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孽:A24終於有部恐怖片佳作!(附結局解讀)

【睇文前留意喇】

1. 上次分享會未開場已滿座,現火速加場,撲位請早:
日期:2018年9月23日(星期日)
時間:15:30-18:00
地點:Loft Stage T3號房(新蒲崗大有街14號萬星工業大廈3樓)

報名:goo.gl/o1tXxi

2. 全新自製Postcard正式開售,歡迎下單!現凡購買新書,即送兩張Postcard!詳情請看:goo.gl/Dfmpbc

 

英文片名:Hereditary

祖孽

獨立電影不少都有其荷里活片廠以外的可觀之處,惟獨立恐怖片卻未必為恐怖片迷受落。無論是《鬼上你的床》,還是《不巫之地》《It comes at night》,全均嚴重過譽,素來以「冇嘢睇」見稱,任穿鑿附會吹個天花龍鳳,卻隨時連基本故事都說不清,當中如《It comes at night》更廣被網民戲稱「Nothing comes at night」。

又是「A24」出品的恐怖電影,初看《祖孽》都覺得「伏味甚濃」,尤其專業影評就好評得離奇、觀眾就劣評如潮,一下子都心感會否是另一部《It comes at night》?幸好,本片縱不如一般商業恐怖片般緊張刺激,在「獨立恐怖片」中大玩心理驚慄之餘,也真能說得清一個好故事,而重頭的高潮戲份也毫不失禮,不致故弄玄虛的賣弄之作。一如傳統商業恐怖片,講述親人死後家中變得鬼影棟棟,而背後竟牽涉著家族宿命的重大陰謀。故事有點像早前印尼大叫旺場的《凶鈴契約》,只是恐怖場面不如該片般密集。電影片長達兩個多小時,頭個半小時幾乎沒有任何恐怖場面,就是一味單靠詭異的氣氛與坐立不安的配樂以懾人,觀眾老早知道「有啲嘢」,卻竟無用過一次「Jump Scare」之嚇人方式。以故事而言,頭大半段東拉西扯、有頭沒尾,所有恐怖場面全均建立不起情緒,怎料這一切伏線來到結局竟有個出人意表位,而高潮戲份的恐怖場面也足以挽回前段的無力感,甚至倒頭來回想起整個故事,更覺玩味處處,前呼後應,終於,A24能拍得出一部雅俗共賞的恐怖片了。

 

 

Annie的母親死後,家中總覺鬼影棟棟,不時看到奇怪的異象。親人的離世令Annie頻臨崩潰邊緣,家中還意外頻生,加上與兒子的關係惡化,令她心力交瘁。某天,她遇上同受親人離世Joan,教她使用通靈魔法,Annie一時思親情切,怎料邪惡魔法就此入侵Annie一家,背後更牽引著一段家族宿命,代代相傳...

 

 

「A24」出品的電影確有不少佳作,但說到恐怖片幾乎全均是「伏片」。或許那是凡夫俗子看不通的深奧道理,但即使你看畢專業影評人再穿鑿附會的解說,也無非是離不開「獨立電影就要捧得上天」之感,只覺想得太多了。如是者,《祖孽》便可說能於兩者之間作個平衡。的確,片中有不少多餘的鏡頭與情節,也企圖運用不同鏡頭的視點、擺位去營造出與別不同的壓迫感、「自己嚇自己」的驚慄感,但這一切情節往往均是「有頭威冇尾陣」(如女主角遇上鄰居的主觀視點、兒子在車上聽見怪聲等)。雖然結局之精彩能夠挽回不少分數,但對於習慣了觀能刺激的觀眾,相信未必人人能受得住這種緩慢的節奏,場面往往到了「有嘢彈出嚟」時就轉跳到下一個鏡頭,硬要讓驚嚇場面強加壓抑,明明已能帶動得觀眾情緒,卻完全建立不起應有的恐怖感,讓可堪發揮的恐怖場面就此抹去。這種典型「A24式」煞有介事、故弄玄虛的筆觸,還是改不掉。撇除這些驚嚇位,我倒欣賞創作人真的擅於玩心理驚慄,而非如「A24」往作般,所謂的心理驚慄就是一班人在「行行企企」,只讓觀眾「內心驚慄」在到底我在看甚麼混帳故事,算是「A24」出品的恐怖片中,恐怖場面較「有料到」的一部。

