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三章:尋找快樂 (Part 2)

【睇文前留意喇】
嚟緊5月13號有首次讀者聚會,等緊你嚟參加!
詳情請睇:goo.gl/85s0eG,希望到時見到你 🙂

259899_4899893020171_954461742_n

到底Perth每家Backpacker都是這樣子,還是我太倒霉?

鄰床的一位男生伸出頭來:「Such a fucking mess, right? The backpacker is such a shitty place.」他看看我:「But you are lucky, at least you’ve got a place to sleep. I can’t find a single bed in the whole city for 3 days. After you sleep in the park for 3 days, this fucking shit turns to a fucking heaven.」

我差點忘記,昨天我慌張地四出找尋一個床位,心想只要別露宿街頭便可,來到這裡後又禁不住生氣。這刻,我很想告訴晴晴,別看Perth這個地方看似沒甚麼好玩,實則會吸引數之不盡背的包客來此尋機會,更會做成全城一床難求之局面。沒想到最後一站,竟會來到這個瘋狂的城市!

「Yes I know. What’s going on here?」

「That fucking Royal Show, you know? Everyone rush into this city. It’s fucking crazy.」原來是Royal Show。想起半個月前我和阿Ca在Adelaide的生活,若非長期住客,大抵也難求一個床位:「I am leaving this stupid city soon, I can’t find one single job here, and even one single fucking bed. You know? When I was in Broome, there’s plenty of vacancies and good salary. Perth? Such a fucking city. Sorry to scare you, I think you better go to other city for job hunting.」

我知道Perth是一個近乎絕望的城市,競爭多得有點誇張,也絕想不到眼前這個外國人竟怒得破口大罵,難道Perth全是廉價勞工的天下?

「Well, I’ve finished the working period, I am now traveling around.」

外國人扁扁嘴,不置可否地看著我:「Honestly, I don’t know what’s special of this city, it’s not even worth for travel, you will know soon.」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一直以來,我所遇到的亞洲人,全視Perth為他的另一個家,對之有很美好的回憶,簡直是澳洲之行的「聖地」。偏偏,我所遇到的每位西方人,均覺得這城市毫無特色可言。到底,亞洲人所尋找到的快樂從何而來?是因為這個地方有太多亞洲人,大家可以互相依賴而高興?抑或,亞洲人不太介意薪水,時薪低一點都願意接受,所以作為首個來澳洲的城市,便有深刻難忘的印象?作為一個亞洲人,這個久仰的城市竟給我極差印象,一下子也有點矛盾。餘下時間不多,我仍想在這個地方尋找這份亞洲背包客專屬的快樂。

雖然這家Backpacker被譽為「地獄住宿」,卻因為價錢相宜,而且近幾天全城「一房難求」,因而聚集了很多亞洲背包客。我認識的人中,幾乎全都是澳洲的首站,唯獨我把Perth放在最後一站。跟他們聊天,我的故事仿成了大家的金石良藥。我對著眼前這群一臉懵懂的背包客,想起了一年前的我,也聽著不少背包老手的故事,在他們的「分享會」中組成了不同群體,認識了不同朋友。今天,我快要離開了,能夠把自身經歷告訴給接力的新手,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了對這一或兩年的熱情。我羨慕他們還有時間,還有一兩年的機會去接觸這大千世界,而我則快要離開了,不禁黯然。即使我難有這群新人的友情,在此能把自己的經驗分享開去,或許也是快樂的一種吧?

助人為快樂之本,跟這群「背包新手」聊天途中,竟有人給我一個房東電話。她曾到過Perth近郊看房子,由於距離上班地點太遠,她最終沒有住到,便叫我打電話去碰碰運氣。房東是個廣東人,離奇在聽見我只住一星期也欣然答應,馬上發了幾張住處的照片給我。我看後覺得問題不大,反正只住一星期,我連房子都懶得看便一口答應,租約就此定下來。時間有限,那些「搵屋」經驗我嘗夠了,聽房東的聲線,我也沒空去想他是否「黑心房東」。

Perth景點不多,是一個很典型的現代化都會,沒有Sydney或Melbourne般有代表性建築或新舊交融的一面,也沒有Adelaide「城市花園」般的規劃。除了Fremantle和那個藍得不比Esperance遜色的小島Rottnest Island外,我連四處閒逛的興趣也沒有,倒不如跟各位背包新手聊聊天更好。聽著他們的故事,我始覺得自己很幸運。這年來的工作看似驚險百出,也不時受到不公平對待,最少,我的薪水沒低得難以想像,更鮮會為求生活,硬著頭皮去苦幹。我看見一位弱不禁風的女孩,竟在一家只有時薪9元,還得是難保證天天有班上的餐廳當Kitchen Hand,由於當地工作環境實在太差,她根本不敢妄想離開。我建議她到別處找工作,她竟連買車票的錢都不敢花,其餘眾人的情況也不比她好。

