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三章:尋找快樂 (Part 1)

【睇文前留意喇】
嚟緊5月13號有首次讀者聚會,等緊你嚟參加!
詳情請睇:goo.gl/85s0eG,希望到時見到你 🙂

563875_4684476154884_1064721128_n

我坐在小餐館內近一小時,熱咖啡早已變冷,仍茫無頭緒。

這刻無助的我,實想不到有天會因「找住宿」而煩惱,這緊急關頭下的煩惱,似乎比沒工作更恐怖。難道在一天時間內,我能馬上找到間WWOOF借宿一宵?我又不想把這類「義工農場」當作免費住宿,有限時間內,似乎也難找到甚麼地方能「收容」我。

我自問自己能夠睡在甚麼地方也成,即使睡在快餐店或火車站也嘗過。一天或可以,在我還未計劃好下一段旅程,而目前Perth內一切住宿竟全滿時,我也難長期露宿街頭。

於是,我嘗試在傳統Backpacker網站外,搜尋一些較偏門的住宿。我不斷在討論區或網站搜尋,結果給我找到一家離Perth市中心幾個車站,被不少用家評為「地獄住宿」的Backpacker。一般而言,若一家Backpacker竟連傳統網站像Hostels.com一類地方都沒有登記,似乎也真有點「伏味」。有甚麼「地獄住宿」我沒住過?反正只是幾天,何不碰碰運氣試一回?

我直撥電話:「Excuse me, is there any vacancy for…」

我還未說完,對方似乎已心知我想要甚麼:「One person only for tomorrow night. 6-bed or 24-bed dorm? We’ve only got three nights available.」

先住三晚也好,之後才算,我一口答應:「No problem. 6-bed.」

「OK. It should be fine. How about this, you call again at night? Someone should leave tonight, and I can give you the bed. Otherwise, 24-bed dorm, or nothing. I think you’ve already know, the room is quite full in Perth these days.」

「Yes, I know.」

「Good luck dude.」

這個答覆太不肯定,為安全起見,我仍繼續尋找床位。可是,除了這家所謂的「地獄住宿」外,整個Perth也找不到一個床位。

與眾人會合後,我跟他們說出這件事, Gordon竟馬上說:「我幫不到你啦!」

我根本沒有想過跟他們「求救」,Gordon冷冷一句已把我打沉,Zoe更落井下石:「怎會呀?看你是沒用心去找,Backpacker很容易找呀!」

話需如此,但Zoe坦言,自己從沒住過Backpacker。

唉,我深知這家人根本難以溝通得來,馬上住口。一般而言,每次行程、每段關係來到最後一夜,大家都會依依不捨,甚至聊個通宵達旦;對著這班人,我卻沒有意慾跟他們交流,只想快點結束行程。

慶幸,我晚上再次致電那家Backpacker,終於確定了床位,我總算鬆一口氣。

返回Perth途中,Zoe又因小事跟阿僑爭執,兩人吵個面紅耳熱。我很擔心他們連駕車都不斷爭執,將會影響到我的生命安全,Gordon與Lily愛理不理,把他們的行為當作理所當然。

隨著摩天大樓開始出現在眼前,意即車子已進入市區,我開始期待跟這群「旅伴」告別的一刻。未幾,車子駛進了一油站。經過了幾天的行程,車子滿是泥濘,Zoe建議把車洗一併清洗,以方便交還。

我不明白他們何以要把油缸注滿。無論如何,我很高興能與他們告別,並付予Gordon最後一次油費。Gordon與Lily之間一個不懷好意的眼神交流給我看見,令我有點不舒服,或許他們也期待跟我道別的一刻?

找床位過程太緊張,我累得要命,在車上一直抱頭大睡,沒理會自己身處何地,我亦相信在城市之內,他們那套GPS理應不會再帶錯路,因此,加油以後,我上車再次準備睡覺。畢竟,若那地方連網上都評為「地獄住宿」,恐怕我晚上都不會睡得甜。

沒想到,閉上眼睛沒五分鐘,Lily便把我叫醒:「Jacky,到了,是這裡嗎?」

我看見一座有如巨型禮堂的建築物座落於街角之上,正是跟我在網上看到的照片一樣。此時,我卻想到了另一問題。

「這麼快就到?」印象中,幾分鐘前才加了油。

負責駕車的Zoe不諱直言:「對呀,這裡離加油站很近。」

我還誤以為多加一點油才到達市區,誰知我早身處市區之內:「剛才加的油,準不會撐不到這邊吧?」

「我們明天還要去玩,看到這裡便宜就先加了。」

「那你們還要我分油錢?」

我非為了那些油錢而發難,只覺得是個原則問題。洗車的錢我倒不介意,卻在意他們來到最後一刻,竟還在利用我。

阿僑幫著妻子:「唏,算了吧,不付也付了。」

我再也忍不住這幾天的壓抑:「我不會向你們討回錢,只想告訴你們別太過份!這幾天完全不放我在眼內,我只是一個跟你們分擔旅費的人嗎?你有當我是旅伴嗎?天天決定一切,完全沒有理會過我感受,來到最後一刻還要跟我討錢,你們沒病吧?我不想到了分別一刻,還跟你們裝著好感情。真的,出來一起玩,我不向你們計較,你們也別算那麼盡啦,好嗎?」

