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六章:訴訟危機 (Part 3)

255238_4396454874532_400250813_n (1)

「且慢...男朋友?你跟男朋友一起過來,卻就此把他撇掉?」阿曦想到跟我同一樣的問題。

 

「那個,其實還不算男朋友啦,追求者罷了。」

 

「呀!」晴晴的臉龐在我腦海中閃過,我帶點不屑:「即是觀音兵啦!」

 

「類似啦!」阿Ca尷尬地說:「總之他不算是男朋友,我要走,他沒有權利挽留我。」

 

我們三人就此聊了一整夜,雖然阿Ca看似是個很無知的人,反來得較真較率直,在我們眼中,她是個少不更事的小妹妹,跟她聊天也蠻有趣,倒值得交個朋友。我們待在Working Hostel期間似乎全均是男性朋友,突然有個傻頭傻腦的女性朋友,我和阿曦如有默契地,誰都沒有介意她融入了我們的圈子。

 

言談間,不難猜到阿Ca向我們詢問工作情況,想要跟著我和阿曦工作。

 

「我們先問工頭看看有沒有空位吧!」阿曦說。

 

「沒緊要呀!」阿Ca又真想得輕鬆。

 

「不是你沒緊要,而是要看工廠有沒有空缺呀!」我解釋。

 

「沒緊要,我明天跟你們上班!工廠不要人,我便在附近逛逛,反正我甚麼地方都沒有去過,你們不用擔心我呀!」阿Ca再次不客氣,似乎事在必行。

 

阿曦笑說:「看你的樣子,準會迷路。」我補白:「對,這不是香港,澳洲離開城市後,面積更大,況且工廠那邊好像只有一個超市可以走。」

 

阿Ca仍堅持:「總之沒問題啦,待上一整天有甚麼所謂?我都無所事事,說不定『先斬後奏』,到工廠後工頭會請我呢?」

 

我想起不久前的印尼女工罷工:「有機會要你到田裡工作,那很辛苦呀!」

 

「我捱得到,有工作就可以啦!」

 

阿曦已對她沒有耐性,不想堅持下去:「那好吧!明天六點在這裡等吧!」

 

「六點?」阿Ca大吃一驚:「那麼早?」

 

「那明晚見了。」阿曦不想跟她糾纏下去。

 

「不!我做!六點等!」

 

「我們準時六點十五分開車,不會等你呀!」其實六點已經很好,我和阿曦每天從Working Hostel過來,可得要五時半出發。

 

「好!沒問題!真好呀!剛來到便有工作!」阿Ca興奮得跳起來。

 

「我可沒說過一定有工作。」我不想給阿Ca太大期望,但我當然知道工廠仍然缺人,加上Tandi沒有甚麼所謂,阿Ca倒有機會的。

 

就這樣,我和阿曦的車子,就多了一個阿Ca,馬上增添生氣。在阿曦離開前,又多了一個朋友。一如所料,Tandi馬上為阿Ca開了工時紀錄表,她可以馬上上班,她高興得尖叫:「多謝你們呀!來澳洲一星期就找到工作,真幸運!」

 

「是你強行跟來罷了。」阿曦嘲諷她。

 

「來澳洲就要夠進取吧?哈哈!」阿Ca毫不感到有何問題。

 

阿Ca也夠幸運,Tandi得知我們認識,沒派她到田裡幫手,反要我們教阿Ca工作,當然,我們也沒有甚麼好教,全都是一些手板眼見的機械式工作。阿Ca作為一個女生,連搬運或機器操作的工作也無需做,我們教了她大約的工作流程,最難捱的一回事,就要她自己面對了。

 

「呀...」阿Ca打呵欠打得不住落淚:「嘩,好悶!你們怎捱?」

 

「第一天是這樣了,很快你便會習慣。」我和阿曦已練至把腦袋放空,手裡工作著,腦袋魂遊萬丈遠,不斷想著其他東西,時間會過得快點。

 