 

 

這一家人即使外表正常,似乎都有一定的怪異,從詭異的女兒、夢遊的母親、反叛的兒子、無能的父親,甚至如過度熱心的朋友,都會讓觀眾覺得這班人「有可疑」,尤其是母親一角帶有夢遊的設定,不期會令觀眾觀影時在「腦交戰」,到底是否真的有鬼?還是這一切無非是她的夢遊?故事縱以大宅為背景,卻未必每一次恐怖事件都設定在大宅之內,偶爾日光日白在街頭也會突然遇上奇怪事情,偶有跳脫的敘事手法(有點像《American Horror Story》),從敘事的角度而言,又見另一番創意。

 

 


無需大灑血漿,獨靠意象已讓觀眾坐立不安。對追求刺激的觀眾或會失望,卻得承認此手法又有另一種驚慄感
電影從頭到尾都一直保持令人坐立不安的重低音配樂,若是一般的荷里活商業恐怖片,有這類音樂然後突然靜止,看得多恐怖片自會知道:「將會有嘢彈出嚟,準備驚喇」,但這些配樂的作用並非要去「嚇觀眾」,而是要「嚇角色」,每每都是角色得要面對自己的內心恐懼,或是對妹妹的愧疚、或是對自己的心魔,而我很欣賞電影試圖去製造氣氛的同時,並沒有過量,或說印象中根本沒有使用過一次「Jump Scare」,即我們常說的「失驚無神嚇你一驚」,就連通靈作法、閣樓秘密或邪魔現身等場面都沒有用上「Jump Scare」。單靠若隱若現的光線、鬼影棟棟的效果,甚至一閃而過的「死人頭」,卻幕幕能令觀眾深刻難忘。沒有一下子把你嚇得跳起來,就是彌漫著一種詭秘不安的氛圍。

有別於「A24」其他同類電影,看了一整部電影都找不到任何驚慄或恐怖場面,這些「心理驚慄」的畫面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使用繼而「冇嘢睇」,來到重頭戲也真的有惡靈現身。半夜三更突然有感異象,繼而得要面對最恐怖的夢魘。前段看似雜亂無章的鋪排成功連成一線,沒有猙獰的惡魔模樣,單靠陰森恐怖的氣氛與意象讓觀眾看得不寒而慄,而一場始料不及的血腥場面,沒有誇張的血肉橫飛,單靠意象配以實感極濃的聲效,大抵將會成為觀眾畢生難忘的畫面。前大半段的節奏或未如理想,亦有部份多餘的情節,惟最後一記重頭戲足以挽回一切分數。

 

前半段覺得不明所以的情節,到頭來一切也豁然開朗。結局的一個扭轉無疑大吃一驚(如不明白可看末段的解讀,注意有完整劇透),當中更把大量寫實的家庭問題融入劇情之內,從兩代的隔閡到夫婦間的問題,都貫穿到這個「家族宿命」中。前段看似無關痛癢的伏筆,來到末段終於連番呼應,「家族宿命」原來牽連到更多絕望的秘密,這一記突如其來的轉折,實把觀眾殺個措手不及。

 

 


Toni Collette駕馭起這個超壓抑的角色,有如著魔般全情投入,單看她的演出已值回票價
Toni Collette演一個疑神疑鬼、帶點神經質的母親,絕對交出了一回可踏上提名路的演技,當可在恐怖片中留名青史。全片她都在近乎歇斯底里的演出,稍一不慎便會過火失控,她演來淡定自如,詭異感層層遞進,而她在片中幾乎從開場一直壓抑到完場,來到「終極一嚇」的爆發與崩潰,成功為觀眾帶來了最心寒的一幕,完全靠她帶動得全片氣氛。誤以為小演員Milly Shapiro是一大「魔童」角色,原來她只不過佔了極少戲份,但幾個眼神已經叫人徹底心寒。

 

 

