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靈祭(附解讀):挑動你最深層次的原始恐懼

凶靈祭 影評

英文片名:The Medium

 

原名《薩滿》的《凶靈祭》(我還是偏愛台灣原名,只是香港不譯得太白似乎難吸引觀眾入場),於台灣與南韓均成了現象級電影,戲院甚至因為過度恐怖而要開設「細膽開燈場」,成功取得宣傳上的噱頭,連香港也跟隨,更被譽為近年最恐怖的電影。台灣影評甚至推崇得會讓你看得有陰影、結局震撼力足以「毀三觀」,將《黑寡婦》票房冠軍之位踢走,仿佛成了一鼓恐怖片迷非看不可的氣勢。《凶靈祭》幕後由《鬼影》導演Banjong Pisanthanakun執導,再配《哭聲》導演羅泓軫擔任編劇兼監製,以泰國、南韓兩大猛人攜手合作,令人期待萬分,也真沒有失望。

 

《凶靈祭》是近年難得一見的極高水準恐怖電影,有沒有恐怖得要開燈觀看、結局有否「毀三觀」,倒真見仁見智,個人覺得宣傳上又真誇張了一點。故事以泰國的薩滿為題,講述一支攝製隊拍攝薩滿附身過程所發生的怪事。以傳統恐怖片的心態去看,前大半段如少一點耐性,或真會令你難以集中,畢竟電影沒有明顯驚嚇位可言,當你開始覺得詭異莫名,原來正是電影要讓你慢慢入局,突然把你嚇個措手不及。《凶靈祭》是這對泰韓組合的一回完美合作,既有Banjong Pisanthanakun對恐怖拿揑的準確、將善惡輪迴融入恐怖的意旨,也有羅泓軫於劇力上的調控,將類型電影滲入宗教符號、信仰懷疑,將一切推向絕望極致的鋪排。電影以荷里活曾經盛極一時的「偽紀錄片」方式拍攝,卻非流於廉價的嚇人手法,全片的Jump scare只用了一回,卻因為主觀鏡頭視點極為逼真令觀眾心寒。從前半段的紀實式鋪敘,慢慢引入到後半段的瘋狂大屠殺,竟又言之有物且極具挑釁的反思性,將「偽紀錄片」推向耳目一新的層次,值得一提是女主角Narilya Gulmongkolpech近乎著魔的演出,更得堪個影后提名。作為恐怖片迷,《凶靈祭》絕對是首集《午夜靈異錄像》多年後,第一部真正能讓我頭皮發麻的作品,那種心寒並非不斷堆砌驚嚇位,而是不經意在你潛意識中慢慢滲入恐懼,將詭異帶回家,始為成功之道。

 

在泰國的村落一直有個神秘習俗,薩滿以世襲方式,請求巴揚神附身於女性身上,代代相傳。Nim是村落中的薩滿,一直以巴揚神附身的形象,濟世為懷。Nim漸漸發現,外甥女Mink神色不對、行徑怪異,更變得愈來愈古怪。到底Mink是成為巴揚神下一個附身的對象,還是被邪靈附體,Nim一下子也說不清楚。攝製隊採訪薩滿背後文化時,遇上了這個難得的場面,便分別緊貼Nim與Mink兩個家庭,卻發現真相愈超想像...

 