「天呀?這才過了一小時?」阿Ca驚叫,她把手上的蘿蔔放下:「何時才到下班?」

 

「這是這份工作最難捱的部份了。」阿曦鼓勵她:「來,我們聊天,可分散注意力!」

 

「呀...」阿Ca打個呵欠:「聊甚麼?好悶呀!」

 

「甚麼也好啦,從你出生談起吧!」阿曦揶揄她:「要不你的情史?你的『兵力』有多少呀?正在玩多少個男生?」

 

「沒有呀,玩甚麼呀?」阿Ca扁扁嘴:「算觀音兵嗎?我來之前倒是有個男生送項鍊,前男友也在Perth,看有沒有機會碰面吧?其實...也不算『觀音兵』啦,我跟他們都沒有甚麼關係,是他們自己要送禮物給我。」

 

「那即是『收兵』啦!」我自知自己在晴晴眼中的身份,自然知道阿Ca在想甚麼。

 

阿曦亦說:「香港有一個,澳洲又有兩個,你真厲害!」

 

「其實,香港不只一個,哈哈,唉,太多也很煩。」

 

「呵,還有更多。」阿曦繼續揶揄她。

 

阿Ca全不覺大家在取笑她:「怎麼啦?有甚麼問題?只是Puppy Love吧?」

 

「嘩,玩Puppy Love玩得世界各地,你也算專家。」我都忍不住說。

 

打開話匣後,阿Ca話題極多,她愈談愈興奮,滔滔不絕甚麼也談一回,工作的悶意全消,如是者,她便成了我們的一份子。雖然,我和阿曦都取笑她是個「港女」,但這個「港女」性格天真率直,沒有令我們絲毫反感,反覺她是個很好玩的人,一反我們「剛陽味」太濃的組合。阿Ca比我們年輕,初來步到的她,對未來沒有擔憂,對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都有全新見解,不乏有趣看法。

 

我們兩個獨對了多天,加入這個性格活潑好動的女生後,讓我們的生活倍添生氣。這不單是工作上增添了活力,就連我們下班後的生活亦更多采多姿。我們會租單車在Torrens River畔玩、一起買菜煮飯,她那種帶點「不要臉」的性格,讓她不時成功在菜市場「殺價」;我和阿曦對在澳洲竟能「殺價」,真聞所未聞。每天,阿曦的車內充滿了笑聲,大家吵吵鬧鬧,更令我想起那時跟DJ和小菲等人的生活,我們真真正正有了典型的澳洲Work-life balance式生活了。

 

某天上班時遇上了塞車,我們每天經過的火車路軌,剛好有一輛長達四十多卡的火車路過。我們被堵在火車路軌前近十分鐘,看著那仿不見尾的火車,阿Ca笑說:「哈哈!像蘿蔔運輸帶嗎?無止境地運作!」阿曦看看手錶:「這不好笑啦,被它這樣堵著,我們定必遲到了。」阿Ca天真地說:「Tandi不會介意啦!」我反駁她:「他當然不介意,但我們算時薪的,這又少了幾塊錢!」阿Ca才如夢初醒:「對呀!那開快點呀!」

 

我們越過路軌後,阿曦車速漸快,在快到達工廠前的迴旋處前,他切線過急一時收制不及,我看到與旁邊的房車距離太近,大叫一句「小心呀!」已來不及。「砰」的一聲,車子晃動了一下,由於路面上車量頗多,阿曦沒可能馬上停下來,他冷靜地繼續走。

 

阿Ca還大叫:「撞車啦撞車啦!」阿曦十分緊張,仍鎮定地把車穩定下來,喃喃自語:「這可糟了...」從倒後鏡中,我看到後面的車閃著燈,緊隨我們,阿Ca卻說:「快點走吧!」我倒不同意:「好像停下來較好。」

 

阿曦沒有作聲,明顯地他也在矛盾地抉擇去或留,雖然我們沒有受傷,兩架車只屬輕微碰撞,始終是阿曦切線錯誤,最好還是跟對方調停一下。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