總的而言,我很難說《祖孽》好評至此是否過譽,畢竟前大半段的情節,對傳統恐怖片迷少一點耐性隨時中途離場,但得承認全片營造的恐怖壓抑感相當到家,無需「Jump Scare」,單靠意象與氣氛卻讓你坐立不安,實是成功之道。來到後半段來一個真相大揭秘,前段苦苦鋪排的心理驚慄一下子釋放,最後十五分鐘所營造的心寒感,絕不比荷里活傳統恐怖電影失色,成功挽回前段的不明所以。Toni Collette有如著魔的演技,由頭帶到尾,為全片帶來了極強的可觀性。
Rating:80/ 100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警告:下文含有完整劇透,請讀者留意。 

 

如文中所言,前大半段其實看來結構鬆散,到了末段來了一個「神扭橋」,自會發覺前段的鬆散原來連環緊扣,在此稍作整理。

 

 

Annie的媽媽Ellen老早就是邪教教主,所以在喪禮上發現有極多陌生面孔,那一切大概全是Ellen邪教教派的成員,他們正策劃要魔王Paimon降生,讓他們得到財富與權力。

 

 

Paimon的靈魂其實老早就「住」在女兒Charlie的身上,她在外婆死後特別哀傷,就問媽媽Annie誰會照顧她。那並非要問Annie到底在現實世界誰會照顧她,而是沒了這個邪教教主,到底能有誰可以照顧這個她這個魔王。Annie答她,你還有我照顧你呀,Charlie再問,那麼若你死了呢?這或許語帶相關,魔王老早知道Annie一定要死。

 

 

Charlie對一切頭狀的東西特別著迷,例如把死白鴿的頭剪下製成玩具。原來,Paimon這個角色真在一類魔法書出現,要獻祭Paimon就得附上三個頭顱,結果,Charlie、Annie與Ellen的頭顱都給獻上了。Ellen的屍體被挖掘出來,相信正是邪教教派的破壞,不過沒有讓Annie知道。

 

 

在電影中不時出現的一個封印,也正是這個邪教教派的封印,在Charlie被撞死的電燈柱上,正顯示了這個圖案,證明Charlie的死並非意外,而是這個邪教的計劃,要讓Charlie死去,再把靈魂轉到另一個宿主上。

 

 

Paimon的靈魂自出生就錯誤地附在Charlie身上,他一直想找回個男性驅體的宿主,因此在Annie家族的男性幾乎全都死於非命,像他的爸爸竟然活活把自己餓死。來到Annie的一家,這個宿命就落在她的兒子Peter身上。在Charlie死後,邪教教派就利用了Annie的弱點,派出Joan去接近她,要她進行招靈儀式,結果邪魔入屋,更看上了Peter,成了一切悲劇的泉源。Joan本就是邪教教派的一員,門口的地毯大抵是邪教的一項「紀念品」,Annie隨後卻發現,自己的家庭成員都有一套刻有自己名字的地毯,而Ellen與Joan本就是生前好友,是Ellen老早已替他們「安排」好。

 

 

大概,Annie老早就知道這個悲劇,她告訴Peter,自己從不想生下他,也多次乘機想殺掉一對子女(釀成了母子之間的隔閡),說到底也是想保護子女免受惡靈附體。可是,最終Annie因為思女情切,說出了魔法書的咒語,反令邪靈入屋。在Charlie的畫簿中看見了殺哥哥的圖像,而自己也被邪靈附體,間接讓Peter被Paimon寄體成為宿主,於最後一幕,成功讓魔王降世。

 

 

因此,看至結局一刻再回想整個故事,自會發現創作人精心的結構與鋪排,來到最後一個「扭轉」自覺精彩不已。前段如我所說,確實節奏緩慢,也有多餘的鋪排,惟全片所表達的議題,如何逐步讓邪魔入屋,再加上魔法書種種典故的創作,實與故事「如有雷同」的《凶鈴契約》各有千秋。

 

想參加小弟舉行嘅最新一場分享會?名額有限,唔好猶豫!請即報名:goo.gl/o1tXxi

 

【最新旅遊文章】跟著《我的超豪男友》遊10大新加坡場景

【最迎旅遊文章】馬丘比丘「報團」奇遇記:要呃人先要連自己都呃埋

 

小弟用五年時間籌備的小說反應熱烈,首兩批貨已火速售罄,最後數箱歡迎直接下單:goo.gl/J9QdBR

 

台灣書局兼網上平台亦已上架,可去文中連結購買:goo.gl/xzCymP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