我聽在耳內也覺辛酸,是背包客愈來愈多,還是Perth勞動人口過多?我們來此打工度假,何以竟如「賣豬仔」般慘情?或許,這個環境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互相鼓勵的感情尤其重要,也令眼前這班「背包新手」變得堅強、對這個地方更有濃烈感情。回想起這年的時間,我多是隻身走我路,沒有經歷過很多這類三五成群的團結時刻;或許,Perth先天環境惡劣,導致大家能凝聚起來,正讓他們對這個地方存有好感?這種快樂,我沒有機會經歷,相信我都難以明白了。

這家Backpacker不如想像般「地獄」,在這幾天內,我跟這些「背包新手」建立了一定感情,晚飯時總會坐在一起聊天,很熱鬧。房間內不堪惡劣的環境,我拋諸腦後,反正這個特大的用餐區坐得夠舒適。

離開Backpacker前的那個早上、這群「新手」上班前,都對我依依不捨,他們很感激我教了「求生技能」,我也很感謝這群「新手」。在他們的眼中,讓我重拾初來步到的熱情,減輕我的離愁別緒。此時,我聽到有人大喊徵人,需要五個人幫忙搬貨,時薪20元,只需四小時便80元袋袋平安。我想起在蘿蔔工廠工作時,不斷搬20公斤的蘿蔔也沒問題,這80元也可輕鬆地賺吧?Sharehouse房東的車子下午才到,反正無所事事,我便決定一試,多賺點錢也好。

我們的工作很簡單,是要把貨櫃內的電腦椅配件,搬到寫字樓貨倉內存放。我們一行五人看來也覺得很簡單,單那短短100米距離有何難度?當我們把那沉甸甸的貨物拿上手後,便心知這工作殊不簡單了。若我在蘿蔔廠搬的貨物是20公斤,這刻重量相信有近40公斤。

老板是個內地人,眼見我混在一群外國人眼中,大抵覺得我是日本或韓國人,不斷對我說英語。那是很典型的內地「土豪」人士,半禿頭的他穿著一件衣不稱身的Polo衣、駕著70年代的金絲眼鏡,操著不純正英語大叫:「Faster! Faster!」

我和幾位外國人一直很努力搬貨,雖然40公斤真的有點重,但在手推車的幫助下,又不會太難控制,只是,不停搬著40公斤的貨物,雙手也開始累了。我們幾個人熱得滿頭大汗,其中一位奧地利人外型健碩,或許因此原因,被老板不斷催趕他要快一點,終於,我看見他雙手開始抖震。我上前問他:「Hey man, need some help?」

「Thanks man, I do appreciate. It’s so tired! I thought it is an easy money.」

我也應早料到,在這個「寸金尺土」的Perth,怎會有「優差」?

「Maybe we take this together.」奧地利人咬緊牙關,跟我一起搬那箱沉甸甸的貨品,二人合作下,事半功倍,他對我說:「We should do this in two persons!」

其他人看見我們一起搬,也各自合作,兩人一起搬一箱貨物,對關節的勞損也大減。

「What’s wrong with you guys?」貨櫃後,突然傳來了老板叫聲:「I pay 20 dollars, and two of you work together? Come on, I want a fast hand! Not two people doing together!」

「It’s impossible. We are tired, or give us a break.」一位外國人反駁。

「No!」

「Damn it.」那位外國人喃喃自語,絲毫不害怕這位老板。

「What did you say? Do it, or get out without a single dollar!」老板恃勢凌人。

老板指著我和奧地利人:「Same as you two!」然後他喃喃自語:「亂七八糟,亂來的。」他向一位相信是拍檔的男人說:「你看,二十塊錢呀!二十塊錢找來了一群垃圾,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那位男人煩躁地說:「走走走!不滿意就走!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人來,反正他們愛的是錢!」

一直以來,我誤以為只有外國人欺負亞洲人,當然也只有亞洲老板最愛欺負亞洲人,但這個中國人竟欺負西方人。我看在眼內,也不知說他這人「賤」到絕處,還是正替我們「復仇」好。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