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倫敦紐約米蘭戲院:價廉物美?

位處於屯門的巴倫紐戲院(現已成為巴倫紐米戲院,但還是習慣叫巴倫紐),一直久聞其大名,卻沒有機會親身一試,是日剛巧到附近考試後有點時間,便到這個傳奇戲院一遊,觀看〈天煞西部反擊戰〉。巴倫紐戲院最著名的是它極便宜的票價,成人正價票都不過四十元,票價之低理應冠絕全港,難怪多次節日大檔期時路過均大排長龍,很難相信一間位於舊區的老牌戲院會如斯盛況空前,票價之低相信是最大吸引力。巴倫紐戲院與對面新裝修後的凱都戲院座落同一條街上,兩個售票大堂只差一個街口,其距離亦理應是本港「商場化」後的戲院較為近的一個位置。

 

華懋戲院屬同一院線的巴倫紐戲院,也屬比較舊派的戲院。其座落的小型商場已是殘舊的一類,戲院名稱簡簡單單貼於門上,亦見古舊的味道。另一邊往街方向的大門,也沒有時下流行那華麗的設計,如沒細看隨時不知道那是一間戲院。售票大堂內牆磚和地板都是偏暗的設計,與對面那感覺時尚的凱都戲院,甚至是同期UA屯門市廣場相比,這種設計可能更有趕客味道。但是,巴倫紐戲院亦跟華懋戲院一樣,保留著昔日分影院的劇照燈箱,一式四張,甚至六張的劇照,在港相信很難復見。售票大堂雖無舊式戲院必備的磅,卻仍有舊式爆谷機,仍有著一股懷舊的風味。

 

從售票大堂走到影院,可以選擇乘座電梯或走樓梯。樓梯的設計也絲毫沒有時尚感覺,沒有下期放映的海報,也沒有五光十色的燈光效果吸引觀眾,就是很簡樸,色調淡黃的樓梯,感覺有點像銀都戲院。一如華懋戲院,影院大廳處於同一個平台,只是沒有華懋那種突然扮華麗的設計。

 

昔日的巴倫紐戲院只有三個影院,後來改建被分拆成四個影院,並以大城市命名,即巴黎、倫敦、紐約、米蘭,驟眼看理應四個影院同一樣的座位數目。我看的3院據聞就是昔日的大院分拆而成,於迷你戲院而言,我覺得巴倫紐的影院面積已算夠大。長方型的設計、拉幕式銀幕,其實確有距離感,感覺不太好。兩旁的大燈也是傳統舊戲院的設計,當年可能毫無特色,今天看來卻挺有特色。座椅設計如同華懋戲院一樣,介乎於梳化及膠積用料之間,椅背同樣可以根據力度作適當調較,手柄亦可以拉起成情侶座,相信這些座椅亦曾經翻新一遍。第一感覺,這間戲院亦不如我想像般差,畢竟巴倫紐戲院坊間的劣評實在太誇張。

 

電影甫開場,我卻開始感受到問題的來臨。電影播放預告時,那牆上的大燈一直久久沒有關掉,非常滋擾,到了電影正片播放公司片頭後,才開始關燈。可是,戲院帶位的職員帶領遲入場的觀眾時,電筒竟然不斷直射座位,而非其他戲院般照向地面,對附近的觀眾極其騷擾。此外,巴倫紐戲院的緊急系統安全性一定極高,幾個出路燈箱的照片座落於銀幕下方,面積亦不少,電影播放著強光一直照耀著,令人難以集中。觀看〈天煞西部反擊戰〉時,電影把場景的黑暗作合理化已看得令人洩氣,加上此院出路指示的強光,更是令人不耐煩。我很難想像,假若在此戲院觀看〈哈利波特〉或〈魔盜王〉系列那種充滿黑暗調子的電影,出路燈箱的那道強光會否遮蓋半個銀幕?
戲院設有環迴立體聲,各個喇叭亦設於長方型的影院牆上,效果不算明顯,但聽得出亦有一定程度的效果,惟喇叭的聲響時強時弱,突然有一道清晰的音響劃破影院,反而更覺突兀。我覺得影院的聲道主要集中於前方銀幕附近,音效只屬一般。值得一提是,以〈天煞西部反擊戰〉這類(竟然)靜態文戲時間極多的電影,竟聽到陣陣猩猩怒吼的聲音,細心一聽相信連對白也能聽得到,原來鄰院正在播放〈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隔音方面,仍有待改善。
儘管〈天煞西部反擊戰〉有多爛,我仍安坐看罷全片的片尾字幕,難得地影院沒有傳聞中關機cut credit,這方面還是值得一讚。散場時,後樓梯是直接通往街外的,而非要觀眾繞回正門或是直通商場,這種較舊式的設計,我是挺喜歡的。片末credit完結後,只有我一個人離開戲院,樓梯竟沒想像中恐怖,起碼不如華懋戲院或豪華戲院那種極其詭異陰森之感,離開時也不像新寶戲院或影藝戲院離奇地駁了去後巷。

 

巴倫紐戲院在華想院線中,是跟華懋戲院並列,碩果僅存的最後兩間,它的存在相信也只以低廉票價,吸引區內的觀眾,以其極高的入座率,相信仍有一定的生存空間。巴倫紐戲院座落的位置只屬住宅區,距離區內大型商場又有一段距離,要吸引區外觀眾,確實有點難度。誠言,到巴倫紐戲院觀影絕非良好經驗,但以其極低廉的票價,加上戲院保留著一定程度的懷舊色彩,假若影迷假日閒著無事,也不妨到屯門區體驗一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