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七章:別了文明 (Part 1)

往後,我至今仍不斷跟別人推介Fraser Island有多美,那是一個怎樣的世外桃源,是來Queensland必到的地方。這一章,我終於來到了。

===========================================================

我慶幸此刻身旁有人跟我分享這消息:「我成功了!」

 

Mary見狀,她亦興奮地說:「恭喜你!你可以名正言順地享受這一星期了!」

 

我說:「既然有時間,不如在Blue Mountain多待幾天,有興趣嗎?」

 

「當然奉陪!難得遇上香港人,終可找個旅伴出遊!很期待!也真恭喜你終於等到這份工作,我也替你高興!那麼你在Blue Mountain可以放心花錢了!」Mary跟我認識了沒有半天,她好像比我還要興奮。

 

「哈哈,也不一定,省得就省。」我頓感Mary真對背包客那不安定的生活全無概念,「對了,這就真是個有錢才捨得去做的活動,有興趣去IMAX影院看電影嗎?」我問。有一份肯定了的工作,我終可去這個極昂貴的「朝聖式」活動了。

 

「甚麼來的?」Mary明顯對此一無所知。

 

「這是全球最大的IMAX銀幕呀,是我來澳洲的其中一處必遊之地。」

 

「全球最大?在這裡?我真完全不知道!」Mary驚訝地說。

 

「對呀,就在Darling Harbor那邊,有興趣嗎?」

 

「有!你這麼說我倒也想見識一下。真慚愧,我住在這裡兩星期,都沒想過有這個地方!你把我弄得很期待!」Mary情緒再度高張。

 

事情轉變之快,真讓我始料不及。一天前,我還茫無目標,孤獨一人。而且,旅途上意外頻生、居住環境不濟,確令我心力交瘁,整個人變得很累很累;一天後,我竟突然有一份期待已久的工作,還找到一位旅伴,餘下的時間,我真可全心在這澳洲大城市中遊玩了。

 

Mary是一個挺外向的人,餘下的幾天跟她一起玩,倒也十分投契。至少,在遊玩態度和看法上,我跟她目標相近,也是成為旅伴的必備條件吧?在計劃行程時,從沒想過Blue Mountain可以玩得那麼深入,我們甚至在Blue Mountain上待了幾天,更在Blue Mountain挑戰那些危險的山路、遠走附近一個鐘乳石洞,來了四天超深度旅遊。假如,我按原定計劃獨個出遊,我相信自己不會待上這麼長時間,也不會挑戰這些陡峭而危險的山路。

 

Mary表示她很高興認識了我這個朋友,我待在Sydney的最後一夜,她邀請我到她朋友家晚飯。我曾經誤以為Working Holiday只會交上很多生活戰友,沒想到竟然會跟一個旅伴熟稔至此。

 

在她朋友的家中,我看著Mary煮飯,四周毫無人氣,突然感覺得空洞,我告訴她:「你別住在這裡太久了,這種生活,像一個家...卻完全不像一個Backpacker的生活。」

 

Mary端著菜到我跟前,說:「我明白,但是住在這裡真的省了不少。」

 

「我當然同意,但是,這種生活只會令你更頹廢,不願工作。我覺得,安頓以後,多點出外見識,才是真正的Backpacker生活。這樣子,你沒有朋友,也很難找工作。」

 

「我覺得Backpacker太髒了。」Mary之前曾到訪過我住的Backpacker。

 

「也是吧!」我沒有就此話題再作討論,只覺得Mary長此下去絕非良策,但是,人各有志,也有不同遭遇,我亦無謂多言。

 

「嘩...」Mary把一塊青咖哩雞肉放進口中,尷尬地笑。

 

「怎麼了?」我也夾了一塊雞肉,味道濃烈得難以想像,其辛辣程度幾乎達至苦澀,甚至難以入口,「你...放得太多青咖哩、太少雞肉了...另外,我覺得要加入椰奶會更好。」

 

「太難吃的話,你可以吐出來,我不介意。」Mary看著我的樣子傻笑。

 

「還可以吧!」我看看咖哩內的花椰菜說,「這就真的吃不了吧?肯定超辣。」

 

「哈哈哈!」Mary吐吐舌頭,「我還以為,就這樣把咖哩全放下去就可以...真對不起,請你吃飯卻弄得那麼難吃。」

 

我跟Mary玩了幾天,已知道她對廚藝一竅不通,在Blue Mountain上差不多每天都是我負責煮飯。所以,一方面她想多作學習,另一方面想感謝我作餞別,這夜完全由她一手包辦。

 

「沒關係了。」我禮貌地回應。

 

「你也真厲害,在甚麼環境下,隨手都可以做得一手好菜。」Mary稱讚道。

 

