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四章:欲斷難離 (Part 2)

557891_4396454594525_1339347054_n

「幹嗎跟我吃貴餐廳?我倒沒所謂呀,有人不是要省錢的嗎?」

眼見晴晴很累,入夜後愈來愈冷,我隨意入了一家泰國餐廳,倒沒留意過價錢。其實這也沒所謂,反正眼前的人是她。

「跟你一起,有何所謂?」

「呵!」晴晴笑而不語,大抵,她根本想聽我說這一句。

我和晴晴有說有笑,晚餐吃甚麼已不重要,最重要還是可以跟喜歡的人一起晚餐。我承認,這一刻,她已把我的感覺掏回來了。或許,我壓根兒本就沒要忘記她。我自知「大禍臨頭」,但人就是很矛盾,偏向險中行,跟晴晴對話的過程完全令我忘記一切,我自知時間有限,也不知有沒有下次,我還得好好珍惜每分每秒。大抵我們聊得太投入了,沒發現在旁站了一個老頭子。

「Want to take a photo with your girlfriend?」

我內心一甜,原來在別人眼中,我跟晴晴如像一對,一時不懂招架。怎麼,這些尷尬的電視劇場面竟出現在我身上?

「It’s OK, thanks.」晴晴婉拒。

晴晴沒有說「He’s not my boyfriend.」,也令我沒太難受。

「我們像嗎?」老頭子離開後,晴晴若無其事地問我:「現實竟有這些人,我真沒遇過,哈哈!」我不懂如何告訴她,我多希望那老頭子的說話會成真。大抵晴晴看到我樣子有異,馬上又轉個話題:「對了,你知道嗎?其他crew告訴我,我的房間很『猛鬼』的!」

「那麼,你今晚定必會『撞鬼』了。」我刻意嚇晴晴。

「妖!人家很怕呀,你還在嚇人。」晴晴嘟著嘴,可愛得快把我融化:「哼!你的『烏鴉口』成真的話,我恨你一生一世。」

「你已經死了,怎會恨我一生一世?」

「我做鬼都一定纏著你。」

「好呀!那不就可以一生都見到你?我求之不得!」

「妖!」晴晴不禁失笑:「這也給你說得通,算你勝了。」

「呵,那當然。」我把話說得夠曖昧,她看來也不為所動,我樂在其中。

晴晴跟我說了她從同事聽回來的故事,大概是有個小孩於泳池意外浸死,之後面對泳池房的人都會遇鬼之類,是每家酒店必有的鬼故事。

「喂呀!我真的很怕呀,怎麼辦?」我看出晴晴真的很害怕。

「其實很簡單罷了。」我神秘地說。

「怎麼樣?」

「我來你房間,跟你一起睡就可以呀!多『猛』我都不怕。」

「妖!無聊!」

「擁著你睡,有甚麼鬼都只會來騷擾我,我可是犧牲性命來保護你呀!」

「哼。」

「好呀,那麼你一定會『撞鬼』,我保證。」

「喂呀!我很怕呀!你知道你這個人多倒霉,別再說了。」我看著晴晴的表情,知道也真夠了,我安慰她說:「早點睡覺便沒事了。」

「嘻嘻!騙到你了。我沒事呀!」

「妖!」我學著晴晴的語調說。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很快便聊至餐廳打烊。

「說實話,這大半年來很少到餐廳嗎?還是每個Working Holiday都是這樣子?」送晴晴回酒店途中,她突然問我,「我很難想像,每天工作後,又每天要自己煮飯的生活。」

我不忘取笑她:「你這大小姐當然接受不來呀!」她對我怒目而視,我笑說:「一年前我都想像不來,習慣了又不覺甚麼,反正真省得很多錢。」

「你現在住哪?在附近嗎?也是Hostel嗎?」

「對呀,就在附近的YHA。」

「甚麼是YHA?」晴晴不明所以。

沒有來過澳洲,大抵我都沒有聽過何謂YHA,我解釋:「那算是Hostel中一個大品牌吧!質素較好,Adelaide這一家比一般的便宜,所以便住下來了。」我靈機一觸:「明年早餐來吃嗎?YHA有免費pancake,我都可以煮頓早餐給你吃,我有很多材料。」我腦海中想著跟晴晴一起煮早餐的情境。

「也好呀!我從來沒有嘗試過,好像很好玩。你不會落毒嗎?」

「會呀!落毒以後,你醒來便是我的人了,呵呵!」

不過,我突然想起,似乎這也不太好。還記得兩個月前在Cairns走回跟晴晴走過的路,甚麼回憶也逐格湧現,傷心得死去活來。我不想再度觸景傷情,還得要在YHA待上一段長時間,我生怕明天不知會發生甚麼事,也怕晴晴會突然消失,到時候天天面對YHA,我可真接受不來。我隨便作了一個謊話:「還是不好,我怕要被查住客證,還是去快餐店早餐吧!」

