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章:廚師新手 (Part 2)

途中,我繞過去找阿Ca,她正拿著兩條棉花糖扭來扭去。

我忍俊不禁:「要做『馬騮戲』呀?棉花糖女郎!」

「很累呀!」阿Ca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又累又冷,外國人真富有,這麼貴的棉花糖都極多人買!」她拿出一盒七彩的棉花糖給我:「你要嗎?拿盒吧!反正沒人管。」

「哈哈,免了,你自己吃。」

阿Ca厭惡地看看那棉花糖:「看到就想嘔!你那邊還好嗎?」

「不錯呀!想不到弄漢堡原來也蠻好玩,還有汽水熱狗任吃。」

「唉!真羨慕你,我這邊超忙,甚麼都沒有。一會兒休息過來探你,給我一個漢堡吧,我很餓。」

「早叫你跟我一起找工作。」我語帶相關地說。

「唉,真的,我懷疑這份工被騙...」阿Ca仿有另一故事,但此時有位客人在旁等候:「Excuse me, may I…」阿Ca又以其簡單的英語水平說:「Yes!」我笑說:「你去忙吧!這是你練習英文的好機會啦,今晚再詳談!」

只消一個上午,那些簡單的漢堡、熱狗、冬甩根本難不到我們,我和Drew整個下午都邊做邊聊天,大家午飯那一小時似乎均增長不少見識,光是分享所見所聞都談得手舞足蹈,不禁期待下班後可以到處再看看。

待我們上手後,Chris基本上已沒管我們,專注跟客人應對,後台則留給Debbie帶著我和Drew。Debbie的人很好,她真對我們完全抱放任政策,隨我和Drew在廚房聊天。她不時會說一些無聊笑話,又要我們教她說普通話;Debbie很喜歡拿我們的食物,跟旁邊的攤檔交換食物,時常為我和Drew帶來很多小吃,叫我們別告訴Chris。我們邊做邊笑,氣氛極好。

Drew跟我一樣,是個甚麼都想試的人,當我們快得把自己職責都處理好時,大家都很有興趣學習炸薯條,又嘗嘗在一塊大鐵板上煎漢堡、煙肉、炒洋蔥,基本上,我們把Debbie的工作都一併做。Debbie大笑:「You guys are doing my job! What can I do?」前台的Chris聽見,向我們舉起大拇指示好。

我和Drew很快成了朋友,全以普通話交談,分享在澳洲的光怪陸離故事,似乎冷落了Debbie,她沒趣地說:「Have fun! Maybe I go for a walk? Call me if there’s too busy! But I know you guys can handle it, very well.」那一刻,我們誰都沒有管甚麼公平不公平。或許,這正是一個最好的工作環境,我們真心喜歡這作,當然沒想到「分工不平」的問題。對Chris來說,我們兩個人做的工作遠超要求,他當然十分高興,至少,我和Drew誰也沒介意連炸爐都要負責,因為我們真樂在其中。

雖然,炸爐附近氣溫很熱、油煙的味道也很難受,未知是否我在澳洲早已愛上煮食?看著一個個冬甩變成金黃、把一塊塊漢堡巧手地反來反去,竟然愈做愈享受,仿把工作當是遊樂的一部份。待Debbie回來,Chris笑說:「These guys are having fun with that.」Debbie看到我們在合力地炸一爐冬甩,她大叫:「Won’t you guys fighting to do the job?」

我至今仍想不通炸東西、做漢堡有甚麼特別,那時候,我真全心全意去做好這份工作。一生中,能夠嘗到一次全情投入地做好、喜歡一份工作,一份自己做得開心、滿意的工作,原來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下班後,我們馬上跑到Showground的中央比賽場地看煙花。每晚活動完結,主辦單位都會舉行盛大煙花匯演,由於距離極近,放煙花儀器就在咫尺之遙,一個個煙花近距離在頭頂綻放,幻彩就在眼前閃耀,「嘭嘭」之煙花聲何其震撼,完場一刻全場掌聲雷動,我也不禁跟著拍手叫好,氣氛好得非筆墨能形容。我很喜歡這份工作、這個工作環境,回想起前幾天受盡風吹雨打與失望,仍堅持要找到一份Royal Show的工作,這刻,我知道自己沒決定錯,那些痛苦煎熬與等待並沒有白費,自己終能成功在此工作,我感動得想哭。