「其實我一個月前都跟你差不多吧?但是,後來慢慢學習,又跟過其他台灣朋友學習過,才可以煮得來。其實...那些也只是簡單的食物,吃得飽就可以了。」我想了一想,「這也是個離開的原因吧?你可以得到不同生活小知識,若留在朋友家中,太安逸了。」

 

「我會想想了。」Mary略頓,「你這樣子學到好廚藝也不錯吧?一定可以吸引很多女生。」

 

我想起了晴晴,每一次獨個兒煮飯,我總幻想她會在旁,又或是,某天我可以親手煮飯給她吃。這個會是天方夜譚的想法嗎?晴晴已經很多天沒有再理會我了。

 

「你也要學好一點廚藝,才是當好妻子的材料。像這些吧...不行了,定把人嚇走。」我笑說。

 

最後,那頓飯,我們都吃不下,那青咖哩味道,哪管Mary後期放再多的水,也真濃烈得令人發麻。Mary找了一些即食點心,簡單地吃了一點,她邊吃邊看著我尷尬地笑,而最終我也得向她承認,這一餐真的很難吃。

 

飯後,我終於來到Sydney之行最大目標:Darling Harbor的煙花表演。

 

未知澳洲人是怕危險,還是甚麼原因?放煙花時,近水的位置竟然無人霸佔,我和Mary走到Darling Harbor一處碼頭的盡頭坐下來。煙花在我頭頂近距離爆發,有如直撲埋身的震撼,是我從來未感受過的體驗。即使,在香港維港兩岸看煙花,那距離也肯定不像Darling Harbor般近,震撼力難以言喻。雖然我很投入地跟身旁的Mary不斷發出「嘩嘩」聲,我卻想著身旁的人若是晴晴,會否一邊發出「嘩嘩」聲,同時又誇張地跟我說:「這煙花很爛呢!」我幻想著某天真能跟晴晴看到這一幕,能否在此氣氛把她擁著?

 

煙花完結後,我和Mary繼續在Darling Harbor閒逛,「找天找個女朋友來看吧!」Mary仿佛知我心意。

 

跟晴晴分別後的連日思念,我卻一直沒有機會跟別人說,難得Mary說起這個話題,我就跟她說了晴晴的故事,怎樣愛上了她,在Melbourne跟她重遇,還有Darling Harbor在我心中那個傻傻的意義。

 

Mary聽罷:「你真是太長情了,要忘記就忘記吧!」

 

「其實,我之前已忘記得七七八八,只是在Melbourne重遇上晴晴,又不能自拔了。」

 

「其實,你有沒有想過,她為甚麼去Melbourne找你?」Mary冷靜地說。

 

「只是...順道吧?」

 

「女人,有時候未必那麼簡單的。」Mary帶點危言聳聽的意味。

 

「她應該不是這種人吧?」

 

「你跟她,一年沒有見面了,一個女人,一年可以變了很多很多,多得你難以想像。」

 

「我又沒有想得太複雜。」

 

「那麼,你想知道她找你的原因嗎?她大可以不聯絡你,那麼你一生都不會知道曾與她同在一城市兩天。」

 

「我當然想知道了,但我覺得她應該沒有甚麼原因吧?」

 

「現實,有時候很殘酷,感情上尤其殘忍。有些事情,可能不知道比較好,就讓它永遠成為一個美好回憶。」

 

「你又有甚麼感情問題?」Mary跟我說過,她有一個穩定的男友,沒想到她竟會說出這些悲觀的說話。

 

「也沒有...但是,我只想告訴你,感情的現實面,有時候真別知道還較好。」Mary略頓,「不過,作為朋友,我當然希望你跟晴晴有個好結局。其實我看你的Facebook都猜到了,我知道你很愛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給她幸福。作為女生,我當然希望這個世上有多一個幸福的女生吧?連日跟你相處,我知道你很懂得照顧女生,也很有安全感,我相信你肯定會是一個很好的男朋友。只是,凡事小心,感情可以把一個人傷得很重。希望晴晴並非我想像般吧?你加油吧!」

 

我沒有追問,晴晴在Mary腦海中是甚麼的形象。但是,跟她說了晴晴的事,還有聽見她的想法,確實讓我心情好一點。

 

最後,我還是要跟這個相處了一星期的旅伴道別。

 

「祝你...在Fraser Island的生活愉快吧!」

 

「那麼...我祝你快點找到工作吧!真正開始你的背包生活!」

 

「很高興認識你!這幾天玩得很開心,我們會再見的!」

 

「嗯!一定。」

 

「唉,才剛剛熟稔了又要分別。」

 

「哈哈,這就是Backpacker的生活了,你呀,終有一天會習慣。」雖然,我不想把分別變成習慣。

 

