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九章:分秒必爭 (Part 1)

545795_4740117105873_1202241177_n

「Hey! You mother fucker! Stop!」背後的聲音大喊,我慌張得要命,一秒也不敢慢下來。那刻,我很怕他們有槍,很怕他們突然會發難。我不知道這幫人想要甚麼,想搶劫、想殺人,抑或喝醉了,他們絕對不懷好意。

噗噗噗...

一切來得太突然,我已分不清那是我的心跳聲,還是彼此的腳步聲。

路上甚麼都沒有,也沒如電視劇般有甚麼障礙物給我推倒,我只有茫無目的地不斷往前跑。Alice Springs只是短留兩天,我不太熟識附近的街道,只依稀記得,前方有一些酒吧、餐廳之類,人流較旺,理應他們不敢亂來。

跑了一段路,我才敢回頭看看。這群「阿布」有兩男一女,全都身型肥胖,即使已「爆」了酒樽,另一隻手仍邊跑邊喝酒。他們那麼胖,跑步速度之快竟超乎我想像,差不多追到我了。他們見我回頭,大叫:「Fucking dead! You are fucking dead!」我不肯定我會死,只知被他們捉到,肯定沒有好下場。

遠處漸聽到有人聲,正是酒吧位置,我隱約看到有一群人聚集,還有一個警察。

我連一句「Help」都喊不出,直往警察方向奔去。記憶中,Cairns市中心也有一群警察,專門對付這些醉酒鬧事的「阿布」,相信這裡如是?

戲劇性地,那幾個「阿布」不算醉得老眼昏花,看到警察後便止步了。據說,有些「阿布」連警察也不怕,這次,我相信也算好運了。

我站在警察面前喘著氣,大抵樣子十分狼狽,他問我:「Are you OK?」我心臟依然跳得快要掉出來般,一時間難以回答他。他看到我身後那群鬼鬼祟祟的「阿布」便明白一切:「Drunk people? It happens always. Don’t stay in street over midnight.」

來了澳洲十個月,從沒正眼看過警察一面,甚至沒察覺澳洲街上原來有警察。在我眼中治安極好的國家,這些事情,竟也給我遇上。

回到Backpacker路程仿佛很漫長,我生怕那幫醉漢會跟蹤或「埋伏」我,沿路皆小心翼翼地走。幸好,最終我也安然回到住處。

離開Alice Springs,我又得坐十多個小時火車。火車座位很闊,也有一定活動空間,沒巴士般狹窄。火車路軌與公路有一段距離,大抵火車幾天才有一班,因此有很多小動物在兩旁棲身,火車路過越過牠們身旁,近觀那些小動物,也是蠻有趣的體驗。不過,這也一如長途巴士吧?十多小時的風景完全沒變,坐著坐著也感乏味。我在火車上遇回兩位馬來西亞團友,幾天同團都沒有說過太多話,這十多小時,我們才真正聊天,Pi的荒誕趣事,自然成了我們的話題重點。

又回到了熟識的Adelaide。火車座位有如飛機頭等艙般舒適,這幾天睡過陰森的山洞、睡過搖來搖去的巴士、睡過沙漠、睡過擠湧的廉價旅館,這火車給我久違了的安逸,一覺睡醒。

回到那像家的Backpacker,房間竟已客滿了,幸好阿Ca替我留了床位,總算能躺回這張久違了的床。

「嘩!你一身泥味!快點洗澡!別弄臭房間!」阿Ca見面第一句即這樣說。

幾天似乎沒有好好洗過澡,從一個炎熱的地方,回到了這涼爽的城市,洗了一趟熱水浴,我終於當回城市人。

回到房間,阿Ca已換了衣服:「喂!要出去了!」

「去哪?」我不明所以:「先休息一會吧!」

「去Showground呀!還不去就來不及!」Showground正是Royal Show舉辦場地,她看看我:「看你那麼累都不想煮飯啦,我們出Food Court吃!」

我看著阿Ca:「怎麼沒見一陣子,突然勤力找工作,又闊綽了?」

「別說廢話了!」阿Ca認真地說:「去到場地後,你便知道我沒有誇張!我被這裡的人迫得也緊張了!」

阿Ca突然從一個「懶懶閒」的人變得那麼主動,轉變之大我一時間難以接受。我隨她離開房間,她說:「你看,全部人都出去了,要快!吃完午飯要馬上過去,下午通常會有主辦單位過來,便有機會要人,帶齊CV了嗎?」