雖然工作很累,但能感受到這種嘉年華的歡樂氣氛,情緒仍非常亢奮,混在一群又唱又跳的人群中,把熱鬧氣氛帶回住處。

回到住處,幾乎所有住客都仍在Royal Show氣氛中,明顯看出大家很累,仍戴有工作時的頭飾啦、抱著攤位的布公仔啦,分享彼此的趣事。我這才發現,原來有很多住客都在會場中碰面,哪管是早前求職時的「戰友」,或是今天四周閒逛時遇到的面孔。這刻,大家都仿成了一家人,全無隔閡,輕易便打開了話匣,繼而互相邀請明天交換食物、請大家去玩機動遊戲。看來大家都很滿意自己的工作,即使夜已深,而嘉年華是極需體力勞動的工作,這些萍水相逢的住客,似乎都沒有誰有休息的打算,想保存那份歡愉氣氛。我們的心,似乎仍留在會場之內。

「喂,這才回來呀?」我跟其餘背包客聊得興起,一時間忘了阿Ca,她已換了睡衣準備休息,似乎跟身邊背包客格格不入:「我真後悔沒跟你找工作。」

我看她一臉沒趣,也不好意思再嘲諷她:「甚麼事?」

「薪水不符!我們已有台灣人去投訴,有些說要罷工!」阿Ca忿忿不平。

我大吃一驚:「吓?區區12元都要騙你?那不是白工嗎?理應可以投訴!」

「薪水倒沒有問題,倒是白工的問題!」

原來,他們填了各類白工申請表後,有人發現那非合法申請表,眾人更難以肯定自己可以退回稅項及退休金。他們向負責人反映,負責人支吾以對,表示不能保證眾人能退回有關款項。阿Ca表示,大家最不爽的,並非一份白工突然變成黑工,而是不甘填了那些表格,負責人將使用他們的資料,向政府私吞他們應得的福利。有些台灣人馬上辭職及罷工,但負責人不以為然,轉眼便請人替代他們,畢竟另外幾位「後備」員工全不介意,罷工抗議也沒用。

「唉,真沒心情做下去。」阿Ca沒精打彩,我不知怎樣回覆她,畢竟Working Holiday的旅程中,被騙是必經的事情。我們大抵也沒有投訴的權利,你辭職,自然有更多人爭著去做,誰管你有多不滿?我無奈地說:「唉,怎想到你那間大公司都會這樣子。」

「甚麼屁大公司?騙了大家的錢去裝模作樣。」

事實上,阿Ca那公司規模真大,這天我在會場內逛的時候,有大量穿著她制服的人,我問阿Ca:「那麼,你打算怎樣?都會繼續做下去吧?」

「可以怎樣?反正我抱著玩的心態,才管他!他媽的死老外!」

這次,我很難怪阿Ca有這種想法。雖然阿Ca性格本就是這樣子,換轉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或許我都會有同一感覺。阿Ca來了澳洲不久便認清了這殘酷的人性真面目,我都不知說她幸運與否。

幸而,我的遭遇比她好多了。我不像阿Ca般直接面對客人,勝在工作夠輕鬆,Chris和Debbie人皆很好,當然還有好拍檔Drew,終日都在愉快中渡過,我是每天都帶著微笑上班的。每天踏進會場一刻,都掛著從心而發的微笑。在Backpacker認識了很多人都在會場中碰面,大家都會互相打招呼問好。在一個偌大的會場中,我們漸漸變成了一家人,每天與同一班人,在微笑中一起打拼、互相鼓勵,成了此行中的難忘回憶。

我和Drew身處小小的廚房內,由於攤檔面積有限,都變成了一個半開放式廚房。空閒時,我和Drew都能伸出頭去看外邊的熱鬧氣氛,遇上好客的遊客,更能與他們交流。偶爾一些年約七八歲的小孩,他的家人都會示意孩子跟我揮手,從他們口中,可愛地說出一句:「Tasty Burger!」成了工作的一大原動力。

