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工作渡假,從墨爾本開始

來到墨爾本working holiday個多星期,遇到了很多很多不同的人和事,每天也要做很多不同的決定,來了差不多兩星期,好像暫時也沒有安頓好。我試過不少一個人旅遊的經濟,也在外地生活過幾次,但原來真正的backpacker生活是這樣的,一種我從沒想過會這樣的生活。

  近來幾次的旅行我都是住在hostel,但每一次也真的只有「住」,頂多跟同房聊聊天,當我要長住的時候,要顧及的不再單單如何跟roommate相處、如何預準時間霸廁所用,更要顧及洗衣服、煮飯等等問題,最重要的是,一個人的漫長旅途,hostel就是我擴闊社交圈子的第一步。從我頭一天懵懂地拿著行李走進來開始,我就知道我一定要在這幾天內融入一個圈子。廚房的確很混亂,不像我兩年前在美國般可以自由地用爐具,在等用爐頭、煮飯,直王用餐時,都是認識朋友的最好時機。從前,我抱著「住宿」的旅遊心態去住旅館,從不會踏足這些用餐地方(除非有免費早餐),原來,真正住宿hostel的樂趣,是要慢慢地去認識不同的人和事。在hostel住宿的十天裡,每天晚上都跟不同的人聊得很晚很晚,交換著不同的故事和生活情報,給我這趟旅程紮根。我真的很高興在這十天裡認識了的每個臉孔和笑臉,哪管有些人可能是一面之緣、有些是幾天的旅伴、有些是旅程上一起生活下去的生活夥伴,hostel中的人來人往,給我看到了很多。

  有些朋友覺得我很獨立,有時候我也這樣認為。我抱此心態一個人來此,卻發現有很多事情原來都不能一個人處理。從前在外國生活之初,都會有人伴在一起辦很多事情,開電話卡、辦稅號、開銀行戶口等等問題,還有買煮食食材、日用品等等,回想起當年,哪管我習慣後能夠一個人搞得好,開始的時候還是有一班人一起去做,現在一切都要靠自己。我是一個很沒安全感的人,來的頭幾天,我一個人搞好了這一切,卻發現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說到working holiday,當然有的就是”working”。working holiday中最多人想做的工作就是農場工作,大家都對農場工作有一種美麗的誤會,認為那是香港這類大城市沒有的工作,在陽光之下面對一望無際的農場工作,是很浪漫的一回事。最初我也是這樣想,在沒有聽過很多確實消息前,至少我會覺得白工(即有保險保障、老板會幫你報稅的一種)或黑工(甚麼保障都沒有,現金出糧)都是這樣做。即使有人跟我說,農場十之八九都有壞工頭、環境差,我也不相信(相信很多背包客也一樣)。到了農場後,才發現工作起來原來也真的挺辛苦。天氣炎熱,工作緊迫,加上遇到要求多多的工頭,即使工作是很簡單很無聊,做下去都會覺得厭倦。每個人來這趟旅程的目的都不同,但肯定每個人的腦海中都會把「農場工」放在其中一位置,但做起來也不算太好做。
  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挑蘋果,意即把樹上一些養份不足的蘋果挑下來,讓樹上其他蘋果可以有足夠養份去成長。工作初做起來也不是太難,反正就是把一些養份不足的蘋果挑下來掉到地上,那止發育不建全的蘋果又重量不多,工作起來也不算太大勞力。只是,在烈日下工作爬來爬去,還要被supervisor催促,沒有解釋和反抗的餘地,甚至諸多藉口乞扣工資,做著做著,覺得很無聊之餘,更是有點被侮辱之感。從我到達在旅館內聽到很多黑工壞消息開始(聽到了很多被騙後,拿不到薪金又被困農場的故事),已開始對此重新反思,親身經歷過後,上了一課好好一課之餘,也總算是體會過農場工作的點滴辛酸。人在異鄉,當然會被欺詐,誰叫你只是個外勞。


  這趟旅程有了工作,它就從此不再單單是旅行那麼簡單,住宿又成了另一個很大的問題。假如你怕農場工受騙,不願到太遠的地方找那些連食宿的工作,那麼你就要在城市內找住宿,但是,城市裡面又住宿費驚人,於是,就要找一些與別人分租的屋。這又衍生了另外一個問題,既然背包客的工作是這般不穩定,我找sharehouse時要怎樣跟房東作協定?在這情況下,房東抓緊了你們的心理,就會引伸出不少騙局。我第一間租的sharehouse就問題多多,在簽約後房東又「捉字蝨」地扣了一晚住宿,這些問題都是很難在看房子時一時三刻便能發現,我只能說,又多上一課了。
  但是,找房子的過程也是蠻有趣的,特別是你認識了一班人,有一個固定圈子後,他們仿佛成了你的家人,在找房子及與人協議的過程中,更是加深了大家的友誼。在找屋與生活的過程中,大家在旅伴之外更是重要的生活夥伴,在有限的金錢下怎樣計算用最便宜的方法活下去,是一種很有趣的生活。這種生活態度亦是我在hostel以外另外能夠覓到的全新體驗,在過往所經歷的「旅行」之外,又是另一種的旅遊態度。

  我覺得每個人來working holiday背後都總有自己的故事,想替生命改變一些甚麼而來。我暫時來了兩個星期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些甚麼,或是得到甚麼樣的體驗,只是我知道自己一定要在此有所改變,變好也好,變壞也好,就是不想人生就此乏味地過去。在過去的一年,我經歷了別人難以想像的低潮,無論是朋友全失、是工作上的不如意,還是愛錯了我最不應該愛上的人,在那最低潮的一刻,我就是有了這個決定。也許,我真的想逃避;也許,我想用更闊的視野去改變現狀。總之,過去一年的不安,改變了我往後這一年的生活。我很感謝家人體諒我這個任性的決定,暫時這兩個星期,我過得很好,在香港遇到的種種不快,亦拋諸腦後,起碼達成了我來這趟旅程的第一個目標。
  今天我看到很多人的畢業照,我真的很羨慕很羨慕,在畢業這個人生關口,大家有這麼多人去關心、去慶祝,是一件很開心的事。一年前,除了我的下莊,都沒有人願意跟我拍畢業照。我從來沒有說過,但那是我墮進人生谷底的第一步,那時候的不快,訂下了我working holiday的目標。從那時起,我開始不相信友情,也不相信情能永久,慶幸,在這趟旅程中歷盡了緣來緣去,每一天遇到的不同人和事,層出不窮的意外和驚喜,更令我學會世事無常,珍惜每一刻與朋友相處的時光。正所謂「出外靠朋友」,哪管我在香港沒有很多個真心好友,暫時這兩個星期我所認識的每個人都照亮了我的生命。在這些working holiday中,很少會看到爾虞我詐,合則來不合則去,能夠偶然遇上一起生活過,是人與人之間的緣份,我很高興,旅途上的每個人,令我對「情」重拾信心,是我暫時的最大得著。

  經過了兩星期混亂的生活,旅程正式開始。

  當然,有working,也有holiday,旅遊經歷,下回再簡作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