眾人一片靜默,我再看看目瞪口呆的阿僑:「還有你們,兩夫妻,旅行就互相遷就一下,整天都在吵吵吵,你們一家人不管你就算,有外人在的時候,自己收歛一下吧!你們不煩,我也看得煩喇,自己家事閉門處理啦!」

幸虧,當中我覺得較為「正常」的Lily輕聲對我說:「對不起...」

「可能我的語氣重了點,只想跟你們說我這幾天的感受而已!謝謝你們這幾天不停開車,再見啦!」

沒想到,來到分別一刻,我竟會頭也不回。我一直很想把每段感情都好好維繫,即使此生或不再相見,也把美好回憶深植腦海。可是,對著這班瘋狂奇怪的人,我實在沒法子忍受。我頭也不回便離開,沒有跟他們交換任何聯絡方法,反覺分別一刻何其暢快,終能離開這群惡夢般的旅伴了。

他們沒有挽留我的餘地,我都把話說出口了,還需「假鬥假」嗎?我聽不到他們跟我道別,只聽見驅車而去的聲音。

我拖著行李來到這傳說中的「地獄住宿」前,思疑這到底是個甚麼地方。

一如所有Backpacker一樣,接待處那一臉懶洋洋的少女,隨意簽了文件,一聲不響把鎖匙交給我,在地圖上指指劃劃,告訴我房間在哪。沒有住過Backpacker或會覺得她的態度很差,可是住慣也理所當然了。我沿著指示走過這偌大的建築物,有公共空間,又有設備齊全的廚房,住客也屬「正常」,何「地獄」之有?我來到房間,感覺更比傳統的房間寬敞。我找到了自己的床位,繼而鋪床單、整理自己的行李,也不覺得有何問題。

我的床位正對著房門,住客如常地不會鎖門,我坐在床上不消五分鐘,房門已斷斷續續地開關不下數十次,看來夜晚也難睡得好了。算了吧,反正我已找了幾家Sharehouse,應該住幾天就可以搬了。

房門不斷「嘭」一聲被撞開,繼而又「嘭」一聲被關上,是外國人一貫不念他人的特質,但這個房間出入的人也太多了吧?

我環視房間,只覺何其寬敞,空間大得有點怪異,我一時間又說不出有甚麼問題。當我走到一幅牆柱旁,竟覺視野無限遠。

且慢...

怎麼...眼前有近二十個床位?

天呀!我住進了廿四人房!

此時,我發現幾經出入後,房門已經沒有人關上,隨他一直開著,難怪只有房門附近床位空置!我定神過來,發現這原來是間類似禮堂改裝而成的房間,盡目看去確是非常寬闊,但那些凌亂的外國人卻把房間弄得一團糟,這時有如置身在災民臨時住處般!

「嘭!」整張床突然猛烈一震,我連忙閃避,一個籃球在我眼前掠過,一位「潮童」把籃球拋進房時,撞到了床身。他沒有道歉念頭:「Yo! New comer?」

我馬上走到櫃位要求換房。女生依舊沒精打彩地看著我,似乎今天還沒有「上電」:「Oh! I thought you like the bigger room.」

「I’ve booked for the 6-bed dorms, OK?」

「Well, this is your choice.」她接過我的門匙,呆呆看著我:「You sure?」

有過廿四人房的寬闊空間感,倒為我帶來錯誤期待,滿以為又得一寬敞房間,誰知打開這家六人房的房門,竟傳出一陣濃烈的惡臭,得要掩鼻而進。雖然房間內有一扇窗戶,內裡的人卻沒開啟之打算,亦沒有開動空調,我連忙把窗戶打開,得把頭伸出窗外,始呼吸到一口清新空氣。房間一如所料滿地雜物,在電插位不多下,電線綜橫交錯地放在地面上,一不留神肯定絆到。床位不難想到滿是雜物,更誇張得有個行李箱放在床上,即使我已見慣不怪,仍難忍怒意:「Anyone?」

房間內沒有人回答我,我把行李箱拋到地上,暗說一句:「Fuck!」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