「我會努力了,保持聯絡吧!」Mary續笑說,「你呀,也別想晴晴想太多了,享受你的旅程才最重要!當然,我都希望你跟她有好結果!」

 

「謝謝你!再見了。」

 

「再見了。」

 

雖然,我很快能再見小菲及眾人,但是,跟一個談不上萍水相逢,又算是深交過的旅伴道別,突然重歸一個人,我也感到失落。

 

Mary叫我別想晴晴太多,看罷這場煙花,我很難不想她。

 

「Hey」

 

「Dim」

 

「Darling Harbor煙花正呀!」

 

「Yo」

 

「我頭先睇完喇,勁靚呀!」

 

「Orr」

 

「你有機會真係要睇下!你一定會鐘意J」

「係呢,你依家響邊呀?」

 

我按捺不住徹底的思念,換來是敷衍的說話,以及再度的沉默,自討苦吃。我不知道跟晴晴這些算不算是「對話」,也許,事實的真相一直蒙在鼓裡較好,而這些苦等多時的回覆和對話,確是沒有回覆比較好。

 

可能,Mary那悲觀的想法,是真的。可能,在晴晴的心中,我甚麼也不是。我突然傷透了心。我努力地控制情緒,並告訴自己,雖然事情已過了一星期,但晴晴銀包被偷了,可能心情還不佳吧?算了,別去打擾她。

 

翌日,我展開了出發往Fraser Island的漫長旅程。Fraser Island位於Queensland的東部,最近的一個小鎮叫Hervey Bay。由於經費有限,我還是選用了最便宜的方法前往:坐長途巴士。從Sydney到Hervey Bay,全程共需廿三個小時,中途需在中心點Brisbane換車。我獨個兒坐了一整天的巴士,呆呆的望著窗外風景,偶爾看看巴士上播放的電影,當中佔最多時間,就是想著晴晴,然後不斷睡覺再睡覺。我已忘記了那廿三個小時我確實做了甚麼,在這超長途旅程,加上旅客不多,想找個人聊天也難,實在把我悶得發慌。

 

在我旁邊座位的,是準備前往Gold Coast主題公園的一家三口,我也跟他們閒聊幾句,他的小兒子很喜歡「海綿寶寶」,他們便乘著假期帶他到位於Gold Coast的Sea World看有關表演,實際上還是渡假悠閒一下,脫離Sydney的繁忙生活。他們的小兒子大約三四歲吧?我總覺得外國人的小孩在六七歲以下最可愛,尤其是剛學會步行、牙牙學語的那個階段。那個小孩抱著自己的海綿寶寶公仔,偶爾把它放進口中咬,多次給母親拿開,未幾,他又把那公仔放進口中,母親跟他說:「You are hurting SpongeBob!」,小孩一臉倔強地看著媽媽,模樣十分有趣。

 

在大學的課室外,我和晴晴拍罷畢業照後,坐在走廊的座椅上休息。晴晴看來很累,我便拿起晴晴的「畢業公仔」,那是經常跟「鬆弛熊」一起的那隻黃色小雞,我抱起它,無意識地按著那嘟著的鼻,隨便裝著它發出「yayaya」的聲音。

 

「別侮辱它呀!它的聲音沒有那麼難聽。」晴晴向我睜眼說。

 

「那是甚麼聲音呀?Yayaya!」我仍胡亂地玩弄著它的鼻子。

 

「你弄得它很痛啦!」晴晴突然揚聲,用一把溫柔聲音跟我說。

 

「幹麼突然『發姣』?很恐怖!」我誇張地說。然後,繼續按著它的鼻。

 

「拿來!」晴晴搶回她的公仔,「別傷害它,它很痛...你變態的。」

 

「哈哈,這東西很可愛。」

 

「當然啦,跟它主人一樣可愛。」

 

「嗯...」我裝出一個苦思的樣子,「不覺得。」我對晴晴奸笑。我當然不同意,怎會一樣可愛,她的主人比它可愛得多了。

 

「哼!還有呀,別叫它『這東西』,它有名字的!」

 

「它叫甚麼名字?」這倒真把我難道。

 

「er...哎呀!」晴晴瞪大雙眼,「哈哈哈,其實我也不知道...妖!這些對話很無聊呀!」

 

後來,我才知道這隻小雞俗稱「豬鼻雞」。

 

小孩憤怒地把「海綿寶寶」摘到我的椅上,我把它拾起:「Hey you drop your SpongeBob!」他拿回「海綿寶寶」,母親叫他說聲謝謝,他卻別過臉。我向他母親說:「It’s OK. He is cute!」他的母親微笑,把他擁入懷。我突然在想,晴晴會否是個好媽媽?有朝一日我會跟她組織一個家嗎?我暗笑。

 

到達Hervey Bay時已近入夜,我要先在當地留宿一夜,再坐翌日的船前往Fraser Island。

 

我入住了Fraser Island經理介紹的Backpacker,那並非一般的Backpacker,它自稱Resort,以別墅形式經營,是一棟棟單棟式建築,然後裡面有著不同房間,以及一個Common Area。我覺得,這裡感覺較像一間Sharehouse吧?

