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三章:重新上路 (Part 2)

1010787_714640395277251_7096661951123276167_n

不過,DJ看來仍充滿信心,問我:「別管韓國人態度如何,最少我們知道,跳車是有機會成功的,對嗎?」我笑言不語。

也許DJ已決定留低,這一天他都沒有跟我去圖書館,阿棠亦然。我在「背包客棧」上找到一份工作,需要兩個人在附近一家工廠工作。電話裡頭的老板娘說,如果有兩個人的話,可以馬上上班。眼見工作的薪水和福利都不錯,我便興奮地告訴老板娘,我多有一個朋友。她說,我們決定以後馬上打電話給她。

我把事情告訴DJ,他也表示有興趣,他會自行聯絡老板娘,但是,老板娘的電話卻聯絡不上,他待稍後再回覆。過了很久,我見DJ都沒有回覆,便自行打電話給老板娘。誰知,老板娘竟說,她見我太久都沒有回覆,工作已給另一人了。我非常失望地告訴DJ這個消息,他竟淡然說:「唉呀...剛才忘記了多打一次電話,但沒關係啦!」

也許DJ早已決定留低,對此沒有所謂。但是,我卻不同,我堅決要離開這裡。這刻,我懊惱自太重人情,Fraser Island那次如是,這次如是。

晚上,阿棠告訴我們,得一個台灣人的介紹,他已經有工作了。他來了不久便有此收獲,我也替他高興。Working Holiday的遭遇,誰也說不定,機會要來的時候,永遠全無預兆。當然,反之亦然。

第二天早上,我們繼續「跳車」。經過兩次的失敗,我都沒有太大興致繼續「跳車」,只當成一個習慣。據知,這陣子的工作市場非常慘淡,過去的周末已有很多人離開。這天街頭顯得比前幾日冷清,這不表示競爭者減少,反是空缺不多的徵兆。

經過兩日主動的「跳車」卻零回音,我顯得非常被動,只隨意找輛車來遞「名片」。偶爾,看見一群「衝鋒陷陣」的人在街頭狂奔,我看見了幾天前的自己。有志氣有目標是好,但清晨五時多不斷遭受打擊,更要挑戰自己尊嚴的底線,低聲下氣求一份工作,真是吃力不討好,再面對明顯不過的前路,我只心感沒趣。

在街角中,我碰見了阿七和她的朋友。

「嗨!」我拍拍她肩膀。

「喂!你又來「跳車」呀?」

「來了幾天啦,怎麼從沒見過你?」

「睡過頭了。」阿七尷尬地說,她冷眼看著眼前一群如像喪屍毒入侵,亂叫亂跑的「跳車」者說:「而且,我不覺得這有甚麼意思。」一輛巴士停下,又一群人近乎把巴士堵住,司機不耐煩地揮手把他們趕走。我在想,幾天前我也是「喪屍」的一份子,今天只覺這一幕很諷刺。阿七續說:「你看,這像甚麼?我又不覺得自己有能力突圍而出,我遞了一兩架車,已覺得浪費時間,還是算了吧!」

我跟阿七說,今天的人潮已比上周少得多,她覺得匪夷所思。

我問:「你有甚麼打算?」

阿七說:「沒有啦,可能去Melbourne,也可能回去Perth,還在計劃中,你呢?」

「我還在找工作呀!沒有工作又不敢輕舉妄動。不過,我應該會往北走,去Cairns那邊吧,也可能去Townsville,好像也是個大城市。」

「我覺得住宿才是最大問題,這裡的昆蟲快把我迫瘋!」

我笑說:「哈哈,我相信你要來參觀一下我們的房間了,我肯定你們的環境沒有我那邊恐怖!」

「這倒要見識見識了。對了,DJ和阿棠已找到工作嗎?」

「阿棠今天開始上班了,但DJ...」我回頭卻發現不見了DJ的蹤影。「跳車」的高峰時間已過,街上再次變得冷冷清清,我就是不見DJ的身影,我續說:「DJ...應該也找到了工作吧?」