才一星期,我想像不到阿Ca突然變成這個「有準備、有條理」的人,甚至以一副專業老手的態度帶著我,我問:「你天天都去?」

阿Ca補充:「不只天天,是每個早上、每個下午!我每天都跟其他住客一起行動,今天等你才待到下午呀!」

我被阿Ca的認真弄得緊張了,我相信,這一星期發生的事,絕對對她有很深影響。

午飯時,她大致跟我說了情形。

原來,在我離開幾天後,Backpacker突然多了一批背包客,每個人都是有備而來,有的甚至從上一個Royal Show完結後趕過來。每人都很希望做到Royal Show,因而各出其謀,好的會互通消息,壞的更是放假消息,誤導別人。阿Ca也融入一班台灣人的圈子,以便消息靈通。雖知Royal Show是個大型嘉年華,薪水較好,又能體驗當地大型節慶的歡樂氣氛,固然吸引了大量背包客前來。不單是我們一家Backpacker,對手更是來自整個Adelaide所有的背包客,連當地人也會過來應徵。到了場內,每個人幾乎你爭我奪,絕對是「手快有手慢冇」。阿Ca算是幸運,趕得「尾班車」跟台灣人先到一家大型小食檔「卡位」,仍未肯定是否獲聘。

她說:「我幫不了你『卡位』,要不你再去那檔問問吧!總之,情況肯定比想像中惡劣,你要加油了。」

午飯後,我們便租了單車直驅會場,進場不久,我已知這絕對是一回比Tully「跳車」更激烈的求職活動了。

幸好阿藍和阿Ben早給了我反光衣,裝作維修人員「潛入」會場內找工作。活動一般會在開始前的搭建期聘人,我們得在Showground還是一片工地期間,「潛入」去找工作。這時,在場保安人員會以安全為由,驅趕我們這些求職者,穿了反光衣便能混水摸魚,裝著搬運工人,在會場來去自如。這時,我和阿Ca雖也穿了反光衣,步進會場不久後,已知道這樣做是多餘。

整個會場內明顯年輕人為多,我非說年輕人不能做搬運,大家手上都拿著履歷表也真太明顯了吧?保安員見狀似乎都沒有甚麼反應,人太多真難「捉」得來。我無奈地說:「人太多了吧?」阿Ca推推我:「所以才叫你早點出來呀!」

Royal Show是澳洲巡迴嘉年華,像一般嘉年華會,既有大型機動遊戲,亦有小型攤位遊戲。Royal Show本是澳洲當地的農業展覽活動,因此也有各類動物和農產品展覽、美食攤檔、「福袋」發售、各類表演活動等等。每個檔攤都需要人手、每個部門也是機會,記得阿Ben曾說過:甚麼都問!

我在門前地圖看清了「形勢」:動物區、遊樂區、小食區等等,計劃好便馬上出發。雖然阿Ca好像準備充足,畢竟也不太主動,只有我逐家逐戶的去問:「You need extra staff?」有的會收履歷,有的會說老板不在場,他只不過是搬運工人;好一點或會告訴我某某攤檔「Maybe/ possibly need some staff」,差一點或會說:「10 dollars per hour, put down your CV if you accept it.」走了個多小時,我基本上甚麼都問、甚麼都試,甚至連動物區的飼養員都嘗試,可是,先別說對方請不請人,就連放下履歷的機會都不多。面對一些十元八元的「侮辱性」工資,我當然會略作猶豫。Working Holiday的世界就是很現實,再低賤的工作都有人爭著做。我一時離開了,過一會覺得還是回頭先放下履歷,才不過五分鐘時間,已見老板桌上多了近廿份履歷:「Sorry, no more vacancy.」

經過幾次回頭撲空經驗後,我醒覺,總之對方願意收履歷便先放下,你沒有時間,也未必有權力去選。解決了「低薪」問題後,另一問題就是「老板不在」。他的員工不時會說:「My boss is not here, maybe you come back at 2.」然後,當我準時兩點回去,始發現老板早了回來,僅僅十分鐘光景,又多了幾十份履歷表:對不起,名額已滿。漸漸,我覺得這不是一場實力的競賽,而是運氣與機會成本的打拼。最後,我不想放棄面前的機會,回頭到那些「Come back at X」的攤檔,順著同一個方向走。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全新IG請Follow:#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