《凶靈祭》恐怖感非源於密集式驚嚇,反是Banjong Pisanthanakun大玩心理驚慄的超強實感

凶靈祭 影評

既有Banjong Pisanthanakun繼《嚇鬼阿嫂》多年後再執恐怖長片導筒,更是實實在在拍部全無喜劇可言的恐怖片,《凶靈祭》怎也有一定的質素保證,畢竟當年他以《鬼影》將泰式恐怖推向全世界(雖則荷里活版《攝靈》如同笑話),這一次於南韓與台灣引起哄動,也是他再一次成功的典範。《凶靈祭》縱以荷里活拍爛了的「偽紀錄片」方式入題,效果卻相當精彩,也真得要有「偽紀錄片」方式,始能將最恐怖一面帶給觀眾。請放心,《凶靈祭》並非廉價暈眩的偽紀錄片,全是有其作用所需。前半段以極具實感的紀錄片方式去談薩滿、描述當地村落萬物皆有靈,哪管是一草一物都有靈所在。片初完全不讓你覺得這是一部恐怖片,較像民俗紀錄片,幾場大自然美景的空鏡,甚至美得帶幾分治癒效果。從大自然的靈氣,故事慢慢發掘這家族背後的關係,原來薩滿是世襲制,但這家人卻好像有點不光彩的過去。透過生活化的細節,慢慢營造了一個詭異的世界觀,沒有甚麼嚇人的情節,極其量是你自己嚇自己,卻因著Mink這個帶點古怪的少女,讓恐懼慢慢植入你潛意識內也不自知。從她的奇怪表情、驚見種種異象,還有一連串瘋狂怪異的行為,未必會把你嚇個半死,總會讓你不寒而慄,而這亦是Banjong Pisanthanakun的功架所在,深知甚麼時候要嚇你,也深知怎樣可以牽動觀眾情緒。當然,少女演員Narilya Gulmongkolpech的超神演出也應記一功,這容後再談。

 

《凶靈祭》可以被追捧得成現象級神作的地步,最強正是Banjong Pisanthanakun與觀眾大玩心理遊戲,對比當年《鬼影》直描傳統的鬼故事,《凶靈祭》可見他的技藝大大提高。恐怖以層層遞進方式示人,哪管是少女Mink逐步入魔的形象,還是開始崩潰的氣氛,俱慢慢讓你覺得「唔對路」,都是Banjong Pisanthanakun的神功所在,再用上「偽紀錄片」方式,讓後半段的情節極為驚人、投入感超強。即使全片只有一個Jump scare位,也無需血肉橫飛的鋪張,卻有能讓你不住全程頭皮發麻,正因其呈現得最真實的氣氛。曾經,《午夜靈異錄像》、《80分鐘死亡直播》《瘋人院逐個捉》等經典「偽紀錄片」可能已經嚇怕了你,請把之通通拋諸腦後。《凶靈祭》的驚嚇,乃源自最強的實感,讓你不覺自己在看一部電影;仿如沒有明確劇本(據知拍攝時真沒有完整劇本,由演員自行發揮),也沒有「路」捉;用上紀錄片的片段式字幕手法,更讓你投入感大增。最恐怖的嚇人手法,並非直接描繪邪魔有多恐怖、具計算精準的嚇人位。三分鐘一小嚇、五分鐘一大嚇,確會令你有過山車式驚慄快感,那未必能真正令你心底發麻;真正的恐怖是由個個生活化的細節位植入、似有若無的畫面、刻意埋藏的秘密,沒有將一切宣之於口,讓你自己嚇自己,始為最驚人所在。

 

看著儀式逐漸逼近、恐懼也直撲埋身,讓你無處可逃,從閉路電視驚見的異象,末段那比邪教題材經典《V/H/S 2》更恐怖的邪教大屠殺,無論畫面與情節俱極為迫真,都完全讓你緊貼椅背,嚇得目瞪口呆。Banjong Pisanthanakun也顛覆了你對「驚」的看法,天知道下一步會發生甚麼事,女主角附身後又有何目的,再回想起前半段鋪排的種種伏線,自會覺得這種慢慢入局的手法太厲害。隨著女主角的行為愈來愈瘋狂、驚恐的位置也開始密集,待你一如片中攝製隊覺得「唔對路」時,老早已經陷入困局、一切徹底失控。Banjong Pisanthanakun全片透過多種不同方式去挑動觀眾最深層次的恐懼,不時漆黑一片,配以極細膩的環迴聲效,簡直讓人頭皮發麻(女主角四面八方來襲的哭聲真聽得你隨時有陰影);最後三十分鐘幾線人物遇險同時進行,成功把氣氛推向最高峰,慢慢鋪陳的詭異感終有收成,一下子來個大爆發,緊張得讓你心跳加速,為《凶靈祭》結局寫下了可能是近年恐怖片最深刻的收筆。

 

花了大半篇文章去談Banjong Pisanthanakun製造驚嚇的手法,另一位「猛人」羅泓軫擔任編劇與監製,也令《凶靈祭》在平淡中達至劇力萬鈞之效,遠勝於一般為嚇而嚇的「偽紀錄片」。後半段肆殺以外的反思位,始為《凶靈祭》更錦上添花、畫龍點睛所在。一承《追擊者》的宿命論、《哭聲》對宗教的批判、信與不信的疑惑(有一刻以為這是如《害匙》般的「入局」故事),至為令電影影像以外最恐怖所在。