 

甫進入「別墅」,我已被眼前不堪入目的Common Area嚇怕。煮食器具把洗手盤堆得滿滿,地上全是食物包裝紙,而垃圾箱更有不少蒼蠅飛來飛去。我相信因為這些「別墅」以Sharehouse形式經營,所以這裡不會有任何Housekeeping清理,於是,這裡便變成了這個模樣。我心忖,還好我只住一晚。

 

我拖著行李走到房間,室友只有一名印度男生,他面向牆壁,手部正向下體蠢蠢欲動,口中喃喃低聲發出享受的聲音。我乾咳了一聲,隨便打開了話匣:「Hello… these beds vacant?」

 

「Oh… Eh… Yeah yeah yeah, no one sleeps here.」那名印度人尷尬地說,他準備與我握手,再看看我雙手均拿著行李,把手縮回去。我當然早已料到這友善的行動,但我卻不想跟他握手,原因自行領會。

 

「Oh! Thanks!」我看見地上有一個「有料」的避孕套,盤算著他會否晚上強姦我。我把行李放上上格床,整理床鋪。

 

「You can sleep in the lower bed if you want.」

 

「Ah… I love upper bed.」

 

「Ok, well, nice to meet you. Let me go to toilet first, I… em… yeah…」

 

「Sure!」我擠出一個虛偽的微笑,沒興趣知道他上洗手間幹麼。

 

我不想在這個地方煮晚餐,髒得只找到一個小鍋子比較乾淨。幸好,我食物袋中還有兩包方便麵,在這些環境下便救了我一命。在我吃著那個非常難吃,澳洲出品的方便麵時。那個印度人離開房間,原來他是當晚班的工人,是夜將不會回來睡覺,告訴我離開前緊記鎖好門。還好,我不用跟他同房。

 

早上七時便起床出發往Fraser Island。我乘坐當地旅行團的巴士,與遊客一起前往島上。事前我已跟DJ聯絡,大致得悉島上的情況,包括當地交通。要前往Fraser Island,先要在Hervey Bay乘坐近三十分鐘巴士到達碼頭,再轉乘四十分鐘的渡輪,才能到達島上。

 

我知道該島原始荒蕪,與世隔絕,甚至只有限度的收訊。我看著Hervey Bay那小碼頭的影子逐漸縮小,深知將要迎接人生中首次的蠻荒體驗。我看看手機屏幕,肯定了晴晴應該不會再理會我,我暗自嘆息。也許在這不毛之地,我可以嘗試放低她吧?我坐在渡輪上層甲板,感受著和暖的陽光及清爽的微風,閉上雙眼享受這悠閑的一剎。身旁有很多一家大小出發往這神秘的島嶼,各人都展現著愉快的笑容,滿是一副渡假的心情。即使我前往島上工作,我的心態也跟他們一樣,有著渡假心態,畢竟,這些荒島生活,我一生從未嘗過。

 

落船的位置,不過是Fraser Island某處荒地。基於島上為保持原本風貌,當地並無任何鋪設的道路,全是不平的泥路。我要再乘坐顛簸的四驅車近半小時,才能到達工作的地方。哪管再多的心理準備,我看到窗外全是密密麻麻的森林,還是想像不到的荒蕪。四驅車一直在那條泥路上高速飛馳,才半個小時,我相信已走了很遠的路。上島前,我還誤以為島上再交通不便,最少會有石屎路,即使沒有,也不至於只在森林內開一條仿佛隨時被淹沒的道路吧?看到此情此景,我知道自己絕不能輕言離開這個島了。

 

半小時後,映入眼簾的第一座建築物,便是我工作的Eurong Beach Resort。我曾有過美麗的誤會,覺得在一個「渡假島」上有一座「Resort」,相信是仿如馬爾代夫或峇里的那種渡假酒店吧?誰知,眼前竟是沙塵滾滾,黃土遮蔽了一半視線。若隱若現的,是一座破舊的「建築」──我會這樣形容它,因為這座建築怎也不像一座「Resort」,甚至不像一所「住宅」,更像一座荒廢了的殘舊建築物。我站在Resort reception前,定神看清楚這「建築」。感覺沒有第一印象差,至少,我看到了「房間」,我覺得有一種熟識的感覺...

 

對了,這裡像香港的北潭涌或烏溪沙渡假村,只不過是一個更低劣的層次。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