我和Drew愈做愈熟手,甚至跟前台的收銀員合作無間,再不用預先做一堆漢堡了。我們變成「熟手技工」,彼此簡單一句句「Chicken Burger!」、「Chips!」,便成了我們之間溝通的橋樑。這班收銀員也是Working Holiday背包客,起初我跟Drew都有抱怨,何以只有外國人能當上較舒服職位。當我們成功合作後,得知大家薪水一樣,都沒管這些是是非非,想得多也覺頭痛。反正,大家都是志在感受一下在場的氣氛。

唯有在Royal Show,每天都能在愉快的環境中工作;在這氣氛感染下,誰都沒有一絲不安躁動,也慶幸,每次必會遇上的種族歧視問題,並沒有在我的攤檔中發生。

連續九天工作足一整天,整個人的精神全天都維持在亢奮狀態,從沒有一刻疲累;理應休息的時間,我仍會把握每分每秒,在會場各處參觀。遇上了亞洲的背包客,即使互不認識,大家仍有「默契地」交換食物、或以食物交換遊戲來玩。這成了一個「慣例」、一個曾經歷過Royal Show的人擁有之共同回憶。

不單阿Ca,好像除了我之外,幾乎所有的員工都會對自己的老板不滿。某天早了下班,在機動遊戲部份路過時,突然有位男生對我大叫:「喂!你是香港人嗎?」我回頭向他點點頭,他問我:「Working Holiday?做哪個攤檔?」我心有靈犀地說:「我是做熱狗的,沒機動遊戲跟你交換玩呀!」他滾動眼珠:「管他吧!他媽的臭胖子扣我糧,我就要免費送人玩!一場同鄉,過來玩吧!」

「真的嗎?」我二話不說便坐上了那個飛天鞦韆。有別於香港海洋公園的飛天鞦韆,這可是高達近十層樓的飛天鞦韆,我坐在離地極高的鞦韆上,即使向來喜歡玩機動遊戲,這刻也有點畏高,加上這夜寒風蝕骨,撲面而來的寒風令我不住打冷顫,感覺確又很爽!這時,我發現旁邊兩個女生也是香港人,正大叫:「好過癮呀!」我也與她和應。整個鞦韆只有我們三個人,那兩個女生明顯也是在Royal Show工作的背包客,似乎控制的男生只開動遊戲免費招待我們。

離開時,我跟他說:「過來我的攤位吧!請你吃熱狗!」他說:「別客氣啦!我純粹想發洩一下,就當是報復!」

我看看那兩位女生:「你們認識嗎?」她們笑說:「不認識呀,路過他便把我們拉了過來。」我對那男生奸笑:「要『抄牌』嗎?」那男生揮揮手:「我不為所求,真的只為發洩一下而已,你『抄』吧,哈哈!」

之後,我便跟那兩個香港女生四處遊玩。我們互相到認識的朋友攤檔,或拿食物、或玩機動遊戲,到後來,我們發現,其實大家不用認識,基本上只知你是香港或台灣人,都會義無反顧地讓你免費吃喝玩樂。每個人的故事,都離不開太想做Royal Show,明知被騙都硬著頭皮做下去。明顯地,每個人都做得很愉快,唯一的「報復」方法,就是免費招待朋友,哪管是陌生人。

如是者,這一夜我又認識了一堆朋友,從三個人變成五個人,再變成了八個人,浩浩蕩蕩一起吃喝玩樂。我們互不相識、只是偶遇,甚至連彼此的名字都沒有問,卻在一個個機動遊戲中大呼小叫;拿著不同的趣怪食物一起拍照,誰沒有付過一毛錢。最後,我們在會場看煙花,一同大笑離開。回家路上我們依然聊得起勁,直至在市中心分別後,我才記起,我沒有問過他們的名字,也沒有交換聯絡方法。

這就是背包客的生活,我們永遠不知道下一秒遇上甚麼人或甚麼事、從沒意料的火花瞬間爆發,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這夜的快樂,竟是由一班互不相識的人共同創造。

這天,我能告訴自己,我真正感受到Royal Show的氣氛了,圓了我旅程的一大目標,一個最大的心願。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全新IG請Follow:#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