我正準備打電話給DJ,卻收到他「成功了」的短訊。可是,他的午餐仍在我手中,大抵他也真的「跳車」跳得很急。

「他找到工作了。」我跟阿七說。

「我還以為你們兩個是一起『跳車』的。」

「他很想留在這裡,但我應該會離開了,所以,沒關係吧,我也恭喜他。」

我真心恭喜DJ,終於,我們三人連日來的準備都有了成果。我沒有特別羨慕他們,反正我本就不想留下,只是這一刻略感到失落。

獨個兒回到那「人間煉獄」,看見那惡劣的環境,不禁搖頭嘆息。是我太懶惰,終招致這下場,還是我目標堅定,內心深處本就想離開這裡?我對自己說,既已決定了離開,就專心找工作,別浪費精力在「跳車」上,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嗚...嗞嗞嗞...轟....

未夠八時,室外那大型剪草車又在發動,酷熱天氣下真令我心情不佳,我氣得揮著電蚊拍,無意識地發洩。

啪!啪!啪啪!啪啪!啪!幾秒間,眼前多了近十隻飛蟲的屍體,電蚊拍上散發出一陣濃烈的燒焦味道。

這是甚麼鬼地方?!到底還有多久才能脫離這他媽的人間煉獄?

呼...冷靜!找工作!努力!

我跟自己說,我一定可以做到,我能夠走到這一步,我一定能化險為夷。在Melbourne、在Sydney都是先苦後甜,最終也吉人天相,我可以的。我化悲憤為力量,吃過早餐後往圖書館繼續努力。

也許,其時正處於Queensland的炎熱潮濕季節,除了Tully有人滿之患外,各地都沒有很多工作提供。我不想走回頭路,便看了西澳、南澳等地,當地似乎有較多工作。可是,看著看著,我決定還是聚焦在Queensland之內。

我想本著自己的目標而行:環澳。假如我花了太多時間走回頭路,沒有順著既定方向而行,最終一定費時失事,不識別省的地理環境,重新適應,可能又要花上更多時間。我要找個辦法確保自己在Queensland有工作,別分神,集中在這裡!

不出一個上午,我把整個Queensland的求職廣告都看過,只要能做的工作,無論是農場、工廠、餐廳、售貨員、發傳單、酒店房務等等...履歷表發過、電話打過,每每都是等待消息,又或早就請了人。

我不肯定澳洲的求職者是否多得誇張?何以求職廣告登了不出十分鐘,便已經找到了合適員工?

在這個鬼地方已經逗留了超過一星期,時間雖然不長,但我去意已決,就想更早走到一個「落腳點」,不想花錢在一個不願意停留的地方。

冷靜,想辦法,你一定可以的...

我無意識地翻著隨身攜帶的旅遊書,突然看到最後一頁的酒店介紹,我突然想到些甚麼...

既然我修讀酒店管理,曾有大量酒店實習和兼職的工作經驗,與其被動地等酒店請人,何不主動向酒店投履歷?我看著旅遊書介紹的幾十間酒店,心忖,反正我同一封履歷可以投到不同公司,何不把全Queensland所有介紹的酒店都把它申請?

我開始向每一家介紹的酒店求職,後來甚至上各大酒店訂房網站,直接查詢酒店的網址。無論它有沒有請人,甚至連email地址都沒有,也訂房的詢問欄中查詢招聘信息。這個方法並無想像中漫長,不消一個半小時,我已把全Queensland所有介紹的酒店都申請了。

雖說過不想再碰酒店的工作,但我在Fraser Island倒也工作愉快,反正無所事事,這樣子投履歷也沒有甚麼損失呀!

連同其餘工作,我一個上午投了過百封履歷,縱是大海撈針,我相信漁翁撒網總有收獲。我感到這個上午過得很充實,給自己一點獎勵,吃得好一點。我在超市買了一大袋食物,一個人想吃甚麼就買甚麼,起碼先別吃方便麵,我要做好一點的菜。一個人嗎?我相信這天很快會來臨,我要好好習慣。