 

羅泓軫對宗教的懷疑、對命運玩弄的描繪,為故事增添的深度;《凶靈祭》震撼不在出人意表,而在其無奈的開放式收結

凶靈祭 羅泓軫

《凶靈祭》被評為結局出人意表、有著「毀三觀」的震撼力,那種驚人並非讓你猜度不來的轉折,而是完全顛覆想像,不斷對類型電影的扭轉,更是對人生命運最實在、最絕望的描述。

 

警告:下文《凶靈祭》解讀劇情部份或牽涉重要情節,請讀者留意。

 

在電影的前半段,羅泓軫會讓你覺得,這是一個世襲的民俗傳承故事,女主角Mink驚見異象,又行蹤詭異,或許是巴揚神附身的先兆,畢竟就如當今的巫女Nim有一樣經歷,卻發現那根本與薩滿完全沒有關係。你滿以為Mink被邪靈附身有甚麼原因,像是亂倫下的報應、像是吃狗肉下的輪迴、像是Mink父親的秘密,總會「有路可捉」、有方法能破,故事卻只輕輕告訴你,這是祖先遺下來的孽障。你看著儀式日子不住倒數,Mink愈來愈「邪」、巫師又有「天機不可洩露」的態度,最終總會有場正邪大戰可以解釋一切,但羅泓軫並沒有讓你有此希望,薩滿神像頭也被斬、Nim突然意外身亡、巫師也不敵邪靈。你一直所執信的正義神靈,原來從沒有出現過,正邪大戰當前,留下來的只有邪靈。最後Mink的母親疑似被巴揚神附身成了新一任巫女,卻沒有Nim的憐憫,而是仿如女兒般妖魔化,那到底是邪魔入體,還是你一直篤信的正義神靈本就是邪魔?雖說同類恐怖電影,不時都會出現一種「初有希望,繼而失望,最後絕望」的套路,但《凶靈祭》並非單純要扭轉心態去嚇觀眾,反是要你感受到絕望的恐怖,而這種「絕望」真可以透過影像可告訴觀眾;非當一切失控時,不如來個開放式結局就了事,而是真有其深意。

 

散場一刻或許就如《哭聲》般不明所以,但細經回想,始知道羅泓軫背後的用意,就是要將你一直深信的一切推倒,當人沒有任何信念、沒有寄託,才是最恐怖。《凶靈祭》是少女Mink的成魔之路,同時也是巫女Nim對信仰的覺醒。雖然她一直執信自己是有巴揚神附身,卻從沒有見過巴揚神,只知自己感覺到神的存在。她漸漸發現,神並沒有真正存在過、神像都可以被毀、神靈也沒有救過自己的外甥女,她一直苦苦等待、茫然,也不知道神靈何時會出現,只知感覺到衪的感召。附身Mink的邪魔,不單恐怖在張牙舞爪的形象,也成功魅惑Nim的內心,告訴她巴揚神從沒有選擇過她,而是被安排附身的對象,讓她的信仰逐漸瓦解。

 

最後,《凶靈祭》並非如傳統的驅魔電影般,有個很明顯的結局,反是以Nim的自白作總結: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所信的是甚麼、神靈又有沒有來過,甚至懷疑自己一直都是空信個不存在的神靈,最後一個鏡頭伴隨著Nim的畫外音,哭聲響遍靈山。最心寒是令你知道,人真正的恐懼是你所執信、一直堅持的東西瞬間瓦解,當這一切徹底崩潰、完全絕望時,才是最恐怖;這種心寒的「寫實感」,不單是影像上的寫實,也是整件事就仿如每個人的人生般。你滿以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一切迷失、一切不公平都總有個完美結局,你執信背後有隻「上帝之手」安排一切,但你漸漸發現,這一切老早註定,人生不一定「有路捉」,沒有最悲只有更悲,也不一定會否極泰來,絕望過後沒有人會告訴你原因,因為人生根本沒有劇本可言;那不是一場電影,你所相信的事,不一定是真實。正如巫師進行儀式前問攝製隊,你有看見紅色車牌嗎?攝製隊不明白巫師問來與儀式有何關係,那明明根本不是紅色車牌,只是一句告示,但只要你一直執迷不悟的相信,那就是真實。緊接著他解開女主角頭套時,就正正呼應了這句說話。女主角的身份,你都一直在相信、一直執迷,眼見也不一定是真實,是羅泓軫給觀眾狠狠的一記當頭棒喝。當年《追擊者》宿命般的沉重結局先顛覆你想像,十多年後再用《凶靈祭》告知觀眾無奈的宿命,配合Banjong Pisanthanakun調度自如的恐怖快感,成就一場最完美的跨國合作。

