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罪(優先場):影像勝劇情

英文片名:The World of Kanako

從《下妻物語》到《花樣奇緣》,再到神作《告白》,導演中島哲一次又一次帶給觀眾的驚喜,從《下》片的MV式風格、《花》片中色彩班斕的悲劇世界,甚至《告白》開場那漫長的「教書」戲,每次均不按常規出牌,卻又每次皆拍出無窮創意,乃至《告白》更神采飛揚,是顛峰佳作。這當然令人對新作《渴罪》有極高期待。故事縱非出看湊佳苗之手,仍是這類描述社會人性陰暗面的題材,劇情卻去得更盡更瘋狂,放在中島哲也的手上,凌厲影像及血腥狂暴比《告》片有過之而無不及。血肉橫飛、暴戾的打鬥與虐待場面之激烈,相信非每位觀眾接受得來。全片中沒有一位角色是正常,甚至連「奸」也不如,盡是變態的形象,片中所營造那份人性最深層的陰暗面、為報仇為發洩的狂暴,影像銳利極致,成功帶領觀眾進入那個不分是非黑白的黑暗世界。導演以此急速剪接、刺激的畫面,務求帶給觀眾視覺上的驚喜,進入一眾主角們的混亂情緒中。可是,這手法反讓畫面變得過份凌亂,過度時空跳脫、不同角色的視點,也令焦點模糊不清,結局所呈現的瘋狂暴戾確叫觀眾看得過癮,但玩得太大變相收結不來。

 

中學生加奈子神秘失蹤,退役刑警的父親藤島決意要查她的下落。他性格為人火爆,亦早與妻女分居,對女兒一無所知下,他開始從女兒的身邊人展開追查。沒想到,過程中他竟發現女兒是個無惡不作的恐怖少女,以自己的姿色盡情利用身邊人,更牽涉販毒、賣淫,甚至連黑幫份子也被她玩弄於鼓掌之中...

前作《告白》描寫學生殺人、教師報復等顛倒道德論理的情節,從多角度描寫勾畫出一個恐怖故事,迫力十足叫電影毫無冷場,高潮戲份更極具爆炸性。《渴罪》有著相同類型的故事,但意念更喪更瘋狂,效果亦更恐怖懾人。今回描述一個擁有天使面孔的少女,怎樣把身邊人玩弄於鼓掌之中,善用人心與計謀,甚至連黑幫和殺手也被她玩個團團轉,那些變態的心計,實比《告白》的學生殺人計劃來得更觸目驚心。故事延伸下去,女學生更牽涉到犯毒、賣人、殺人等勾當,面對一切扭曲的道德觀竟以天真笑臉去面對,而片中完全沒有一個角色是正常,或是一個好人,即使連主角的父親也是躁狂的暴力份子,為查案、為報仇不擇手段。故事借缺乏家庭溫暖的少女怎樣以極端方式排解孤獨、獲得另類的愛,以父親的視點揭示青少年的犯罪心理,揭露人性的陰暗面,議題叫人大膽嘩然,尺度上也真尤勝前作。

片中一幕幕大膽得近乎毫無尺度的血腥場面,即使有心理準備也一下子招架不來
中島哲也呈現這個光怪陸離的瘋狂世界時,血漿如同免費般向觀眾狂噴,畫面之驚心血腥恐怖是想像以外,本地三級沒作刪剪,是電檢難得的「皇恩浩蕩」。相比之下,《告白》中那些小孩殺人的殘殺場面也不算甚麼了,欲求血腥的觀眾絕也絕不失望。片中不單是血漿狂噴的殺人鏡頭,更有大量近鏡的迫供、虐殺場面,畫面極之恐怖詭異,絕對叫人不寒而慄。不單是血腥鏡頭,當中更出現大量極之「踩界」的強暴畫面,完全挑戰尺度之底線,看至中段也真有觀眾中途離場。這一次,導演為觀眾所呈現的一切,可算是全無底線可言,而這些大膽的鏡頭,亦真提高了電影的可觀性。發展至末段,更開始步入了cult片的地步,一場於天台上跟殺手的對戰誇張不已,但又叫人看得很過癮。
除了暴力鏡頭外,導演今回也用上了凌厲的剪接,以及帶點輕快的音樂,帶領觀眾投入一眾「變態」主角的內心世界,營造一種誰經叛道的詭異感覺。片中那些急速跳脫的畫面,不斷以兩個時空交替敘事,手法之前衛確非人人敢用。影像上,眾人為求真相、為找女生下落而性格扭曲,甚至精神錯亂的感覺,這種狂亂的影像處理方式也真能令觀眾身同感受,帶著觀眾遊走於這瘋狂而沒常理的世界。加奈子雖是片中的主角,但劇情竟無為她安排一段有連貫性的戲份,全均是從回憶中帶出這位「天使魔鬼」。從此跳脫的情節中,加奈子的身份與性格,亦因而展現出一種神秘而模糊的形象,正符合了她的角色所需。這種凌亂的鋪排手法,某程度上也真能達到效果,是導演不按常規出牌下又一驚喜。