晴晴嘟著嘴巴:「空歡喜一場!」

我笑說:「今晚沒『撞鬼』才算吧!」

「喂呀!」晴晴打了我一下:「別再說了!」

我剛好送她到電梯前,作勢要進入電梯:「潛台詞還是想我來陪你吧!」

「你走呀,才不要你陪!」電梯關門前她說:「晚安啦,明天見。」

這一夜,我們都好像刻意裝著無事,卻又流露一些曖昧與尷尬。其實,我們這幾年來是否一直都這樣相處,只是從沒發生過愛情而不自知?跟晴晴分別後,我知道自己甚麼感覺也回來了,我不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事,晴晴又會否再說些甚麼曖昧的說話,我又會胡思亂想。我告訴自己要冷靜,內心又控制不來。第二天,我又回復了那個本我,老早便在酒店大堂等待晴晴。

有足足一整天,我本想帶晴晴參加Local Tour,去一些較遠的地方,但她寧願在附近逛逛。在晴晴面前,去甚麼地方都沒有所謂,最重要的是身邊人是她。習慣了早睡早起的生活,約晴晴八點鐘等也沒誇張。說到底,我還是想多見晴晴一會,哪管是一分鐘或一秒鐘也好,沒想到,晴晴竟然爽快地答應。見到她的一刻,她卻指著我說:「很累呀!你瘋了,上班都沒那麼累。」

「被鬼壓了一整夜嗎?」我作勢嚇她。

「喂呀!我昨夜真怕得要命,都怪『阿姐』Check-in前竟跟我說這些。」

我推了晴晴一下,裝著她說:「喂呀,人家都自告奮勇、冒著『撞鬼』的危險要陪你睡,你又不願意。」

「妖!別胡扯下去。肚子餓了,快去吃早餐!怎麼不讓人到YHA?我就想嘗嘗你煮給我的早餐。」一大清早,晴晴又向我說這些帶點曖昧的說話,雖然聽來內心一甜,但始終不想之後每天獨對一個地方想著她,我仍覺得這個決定沒有錯:「都說可能被人家查證。還有,那兒都是貧窮的背包客,像你這般明艷照人,準會惹人懷疑啦!」這天,晴晴化了一個淡妝,一洗昨天她下機時的疲態,樣子十分好看。

「我天生麗質,呵呵!」晴晴被我稱讚,似乎樂在其中。

「最後那句,我說說而已。」

「妖!」晴晴睜我一眼:「對了,你之前不是跟兩個台灣女生一起嗎?那個煮東西很好吃的女生呢?甚麼時候分開了?好像最近都沒見你們的照片。」上回在Cairns一直急於表白,好像沒跟晴晴說過小菲那件事。原來,晴晴一直有追看我的Facebook。

「唉...」我不知從何說起:「分開很久了,已完全沒有聯絡。

「怎麼了?」晴晴奸笑:「你去追人嚇怕了人麼?」

「我只有追你一個而已。」我直言,晴晴尷尬一笑,我跟她說了小菲和DJ的故事,還有那個我們猜度的原因。

「很可惜呀!之前你們玩得那麼開心。」

「可以做的已做過了,有些人一直以來不瞅不睬,我還可以怎樣?」我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弦外之音,馬上補說:「電話、電郵、短訊,甚麼都發過了,澳洲那麼大,連她們身在何方都不知曉...算吧,別人不珍惜這段友情,因為一件小事而這樣子,我也無能為力。」

「女人就是這樣呀,要絕情時可以很絕情。」晴晴和應,似乎也略帶弦外之音:「不過,這也沒法,很多人都是這樣子,只是過客而已,我的Crew有很多如是。只是,DJ真的很笨吧!怎會這樣子上傳小菲的照片。」

「唉,他真的嚇怕了!那天,他打電話給我時慌張得要命,聽來也替他可憐。」DJ這樣做,到底有沒有錯,這兩個月來我們已談過很多回,事實如何,我們永不會知道。

「哦!」晴晴突然睜大眼睛指著我大笑:「呵呵!我明白了!」

我一臉疑惑。

「難怪那天你突然那麼怕!你見晴晴沒有回覆你,生怕晴晴又Block了你嗎?你定在想:糟了糟了,晴晴不再理睬我了!怎麼了,很怕麼?嘻嘻!」

我被她說得有點尷尬:「怎麼晴晴前晴晴後,這樣稱呼自己不尷尬嗎?」

「你心裡面是這樣想,我只是依話直說。」晴晴說中了我的心事。可是,她永不知道,那天我傳那則短訊給她時,我發生了甚麼事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