 

女主角Narilya Gulmongkolpech於《凶靈祭》邪魔上身般的演繹,將說服力推向高峰

凶靈祭 女主角

兩位幕後功臣的精彩合作,幕前也得靠女主角Narilya Gulmongkolpech有如著魔般的演出至能成事。Narilya Gulmongkolpech初擔大旗演出此角,外型上將個可愛少女徹底(看其Instagram真難想像是同一人)變成毫無生氣,加上大量大膽的場面、正面裸露,正宗演得「人唔似人鬼唔似鬼」,完全不顧形象豁出去已先令人眼前一亮。更精彩是她演活了角色「入魔」的過程,從開場的天真無邪,到開始神色怪異,繼而情緒大變,與內心僅存的本性來個矛盾對峙,到最後完全被邪魔附身的暴戾,每個轉折都具有層次的演繹、哪怕一個眼神已令你不寒而慄。Narilya Gulmongkolpech每個肢體語言與表情都極為複雜,真能一下子令你以為她被徹底附身,這些場面並非單純要嚇你、要讓你怕,而是那內心仿被掏空的思緒,演活個靈魂已死的角色。光是眼神的多變,已足堪個影后級水準,怎能想像,她只是一個新人。

文字工作者也得要吃飯,你的支持是我寫下去的原動力。請給點心意,給小弟走更遠的路,寫更多好文章,歡迎透過以下QR Code課金以作支持:
75486099_723429001505181_3402665167123644416_n
同時,你也可透過Payme link:https://payme.hsbc/jackyhei
或Paypal捐款:paypal.me/jackyhei

總括而言,《凶靈祭》的恐怖度被捧至這個地步,或是宣傳上的噱頭,而電影也確犯下了不少「偽紀錄片」的毛病與犯駁位;為求營造「偽紀錄片」感覺,末段刻意製造的鏡頭,也令電影難達完美級別,亦屬接受之內,瑜足掩瑕,是近年最出色的恐怖電影之一了。Banjong Pisanthanakun的恐怖功架與羅泓軫劇力萬鈞具思考性的劇本,實是精彩的合作,成功把偽紀錄片推向另一層次,亦將傳統驅魔題材化作觀眾最深層次恐懼,足能把恐懼蔓延到你回家也不寒而慄,並非一味亂嚇亂殺便完事。Narilya Gulmongkolpech邪氣十足的演出絕對一鳴驚人,在偽紀錄片框架下你真以為她被邪靈附身了,願她能在影壇發光發亮。當近年恐怖片都走向太廉價驚嚇,又或說大家自覺被「嚇大」時,《凶靈祭》有能突破這個框架,挑動觀眾內心最原始最心寒的恐懼,確為神作。散場後,或一下子消化不來,餘韻自會讓你愈看愈鍾情。羅泓軫首作《追擊者》台灣版海報現正熱賣中,請即按此搶購
Rating:95/ 100

【延伸閱讀】10部最愛泰國鬼片片單:笑住驚、喊住驚!

【延伸閱讀】12部最愛泰國電影片單(非恐怖類):哭過傷過痛過後,也是窩心回憶

✨電影網店現已開幕,多款電影海報、電影精品低至$5起,快啲嚟睇啦:https://bit.ly/3qLPkpk

 

「晞。觀影記事」Patreon加強版已經開幕,精選深度獨家電影文章,請即訂閱:https://bit.ly/2TS6BiE

 

感謝各位支持,小弟執筆之原創小說,私人貨存已全部售罄,有意者繼續可到此文章內的連結購買!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MeWe: travelerwithmovie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