但事先說明,有心理準備下入場,相信也會冷不防被其陰沉壓抑的氣氛嚇一驚,打從開場第一秒至完場前最後一秒,都將令閣下心情超沉重。不過,這亦無損電影的高度可觀性。全片以突破手法打造出最震撼的「集中營片」,在缺乏明顯主線下,讓男主角有如公路電影般遊走集中營各處,看著這個人間煉獄的眾生相。片中把一切最殘暴不仁的畫面全給淡化,但這些叫人不忍直視的畫面竟在腦海中完全「影像化」,效果同樣觸目驚心。片中大量長鏡的場面與難度或不及大熱的《復仇勇者》,卻成功叫觀眾身歷其境,與主角一同經歷那「明知將死,卻生死未卜」的恐懼。男主角的經歷看似捨棄了一切情感,那份對死者所堅守的尊嚴,也令電影充滿人情味。即使活著太難、死亦要死得像個完人,這人性化的一面足叫電影充滿人文情懷。個人覺得,這不單是年度「最佳外語片」,更是「最佳電影」之一了。
Rating:90/ 100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旅遊專頁「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