不過,這種手法有好有壞,雖在呈現實感上有一定效果,大膽表現手法的神采,卻不及前作般用得渾然天成。

故事把案情複雜化,不單出現了大量超乎想像的打鬥鏡頭,更令劇情愈看愈混亂
適可而些的凌厲剪接確能帶動效果,惟《渴罪》一整部電影也透過這些剪接效果來敘事,畫面太花太亂,視覺效果過份激烈,初段叫人眼花繚亂,縱影像懾人但真看了大半部電影還未能投入。電影為鋪排不同角色的故事和心理,幾乎每隔幾分鐘便來一回倒敘或蒙太奇式敘事,片尾酒店的一幕確實運用得非常出色,但全片時空交錯太多,又煞有介事地要寫出時間,開場還未入題便安插了大量凌亂的畫面,劇情更是混亂不清,真叫人看得目眩。
我不清楚原著小說如何,惟片中大量角色於這種跳脫的敘事手法下,身份看來模糊不清,也不見對劇情有任何幫助,像前文提及過與小田切讓對打的一場戲,仿只為替他安排戲份而設,而某位角色也礙於戲份極少,導致結局一刻揭露真相的震撼力大減。畫面不時把多條副線與人物拼在一起,在篇幅有限加上鋪排過於混亂下,未必每條支線也能有圓滿解釋,甚至該人物也只在對白中敘述,看來有得沒尾,極其混亂。

大量血暴鏡頭或會令嚐血觀眾看得過癮,惟有關情節太多太瘋狂,倒叫人覺得導演不斷賣弄血腥,看至末段Cult味過濃,更叫電影來得超現實,最後甚至不能收結,令人失望。中段以後,整部電影幾乎每隔五分鐘就有幕血腥場面,是否符合劇情所需也真可喧可點。末段過度暴力,甚至打不死的誇張情節,更讓電影脫離現實,與前段的現實感覺大有相違,看來更覺導演沉醉於血腥暴力中不能自拔,那些挑戰著觀眾視覺極限的畫面,也真有賣弄暴力之嫌。

小松菜奈演一個蛇蠍美人,一個眼神已露殺機,成了片中的一大驚喜亮點
在一個極端的故事中,一眾演員也真有相應的要求,在這些瘋狂的畫面內,完全投入角色。宣傳上大賣的小松菜奈,演一個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清純的臉上流露著恐怖殺意,每個眼神及笑聲,都把角色之變態瘋狂演得活靈活現,令人不寒而慄。雖然她的戲份不如想像中多,甚至只在回憶中出現,但她卻完全駕馭得來,演戲經驗不多竟成功演活這個挑戰性十足的角色,果然是個觸目新星。男主角役所廣司所演的暴躁狂父也一樣能達到要求,全片他得保持暴戾瘋狂的形象,歇斯底里的演出來得相當用力,差不多每次出場皆眉頭深鎖、滿頭大汗。他讓角色的形象演得鮮明外,也把他對女兒那愛恨交纏的感覺呈現,是一回精彩的演出。其餘角色像小田切讓、妻夫木聰、二階堂富美等於劇本上,雖難切合劇情所需,也全演活了「一群瘋子」的味道。在演員的範疇上,《渴罪》的一眾演員確是水準之上的,看來導演也有能把誰再次帶到頒獎台上。

因此,《渴罪》的觀感是很複雜的。導演再次不按常規出牌,那些凌厲剪接與高反差的銳利影像、一個個變態狂亂的血腥虐殺場面,盡給觀眾始料不及的觀影震撼,片中時空交錯的混亂局面,就呈現角色的矛盾心態上,確能帶動觀眾入戲,投入角色的視點中,是導演又一次大膽且成功的嘗試。可是,另一方面,電影用上大量時空交錯的情節,反叫人看得混亂不堪,畫面過份凌亂也叫人視覺疲勞,甚至有刻意賣弄血腥之嫌。個人覺得,本片的影像處理是出色的,也是中島哲也對影像調控的一貫神采,惟劇情及完整性上,則明顯不及前作。抱著《告白》的心態入場,或會失望。
Rating:75/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