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章:終需一別(Part 3)

10577018_690942834313674_1116918328471780534_n

我早知道小菲在Gold Coast之旅後,便會回台灣一個月,參加朋友的婚禮。我相信在小菲離開後,DJ亦不會跟大姐待在一起。誰知,這夜看機票的,除了小菲,竟還有大姐。大姐表示自己掙了錢、玩過了,想先回台灣一趟拜祭家人,而Yumi亦在Cairns找了一份導遊的工作,準備前往面試。

 

阿藍曾告訴DJ,她的朋友在Tully有香蕉農場的工作,DJ曾跟眾人說過,我們亦約定,完了Gold Coast的行程,可以一起去採香蕉,小菲則稍後過去。我們甚至曾經認真地計劃行程,在Gold Coast玩完,再去Cairns玩幾天,然後再去Tully工作。後來,這件事似乎沒有下文,我也沒有再去想。這一夜,大家竟突然萌生去意。

 

這刻,連DJ都感到事出突然:「怎麼了...大家突然各散東西。那麼,無人去Tully了嗎?」

 

「嘩,飛上海再回台灣的機票超便宜!我先訂好了!」大姐明顯不放DJ在眼內。

 

「那麼,你呢?我們一起去Tully嗎?」DJ問我。

 

我還以為大家離開Gold Coast後,會在Brisbane或Cairns先待一會,然後再分開,卻沒想到,大家竟在毫無預兆下,各自計劃好前程。一時之間,我的腦袋也一片空白,無所適從。

 

「去...去吧!」我附和DJ。

 

我們曾經約過一起去Tully,所以我早有心理準備,下一站就去這個地方,只是,我沒有想到事情來得那麼突然。我自覺很矛盾吧?明明想跟他們分開,到最後,原來對方比我更早萌生去意。雖然,我們四個連同後加的Yumi,早已情同一家人,只是,待得久了我也想認識更多新朋友。即使,我有此念頭,我還誤以為最少是一兩星期後的事,沒想到,大姐和小菲己經買了四天後的機票,返回台灣。

 

這一夜,我們如常地開著空調、吃著澳洲獨有的甜美水果,坐下來一同看著電視播映著的恐怖喜劇。膽小的小菲硬著頭皮觀看這類電影,竟然嚇得驚聲尖叫,被DJ和我盡情恥笑,而小菲亦跟我們如常地爭執。沒想到,平日看來斯斯文文的Yumi,對恐怖電影竟毫無懼怕,反而跟我和DJ一同突然尖叫嚇小菲。我們才剛剛建立了接近一家人的生活,卻在幾天之後告終。

 

洗澡完畢後,小菲和Yumi在房間玩得興起,高聲大叫,連大姐亦鮮有跟她們一起吵吵鬧鬧。我和DJ則因為她們聲言那是”Girl’s talk”而被拒諸門外。

 

「她們像在打架而非Girl’s talk吧!」我在客廳,邊查著前往Tully的交通,邊對DJ說。

 

「我只怕她們吵得被鄰居投訴,哈哈!」DJ說。

 

「呼,還有四天便要分手了。」

 

「對呀...來得太突然了,我也嚇了一跳!怎麼會這樣的?」

 

「我常跟你說,想跟大姐分開玩,沒想到,先拋下我們的,竟是她,真矛盾。」

 

「怎麼了,終於不捨得嗎?」

 

「也沒有不捨得,甚至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哈哈!不過,我就總是有點矛盾吧,畢竟大家相處了四個月了。」我看著屏幕,拉開話題說:「看來往Brisbane坐飛機往Cairns再轉巴士,是最快最方便吧?」DJ茫然說:「隨意吧!看到有廉價機票便買吧...」我續說:「那麼,你跟小菲...」

 