難得廚房沒有人,我輕輕鬆鬆享受烹調之樂。此時,我又遇上了阿七。

「嘩,天時暑熱,你真有心情,對著火爐煮得那麼用心。」她看著我的蕃茄煎魚說。

「無聊吧!一個人,反正早上找了一整天工作,我想吃得好一點,彌補一下吧!」我輕鬆地說著。

「你真有毅力,唉,我也很無聊。這裡又熱又悶,又沒有工作,我悶得發慌了,今早只在看機票。」

「去哪?」

「我打算回Perth了。」

「不去Melbourne嗎?Perth你已經生活了大半年,還要回去?」

「我覺得,總好比去一個未知的地方冒險吧?反正回Perth,我可以找回之前的老板,找Sharehouse也不難。你覺得...我應該去Melbourne?」阿七似乎仍拿不定主意。

「依我說呀,我未去過Melbourne就一定會去Melbourne,我就是決定不走回頭路,才繼續往北走。不過...沒關係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我想環澳,所以有此計劃,我就不知道你怎麼想啦!」

「我沒有打算環澳,只想賺錢體驗夠,之後去日本血拼更好。」

「哈哈,好一個港女心態!」我挖苦她。

「才不是啦,我只覺得澳洲到處都一樣,沒有甚麼好看,我倒不如儲錢再去其他地方玩。」阿七沒有意會到我有弦外之音。

「你決定了就去做吧,總之別放棄或後悔你的決定。」我語重心長地對她說。

「其實...我又真想去Melbourne看看。」阿七猶豫不決。

「那就在此多待一會吧!反正你都沒有任何計劃,想清楚才決定下一步。」我端起煮好的菜拿到Common Area,告訴阿七我先前經歷的事。從Melbourne到Sydney,到Fraser Island再到這裡,每一個決定怎樣影響下一步,每一段路程怎樣徹底改變前路:「總之,還是背包客的至理名言: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阿七聽完後,想了一會:「你的經歷很複雜,也蠻有趣,哈哈!不過,我卻不想經歷太多風風雨雨,你的故事太驚險了,我想平安渡過餘下的日子就夠,我再想想餘下的計劃吧!」

之後,我和阿七談談無聊事、感情事、Tully這裡的是是非非,倒也非常過癮。來了澳洲遇到很少香港人,跟阿七般閒話家常、天南地北胡扯一番,確是很輕鬆。

下午去罷圖書館回來,DJ卻給我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工作沒了。」

「為甚麼?」我驚訝地說。

DJ沒精打彩地說:「天呀!太辛苦了,我沒有帶午餐,怎樣工作?我的工作是在農場掘地,工作性質本已辛苦,我還要沒吃東西,完全沒有氣力!我沒有暈低已萬幸了。」他略頓一會,帶點洩氣地說:「唉!明天還是各自準備自己的早餐吧!早上分開跳車時,你應該先給我早餐呀!」DJ搖頭嘆息:「不過,你工作前真要想清楚,我看你都未必捱得住。」

我覺得DJ語帶不滿,但仍對他說:「我明天不去『跳車』了,很無謂,我想到一個新的求職方法,明天繼續試試。」我隨後向DJ說了酒店求職的那回事。

DJ心不在焉地聽著,續說:「不錯呀,你喜歡啦,加油了,我先去洗澡。」

相信,DJ就早餐一事,對我有點怪責態度。

雖然兩個大男人根根計較好像很婆媽,那一夜,DJ跟我沒有多談,而我也漸漸覺得,經常都是我負責煮飯兼準備一切,好像有點不公平。

晚飯時,阿棠告訴我們一個好消息,他在搭訕過程中找到了一家四人的空調房,租客將於後天離開,他已經通知了職員,跟我們兩個,還有Lucas入住。即使我跟DJ之間好似有點氣氛怪怪,卻被此事弄得非常興奮,尤其是我,對於終能脫離這個人間煉獄,更不需要拿著電腦到圖書館上網,簡直情緒亢奮!

翌日早上,我被DJ的鬧鐘吵醒,半夢半醒間,看見DJ離開「跳車」,最後他並沒有回來,相信他再次成功「跳車」了。早上我繼續到圖書館裡找工作,當我把全旅遊書所有Queensland的酒店都投履歷後,我已迷失方向,甚至感到氣餒。原來,打工渡假想得美妙,工作機會原來那麼少。

 

**文章正陸續從Facebook Page搬到這邊,如欲繼續追看Ch.31前的文章,請到專頁的「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繼續追看,謝謝**

 

如欲緊貼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