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師之奏鳴曲:感人肺腑的生命樂章

3月21日 17:00 奧海城百老匯

摘下了本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得獎台上,導演瀧田洋二郎那「唔咸唔淡」的英語,也得到了全場不少掌聲,畢竟,本片是日本電影首次在奧斯卡頒發台奪得這個獎項。挾著奧斯卡這個品牌,本片以少勝多,成為這星期的開畫票房冠軍。周末要看這部電影亦非易事,各個戲院下午場次只剩下頭一兩行,廢幸奧海城百老匯同一時間連開兩院,才能夠購得戲票。


當上納棺師,除了要面對朋友的白眼,連妻子都未必接到

大提琴手大悟不幸失業,與妻子返回家鄉,誤打誤撞當上了納棺師,替死人蓋棺和化妝。起初,他很抗拒這厭惡性工作,甚至妻子亦因此離他而去,他更受盡好友白眼。漸漸,他卻從工作中領悟出對先人的一份尊重,甚至尋回失落已久的親情,他的妻子更被他的工作而感動...

 

對於「死亡」,似乎是亞洲人的一個禁忌,難得本片不避諱,深刻正面描寫納棺師(或曰死人化妝師)這個職業,寫來平實動人,沒有誇張渲染,反而把一個個納棺儀式描寫得非常莊嚴,生老病死,其實是人生必經階段,與其哭哭啼啼,不如笑著面對。〈禮儀師之奏鳴曲〉最成功的地方在於淡然的描述死亡,不至流於煽情,但觀眾肯定會被片中親人離世的情節感動得淚流滿面,這就是本片的魔力,淡然牽動觀眾情緒。

 


納棺過程沒有絲毫的反感,反而滿足觀眾獵奇心態之餘,亦對這一行加了尊敬之心

近年「最佳外語片」得獎的電影,大多是談及一些比較陰暗的題材,如〈竊聽者〉談東德的秘密情報員﹑〈偽術大師〉談集中營的生活,涉及的題材都是比較灰暗。儘管〈禮儀師之奏鳴曲〉談的是死亡,卻沒有一絲哀愁的味道,也許在美國人眼中,這個職業反而能讓他們窺見一下神秘的東方文化,全片仔細地描述了納棺的每一個過程,和背後的意義,也不期令觀眾感受到那種肅然的氣氛。
全片另一個喜歡的地方是當中描寫的情,幾段納棺儀式看盡了不同家庭的背景和故事,雖然寥寥幾筆卻讓人看了不同人面對死亡時的態度。我最喜歡澡堂婆婆的一段,年紀老邁仍與老伴不離不棄,閒時的幾句談話更帶著不少情趣。當面對老伴離去時,老公公對著老婆婆的眼神,輕聲說出一句「謝謝你」,摯愛之情明顯不過。單看這一段不只二十分鐘的副線,已盡見本片寫情和敘事的功力。男主角和父親的感情,兩組回憶片段,兩組相同的畫面,不同的用鏡,已能看盡男主角對父親矛盾的感情,哪需動人對白?無言感情已足夠。懂得掌握生活細節,描寫人與人之間在生死中的情,是劇本很成功的一個因素。

 

本片的劇情編排得流暢自然,從前段男主角的落泊,到中段的人生轉折,以及末段面對生老病死,和面對失落了的親情,沒有深刻的轉折,平實的劇情卻又不失娛樂性,在感人的場口位外,也帶有不少的笑位。也許死亡並非每個人想像中的恐怖,從片中的笑位來看,也許創作人想淡化一下電影淡淡的愁緒吧?因此,觀眾亦可放心,看罷全片後,內心又不至於太沉重。

 


生活化的劇情令〈禮儀師之奏鳴曲〉少了一分造作,多了一分溫情

一眾演員演出自然,沒有太多「演技示範」,生活化的演繹令全片生色不少,男主角和他的社長﹑秘書都演得很平實,三個孤獨的人看似沒有交流,其實幾場對話戲火花四濺,最愛聖誕夜的一場戲。

 

值得一提是,在久石讓的操刀下,本片的配樂哀愁之中又充滿希望,襯托著男主角的遭遇,加上動人畫面的配合,這首主題配樂足在腦海迴旋千百回。

 

〈禮儀師之奏鳴曲〉人性味濃,而且十分寫實,簡簡單單的故事,畢竟帶著無窮的動人情節,在反思死亡的同時,也喚醒觀眾珍惜當下的道理。片長一百三十分鐘,看似節奏奇慢的故事原來沒有悶場,平實的戲味,反而更是吸引。

Rating:90/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