「還可以怎麼樣?這幾天我一直跟她裝著無事,已很難受了。既然終需一別,反正小菲還會回來澳洲,我亦相信大家會再見面的。我早知道小菲要回台灣一趟,都料到有此一日了,待她回來後,看看大家身在何方,要不要再待在一起吧?」我欣賞DJ的豁達,但看他無奈的神情,我自覺他在不過在安慰自己。

 

碰巧,阿藍致電DJ,問我們前路如何,他們將到附近的Byron Bay玩兩天,問我們要不要一起。於是,我和DJ便決定了,先在Gold Coast多待一天,再跟阿藍和阿Ben去Byron Bay,然後,我們在Brisbane多玩幾天,便正式出發往Tully。

 

餘下的兩天,我們參加了當地的Local Tour,前往Gold Coast附近一帶的熱帶雨林看看。未知是經歷了三天刺激的遊樂場玩意,還是大家被分離之情所影響?大家在車上都沉默寡言。熱帶雨林的行程非大姐所好,因此整個行程她仿佛也心不在焉、不太耐煩。那一刻,我又覺得,終能跟大姐分開也是好的。

 

其中一項Local tour是到Natural Bridge看藍光螢火蟲,一直對這類生態活動沒有甚麼興趣的我,卻因為晴晴曾說過想看,竟令我愛屋及烏,堅持要去看一看,然後向晴晴分享。我有點自私地努力影響小菲和Yumi參加行程,只為能跟晴晴分享。沒想到,那卻是一個失望的行程。

 

回程時,我發了一個短訊告訴晴晴,行程太失望了,若她有機會到Brisbane,還是別去看了。我沒有甚麼目的,只想告訴晴晴這消息。既然自己失望了,也不想她再失望吧?我按下了「傳送」鍵,深知這又是一回發給空氣的短訊,不禁嘆息。晴晴已很久沒有更新Facebook了,我曾生怕她已把我封鎖,最近見她上傳了一張生病的照片後,我實在鬆一口氣,同時卻又很擔心她的病情。她還是我心目中不太懂照顧自己的晴晴嗎?我有點掙扎,我應該告訴她藍光螢火蟲不值一看,還是慰問一下她好呢?不過,我相信無論我跟晴晴說甚麼,晴晴都不會回覆我,到最後也是自作多情。

 

沒想到,晴晴竟然回覆我,我按捺不住,差點哭了出來。已經兩個月了,發過無數個沒有回頭的短訊,晴晴竟然有所回覆,她簡單地問了幾句,亦簡單地回覆,我再次自討沒趣。我嘗試改變話題,告知她Gold Coast的風光,跟她說Movie World的過山車有多刺激、Wet N Wild的九十度滑梯有多恐怖,我知道不怕機動遊戲的晴晴,理應會對這些東西有興趣,到頭來,我仍是在自說自話,她卻完全沒有回覆,我只有盡最後努力,問她病情好轉沒有,她簡短一句「Still Coughing」。我還誤以為晴晴得了甚麼大病,看她Facebook見她自稱咳得要命,害我擔心了好幾天,看到她的回覆,也鬆一口氣。我慨嘆她的身子差,並作點關心問候,她卻完全沒有回應。我仿像傻瓜般拿著電話呆等,心忖自己大抵沒有資格去問候她,便改變話題。

 

「近排忙嗎?仲要Standby?」

 

「Now in Colombo」

 

「I wanna go there! Is it good?」

 

我投其所好,只想跟她打開話匣。

 

「== I didn’t go out ar」

 

「Cause scary? ==」

 

「No ah」

 

「去幾日?」

 

「Ard 2 days」

 

「So Fast」

 

我覺得這種一問一答的方式很無聊,再次嘗試改變話題。

 

「Wifi in hotel? Take some more rest la!」

 

我查了一下當地時間,心忖,這個上網成癮的晴晴,病了還在上網。

 

當然,她沒有回覆。

 

「Any flight to Australia next month?」

 

當然,這句說話她更無需回覆。

 

我很懊惱自己問了這句不應問的問題,加速了我跟她之間的Dead air。

 

我躺在床上,不斷在想,到底我跟晴晴在Melbourne玩了一天後,我做過甚麼事情令她如此冷淡?是她察覺到我還是深愛著她而避我嗎?我生怕她感到我煩,已經克制自己不去找她,最後,我抑壓著的思念還是不能令晴晴感動。我自知自己緊緊握著電話也沒有用,晴晴決定了對我冷淡,相信我跪在她跟前都沒有用。那十個月我能做的一切都做了,晴晴不欲理睬我,用盡辦法也枉然。我嘗試令自己樂觀一點,大抵晴晴已經聽我所說休息了,又或是酒店的免費Wifi有限時吧?她理應已中斷連線了。又或是,晴晴正在忙著嗎?以她的性格,可能正在酒店內看劇集!

 

對,一定是這樣。我告訴自己。

 

雖然,晴晴此後一直都沒有回覆。

 

那天,我又夢見晴晴了。半夜夢迴醒來,雖然我有一群好友在旁,我突然覺得很孤獨。

 

晴晴,你知道我很想你嗎?

 

在Local Tour行程的最後一天,Yumi接到電話,Cairns的旅行社請了她當導遊,意即連她都要跟我們分開了。當然,我仍為Yumi能走向她實現夢想的第一步而高興,小菲興奮得擁著Yumi,差點要哭出來,似是自己獲選了的模樣。

 

最後一天,我們到了Gold Coast的海灘,又命Surfers Paradise的衝浪者天堂。曾在Fraser Island看過最震撼的海灘,這個聞名於世的海灘,確實有點失望。但是,既然它享負盛名,我們也預留了一天給它。幸好,是日天色清朗,實是跟陽光玩遊戲的好日子。我、DJ和Yumi很快鋪了地蓆,準備在這裡消磨一個下午。

 

「我們來這裡幹嗎?好無聊耶!我才回去睡覺。」大姐完全沒有坐下來的準備。

 

「反正都來了,我們回去也是沒事做,都最後一天了,我們來這裡玩一下不好嗎?」DJ問。

 

「不好。」大姐老實不客氣回答。

 

「先待上一會兒吧,要不,我等會兒跟你去逛一下。」小菲看見氣氛尷尬,急忙打圓場,「你們先去玩吧!」小菲明顯也沒有興緻去玩。

 

我、DJ和Yumi不理他們,自己落水玩。Surfers Paradise風高浪急,果然不負「衝浪者天堂」的美名,我泳術不佳,玩了一會便上水,打算曬一下日光浴也好。沒想到,小菲和大姐卻不見了,而我們的隨身物品卻放在地蓆之上。我打電話給小菲問問,原來大姐覺得在沙灘上乾等太無聊,叫小菲陪她逛逛。

 

未幾,DJ也上水,問:「小菲和大姐呢?」

 

「走了。」

 

「不是吧?」DJ驚訝地說。

 

「對呀,他們就這樣把我們的銀包、相機、電話散落一地便走了。因為大姐說好悶好無聊,所以小菲便跟她才逛逛了,這也太不負責任吧?大家都來到最後一天,也明知我們預了一個上午在Gold Coast消磨,這裡真有那麼悶嗎?如果真的太悶,他們要離開,也應該跟我們說聲吧!我們就在岸邊!這個大姐真是...幸好明天就可以跟她分別!」我把心中不應該說的話,都衝口而出了。

 

「唉...」一向態度中立的DJ沒有多言,搖頭嘆息。

 

待我們差不多準備梳洗離開時,她們兩人才慢慢走回沙灘。在這件事上,我沒太怪責小菲,只覺得大姐這個人真的很有問題。

 

「玩了那麼久?」大姐這刻真擺了一副「大姐」的樣子。

 

「我...」我正打算發洩怒火。

 

「好了,玩完就去買菜吧!我們今天Farewell dinner要食得飽飽的!」小菲看出我怒火中燒,及時阻止了一場罵戰。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